第六章 鹤草离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房间里田柱正在抽着旱烟,辛辣的味道充斥着整个房间,田壮也在,两人虽然都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表,却也看不出来伤心。

    田牛坐到了桌子旁边,把小鹤草也抱到了旁边的凳子上,田牛看着田柱道:“柱子叔,弟妹和婶子那里,你要开导一下面,小鹤草只是去上学,对了,咱家小玉就比小草小上一岁,要不咱们两家结个娃娃亲,你看咋样?”

    田柱一听田牛这么说,不由得呵呵轻笑道:“你小子啊,你婶子那里我去说,她会明白的,这不只是为了宝儿,也是为了整个村子,至于说娃娃亲,大牛,不是叔说你,我到是愿意,可是那能行吗?宝儿以后要是真的上了学,那一学就是十年二十年的,他等得,小玉等得吗?要是到了二三十岁的时候,她一个大姑娘还没有嫁人可怎么活?以后不许瞎说了。”

    田牛也是叹了口气,他知道田柱说的对,植师与他们普通人已经完全的不同了,那怕是那些没有成为植师的植魂者,他们因为修练过,寿命也会大大的增加,但是同时,他们要学的东西,也会大大的增加,而在学习这程中,他们几乎是不结婚的,所以如果小鹤草真的成了一个植师的话,那田玉还真的没有办法嫁给小鹤草,就像是田柱说的,小鹤草到是等得起,田玉等不起。

    在魂界这里,女人一般十六岁左右就会结婚,像树根村这样的地方,女孩一般十三四岁就要结婚了。就算是在大城市。十八岁还没有结婚的女人。也都是大姑娘了,会被人说闲话的,更不要说到了二三十岁还不结婚了,那怕是被会人的唾沫星子给淹死。

    田柱看着田牛道:“大牛,宝儿就交给你了,全村的希望也就交给你了,你要管教好宝儿,如果他学的不好。该打就打,该骂就骂,绝对不能手软,要是他走了歪路,那咱全村的希望就没了,知道不?”

    田牛笑着道:“柱子叔,看你说的,我看宝儿很懂事,根本就不用我心,你就放心好了。我会教好宝儿的。”

    田柱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转头看了一眼,正似懂非懂的看着他的小鹤草,伸手轻轻的摸了摸索小鹤草的头发,笑着道:“宝儿,从今天开始,你就跟你大牛伯伯去他家好不好?每天都会好吃的,好玩的,还有小玉妹妹陪着你玩,好不好?”

    小鹤草不解的看着田柱道:“爷爷也跟着去吗?也跟着去吗?爸爸妈妈呢?”

    田柱苦笑了一下道:“宝儿,爷爷不去,你爸爸妈妈也不去,我们要留在家里种田,只有宝儿你跟你大牛伯伯去,好不好?”

    小鹤草听明白了,他马上叫道:“我不爷爷,我不要去大牛伯伯家,我要在家里,陪着爷爷,陪着爸爸妈妈。”说完大哭了起来。

    田柱看着小鹤草大哭的样子,眼睛也湿润了,他轻轻的摸着小鹤草的头道:“宝儿,乖啊,听话,你跟大牛伯伯到他家去,是去学本事,等你学会了本事,你就可以回家了,到时候你就可以让村里的人,全都过上好子了,村里的人,就都可以吃上,都可以在地年的时候,穿上新衣服了。”

    小鹤草不在哭了,而是愣愣的看着爷爷,他看着爷爷道:“爷爷,学会了本事,就能让村子里的爷爷,叔叔伯伯,都吃上,都穿上新衣服吗?那爷爷你呢?你也能天天的吃上,穿上新衣服吗?呢?爸爸妈妈呢?”

    田柱哽咽着道:“都能,都能,只要宝儿学会了本事,村里的爷爷,就全都能吃上,穿上新衣服了。”

    小鹤草用力的擦了擦脸,小脸都擦红了,他用力的点了点头道:“那爷爷,我就跟大牛伯伯去,我要学会本事,我要让村子里的爷爷,叔叔伯伯全都吃上,天天有吃,过年的时候,都有新衣服穿,还有酒喝。”

    一听小鹤草这么说,田牛的眼睛也红了,他轻轻的摸着小鹤草的头,喃喃道:“我的好宝儿,多懂事儿的孩子啊,真是老天保佑我树根村。”

    田壮也是眼睛红红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脸上却带着笑容,自己能有这么懂事儿的孩子,田壮感到十分的骄傲。

    这时田壮娘和翠芬也端着菜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两人的眼睛都是红红的,不过这个时候却没有掉眼泪。

    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拼命的给小鹤草夹菜,小鹤草看着自己碗里,高高的堆起来的好吃的,却感觉不像平时吃起来那么的香甜了。

    吃过饭,田牛就站了起来,对田柱道:“柱子叔,城里的店里还有很多的事,我明天就要回去了,你们今天好好的宝儿聚聚,我走了。”说完转走了,田柱和田壮把他送到了门外,这才回到了屋里。

    一回到屋里,田柱就见翠芬已经从屋子里拿出了一大包的衣服,正在往小鹤草的上比划着,她到是没有哭,但是眼泪却一上在眼圈儿里转着。

    这一天田家的气氛十分的压抑,所有人都围着小鹤草转,小鹤草也感觉到了家里气氛的变化,但是他没有哭,因为他看到爷爷在偷偷的哭,也在偷偷的哭,爸爸妈妈也在偷偷的哭,他很伤心,知道爷爷,爸爸妈妈更伤心,所以他不哭。

    这一夜翠芬一直抱着小鹤草,一夜没有合眼,早上起来之后,她给小鹤草做了他最喜欢吃的东西,给他穿上了最好,最新的衣服,然后自己坐在一旁,看着小鹤草吃那些东西吃光,眼睛里的泪水却是怎么也控制不住,终于还是流了出来。

    小鹤草看着妈妈哭了,他却没有哭。而是跑到了妈妈边。拉着妈妈的手道:“妈妈。不哭,宝儿去学本事,等宝儿学会了本事儿,宝儿就天天给妈妈做吃,让妈妈天天穿上新衣服。”

    翠芬在也忍不住了,她一抱住小鹤草,眼泪不停的流着,田柱不停的抽着旱烟。田壮的眼睛也红红的,田壮娘也站在一旁流着眼泪。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马蹄声,一辆马车停在了田柱家的门前,这马车是田牛的,他当上了掌柜的,就可以使用店里的马车了,现在他从绿翠城里,回到树根村,已经不用向以前一用,要用五天的时间了。现在只有不到两天的时间就可以回到村子里了。

    马车停好,田牛从马车上下来。进了院子,一进院子他就看到正在抱着小鹤草哭的翠芬,他叹了口气,停下了脚步,他能理解翠芬的心,要是让他跟自己的孩子分开,他也舍不得,但是同样的,他也知道,如果一直把小鹤草留在树根村的话,那小鹤草就被耽误了。

    田柱也看到了站在门外的田牛,他轻轻的磕了磕手里的旱烟袋,沉声道:“好了,翠芬,别哭了,宝儿是去学本事儿,又不是不回来了,去吧,让宝儿跟大牛去,将来他是龙是蛇,就是这一次的了。”

    翠芬松开了小鹤草,擦了擦眼泪,用农村女人特有的坚强眼神,看着小鹤草道:“宝儿,到了大牛伯伯家,你要听话,要认真的学本事,不要调皮啊。”

    小鹤草用力的点了点头道:“妈妈,我会认真学本事的,我会听话的,我不会调皮。”

    翠芬点了点头,轻轻的摸着小鹤草的脸道:“我们的宝儿是乖了,是妈妈的好孩子。”说完她站了起来,拉着小鹤草的手,出了屋子,接着他冲着田牛一躬道:“大牛哥,宝儿就交给你了。”

    田牛冲着翠芬还礼道:“弟妹放心,我会管好宝儿的。”

    翠芬点了点头,领着小鹤草走到了大牛跟前,又低头看了小鹤草一眼,轻轻的道:“宝儿,去吧,跟你大牛伯伯去吧,好好的学本事。”

    小鹤草懂事儿的点了点头,走到了田牛的边,田牛冲着田柱一家人一抱拳道:“柱子叔,婶子,大壮,弟妹,我一定会照顾好宝儿的,你们放心好了。”说完接着小鹤草往马车上走去,小鹤草还在频频的回头看着爷爷,爸爸妈妈。

    他们没有想到,就在他们到了田柱家门前的时候,却发现乡亲们全都来了,田村长也站在人群的前头,田牛把小鹤草抱到了马车上,转头看了一眼乡亲位,这才转头对村长道:“爹,你领着大伙回吧,我会照顾好宝儿的。”

    田村长看着小鹤草,又转头对田牛道:“大牛,照顾好宝儿,要是下一次我看到宝儿的时候,发现宝儿瘦了,看我不收拾你,去吧,大家伙就是来送送你。”

    田牛也知道大家就是来送送他,他点了点头,冲着众人一抱拳,接着转上了马车,赶着马车离开了。田牛的马车,只是单马的马车,也没有车厢,只是在车上铺了一层干草,就算是这样,这在村子里,也已经是了不得的东西了。

    树根村的人,一直把田牛和小鹤草送到了村口,看着马车越走越远,一直到看不见了,这才慢慢的散去了,他们知道,他们今天送走了一份希望,而他们不知道,他们送走的不只是一份希望,他们更加不会想到,他们小小的树根村,会因为这个小小的孩子,发生什么样天翻地覆的变化,他们永远也不可能想得到。

    小鹤草一直看着村子的方向,一直到他在也看不到村子的影子了,他在也忍不住了,眼泪不停的流了出来,但是他却没有大声的哭,他只是不停的流着眼泪,不停的用袖子把眼小擦掉,但是眼泪却好像是泉水一样,怎么擦也止不住,依然不停的往外流着。

    田牛也看到了小鹤草的样子,他叹了口气,把小鹤草抱在了怀里,小鹤草躲在田牛的怀里,依然不停的哭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哭累了,终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睡梦里,小鹤保发现,自己在一次变成了那个男人,那个高大无比的男人,那个男人依然面对着无数的闪电,但是他的心里却没有一点的畏惧,他不停的击散着那些闪电,在他的眼里,那些闪电根本就不算什么,他无比的强大。

    随后他发现,那些闪电被那个男人给打的完全的消失了,随后那个男人和他后的宫被白光罩住了,随后那个男人到了一个新的地方,但是他感觉到好困,好累,他想睡一觉,结果他突然出现在了一个奇怪,但是十分漂亮的房间里,随后他跟房间里的几个女人说了句什么,随后就睡着了,在他睡着之前,他看到那几个女人那担忧的眼神,随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他陷入到了一片的黑暗之中。

    小鹤草机灵一下就醒了,因为那黑暗真的是太吓人了,没有一点的光亮,就是黑暗,最为纯粹的黑暗,那真的是十分的吓人。

    “宝儿,你醒了!”一个声音突的传来,小鹤草一下就精神了,他看了四周一眼,发现自己在一个房间里,而大牛伯伯正坐在他面前一脸担心的看着他。

    小鹤草马上就道:“大牛伯伯,我们到城里了吗?我们到你家了吗?”

    田牛摇了摇头道:“宝儿,我们还没到家呢?明天才能到家,我们现在是在一家客栈里,宝儿,饿不饿?我已经让伙计准备吃的了,起来吃点饭吧。”

    小鹤草点了点头,从上爬了起来,看到自己的鞋子正放在地上,他马上就跳到了地上,自己把鞋子穿了起来,接着抬头看着田牛。田牛看着小鹤草的动作,他没有上去帮助,他想看看小鹤草是不是能自己穿鞋,结果他很满意,从小鹤草熟练的穿鞋动作中可以看得出来,小鹤草早就会穿鞋了,这也让田牛松了口气,这代表小鹤草已经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这是好事儿,不然的话他上了学堂,也会十分的麻烦,虽然他现在是掌柜了,但也不是大富之家,不可能请个仆人专门的照顾小鹤草,要是小鹤草还不能自己照顾自己的话,那就算是到了家,小鹤草也不可能马上去上学,还要在家里好好的学习一段时间才行。

    看到小鹤草把鞋穿好了,田牛这才拉着小鹤草的手,往房门外走去,他们住的这个客栈严格的说起来,只是一个乡村野店,只是一个村子的村民,因为房子大,房间多,空出来几间房子,给过路的人休息用的,所以店并不是很大,两人出了房间,就进了一个不大的客厅,一个老人正坐在客厅里,一看到两人出来了,老人连忙站了起来,对两人道:“客官,饭菜已经准备好了,是否现在就用饭?”(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