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三章 最大威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战皇皱着眉头,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他的椅子十分的奇特,是一张金色的椅子,看起来就像是黄金制成的,上面刻着九条张牙舞爪的神云,这让这椅子看起来更是华丽无比。

    不要你要是真的以为这椅子是黄金制成的,那可就错了,制成这椅子的,是金精,并不是黄金。

    所谓的金精就是金之精华,这个金当然指的也不是黄金,而是一种名为流金的金属,这种金属是目前战神界发现的,最好的炼器才料,他不可以与任何的金属和材料同时炼制,而且在炼制好了之后,可以起到一金破万法,锐利无双对的效果 ”“ 。

    也就是说,你在武器里加入到了流金,任何的法术对你都没有用,包括任何的符法都是完全失效的,而这流金散发出来的金气,几乎可以削断所有的武器,可以说这才是流金最为可怕的地方。

    在战神界这里,流金可是珍贵无比的,那怕是一个破空境的高手,都会眼红流金,因为一但得到一块流金,你就可以制做出一件最称手的武器,而且还是一件强悍无比的武器。

    而精金就是流金的精华,一克精金,要最少用掉万斤以上的流金,而这把椅子,最少有几万斤重,用的全都是精金,那用掉的流金精量,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怕是也只有战神界的统治者,战皇才能用得起这样的一把椅子。

    战皇今天四十多岁,一头黑色的长发,头上带着一个平天冠。这平天冠上挂着九串珠串。这珠串可不是一般的东西。每一个珠子,都是一个破空境的妖兽的妖核炼制而成的,里面还封印那只妖兽最为强悍的本命法术,可以说拿出任何一颗来,都可以让普通的修士横行天下了,而现在却被人制成了珠串。

    他的两条眉头很浓,如剑一般,两眼寒光闪闪。深如大海,你hǎoxiàng可以从他的眼中,看到宇宙星辰的变化。

    一张国字脸,双唇微薄,给人一种严肃无比的感觉,他的材十分的雄壮,坐在那里如山似岳,给人以无比的压力。

    这位就是整个战神界的最高统治者,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一界人生死的战皇,战神界里至高无上的存在。

    战皇现在正拿着一块玉简在看。在他的面前十米zuoyou远的地方,正躬的穿着一个穿着黑色盔甲的修士。这个修士材十分的高大,一的盔甲更是华丽无比,一头的黑发很短,脸色微黑,整个人站在那里,就像是一个尊战神一样,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人的实力,这人竟然是一个破空境的高手,而且还是破空境巅峰的高手。

    不过现在这位破空境的高手,却是微躬着站在那里,显得恭敬无比。这人是战神界第三军团的军团长,外号叫狂熊的战凌云的战军团长。

    虽然他只是第三军团的军团长,但是他的实力在战神界这里却是十分的有名,整个第三军团,共有战士近千万zuoyou,在加上一些辅兵,总兵力可以达到一千五百万zuoyou,甚至还可以在随时征调五百万到一千万人进入军团,第三军团也是战神界实力最强,人数最多,最被战皇信任的军团之一。

    战凌云在外人面前,那是绝对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但是在战皇面前,他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一看到战皇皱着眉头,他的心里不由得暗暗的叫苦。

    战凌云知道战皇为什么皱眉,还不是因为赵海的事,赵海在战神界出现,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先占了毛耳界,又占了羽弓界,虽然这两个界面都不是什么重要的地方,守军也不是很多,但是赵海这么做,无疑就是在打战神界的脸,就是在对战神界宣战,这让战皇如何能受得了。

    战皇早在赵海出现的时候,就已经下达了对赵海的必杀令,同时他也下达了对毛耳界和羽弓界的必杀令,但是现在这两道命令,看起来更像是笑话,因为他们现在连去毛耳界和羽弓界都不可能。

    好一会儿战皇才看完了玉简里的内容,他抬头看了一眼战凌云,沉声道:“凌云,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进入到毛耳界和羽弓界?”

    虽然说玉简里已经写的清qingchu楚了,但是战凌云却是没有yidiǎn不满的的回达道:“启奉皇上,这两界现在使用的结界法则十分的tèbié,我们现在又在这两界的外面,想要攻入这两院十分的困难,而国子监制做出来的破界法阵,根本就没有yidiǎn的效果,所以到现在我们也没有办法进入到那两界。”

    战皇轻皱了下眉头道:“宣国子监祭酒。”

    这个国王监其实就是战神界里最大的一个试验室,里面云集了整个战神界里炼器最强者,法阵最强者,炼药最强者,总之林林种种的强者无数,而国子监的祭酒,就相当于这个试验室的总负责人。

    不一会儿一个穿着袍服的老人走进了大,老人一进大,就冲着战皇跪下磕头道:“国子监祭酒战书拜见皇上,皇上万安。”

    战皇摆了摆手道:“罢了,书老,我只是想知道,国子监那里多长时间可以研究出可以破掉赵海法阵的东西?让我们可以杀入到毛耳界和羽弓界。”

    战书站了起来,冲着战皇一抱拳道:“回陛下的话,还需要一些时,赵海所使用的结界法阵,是一种我们没有见过的法阵,想要破掉这种结界法阵并不rongyi,yidiǎn也不比当初我们使用法阵破开空间,进入到那两界简单,还请陛下恕罪。”

    一听他这么说,战皇的脸色不由得有些难看,不过战书此人对于战神界的供献十分的巨大,战神界这里使用的很多武器,很多的器。都是他一手主持制做的。战皇也不好因为这件事责怪他。

    而且战皇也知道。战书对于战神界是忠心耿耿,国子监那里的人,更是一种研究狂人,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结界法则太难破的话,相信他们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软话的。

    战皇沉声道:“书老尽量就是。”战书应了一声,站在一旁不在出声了。

    战皇又转头看着战凌云,沉声道:“其它界面可有什么动静吗?赵海有没有对其它的界面动手?”

    战凌云摇了摇头道:“没有,其它的界面没有任可的动静。我们这些天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与其它的界面过行一次联系,都收到了反馈回来的消息,他们并没有被赵海攻击。”

    战皇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看着战凌云道:“从知道赵海进入毛耳界到现在,有多长时间了?”

    战凌云沉声道:“回陛下,快半年了。”

    战皇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快半年了,赵海进入到战神界快半年了,而我们不但没能杀了他。还让他占了两个界面,这真是奇耻大辱!”

    “臣等万死!”战凌云和战书同时跪下道。

    战皇摆了摆手道:“罢了。不怪你们,是这赵海实在是太难缠了,他每到一个界面,就先把那个界面给封起来,然后在慢慢的对付,我们就算是想支援都不可能,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能想出办法来,确保剩下的界面安全。”

    这时战书开口道:“陛下,臣有事上奏。”

    战皇点了点头道:“书老请讲。”

    战书沉声道:“陛下,任何的结界法阵,都是封闭用的,赵海的结界法阵也是一样,只不过他的结界法阵十分的强悍,可以把一界给封住,这样的法阵我们也有,想要从外界破掉这种法阵,是十分困难的,tèbié在这种法阵封住了一个界面之后,我们等于是要破掉空间壁垒,而不只是要破掉这种法阵,所以臣等的研究才会进展缓慢,不过臣到是有另一种想法,也许这种方法可以对付赵海。”

    战皇一听战书这么说,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感兴趣的神道:“噢?什么方法?书老快讲。”战皇现在正在为赵海的事头痛,要是战书真的能找到对付赵海的方法,那可就太好了。而且战皇对于战书说方法还是十分期待的,因为他十分的qingchu战书的为人,战书从来都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绝对不会说假话,大话,他说能对付赵海,那就一定可以。

    战书沉声道:“陛下,赵海此人与我战神界有大仇,他这一次来战神界就是为了报仇的,想要报仇,绝对不会只对付了两个伯爵之后就收手,更不会在收服了两个界面之后,就停下来,他一定还会有所行动,而他每个次行动的时候,都会在那个界面支起结界法阵,把那个界面与我们的联系完全的分开,老臣认为,这正是我们的机会,如果赵海在支起结界法阵之后,那个界面依然可以与我们保持联系,我们可以随时的派出援军的话,nàme我们就可以在那个界面,与赵海一战,如果他想跑的话,那就一定要去其它的界面,或是回原来被他占领的毛耳界和羽弓界,到那时我们就可以知道他进入这两界的方法,tongguo这种方法反推,我们就可以找到进入这两界的方法,到时候赵海就插翅难逃了。”

    战皇点了点头道:“书老你的想法是不错,但是要如何在赵海支起结界的时候,还能与我们保持联系呢?书老可是已经找到了方法?”

    战书点了点头道:“是陛下,老臣已经想到了一种方法,就是以结界对结界,赵海支起结界来,把那个界面与我们隔开,那我们也可以在传送阵上支起一个结界来,把传送阵与那个界面隔开,这样那个防送阵就不会在受到结界的影响,依然可以与外界保持联系,这样我们就可以随时的派出军队jinháng支援了。”

    赵海可能也不会想到,战书竟然想到了跟他一样的办法来破结界,看来英雄所见略同这句话还是对的。

    战皇一听战书这么说,两眼不由得一亮,接着他语气里略带急切的道:“书老认为这种方法可行?”战皇为战神界的王者,统治着无数的界面,心里素质那是没得说,不管是面对什么况,他都可以冷静沉稳,像现在这样,语气中能带着一丝急切之意,已经是少有的绪变化了,可见他对这个提意是多么的重视。

    战皇如此急切也是有原因的,赵海虽然只占了两界,还是实力不强的两界,表面上看起来hǎoxiàng是对战神界的统治没有什么影响,但是战皇却是qingchu,实际上对战神界的影响还是很大的,这种影响,主要就体现在声望上的打击。

    战神界这些年灭界无数,被他们征服的界面更多,虽然战神界用分封的方法控制了那些界面,但是战皇却是十分的qingchu的,一些比较难缠的界面,反抗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只不过之前战神界大势以成,那些反抗他们的人,也是由明转暗了,这样一来战神界就更加的不好对付他们了。不过战神界在其它界面中,一直都是无敌的形象,那些界面就算是有一些小异动,也不敢明着跟战神界做对,只敢搞一些小动作,那些小动作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对战神界的统治,不会构成什么wēixié。

    但是这一次却不一样,这一次赵海突然出现,而且一下就占了两个界面,这等于是当着所有人的面,给了战神界两巴掌,如果战神界在第一时间把赵海给灭了,那自然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现在赵海却依然好好的活着,那两个界面依然控制在赵海的手里,这无凝就等于是无时无刻不在抽打着战神界的脸,让他们无敌的威名,受到了严重的玷污,对于战神界声望的打击更是巨大的,现在一些界面里的人,已经开始蠢蠢动了,这才是战皇最为担心的。

    正是因为发现赵海的存在,可能会动摇战神界的统治,所以战皇才会如此急切的想要杀掉赵海,就算是不能杀掉赵海,也一定要把赵海给赶回到虚空之界去,因为赵海存在yidiǎn,对于战神界就是一种侮辱,只要赵海还在战神界一天,就会对战神界的统治,产生巨大的wēixié。

    战书一听战皇这么问,他mǎshàng沉声道:“回陛下,应该是可行的,老臣已经让国子监的人在jinháng试验了,使用我们的结界法,用这种方法,在结界法阵里面,还是可以与外界取得联系的,只要赵海的法阵能力不会超过我们太多,这种方法就绝对可行。”(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