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 宁可杀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    范老家主脸sè铁青的坐在范家的议事大厅里,他看着下面的范家众人,沉声道:“大家都说说吧,对于小政的死,大家有什么看法?”

    范家所有人的脸上都出现了怒容,范光亮站了起来道:“父亲,我仔细的查看过了现场,小政是被人毒死的,而且是一种十分强悍的毒,小政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吃东西了,所以这毒不可能是通地吃的或是喝的让小政中毒的,唯一让小政中毒的方法,只有在空气中释放毒气,但是小政所在的那个洞府里,却几乎是全封闭的,想要通过空气传毒也十分的困难,除非是的人站在小政的洞府里,直接冲着小政下毒,不然的话成功的机会不会很高,我看现在应该把能接触到小政洞府的外人都控制起来,细细的查问。”

    范家主看着范光亮,点了点头道:“这个方法到是不错,不过小政的洞府是不会让人随意进去的,而且他里面还有法阵预jǐng,如果真的有人闯进去的话,那预jǐng法阵也会响,所以你查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对方要么就是有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到洞府的方法,要么就是一个法阵高手,可以提前干拢那个预jǐng法阵。” . .

    范光亮点了点头道:“是,请父亲放心,我会小心的。”

    范家主点了点头,他看了其它人一眼道:“你们还有没有别的意见?”

    范家的人都皱了皱眉头,说实话虽然对于范政的死,他们也十分的生气。但是现场那里他们也看过了。没有一点的线索。他们就算是想提出什么意见也没有办法。

    其实对于范政的死,范家里有一些人是很高兴的,范家在怎么说也是一个大家族,一个大家族不可能没有任何的争斗,不可能一直那么太平,而范政这个天才,压制了太多的人,他一个人所占的物资。也够很多的使用了,他一死不但空出来一个位置,还可以让范家的物资分配更加的丰富一些,所以对于范政的死,有的人其实是在暗暗高兴的。

    而范明辉却不是这么想的,他看了范家主一眼,沉声道:“父亲,我认为这件事儿可能跟生死擂有关。”

    范家主一听范明辉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他皱着眉头道:“说说你的理由。你为什么会认为这件事跟生死擂有关?”

    范明辉沉声道:“我们范家控制了几个生死摆,唐老一定不会看着不管的。如果开了这一个先例,那以后生死擂他就没有办法控制了,之前他那一次,我们控制了雷云城生死擂,他虽然没有对付我们范家,但是却把雷云城生死擂那里的人都处死了,这其中就有我们范家的人,我想他是想通过这种方法来jǐng告我们,但是这一次他没有动生死擂那里的人,而是直接对生死擂动手了,他派了赵海来雷云城这里大闹,其实就是想要给我们一个jǐng告,如果我们把生死擂交给,不在控制生死擂,那我想唐老就不会在对我们范家动手了,如果我们还要对其它的生死擂动手的话,我想唐老一定会冲着我们范家的其它人动手,父亲,请你……”

    “够了!”范明辉三思两个字还没有出口,就已经让范家主给喝止了,他冷冷的看着范明辉道:“范明辉,你是什么意思?你认为老唐头他敢跟我们范家叫板吗?他就是一只没有牙的老虎,他怎么敢挑战我们范家,就算是他敢,他又怎么有无声无息的把小政给毒死,之前我要收拾其它的生死擂时,你就拦着,范明辉,你说你还是不是范家的人?你这么帮着生死擂说话,对你有什么好处?你马上就给我滚出去,以后范家的事,你不用管了,滚!”

    范明辉愣愣的看着他的父亲,他从小就很崇拜自己的父亲,他一直认为自己的父亲是一个英明神武的人,但是随时他慢慢的长大,他发现他父亲并不像他想像的那么英明,现在范家这个议事厅里,除了范家的本族人,甚至可以说,除了范家的嫡系之外,那些旁支的人都没有人在,更不要说外人了,这样做虽然好像可以保证这些人绝对可靠,但是同样这也制约了家族的发展,一个家族光是靠着嫡系的这些人,是不可能发展起来的,而他父亲明显是没有想过这些,他只是想着把范家的权力都抓在嫡系这一只人的手里,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给其它人的机会。

    范明辉知道,他父亲每天要处理的事很多,已经很久没有与范家旁支的那些人接触过了,所以根本就不知道现在范家帝支那些人的况。

    现在范家的旁支生活的并不容易,他们顶着范家的明头,但是却一直被嫡系给打压着,分到他们手里的物资也越来越少,都被嫡系的人给苛扣了,现在那些旁支的人已经是怨声载道了,在这种况下,他父亲还想着要让范家发展起来,那怎么可能?

    想要让范家发展起来,就要嫡系,旁系人全用,让旁系的那些人认为跟着范家走,才是他们的出路,而现在范家的况却是,旁支的人被苛待,这让旁系的那些人,根本就就不把范家的发展当回事儿,在他们看来,范家发展的在好,那得到实惠的也是嫡系的人,跟他们没有什么关系,在这种况下,他们怎么可能在为范家拼尽全力。

    而那些不是范家的人,只是投靠范家的客卿,范家对他们采取的也是一种宽尽严出的方法,你想加入范家的时候,那说的是千好万好,但是一但加入到范家了,马上就变了一个样,生练物资跟不上不说,还会派给他们一些十分危险的任务,那些客卿已经有很多人对此不满了,之前范家安排那些客卿与赵海对战。赵海不过是赢了二十多场。但是自己跑掉的客卿却多达近两百人。是战死人的十倍,这本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而这一次唐老派赵海来雷云星这里捣乱,明显就是想要给他们范家一个教训,就是因为范家到现在还霸着那几个生死擂不肯松手,这jǐng告的意味已经十分的明显了,可是他父亲竟然还说唐老已经是一个老的掉了牙的老虎,根本就不足为惧,这怎么可能呢。如果唐老真的不足为惧,他会派赵海来雷云星这里捣乱?这可是等于当面打范家的脸,这是一个不足为惧的人能干出来的事

    在范明辉看来,范家虽然控制着几个生死擂,也让范家赚了不少的钱,但是跟唐老他们交恶,这明显是不智的行为,唐老当初在范家落难的时候,并没有落井下石,而是每年依然给他们大笔的分红。让范家有了休养生息的机会,现在范家却反过来算计唐老。唐老如何能不怒。

    在赵海离开雷云星的时候,范明辉就劝过他的父亲,让他的父亲把家族控制的那几个生死擂给放弃掉,交还给生死擂里,这样就可以缓和与唐老的关系了。

    但是他的父亲却说什么也不同意,不但不同意,反到还想把雷云星所有的生死擂都占了,说唐老除了派赵海来对付他们之外,已经没有别的招了,他们根本就不用怕唐老。

    当时范明辉就极力的反对,但是却被他的父亲大骂了一顿,之后就没范政被杀,范政可是在范家一个十分隐密的洞府里闭关,不要说外人,就算是范家的人中,也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洞府的位置,可是他却被无声无息的毒死在了洞府里,这本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想要在一个防备森严的大家族的核心地方,把一个人无声无息的给毒死,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除了自己人动手这种可能之外,那就只有另一种可能了,那就是对付你的人是一个十分强大的势力,而且他还对你十分的了解,知道你家的人每一步的活动,只有这样,才能无声无息的把人给毒死。

    范政死的地方,就是范家的核心位置,那里现在除了范家的一些嫡系人之外,只有几个对范家死忠的仆从家族的人知道,现在范政死了,范光亮却想查那些除范家之外的所有人,也就没要对那几个仆从家族动手,范明辉十分的不赞成这么做,那些仆从家族都跟了范家几代甚至十几代了,十分的忠心,他们早就把自己看成了范家的一份子,在这个时候,突然对他们动手,这让范家其它的仆从家族怎么看?这不是让范家的仆从家族跟他们离心离德吗?

    也正是因为范政所在的洞府十分的秘密,知道的人不可能下手,这也就等于是排除了内部人动手的可能,不是内部人动手,那就是外部人,外人能知道那个地方,还有能力动的的并不多,而生死擂,唐老,却正是有这个能力的人。

    范明辉不敢小看唐老,唐老控制生死擂这么多年了,除了他们范家之外,就没有那个家族敢于控制生死擂,这已经说明了唐老的手段了,而现在范家做的事,等于是碰了唐老的逆鳞了,唐老要是能放过他们,那才怪呢,所以范明辉认为,这件事一定是生死擂做的。

    他只是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他只是不想在让范家有什么损失,他是为了范家好,可是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这一次不只是喝骂了,而是直接就把他赶出了范家的权力核心圈,这样的做法,真的是让他感到心寒,同进他也感觉到了自己父亲的刚愎和愚蠢。

    做为一个儿子,范明辉已经开始用愚蠢来形容自己的父亲了,可见他对自己的父亲是多么的失望。不过范明辉并没有在当面顶撞范家主,他只是深深的看了范家主一眼,接着转离开了议事大厅,而范家的其它人,却都用一种嘲讽的眼神看着他,没有一个人为他说一句话,这个时候,范明辉真的是对范家彻底的死心了。

    范明辉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触家族里的事,他对于自己的父亲十分的了解,他十分的清楚,如果自己敢在顶撞他的父亲,那么他的父亲很有可能会一怒之下,把他赶了同范家,甚至可能会杀了他,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位“英明神武”的父亲到底是一个什么要的人了。

    范明辉离开了议事大厅,在走出议事大厅大门的时候,他还转头看了一眼议事大厅,这一眼有心痛,但是也有一股决然,他已经决定了自己以后要走的路。

    把范明辉赶出了议事大厅,范家主的脸sè依然铁青,他转头看着众人,冷声道:“查,给我全力的查,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毒死了小政,我不相信这件事是外人干的,给我从内部查起,只要是有嫌疑的人,都给我抓起来,宁杀错,莫放过。”

    一听到范家主说出来的这六个血淋淋的字,范家的人心里都是一凛,他们知道这一次范家主是动了真怒,看来这件事要是不弄个水落石出,他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其实这些范家的人不知道,范家主之所以下这样的命令,之所以说杀范政的人一定就是范家内部的人,就是想要证明,他是对的,他就是想要证明,范明辉是错的,到时候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教训范明辉了,他认为范明辉这几次反对他的决定,是对他威严的最大挑衅,他不许有这样的事发生,所以他把范明辉赶出了家族的权力核心,同时他还要像所有人证明,他是对的,错的是范明辉,所以他才会下这样的命令。

    范家主并不知道,随时年龄的增加,随着他在位的时间越来越长,他对于权力的yù望也越来越大,他喜欢那种一言九鼎,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别人生死,甚至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家族走向的感觉,他喜欢这种感觉,所以对于任何敢于挑衅他威严的人,他都要全力的打压,那怕那个人是他的儿子。

    而范家也在他一声令下,全力的动了起来,先是那个知道洞府所在位置的几个仆从家族倒了霉,他们整个家族的人都被控制了起来,那几个家族中,一些在外地为范家工作的人,也都被叫了回来,全部被控制住了。

    随后这件事不段的扩大话,范家嫡系的人,开始利用这件事打压他们的对手,打压一些不听话的旁系人,整个范家一时之间风声鹤唳,不管是范家的旁系人马,还是范家的仆从家族,还是那些客卿,人人自危,而范家也到了一种十分危险的地步。(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