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一场闹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那愿鬼虽然看起来不起眼,但是赵海却是十分的清楚,这只鬼原的实力,绝对强悍无比,最起码他是看不清这只愿鬼的实力的。

    所以赵海只是看了那只愿鬼一眼,就不在看了,而是转头看着那个少女,那个少女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一张圆圆的苹果脸上,带着些许的婴儿肥,上穿着一件翠绿sè的武士服,她的武士服是经过特殊设计的,看起来十分的漂亮。

    青靓丽,这是赵海看到这个女孩之后的第一感觉,这个女孩也许并不是赵海见过的女人之中最漂亮的,但是她那一的青气息,却是赵海见到过的所有女人之中最强烈的,这就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如果用地球上的话来说,这个女孩绝对是一个萝莉儿。

    不过赵海可是一个见惯了美女的人,他只是愣了一下,就愣他了平常,接着他开口平静的对那个女修道:“小姐可是看中了在下制做的符?”

    那个女修一听赵海这么说,这才抬头看着赵海,接着甜甜一笑道:“是啊,你做的符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符,能告诉我,你的符是如何制做的吗?”

    赵海微微一笑道:“对不起,这个真的不能,这可是在下吃饭的本事儿,如何能告诉你呢,要是我告诉了你,我就要饿死了。”

    那个女修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格格的笑了起来,转头对她边的那个愿鬼道:“灵反爷爷。他说的好有趣噢,他说的是真的吗?如果他把制符的方法告诉我,他真的会饿肚子吗?”

    那只灵鬼微微一笑道:“小姐,他只是一个散修,如果他真的把制符的方法告诉你的话那他就真的要饿肚子了,在说了,你要什么样的符没有。要他的符干什么。”

    那位小姐一嘟嘴道:“不要嘛,我就是感觉他画的符好漂亮,所以我想买一些下来。”

    赵海不由得汉了一下。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凭价他的符的,他的符可全都是空间制做的,这些符的威力十分的大。可不只是好看,威力却是强悍非常。

    那只愿鬼看了赵海一眼,接着微微一笑道:“不姐要是喜欢,买下来就是了,不知这位小哥,这件东西你可看得上。”说完他拿出了一个空间袋丢给了赵海。

    愿鬼是一种十分特别的鬼,他们但保存了生前的意识,对于自己生前法器他也是可以合用的,你可以把愿鬼当成是别一种形态存在的人。

    赵海接过空间袋,jīng神力往空间袋里一探。脸上的神就不由得一惊,因为这个空间袋里,装的竟然是一些高等级的材料,这些材料可是比他列出来的那些材料好太多了。

    赵海连忙合起了空间袋,站了起来。对那个女修和那只愿鬼道:“多谢老先生和这位小姐,这是小人制做的所有符,虽然比不上老人家你的赏,但还请收下。”

    那只愿鬼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接着他看了一眼赵海拿出来的一个空间袋。接着微微一笑,转头对那个女孩道:“小姐,收起来吧,我们也该走了。”

    那个女孩也没有客气,一把接过了赵海的空间袋,接着又把赵海小摊上所有的符都收走了,这才蹦蹦跳跳的跟着那只愿鬼走了。

    而这时四周的人也注意到了他们这一次奇特的交易,不少人都看着赵海手里的空间袋,目光中露出了一丝贪婪的神,不过却没有人敢打那个女孩的主意,因为那个女孩虽然没有动手,但是她上的气息却表明,他的实力最少在瞬移境,而今天集市上出现的可不是什么高手,最强的也不过就是合魂期,如果他们在去打那个女孩的主意,那绝对是在找死。

    但是赵海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也是一个合魂期的修士,这自然就引得那些修士贪心大动,所以那些人都看着赵海手里的空间袋,眼中满是贪婪的神

    修士为了一件好东西,杀人夺宝那是常有的事,就更不要说以无法无天著称的鬼修修了,这些鬼修杀人夺宝,那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这简直就成了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刚刚那个女孩实力不凡,而且她还带着一个愿鬼,最主要的是,那只愿鬼好像还是自愿成为愿鬼的,不然不会那样的表现,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那个女孩的份一凡。

    而那个女孩拿出来赏给人的东西,会差了吗?如果不是好东西,赵海会把所有的符都给他们吗?所以那此修士认定赵海得到的那个空间袋里,一定装了好东西,而那些东西正是他们想要的。

    赵海也注意到了那些人的眼神,他并没有在意,只是微微一笑,把那个空间袋收了起来,转往旅店走去。

    回到旅店,赵海突然发现,旅店里竟然多了几个人入住,而一看到那几个人,赵海不由得愣了一下,因为那几个人正是幽鬼帮那里跟踪其它宗门的几个人。

    赵海一看那几个人的样子,马上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他装做不认识那几个人的样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那几个人也只是看了赵海一眼,就不在意他了。

    赵海表现的太正常了,他就像是那些来这里参加交易的修士一样,把自己手里的一些东西卖出去,然后在买进一些自己需要的东西,可以说赵海今天卖的那些符,让他撤底的不被幽鬼帮的人怀疑了。

    而其它宗门的那些修士,跟赵海的表现却是完全的不同,他们本就是来刺杀的,自然是越低调越好,所以他们一直躲在房间里,他们却不知道,越是这样就越是容易引起人们的怀疑。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晚上的时候,赵海也大概的摸清柳择的活动路线了,这个柳择说是出来试炼的,在赵海看来,根本就是来当饵的,把所有想对付他的人给引出来杀掉,这就是他的目地,所以他现在天天的躲在酒店里,根本就不出来。

    赵海现在对这一次的刺杀到是越来越感到好奇了,他实在是有点不明白,这一次的刺样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感觉不像是刺杀,而像是一次明杀。

    现在幽鬼帮的人知道有人要刺杀柳择,所以他们派出了大量的人手来保护柳择,而那些准备刺杀柳择的人,也知道柳择有人保护,可是他们依然想对柳择进行刺杀,好像是不达目地誓不罢修的样子,这实在是让人感到意外。

    这种怪异的况,更加的让赵海感到意外,同时也让赵海更加的小心了,他总是感觉这一次的事有些怪异。

    一转眼又是两天过去了,这两天的时间,其它宗门的那些修士行动了两次,但是都是连柳择的边都没有碰到,就被人击杀了,这虽然在赵海的意料之中,但是却也让赵海感到更加的怪异了。

    他早就发现了,那些修士是真的被杀,不但被杀,而且他们的灵魂还会抽了出来,炼成了厉鬼,这实在是有些出乎赵海的意料之外。因为这一场怪异无比的刺杀,怎么看都像是一场闹剧一样,或是可以说这更像是一次试炼。

    但是事实上却是,那些刺杀的人真的被杀了,这就更加的怪异了,而更让赵海不解的是,幽鬼帮的人,明明已经掌握了那些人的行踪,但是却没有出手把那些人拿下,而是许那些人出手刺杀柳择,最后被保护柳择的人给杀死,而监视那些人的人,却一直没有动手,这就太怪异了。

    把危险消灭在萌芽之中,这是任何人都懂的一个道理,那些幽鬼宗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可是他们明明知道是这样,却依然没有动手,这就太怪异了。

    赵海平静的看着这一场闹剧,却一直没有出手,他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一场闹剧,但是有一点赵海却是知道的,那就是他会出手,而且他一定会把柳择给杀了,不管这一场闹剧是因为什么,他的任务是不会变的。

    这虽然不是他进入到战尸宗的第一个任务,但是这却是韦德天交给他的第一个任务,他必须要完成,而且还要完成的好才行。

    很快一天又过去了,赵海现在对于柳择的行踪已经完全的了解了,而且对于柳择的一些生活习惯也完全的了解了,他每天几点钟起,几点钟修练,几点钟吃饭,甚至连他说不说梦话赵海都知道,所以赵海也认为他是应该出手的时候了。

    柳择当然并不知道这些,他像每天一样,早晨起来先修练了一会儿,接着开始吃早餐,他吃的东西,都是从宗门里带进来的,所以根本就不怕有人会下毒。

    吃过早餐之后,柳择会离开房间一段时间,他要到集市上去逛逛,这一次他主要的试炼内容就是这个,不过赵海却认为,这根本就是他装出来的,他这一次根本就不是为了试炼,他躲出来这一段时间,也不过就是为了让旅馆里的人给他打扫房间罢了。

    打扫房间自在是归旅店里的人来负责,而且这人旅店为了让客人住的舒心,他们会每天都给旅店的房间换上鲜花,让房间里一直有一股花香味,而赵海要做的就是利用这个机会,把旅店里的花给换掉。

    旅馆里的那些花,都是有自己的供货渠道的,有专门的人给他们送花,他们的花根本就没会外进,而给他们送花的那个散修,已经给这家旅店送了十年的花了,十分的可靠,所以没有人会怀疑他。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