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夜半之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明宇 书名:带着农场混异界
    第七十九章夜半之战正在两人相对沉默的时候,房门被人推开,荣贵从外面走了进来,荣贵脸上到是挂着笑容,进屋一看赵海和荣三都没有说话,不由得一愣,接着不解的看着两人道:“怎么了?有事儿吗?难道说华先生又找你们的麻烦了?”

    赵海一听荣贵这么说,也不由得摇了摇头道:“没有贵叔,很好,怎么样?小姐那里安顿好了?”

    荣贵点了点头道:“已经安顿好了,呵呵,小海啊,怎么样,今天晚上我们好好的喝上两杯吧,华先生他们来了,我们的安全也有了保证了,应该不会有事儿了。”

    赵海微微一笑,他也知道,荣贵把他请来,一是要跟联络一下感,第二就是想要恶心一下华先生,所以赵海也没有客气,直接就点了点头。

    荣贵呵呵轻笑,到外面拿了一堆吃的,又拿出了几壶酒,三人坐在小屋里吃喝起来,不时的传出笑声,而这笑声在华先生听来却是那么的刺耳。

    一直荣贵喝了好几壶酒,赵海这才回到了自己借宿的那个院子里,而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那些荣家的护卫到是十分的尽职尽责,晚上竟然还留了两个人在外面守夜,赵海也没有跟那两个人打招呼,不过他却注意到那两个人眼中一闪而过的冰冷杀机。

    赵海回到了他借宿的房间就盘膝坐到了上,同时拿出了自己的刀,把刀横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他有一种感觉。今天晚上一定会有事发生。

    果然,到了后半夜的时候,赵海就感觉一个人跳进了院子,直往他的房间里冲来,赵海形一动。就从上跳到了地上,接着一纵,从窗户那里跳了出来。

    到了院子里一看,那个华先生正站在院子里,冷冷的看着他。赵海看了那个华先生一眼,形一动,往陆外飞去。

    那个华先生到是被赵海弄得一愣,不过他马上就追了过去,在他看来,赵海从院子里出去,不外乎两种况。一种就是赵海想要逃跑,另一种就是赵海想要把他引到外面去在跟他动手。

    不管是那一种况,他都不能放过赵海,所以他也连忙追了上去,他对自己有信心。自己可是辟尘期的修士,而赵海不过是分期的修士,差着两个大级呢,在他看来,收拾赵海,那就是手到擒来的事

    两人很快就出了村子。到了村外的一座小山上,站在小山上,赵海看着对面的华先生。微微一知道:“真没有想到,我一没得罪你,二没有做任务不利于荣家的事,你竟然要致我于死地,以你这样的度量,怪不得只是一个辟尘期的修士。”

    这等级的一直是华先生心里的痛。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么多年了。他一直没有办法冲到瞬移期,当真是有些奇怪,现在赵海一拿这件事来讽刺他,华先生更是气上加气,怒上加怒。

    华先生冷哼道:“为一个低等级的修士,就要学会尊重强者,你不尊重强者,是会出人命的。”

    赵海看着这个华先生,突的一笑道:“你的意思是你能杀得了我?说实话,这话我听不少人说过了,但是到现在为止,却没有一个人成功,相反的,所有想杀我的人都死了。”

    华先生冷哼道:“无知小儿,找死!”说完手一挥,一只手形的气劲直接赵海抓去,赵海一看华先生这样的出手,不由得笑了,要是一个瞬移境的修士对他用这一招,他也许还会全力应付,这个华先生对他用这招,当真是好笑的很。

    赵海手里的长刀一挥,一道刀气直接就破了华先生的手形气劲,华先生不由得脸色一变,他比赵海高了两个等级,以为只要自己一击赵海就不可能接得下来,却没有想到,这一击竟然直接就被赵海给挡住了。

    华先生不由得冷哼一声,手一挥,一柄长剑出现在了他的手里,一看到这长剑,赵海不由得微微一愣,因为这长剑并不是普通的长剑,这竟然是一把软剑。

    华先生一剑在手,直往赵海攻来,而赵海也是刀法一散,与华先生站在了一处,要说起来,这软剑也是长剑中一种比较特别的存在了,算是一种奇门兵器,攻击力十分的强悍,当然,练起来也更加的困难。

    华先生这一剑在手果然不同凡响,要说起来,这华先生的软剑剑法还真的是很不错,攻击力十分的强悍,在散修之中,他算是比较重视剑法的存在了。

    不过可惜的是华先生今天遇到了赵海,赵海的刀法绝对是大师级的,就算是在霸刀门中,能把刀法练到他这种成度的怕是也没有几个,所以那华先生对上赵海,在剑法上,他是一点的便宜也占不到。

    赵海知道自己现在的弱点,那就是在灵气上,他的灵气比华先生凝实,但是灵气的量却不如华先生多,不管怎么说,华先生现在也是一个辟尘期的高手,他现在已经过了合魂期了,也就是说,他可以让自己的分在自己战斗的时候还在修练,就算是他在赶路的时候,也是在不停的修练,所以他的灵气量要比赵海多很多。

    如果不是赵海的灵气实是在十分凝实的话,他早就被华先生给宰了,他的刀法固然是强,但是如果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也是不够看的,就像是一个人,他只有一百斤的力量,他只能拿着一面木盾来做防御,而他的敌人却有一千斤的力量,手里拿的也是一个重达八百斤的大锤,一锤下去,不管你的木盾防御的如何好,也逃不过盾碎人亡的下场。

    华先生的脸色有些难看,也有些急了,他没有想到,自己一个辟尘期的修士。竟然就是收拾不了一个分期的修士,这要是让外人知道了,那可是丢老人了。

    赵海看出华先生着急了,因为他现在的攻击比之前更加的急了,但是却比之前要乱了一些。可以说现在看起来华先生的进攻是比刚刚猛了,但是对于赵海来说,危险却没有增加。

    不过赵海也知道,以他现在的实力,如果不让不死生物帮助的话。他是不可能战胜华先生的,他在华先生手下守住自己攻击,就已经十分的不错了。

    赵海却没有想要过把华先生给杀了,因为没有那个必要,他跟华先生严格的算起来并没有生死大仇,在说了,不管怎么说。华先生也是荣家的人,他要给荣家一个面子。

    两人选择的战斗地点离村子不远,在加上两人打了这么长时间,自然也就惊动了荣贵他们,不一会儿和荣贵他们就赶到了小山上。

    到了小山上一看到这种况。荣贵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荣贵的脸色不由得一片的铁青,他冷哼道:“还不住手。”

    赵海本以为华先生会住手的,但是却没有想到,那华先生根本就不听荣贵的,反到是称着赵海手下一缓的时候。开始抢攻了。

    赵海一看到这种况,不由得脸色一变,接着冷哼了一声。心念一动,分出现在他的边,一人一分同时散开了防御刀法,华先生的攻势一缓,在也攻不进去了。

    这下那个华先生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他早就已经忘了赵海竟然是一个分期修士这件事了。他没有想到赵海竟然会如此的强悍,在面对他的时候。竟然一直没有出全力。

    而荣贵一看华先生依然没有住手,他的脸色不由得更加的难看了,他冷哼一声道:“住手,华先生,如果你在不住手,可不要怪我到家主面前去告你。”

    一听荣贵这么说,华先生不由得冷哼了一声,收起了自己的软剑,赵海也收起了自己的分,同时也收起了自己的刀。

    荣贵看着华先生,冷声道:“华先生,今天的事我会报告家主的,你应该知道,这一次的事对于家族来说是多么的重要,你却依然节少生枝,如查真的因为这件事而出现了什么纰漏的话,我想先生也负不起这个责任吧?”

    华先生冷哼道:“老夫这么做,就是为确保这件事顺利的进行,有这么一个不明份的人,一直跟在我们后,实在是不安全,你能保证他不是敌人派来的?”

    荣贵冷哼道:“赵海是不是敌人,你说的不算,之前如果不是赵海,小姐现在已经危险了,如果他真的要对小姐不利,也用不着等到今天,你今天一出现,就把赵海赶出队伍,这么做不但让我荣家失去信誉,更是让我们荣家平白树敌,你还敢说你是为了荣家。”

    华先生冷哼一声道:“总之老夫是为荣家着想,任务巧敌如簧,自有家主去分辨。”说完不离荣贵,转就走。

    荣贵看着华先生的背影,脸色铁青,最后冷哼了一声,长出了口气,这才转头对面赵海道:“小海啊,这一次当真是委屈你了。”

    赵海摇了摇头道:“算了,其实这一交我是真的要去云飞城,而且当初我们是讲好的,要把你们送到云飞城之后才算是任务完成,现在才走了这么远,你就把佣金给了我,我不好意思,这才想着要送你们一程,如果实在让贵叔你为难的话,我不跟着就是了。”

    荣贵摆了堑手道:“不必,你就跟着吧,这个姓华的,回去之后在我收拾他。”

    赵海有些不解的看着荣贵道:“贵叔,为什么那些护卫会听他的?那些护卫不是你们荣家的人吗?他们应该更听你的才对吧?”

    荣贵冷哼了一声道:“这一次跟着姓华的来的都是他的心腹,那些家伙原本也都是散修出,是后来姓华的招进荣家的,自然听他的。”

    赵海一愣,接着脸色一变,看了华先生和那些离开的护卫一眼,沉声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贵叔你就要小心一点了,那个姓华的来了就把我弄走,跟着又处处跟你做对,这一次出来带的还全都是自己的心腹人,如果他真的有什么异动的话,怕是靠你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应付。”

    一听赵海这么说,荣贵不由得一愣,接着他不解的道:“不能吧,那姓华的能有那么大的胆子?”虽然荣贵跟华先生有一些矛盾,但是他只是认为华先生是在跟他争夺地位,是小肚鸡肠罢了,并没有想过那姓华的会有什么别的想法。

    赵海摇了摇头道:“不得不防啊,这一次的事,对于荣家十分的重要,而那个华先生可是散修出,如果他真的是荣家的那个对头家族派来的,或是被荣家的那个对头家族给收买了,那他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了,所以你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荣贵的脸色不由得一变,他接着冷声道:“如此看来,到真的是不得不防了,好,小海啊,这一次要麻烦人了,你一定要把我们送到云飞城那里去,到了云飞城那里,我不会亏待你的。”

    赵海微微一笑道:“之前贵叔雇我的时候可就是讲好了,这佣金也付了,你不必担心,我一定把你们安全的送到地方。”

    荣贵点了点头,领着赵海往回走去,回到了村子之后,荣贵马上就回到了他们的院子,他怕他不在的时候,华先生会对小姐不利,如果赵海猜的是真的,那这种事也不是不可能发生。

    赵海自然不能跟他一起回去,他回到自己的小院,打坐到天亮,早上起来,吃过东西之后,赵海就骑着魔马离了,而这个时候,荣贵他们还没有发出。

    华先生他们一看赵海先骑着马离开了,心里不由得一喜,他们以为赵海不在跟着他们了呢。不过他们高兴的有点早,等到他们刚一离开村子没有多长时间,就见赵海正骑着魔马在前面一步一步的往前走,那速度可比蜗牛。

    一看他们来了,赵海还往旁边让了让,等他们过去之后,赵海又跟在了后面,依然离的只有几米远,那华先生的脸也是乌黑一片,好像被乌云给罩住了,随时都能下雨的样子。

    荣贵和荣三到是没有什么,两人依然坐在马车上赶着马车,对赵海那是视尔不见,弄得华先生是一点的办法也没有。

    一路行来,中午的时候他们运气不错,遇到了一个小村子,村子里有一家小酒馆,他们就在小酒馆打了一个尖,下午接着赶路。

    但是这一路行来,不只是赵海,就连荣贵都感觉到那个华先生有些不对头,那家伙时不时的脸上就会出现一丝焦急的神,而且显得有些心神不宁。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混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