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萧湛的筹码

    “砰砰……”大白天里竟然燃起了无数的烟花,空中仿佛落下了漫天的繁星一般美丽,随着烟花炸开,一阵芬芳扑鼻。

    大家捂嘴惊愕,空中不知怎么弄的,下起了一阵玫瑰雨,漫天都是瑰色的花瓣,整个学校顿时真的犹如就在一个童话世界里一般。

    女生们都羡慕极了,沉浸在这个梦幻般的世界。

    叶知秋微微蹙眉,连忙打电话给他,不要再说了,她知道他想说什么,但是这样的自己怎么配呢!

    具“叶知秋!我你!”

    她电话还没有来得及打通,广播里已经传来了他的表白,叶知秋怔住了,脸上有复杂的表

    大家一片哗然!

    奄“竟然是那个婊子啊”

    “叶知秋不配……”

    “洛轩怎么想的!”

    “可能昨天晚上的视频估计是恶搞的?ps过?”

    “还是替?不然这么高贵的洛轩怎么可能选择叶知秋呢?”

    ……

    舆论开始变了,叶知秋眼里渐渐微微湿润,她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了,你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赔上自己,给我尊严吗?我……洛轩,你真的是傻瓜啊!

    可是广播里已经响着。

    洛轩继续说道,声音似乎因为激动而有一些颤抖:“知秋,你或许以为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学校,但是你错了,其实不是,而是在一个宴会上,那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估计是没有留意到我,不过我记得你了,因为你撞了我一的红酒。呵呵……”

    叶知秋努力地回想,终于在记忆的角落里想起那件事来,是在陆风的宴会上,那个人竟然是洛轩?!就是这样的匆匆一面,他就选择了我吗?

    “虽然只有一面,知秋,我却无可抑制地上了你,因为我,我知道你受到过很大的伤害,但是我愿意,我愿意用我人生剩下的所有时间来你,你愿意吗?知秋?嫁给我!”

    哗然,又是哗然!竟然不是表白!而是求婚!

    叶知秋的脸从煞白到涨红,微笑着,眼眶里溢满了泪水,看着面前踏着满地的芬芳,从楼上奔下来,缓缓地走向自己的洛轩。

    “洛轩……”她低喃,感觉到周围的同学投来又是嫉妒,又是羡慕,又是不屑的目光,大家都开始动摇昨天晚上的视频的真实,毕竟有哪个男人会愿意娶一个和自己的养父做过无数次,还败坏了名声的女人?!而且这个男人还是那么的优秀!

    “你……”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洛轩犹如一个王子一般,缓缓地走过来,看着眼前惊慌的叶知秋,他微笑着,温润如玉,湛蓝色的眼眸里的深几乎要拧出水来了。

    叶知秋想逃,但是逃不了,而且他为自己做了这么多,自己如何还能再逃?可是自己,这么脏,这么脏……

    洛轩走到她的面前,始终凝视着她怯怯的眼眸,不让她转移半分的注意力,大家都期待着洛轩接下来还会怎么样?!

    是自己的话早就扑上去紧紧抱着白马王子了吧?

    “知秋,我你!”

    ——(

    “我……”叶知秋微微咬着下唇,不得不说,这样浪漫的求婚让她感动极了,她现在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洛轩!”

    “哗……”哗然不断啊!

    洛轩缓缓地单膝跪下,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戒指盒,打开,是一个十克拉钻戒,并且是非常稀有的,蔚蓝色的的钻石,在眼光下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芒。

    “这是我们家的传家之宝,是英国皇室独有的,人家说眼睛就是心灵的窗户,这和我的眼睛长得很像吧?现在我把我的心交给你,你愿意收下吗?”

    一番意绵绵的话,叶知秋的心跳得更慌乱了,周围都安静地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回复。

    叶知秋内心挣扎着,如果我是一个平常的女孩,如果我还是和他们一样干净,洛轩,我会接受你,你知道的,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自己的幸福,我会非常非常地珍惜。

    但是,现在的我,已经没有这样的资格了!

    她刚想开口说话,但是洛轩一把把她给抱住,飞快地在她惊愕之中在她的的耳边低语:“知秋,我明白,但是别拒绝我,我不你,回去再拒绝我好吗?我只想让你幸福,别的都无所谓!我想带你走!”

    然后放开她,大家继续期待着……

    叶知秋反应过来,看着洛轩真诚的眼睛,点点头,伸出纤纤右手,他温柔地帮她戴上。

    又轻声加了一句:“我不会给你机会脱下来的!”

    她一惊,下意识想抽回,他狡黠地一笑,握紧,帮她戴上。

    “很好!啪啪……”掌声响起。萧湛冷冽地从车上下来,随从的几名保镖也从旁边的车上下来,黑压压的西装,戴着墨镜,气势煞人!

    学生们面面相觑,但是有很多女生开始眼睛里冒出心形,萧湛果然好帅啊!好有型!激动不已。

    似乎是萧湛的气场太过于强大,大家心里想立即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但是竟然都没敢,教师们连忙过来疏散学生,萧湛是这个学校的主要投资人,他们可不想得罪,你们想火拼就尽吧!只要别殃及池鱼就行了!

    学校里立即就走空了,只剩下他们在对峙。

    叶知秋不想多看萧湛一眼,那个视频是他放出来的!他还来这里干什么?!

    萧湛蹙眉看着她手上的钻戒,那璀璨的光芒似乎刺痛了自己的眼睛。

    “脱下来!”他冷冷地命令。

    洛轩一把把叶知秋挡在后,迎上他的目光:“她已经接受我的求婚,她是我的未婚妻!”

    萧湛冷笑:“没有我的批准,你以为她能走?”

    洛轩深深吸了口气,上次和萧湛对峙的经验让自己知道眼前的这个人究竟有多么危险。

    叶知秋推开洛轩,面对着压制着怒火的萧湛,澄澈的眸子凝视着他,我不想再忍了,我原本以为我退步,我隐忍,我主动,你会给我幸福,可是一切不过是一场空,慕容嫣来了,我什么都不是,甚至你还不惜彻底毁了我的希望,这样的你,我不知幸福从何而来。

    “我要离开!”她斩钉截铁的态度让他抿紧唇,那刺痛又多了一分。

    星空下,芬芳雨,两人一起共舞的形,她拉着自己,涨红着脸说不离不弃的形一一在脑海里闪过,可是如今,你却说要离开!混蛋!骗子。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感觉第一次似乎喘不过气来。

    “我说不许!”

    “呵呵,”她嗤笑,似乎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回答:“萧湛,你凭什么一定要桎梏住我?看到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你觉得很生气吗?”她靠近一步,仰着脸看着他:“萧湛,你莫非是上我了?”

    这句话犹如一道闪电一般打在他的心上,他俯视着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萧湛,你莫非是上我了?

    心里因为这句话竟然慌乱起来。

    上她了?

    叶知秋其实也不过想激他一激,但是看到他愣住的神,她觉得似乎,似乎有那么一丝希望,可是昨天他做的事,又怎么解释?

    只是,良久,只换来他一声讽刺的笑:“上你,不可能!我只慕容嫣!”

    那么有力的回答才能让自己刚才霍地慌乱的心稍稍平静,他在心里不断地重复,是我的,我只嫣儿一个人!

    只是,这话,说得却是那么不自信了!

    因为看着叶知秋眼里最后的光芒渐渐的消失,他觉得心仿佛是空洞了一般。

    不,不许走。

    他看着她走向洛轩,一向不愿意多作解释的他竟然解释道:“昨天晚上的视频,不是我放的。”

    叶知秋站在原地,背对着他,淡淡地道:“是你也罢,不是也罢,至少大家都是看过了,不是吗?何况现在你既然不,又何须要向我解释呢?”

    他语塞。

    看着她缓缓地走过去,叶知秋犹豫了一下,但是听到背后慕容嫣媚的声音,不再踟蹰,戴着那枚戒指的手握住洛轩的手,她冲着激动的洛轩宛然一笑,可是眼里却是那么空洞。

    “让她走吧!过去的仇恨不是都过去了吗?”慕容嫣不知何时过来的,抱住他的手臂,亲昵地道。

    萧湛脸色变了变,看着洛轩牵着她的手要离开,突然道:“你想走?你放得下吗?”

    叶知秋叹了口气,萧湛,你还是那么的自负,你以为我真的放不下你吗?

    “没什么值得我放不下的!”

    “那你的父亲呢?你放得下吗?!”那口气里已经带着必胜的信心!

    她的背脊如遭电击一般,她愣住了,果然缓缓地回头:“你是什么意思?”

    萧湛压着自己一提到她的父亲就会无法抑制的愤怒,而唇瓣边勾起一丝邪魅的微笑:“我想那份合同你是见过了吧?”有一天偶尔打开抽屉的时候,他就发现了那份合同是被人动过,这些事他是非常谨慎的,现在看到她的反应,更加确认是她了,当时其实自己就可以去质问她,可是不知是什么理由竟然让自己没有那么做。

    或许是不想再揭开往事的伤疤,或许是有新的希望要重新开始吗?

    “我,我不信!”叶知秋摇着头:“那个签名是你假冒的!”

    慕容嫣不安地看了一眼萧湛,萧湛的心里对这个女人不仅仅是仇恨,他不过是用仇恨留着她罢了!这样的想法让她很不安。

    洛轩握紧叶知秋的手:“知秋,他是骗你的,你不是和我说过你父母都双亡了吗?”他很害怕刚刚握住的幸福再次在指缝间溜走。

    叶知秋茫然地摇摇头,没有回答他。

    突然感觉全似乎被抽走了力气,但是也生出了隐隐的希望,毕竟父亲有可能还活着,虽然自己失去了记忆,对于那个男人并没有多大的感,但是这是第一次听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可能会有亲人,这样的事让谁也没有办法放下。

    “好,要我相信你,你带我去见他!”

    洛轩蹙眉,她已经缓缓地放开了自己的手。

    看着他,叶知秋微垂下睫毛:“洛轩,对不起。”她脱下钻戒,递给他。

    洛轩苦笑,摇摇头:“这是属于你的!”

    “不,不,这么贵重,我不能要!”叶知秋坚持要把戒指还给他。

    他叹了口气,无奈只能取回:“但是,这个戒指如果不能戴在你的手上,我不会把它戴在任何其他女人的手上了。”

    叶知秋看着少年坚决的神色,不知说什么好,只能点点头,默默地转,走向萧湛。

    慕容嫣真的很想马上冲上去掐死她,也很想给萧湛几个大耳光子,自己付出这么多,他就这样对自己吗?!自己为了他,这么多年都……心中也是委屈,看着叶知秋更加是咬牙切齿,都是这个女人害的!

    但是她都不能,她只能带着自己最灿烂,也是最难过的笑容握住萧湛的手,努力地握住,怕下一秒他就会离开。

    即将揭晓两家仇恨,求月票。

重要声明:小说《撒旦倾情:邪魅总裁的烙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