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出逃(1)

    他的手勾住那些细线,用力一撕,线带着血被猛烈地撕扯出来。

    “呃……”痛,很痛,闷哼一声,感觉体都被撕裂了,眉头紧紧地拧着,牙关打颤,但是嗓子已经叫不出来了,一阵阵的痛楚仿佛涨潮一般阵阵袭来。脸上从惨白变成一种病态的红晕,凌乱的青丝黏糊在体上,到处都是冷汗淋漓。

    体霍地进入……

    “啊!”倒抽了一口冷气,痛从体内部散开,随着神经脊骨不断地往上传,仿佛全每个毛孔都痛得冷汗淋漓。

    嗯……”他享受地喘息了一声,

    “嗯!”她闭上眼睛,感觉到他有力的律动。

    一下,一下,一下,,被撕裂开来的痛苦,而且加上体的摇动,那只被钉在上的手也一下一下的扯痛。

    她紧紧地闭着眼睛,另外一只被他用手按在他大腿上的手,修得漂亮的指甲死命地掐着他的大腿,狠狠地,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尖尖的指甲掐入到他的肌肤里,渗出丝丝血迹,显得更加暧昧绚丽。

    她在他强大的男体下和氤氛的俊眸下微微的颤抖,她在想,这样子下去,自己会不会被他真正的撕裂?!

    手掌,痛,下也是痛,仿佛整个体都被疼痛给支配了,再没有别的感觉。

    那紧紧咬着的泛血双唇,和那一双闷痛着惨叫的眼睛,他看着,竟然有一丝恍惚?

    叶知秋缓缓闭上双眸,她知道,她输了,在这个强大无比的男人面前,她输掉了所有自尊和力量,但是灵魂,绝对不能输掉,如果心不在了,灵魂不在了,自己就什么都不是了。但是她不知道,自己这样下去,还可以坚持多久。

    她不能输,不能就这样投降了,我该怎么办?!

    似乎萧湛已经完全沉迷在她的体里,一次次索要,没有再虐待她。

    夜晚很沉。

    她一直在假寐,感觉睡在边的人的呼吸渐渐平静,她缓缓地睁开眼睛。

    那张俊脸被透过纱窗的月光蒙上一层柔光,她屏住呼吸,萧湛在睡梦里依然紧紧蹙着眉毛,但是脸上的煞气已经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种平静的,无害的表。让人心疼!

    该死!叶知秋咬着下唇,他是噩梦!是撒旦!怎么自己竟然又有一瞬间的动摇,认为他是个无害的家伙?!

    整个体在叫嚣着痛,手已经在后来被简单地包扎过了,而秘密地方的已经不流血了,但是不代表伤不在,不仅在,也在心!

    是不是每天晚上都要被这个恶魔这般折磨,我会疯掉的,再来一次不知道自己的心是否真的还那么坚强。

    我要逃走,逃走!内心决定了!现在就是机会,逃!

    亲们,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呼号一百遍

重要声明:小说《撒旦倾情:邪魅总裁的烙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