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7章 你曾经说的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朵彦彦 书名:侯府娇宠
    几乎一瞬,秦云舒就断定,有事瞒着她。

    到底怎了,出了什么事?

    心下起疑,但她面上没有丝毫表露,领着秦嫣然一路往书房走。

    以前,她每次回来,管事都会相迎,现在两人都不在。

    直到入了书房,她扬手轻叩屋门,一片寂静,推开的那刻,毫无人影。

    “舒姐姐,姑父还在皇宫?”

    秦嫣然从进府的那刻,就觉的不对劲,但具体是哪,她说不上来。

    现在,那种感觉再度来袭。

    “这个时辰,应该在书房,这会不在,兴许在皇宫。走吧,藏书阁在另一侧。”

    说罢,秦云舒从书房走出,朝后处西侧走。

    秦府藏书阁很大,比起秦家祖宅,书籍品类更多,除却父亲常看的宝贝书,更有其他涉猎极广的书。

    从左往右,共十排三层书架,整齐有序。

    书籍,字画,临帖,各家评实言论等,更有为数不多的药书和兵家史事。

    推门的那刻,秦嫣然的双眸仿佛被定住,从一排排书架逡巡而过。

    琳琅满目,压根瞧不过来,以至于不知焦点置于何处。

    “嫣然,书架旁侧有标记,你按品类找,可能对联考有帮助。”

    秦云舒一边说一边扬手点着标记处,然后走到另一侧,最东边有桌椅,拉开抽屉,里面尽是笔墨纸砚。

    秦嫣然连连点头,挨个书架瞧了起来。

    “你现在这,我出去一趟。”

    守卫的反常,叫她不放心,她不能留在藏书阁。

    “好。”

    轻轻一字,秦嫣然扬手拿下一本蓝皮书。

    秦云舒走出,直朝大道去,速度越来越快。

    “大小姐。”

    王管事从另一小道走出,及时叫住她。

    “父亲可在府?”

    “不在,今(日rì)一早上朝,还没回来。”

    王管事语态正常,神(情qíng)如往常,瞧不出端倪。

    秦云舒细细打量,没有说话,脚步一侧往庄姨娘院去。

    “大小姐,庄姨娘不在府,外出采买了,您今天回来,看珍儿小姐吗?她这会醒着,二老爷在逗她玩。”

    “她也不在。”

    秦云舒低声呢喃,除了她成亲那几天,庄姨娘忙里忙外,其他时候都在院。

    “行,我去看珍儿。”

    说罢,秦云舒(身shēn)形一转,朝二院走。

    王管事松了口气,还好,大小姐没有执意去庄姨娘院。

    只要定北侯今(日rì)寻到伏羲草,一切都好办。

    此时,秦云舒已经走到岔路,左处经由小道通往庄姨娘院,右处是二院。

    拧眉思量,最终她朝左处走去,越往那处,眉心越突突的跳起。

    这种感觉,鲜少有过。

    看到院门的那刻,她的心跳跟着加快,渐渐的,她放慢步子,走进庭院的那刻。

    “快,再去端盆(热rè)水!”

    焦急的妇人声,竟有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如绷紧的弦一直在拉伸。

    紧接着,哐,屋门被打开,她看到院丫鬟端着一盆水走出。

    而那水,血水……!

    秦云舒的心几乎跳到嗓子眼,她快步而上,不由分说径自进屋。

    “大小姐!”

    丫鬟愣了,只见(身shēn)影偏转,稳住心绪时发现是大小姐。

    怎回来了,怎么这个时候回来!

    内屋,隔着一道屏风,秦云舒看到父亲站在旁侧,眉头深深皱起,几天不见,苍老许多。

    而里头,不停传来庄姨娘极力克制的低咽。

    “舒儿?”

    秦正看到女儿时,心狠狠一沉,眉眼四周沟壑纵横。

    “父亲,书佑出事了?”

    虽是问句,话音笃定,也不等父亲回话,转过屏风。

    (床chuáng)上静静躺着一人,即便没有看到正脸,仅凭(身shēn)形,她也知道是弟弟。

    一步一缓,她渐渐走近,最终停在(床chuáng)前,低头望着。

    他闭着眼睛,微缓的呼吸轻浅不已,原先红润的脸苍白不已。

    被单上尽是鲜血,很新鲜,刚吐过。

    她努力平复心绪,她甚至想到萧瑾言一夜未归,是否为了书佑?

    “大小姐。”

    庄姨娘抬头,眼角尽是未干的泪。

    “从悬崖跌落,若不是树枝撑了把,翁老也无力回天。寻到伏羲草,行五脏,再接骨,疗养时(日rì),即可。”

    论接骨顺筋,翁老很拿手,但五脏损坏,仅凭手法和他现在有的药材,根本不够。

    伏羲草,秦云舒在药书看到过,生长在悬崖峭壁,需潮湿(阴yīn)暗,最好在靠河的悬崖或者山谷周遭。

    十分难辨,乍一看和普通青草差不多,在于叶片纹路和叶杆红刺。

    秦云舒看着弟弟,而后俯(身shēn),握住他的手。

    书佑进兵营之后,她就没有拉过他的手,现在牵住,当真不稚嫩了,指间磨出一个个茧子,掌心也擦破皮。

    现在追究如何跌落,不是时候。

    “瑾言昨(日rì)就去寻了,他说,今天就能回来。”

    今(日rì)子时前,必须用药,过了时辰,就算拿来伏羲草,也没用。

    “书佑定平安。”

    秦云舒静静握住,等丫鬟端了(热rè)水进来,她接过帕子,浸湿后替秦书佑擦拭嘴角边的血渍。

    他说过,只要进入兵营,一定好好练习,将来和瑾言一眼,立卓越功勋。

    现在,童子兵营还没出来,立功勋尚早,hong zhi未实现,怎能有事?

    说过的话,就要做到。

    秦云舒擦拭的越发仔细,脑海浮现前世和弟弟分别的最后一幕。

    后有穷追不舍的追兵,月色下,他笑出一对虎牙,灿烂不已。

    “我跑的快,他们追不到我,阿姐,你藏好。”

    她根本来不及抓他的手,他就跑开了。

    这一世,她紧紧抓住,他不能有事。

    “父亲,瑾言离开前,还说了什么?”

    “只说,他会找到,及时回来。”

    萧瑾言说的话,秦云舒从不怀疑,既说及时送伏羲草回来,就说明他知道在哪里。

    “翁老已经替书佑接骨,今夜,会比较难熬。”

    秦正缓缓说道,站在(床chuáng)侧,低头瞧着。

    这个儿子,他以前从未正视。小时候,他也没抱过,亏欠太多。

    秦云舒轻嗯,再次浸湿帕子,在他额头擦拭。

    只能擦拭脸部,不能动他,稍有活动,气血加快,对他不利。

    “书佑,你曾经说的话,答应姐姐的事,你该记得。”

    秦云舒轻缓出声,他进入兵营,有个条件。

    无论今后发生什么,都要以自(身shēn)安全为主。

    她很小气,家国面前,她以家为先。

    什么皇朝更迭,战况如何,与她无关。

重要声明:小说《侯府娇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827章 你曾经说的话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