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五章:小白是谁?

    “有”大宝应了一声,来到一边拿来一边饮料打开,小宝也拿来自己可的小杯子,倒了一些过来。

    “cheers!(干杯)”小宝和大宝碰了一下杯,微微一笑。

    “你快点说,小白是谁?”小白到底是谁?为什么华飞飞一直都不说,而且他进来的时候,除了他们三人,便没有看到其他人了啊!

    “大宝,这跟小白有什么事啊?”小宝有些不解,他们俩人想打架,跟他们家小白,有什么关系?

    “他要跟小白抢窝。”大宝眯起眼,看了一眼门外,这个时候,小白该回家了吧!

    “哦!”小宝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男人,为了解开你这个问题,我可以直接叫小白来,让你见一下!”小宝吹了个响亮的口哨,一直英国古代牧羊犬从一边的窗户,飞了进来,直接走到了小宝的边。

    “小白,跟这位帅哥打声招呼,晚上他要跟你抢窝。”小宝摸了摸小白头上纯白的毛发,“嘻嘻”的笑着。

    “汪汪~~~”小白对着颜夜“汪”了两声,似乎是在警告他,别想跟它抢窝一般。

    “喂……男人,我们家小白,不同意你跟它抢窝。” 大宝拉过小白,轻柔的抚着它的毛发。

    “看吧!我让你回纽约住那些大酒店,你不同意!我之前可是跟你说过,客厅是我小儿子的窝,你想留在这里,我小儿子可不乐意。”华飞飞放下手里的鸡毛弹子,来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小宝赶紧把自己刚刚喝的果汁,递给华飞飞。之后直接窝到她的怀里。

    “女人,你真的可以这么绝?就算我是你的前夫,让我留宿一个晚上,都不成吗?任何人都不会像你这么小气吧!”颜夜真是无语,怎么连狗能做她的儿子啊?

    “要说绝,我想你可比我绝多了!”华飞飞并不认为自己绝,对他这种男人,如果不这么做的话,那么叫她怎么做?

    谁来教她?当年是他绝的跟她离婚,是他绝的让她回他们房间再看看都不乐意。

    既然已经这样了,她何必还对他抱有一份?她想必自己根本就没有这么必要吧,对于颜夜她已经容忍了很多。

    让他待在这间房子里面,她已经够容忍他,他还想留下来过夜,真的是做梦。

    “你跟我过来!”颜夜直接拉起她,带着她来到了那间摆放十字绣成品的小屋,反手便把门上了锁。

    “你做什么?”华飞飞不明白,他要做些什么?

    “你跟我过来!”颜夜并没有松开她的手,拉到了那幅她专门为他而绣的十字绣,那是他的画像,而她却帮他绣了出来。

    一针一线,都带着她的感,当他在看到那幅十字绣的时候,他真的很感动。

    可是,他真的想不明白,到底要用什么办法,他才愿意跟他回国,才愿意跟他复合。

    “我问你,为什么要绣这个?”是因为她的想念,她的吗?如果不是的话,她为什么又要绣这么一幅挂在这里。

    这里想必只有她自己可以进来的,如果真的不是因为她自己喜欢的话,他真的不明白,这是做什么用的?

    “只是无聊,打发时间!”她别开头,不去看他的眼睛。

    “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握着她的双肩,他要她看着他的眼睛回答,如果他敢看着他的眼睛回答的话,那么他相信,她说的是真的。

    “真的只是无聊,打发时间用的!”她还是没敢去看他的眼睛,她真的不想让他知道,在刚离开他的时候,忍不住对他的思念,所以才把自己的思念,寄拖到这绣线上,一针一线的细出他的样貌。

    以解自己的思念之,对他的思念,她从来都没有淡过,从来都没有因为什么而去改变过。

    “看着我的眼睛,为什么你不敢看着我的眼睛说?是因为你在绣这幅画像的时候,心里想着我吗?是你不敢让我知道,你的心里还有我吗?”紧紧的握着她的双肩,想要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你凭什么问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颜夜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为什么你还要过来打扰我的生活,为什么还要这样?你倒是告诉我啊!”她望着他,想要看看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伤她一次还不够吗?

    那一次,他知道自己伤得有多深吗?

    可是,他为什么就是不愿意放过她,为什么还要让她伤心,为什么还要让她难过?

    看着他,她的心很痛,对他的感不是一天两天,而是足足保持了八年。八年了,八年里对他的感,从来都没有淡过。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别碰我妈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