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推荐 系列文 总裁 别抢我妈眯

    当年,她和他都被下了药;

    一夜缠绵之后,她不见踪影……

    四年后,他收到了一封挑战书!

    而向他挑战的,居然是个三岁大的小鬼头。

    “宫刑翼,你不许抢我妈,要不然,我让你没好子过。”眼前这个,只不过才到他膝盖的小鬼头,恶狠狠的看着宫刑翼。

    宫刑翼眼前闪过无数个问号,这人小鬼头的妈,到底是谁?

    “不过在此之前,该算的帐,我们还是得要算算!”小鬼头从腰后拿出一个算盘,小小的手指,在上面拨弄着,小嘴念道:“孕检费、生产费、营养费、粉费、尿布费、教育费……抚养费总共是二百六十二万,再加上我妈的辛苦费,就是乘以二,一共是五百二十四万,如果你愿意大方一点,可以给我五百三十万。”

    宫刑翼直到把钱送到眼前的小鬼手上时,才发现……

    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小鬼的妈是谁?而且,他居然被敲诈了!

    不过,他倒是来了兴趣。倒是想要看看,这个小鬼的妈是谁?

    居然敲诈的主意,打到了他宫刑翼的上……

    【精彩节一】

    “你给踏进来试试,如果该踏进来,我就T飞你!”奇奇双手叉腰,淡紫色的眼眸,瞪着门口的男人!

    “我是你爹地,臭小子,快点让开。”宫刑翼对这个儿子,越来越头痛!

    “我是臭小子,你就是臭老子。”

    “……”宫刑翼再次无语!

    【精彩节二】

    “我要跟妈眯一起睡!”小鬼头霸在宋芯瑶的怀里,双眼恶狠狠的瞪着只围了条浴巾的宫刑翼。

    “儿子,赶紧出去,爹地跟你妈,有正事要办!”宫刑翼伸手去抱这个让他头痛的儿子。

    “办正事?什么正事?我要一起!”

    “……”宫刑翼无语,宋芯瑶红着脸,瞪着宫刑翼。

    【相关人物】

    花痴白目——宋芯瑶口头禅:哇,好帅!

    天才宝宝——宫子奇口头禅:不许抢我妈

    霸道冷酷——宫刑翼口头禅:小子,你妈是我的!

    温柔体贴——霍玄雷口头禅:瑶瑶,你是我的!

    霸道痴——雷宇鸣口头禅:女人,过来~!

    四年后,O市……

    紫魅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主要以贸易为主。公司的主要生意,主要分布在亚洲和欧洲各地区。而分公司一直都在O市。而该公司的总裁——宫刑翼,有着最为双重的神秘的份,但是无人知道,他的还有一个份是什么?

    总裁办内,所有人都忙碌着,不敢有一丁点的差错。

    能进紫魅的职员,如果没有高学历,都不可能在紫魅里,工作上一个月。

    如果有人,想要拿着借学历混进紫魅,那么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

    任何人都清楚,进入紫魅必须是要经过一层接一层的考核。最后还要过了紫魅总裁宫刑翼这关,就算是过了宫刑翼这关,还得要经过半年的试用,只有过了试用期的人,才可以真正的成为,紫魅的职员。

    而成为紫魅的成员之后,紫魅的待遇,才是最为惊人的。

    普通员工的年薪,都能过三十万,如果能在紫魅内工作上几年,便能够在O市,买下一栋价值几百万的超豪华别墅。其实紫魅的工资,并不算高。

    但是,它的奖金,才是最为人的。

    年终最高奖金,有超过五百万的。

    但是,能够幸运拿到这奖金,便要看个人在这一年内的表现,以及工作的成绩。才足以拿走这样的超高奖历。

    在紫魅之内,就连清洁工,都必须有大专学历,才能进来。每年的年薪都超过二十万。

    但是,想进紫魅做清洁工,同样没有那么容易。

    大厅内,一阵抽气声,所有的人,都看向中间的那个位子。

    那是一个绝对极品的男人,修的西装,擦得油亮的皮鞋,直的背。。。。

    特别是他的双眼睛,极具惑。淡紫色的眼眸,扫视了一下大厅内的职员。所有人,忙低下头,不敢去看他。

    “总裁,有您的信。”前台小姐,战战栗栗的拿着,一个粉紫色的信封,交到宫刑翼的面前。宫刑翼让秘书接了过来,自己便向总裁专属电梯走去。完全无视大厅之内的人。

    工作之余,他看到了文件上面,那个粉紫色的信封。怎么越看那个信封,越像是小女生写书用的。只是上面,歪歪扭扭,像是蚯蚓一样的字迹,让他有些好奇。

    这是什么人的字?是不是太过经典了点?

    他第一次拿笔写字的时候,也从来都没有写成这个样子过。

    出于好奇,他拿过那个信封。拆开拿出里面的信纸,上面写着三个大字!差点让他从椅子上跌下来。

    这是什么人?看来胆子不小啊!

    “挑战书?”居然字迹歪歪扭扭,但是,他还不至于认不出上面的字。

    他越想越好笑,他宫刑翼从上幼稚园开始,就只有收到过无数小女生的书。

    这“挑战书”他还真是第一次收,看这字迹,他很怀疑是不是一个大人写的。

    但是,他却有了兴趣,是哪家公司的人?还是什么?居然给他写挑战书。把信纸打开,上面写着地址、时间。

    落款人:宋子奇……

    宋子奇?

    是什么人?

    商界之中,有这么一个人吗?

    他连听都没有听过,但是这地点,他倒是选的还不错。

    不过,他还真的有点想要去看看,这个宋子奇,到底是谁?

    是哪家公司的员工,还是他们公司的人?或是外市某家公司的人。

    带着一颗好奇的心,向信纸上的地点去了。

    “总裁,您要出去吗?”秘书见他出来,忙上前问道。

    “有事?”在公司内,他的口气,永远都是这么冷淡。

    “九点有个会议,下午你约好高小姐一起吃饭的!下午二点半跟赵总约好见面,谈这次的合作事宜。……”秘书把今天一天排的满满的行程都报了一遍。

    “中午的事推了,九点的会议,也推迟半个小时,我有事,要先出去。”不等秘书回答,宫刑翼已经进了专属电梯。

    秘书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呢喃道:“总裁就是总裁,说一就是一。”她又得开始接一来的工作,要给各部门发下通知先。

    *

    宫刑翼开着自己的跑车,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那家酒店,找到信封上的房间,门半开着,似乎就是等着他的到来。

    他推门进入,屋内很安静。似乎没有人一般,看了看时间,离信上的时间,还差十分钟。

    看来,他又得等一会儿了。想他宫刑翼从来不等人,可是今天为了见见这个宋子奇,他还得要等十分钟,坐在沙发上,他自顾自的拿起一边的红酒喝了一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十分钟过去,那个宋子奇,还是没有来到,别说人影,就连鬼影都没。他刚打算起来离开,内间的房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了……

    他差点把眼珠子掉出来,里面走出一个看似也才两三岁的小孩儿。

    看到他的第一眼,宫刑翼也吓了一跳,因为……

    他的眼睛,跟他一样,是淡紫色的。

    还有,他的小脸,跟他有着百分之八十八的相似。

    “你好!”小男孩脸上没有笑容,声音也非常的冷酷。

    来到沙发上坐下,看着站着的宫刑翼。

    “来很久了吗?”

    “没有!”宫刑翼回过神了,再看了眼坐在自己对面的小男孩儿。

    他跟他,是不是长得太像了点?

    特别是那双眼睛,好像是他的一般。

    “哦!坐—”小男孩儿一幅小大人的样子,伸手请宫刑翼坐。

    “宋子奇人呢?”这个小孩子,应该知道,宋子奇在哪吧!

    “我就是宋子奇。”宫刑翼险些从沙发上摔下来?

    他真的不敢相信,是眼前的这个小男孩儿,给他送去的挑点书!

    “小朋友,你在开玩笑吧!”他还是不太敢相信,这个小孩子,是给他写挑战信的人。

    “我从不开玩笑!”他突然站了起来,来到宫刑翼的面前。

    “但是,挑战书……”

    “挑点书,是我送去的!”宫刑翼更加不相信,这会是他给他寄的。

    他看上去,只不过才三岁多的样子。

    “你多大了?”这是他最为好奇的。

    “再过五天,三岁半!”宋子奇站在窗边,看着这个城市的风景。

    虽然来这里,不过才几天的时间,但是对于宋子奇而言。早就已经把这里的所有地方,都摸得一清二楚,虽然都不知道那些个地方里面都长什么样子,但是他很清楚的知道,什么地方,在哪个位子。

    “……”宫刑翼无语,这个小鬼头,是不是太过早熟了点,看他那老成的样子,他真的有些怀疑,他真的才三岁半吗?

    “好了!接下来,我们谈谈今天,我们该谈的事吧!”宋子奇突然回过来看着宫刑翼。

    “我们有什么可谈的吗?”宫刑翼都快被这个小鬼,给弄糊涂了。“宫刑翼,你不许抢我妈,要不然,我让你没好子过。”眼前这个,只不过才到他膝盖的小鬼头,恶狠狠的看着宫刑翼。

    宫刑翼眼前,闪过无数过问号,这个小鬼头的妈,是谁?

    “不过在此之前,该算的帐,我们还是得要算算!”小鬼头从腰后拿出一个算盘,小小的手指,在上面拨弄着,小嘴念道:“孕检费、生产费、营养费、粉费、尿布费、教育费……抚养费总共是二百六十二万,再加上我妈的辛苦费,就是乘以二,一共是五百二十四万,如果你愿意大方一点,可以给我五百三十万。”

    听他说完,宫刑翼感觉,他说的并没有错,便从口袋内,拿出一张支票,在上面写下了小鬼刚刚所报的字数,而他也很大方的给了他五百三十万。

    “你能不能保证,不跟我抢妈?”虽然这一大堆的费用,他已经帮妈拿回来了。但是,他还是不能够保证,他不会去抢他的妈

    妈是他的最,如果没有妈,就没有宋子奇,如果没有宋子奇,妈就会不开心。如果妈不开心,他就会讨厌爹地。

    “……”宫刑翼看着他,点了点头,他倒是有了兴趣,很想要知道,这个小骗子的妈是谁。

    “那就好!永远不见!”宋子奇把那张支票,收入裤兜内,拿起一边的鸭舌帽戴上,便走出了酒店房间。

    解决了这边的事,他就应该回幼儿园了,如果让妈知道他逃课的话,一定会死的很残,虽然他很乐意,妈的大刑,但是多了,他还是有点怕。

    直到门被关上,宫刑翼才看了看自己的手,右手上还拿着刚刚,给那个小鬼头开支票时,所用的笔。

    盯着手上的笔看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他刚刚已经想到的问题,但是,被刚刚那个,跟自己长得有**分像的小鬼头,给糊弄了。

    而且还很自觉的,把手里的支票,交到了他的手上。

    马上拿电话,给自己的助理打去了电话。

    “帮我查个人,宋子奇,再过五天三岁半,我要一切关于他的事。”对于这个小鬼像自己这件事,他一直都没办法理解。但是,他还是可以查得出来,他到底是谁的孩子?

    他的妈是谁?

    最为可恶的是,这个小鬼,居然把主意,打到了他的上,就算他跟自己再像,也不可能会是他的孩子。

    他,宫刑翼虽然换女人,如衣服。但是,他非常的确定,他从来都没有让自己的种,外泄过。

    就算那年,他被下药,他还是清楚的记得,他的意识里,没有在那个神秘的女人,上留下过。

    他一直以来,都在找那个女人,可是怎么都没有找到。最为可恶的就是,他们那晚所发生关系的那家酒店,居然会是家三流的汽车旅馆。里面,根本就没有安装什么监控之类的东西。

    而问那里的人,都没有一个人见过那个女人。她就那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气愤的踢了下一边的沙发,低咒道:“小鬼,别让我抓到你,如果让我抓到你,我一定不会让你,有好子过。敲诈虽然敢敲诈到我的头上。”再看了眼酒店的房间,他走了出来,门边的一个服务生,却道:“先生,刚刚那位小朋友,让我把卡交给你,让我随便跟您说一声,记得把房费付了。”

    宫刑翼额上青筯爆跳,这个小鬼,胆子真够大的。

    居然还不忘,让酒店敲他一把。不过这个小鬼,倒是聪明,如果好好教育的话,将来一定是个人才。但是,如果这样一去的话,永远都成不了才。

    *

    宋子奇出了酒店,便招了辆计程车,赶紧向幼儿园去。

    千赶万赶,还是晚了一步,大老远便见到妈铁青着一张脸,看着宋子奇。

    “妈!”宋子奇露出讨好的笑,但是这对宋芯瑶而言,早就已经没有任何的用处了。

    “你又逃课?”宋芯瑶的语气,森森的。

    “我没有逃课,我跟老师请假了!”宋子奇看着后面的老师,双眼直沟沟的看着她。直放着越高伏的电。

    “你请假去做什么?”

    “我去看了一个朋友。”宋子奇“嘻嘻”一笑。

    “朋友?你才回O市多久啊?还朋友那!实话实说,妈不怪你!”不怪他?怎么可能?

    “妈,我们回家在说。”宋子奇撒道。

    “好!回家再收拾你!”拉过宋子奇的手,他们俩,向回家的路走去。

    临走时,宋子奇还不忘对老师,吐了吐舌头。

    “哇……好帅,好卡哇依的小帅哥,真希望以后可以生出这么帅的小朋友。”自从宋子奇进了这家幼儿园读书,每天都能收到一大帮小女生送来的书。

    不止,还可以收到巧克力等等等……

    每天书包里,都是放得满满的带回家。

    宋子奇会收下这些吃的小甜点,最为主要的,还是宋芯瑶吃甜食,而每天拿回去的食品,大都数都是宋芯瑶和他的干妈郭依依吃掉的。

    刚回到家,宋子奇就把书包里的那些小甜点倒在了桌上,道:“妈,吃颗糖。”

    小脸上,满是殷勤。完全不见,在酒店内,跟宫刑翼要抚养费时的那股霸气。

    “少献殷勤,给我说清楚,今天干吗去了?”宋芯瑶真的拿自己的儿子,没有一点的办法。每次都头痛的要死。

    而他,从会说话会走路开始,就让她一直的头痛着!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别碰我妈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