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3、药王谷

    在司空摘星的不懈努力和争取下,最终护送花四花六前往药王谷的“护花小分队”终于成立了。而且司空摘星如愿以偿的成为了此次护花行动的第一号种子选手。

    至于其他两名“护花使者”则分别是西门吹雪和花丞楼。

    原本陆小凤也想去的,可以因为手边还有帝江党的事要查,所以最后商讨下来陆小凤和花满楼便留在花家别院继续等待帝江党的消息。

    既然是护送花家的两个少爷去治病,那么花家不可能不派人在旁边候着,既然花满楼留了下来,那么就只有花丞楼跟上了。

    至于西门吹雪则自动降价成了全程保镖,毕竟司空摘星和花五的功夫都不怎么样,万一路上出了什么事也总要有个武功强大的人照应着。

    不过司空摘星始终觉得带上西门吹雪根本就是多此一举,这一路上风平浪静别说帝江党了,就连普通的山贼强盗都没杀出来过半个,而且每次投宿客栈还要专门为了西门吹雪把客房里外里打扫个三四遍,吃饭前还要检查碗筷菜碟,比两个病人还麻烦。要是这古代有消毒水和酒精,说不定西门吹雪就要拿着东西来洗澡了。

    以前怎么没见他这么矫,这么麻烦过?司空摘星纳闷了。

    药王谷,江湖第一神医天心老人的住所。其实说句老实话这药王谷内一直是自给自足的独立小天地,从来不参与谷外的事,若要说这药王谷是江湖内的一派一员这也到说不上。可是树大招风,人怕出名猪怕壮不是吗?这医术高明了,可不就被人惦记上了?这世界上最需要医生的无非两种人,总在鬼门关徘徊的病鬼和刀口血过子的人。病鬼不一定多,但这刀口血的人江湖上比比皆是。如此一来药王谷自然而然就被江湖中人惦记上了,惦记着惦记着这药王谷也就被人归纳到了江湖中。

    可这回药王谷的前几代谷主不干了,治病救人是他们学医的初衷,可是自从药王谷被人知道后,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跑上门来了,这就有点让人受不了了。最可气的是又一次,一个邪教教主居然派人冲上药王谷,把药王谷所有的人都绑架了,着当时的谷主去给他的看病。对于这种十恶不赦的人,当时的老谷主原本是不想救的,可是无奈自己的亲人的命都捏在了别人的手里,便只好硬着头皮上了。结果跑去邪教一看,好家伙……痔疮。

    这事之后药王谷便一改常态,在谷外撒了上百种毒草毒虫,又布置了毒瘴,势要还自己一个宁静世界。谷外也立了一块碑,碑上那几句话的意思差不多是有本事穿过毒瘴的就救,没本事穿过毒瘴的阎王爷要收你,药王谷可就帮不上忙了。

    “这也算救人啊!”看了那牌子,再看看那在阳光下透着一层绿色薄雾的密林,司空摘星对着药王谷的好感度立刻下降到零,嗤之以鼻的说道,“丫的。比公办医院还黑。我看他们杀的人比救的还要多呢。”

    “嗯。”西门吹雪从怀里掏出个小瓷瓶,自己吞了一颗药丸之后,有拿出一颗抵到司空摘星的嘴边。

    “什么呀?”瞧了瞧那小药丸,司空摘星一下子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不过这药丸闻着香的,看起来还像巧克力的,想想那多少年没吃到口的巧克力……哎,咂巴了口没味道的口水,司空摘星张口就把那“巧克力”吞进了嘴里。嚼了两口,还真的香的。

    你们两个就不能低调点吗?接过西门吹雪的药瓶后,花丞楼自己吃了一颗后边赶紧钻进马车,给两个兄弟喂下了这能抵挡毒瘴的药物。

    这一路上他可算看明白了,这西门吹雪和这司空摘星百分之百是那非正当男男关系。一路上西门吹雪那叫一个挑剔,比花五在家伺候他娘他姥姥还麻烦,可只要司空摘星朝他看一眼,西门吹雪立刻就变得好说话不少。而一路上司空摘星更是奇怪,明面上装着和西门吹雪不怎么熟还老不待见对方的样子,可是又时不时漏出例如刚才喂药那样的小动作,让旁人看了要闪瞎眼。

    难怪,当初那人说折腾了司空摘星,西门吹雪要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呢。原来是这意思。

    “咳咳,五哥,是要进药王谷了吗?”花家第二号飘逸出尘的六公子花月楼掀起窗帘,看了看窗外那透着绿的薄雾,不放心的问道。

    “是。马上就到了。”花丞楼找了个空挡坐了下去,点点头。

    “那你还不去外面照应着怎么可以让西门大侠和司空大侠两人在**劳呢?我和六弟不能动,老五你可不能失了礼数啊。怎么说这事都是我们拜托人家的。”一见自己五弟又跑来马车里休息,花家老四花景楼又开始赶人了。平时这五弟勤快的,怎么这回动不动就找机会偷懒?一天少说要有个十来趟。

    “恩。我喝口水。”说着,花五便拿起水袋狠狠的灌了一口,擦擦嘴小声嘀咕,“我出去他们两个还不乐意呢。早知道就让七童来了,什么都看不见反而省心。”

    “嘀咕什么呢?”什么不乐意、七童、看不见的,准是在背后说老七坏话。花四这么认定后一脚就往自己老弟上踹过去,虽是受了伤中了毒没很么力气,但是平时底子还不错,那一脚也刚好揣在了花丞楼的脊梁骨上。

    “行行行,我出去。你别乱动了,省得之后毒气攻心救不了。”懒得跟病人计较,花五只能败兴而退,若换了平时他一定会想办法抢了他这个哥哥暗地里的生意作为报复。

    进入毒瘴后,所见的事物,完全印证了司空摘星之前的推测。

    真黑!都黑到骨头里了。这根本不是开医院的,简直就是开屠宰场的。

    整个毒林子里毒虫蛇蝎满地乱爬不说,走个三四十步就能看见几具白骨,要不是他们事先吃了抵抗毒瘴的药,还在马匹马车周围洒下了不少雄黄粉和一些其他驱虫的药物,指不定现在也化为白骨了呢。

    那些白骨里有四具最触目惊心,看着就让人心寒.第一具白骨,就是到死都保持着一个要想前面爬的动作,若是这样也没什么,可惊心便惊心在这具白骨居然成了毒虫的虫窝,几十只毒蝎子都在那具白骨下面安家过上了子。还有三尸体更是可怜,一看便知道是一家三口,父母紧紧抱着孩子靠在一棵大树下,那个姿势很温馨,可是看得人那叫一个心酸,因为那个孩子天生便是双腿畸形,再看上那残存的布料也知道是凄苦人家,他们也许只不过是想要治好自己的孩子,可是连医生都没见到却又为此丢了命呢。

    这一切都让小星看得心寒不已。想到自己两个哥哥也曾来过这里,想到大哥说的那句“我们到了可是来不及了。”司空摘星甚至觉得,他二哥之所以会死,根本不是他大哥慢了,而是二哥没能熬过这毒瘴,在这毒瘴中毒上加毒才走了的。一双眼睛立刻通红通红的。

    看他那样子,西门吹雪便明白了过来,伸手便盖在了司空摘星的头上,安慰的慢慢摸着,就像是司空摘星揽月刚刚下葬时他长做的那样。

    要不是两人还在马背上,加上环境不许,西门吹雪甚至能把人心疼的揽进怀里。

    至于隔了两人有一小段距离的花五,握紧缰绳手指发白,走得不知为何也很不踏实。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偷你妹啊!(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