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某某小夫妻

    前阵子陆小凤因为不巧看见某某人扮成女装的样子,还对他勾肩搭背语言调戏之,为了防止那某某人一个不爽把自己杀人灭口,大卸八块,陆小凤甚至都没和花满楼、鹰眼老七等一群朋友告别,就一溜烟的逃出了京城。

    陆小凤掰着指头算子,好不容易躲了大半年,想着西门吹雪没那么小肚鸡肠,应该也把事忘了,这才回了京城,准备顺道下江南去百花楼见见故人。

    可还没等陆小凤爬上马背,他就被万梅山庄的人给逮了个正着。一句“有要事相商”,就把陆小凤弄到了两难的地步,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算了,最后咬咬牙,跺跺脚,陆小凤还是去了。

    可没想,陆小凤刚到那地方,就窜出来只猴子,挂在他前怎么扒拉都不下来。不用猜,这速度这动作,肯定是他那老朋友司空摘星。

    “我说小猴子,就算我们很久不见,你看到我比较激动,也不用这样吧。”陆小凤没办法的摇了摇头,摸摸嘴上的两撇小胡子调侃道。

    “陆小鸡……我二哥没了!大哥失踪了,你得给我找回来!”司空摘星抓着陆小凤的衣领子,用力的摇着,手上的力道大得有点要勒死陆小凤的趋势。

    “那啥……停停,你先放手。慢慢讲,什么没了,什么失踪了。你大哥那不是常搞失踪吗?”陆小凤连连挥手要司空摘星快些放开他,把话讲清楚点。

    可是当陆小凤刚要伸出手指扒拉下司空摘星的时候,在旁边看了有一段时间的西门吹雪终于忍不住了,走过来双手托住司空摘星的两腋下方,手一提就直接把人给夹走了。

    夹着小星坐到一边,西门吹雪一个响指,福伯刷得一下从门外窜了进来,送上万梅山庄独家酿制梅酒一壶,糕点数盘。随后便声泪俱下绘声绘色的讲起了他家庄主找陆小凤的原因。

    毕竟西门吹雪天生就不喜欢说话,现在则不喜欢司空摘星和别人特别亲近,尤其是挂在别人上,他自己还没怎么被挂过呢。

    “天哪!我这才离开半年的时间……”听了福伯的话,陆小凤也是完全不敢相信,这才几个月时间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酒瘾发作的贪了几杯长吁短叹道,“小猴子,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你大哥的。”

    “恩,那就靠你了。”司空摘星眼泪汪汪的朝他点头,脚还用力的往一边踢。臭西门,不要掐我腰,有外人看着呢。

    “放心吧!”陆小凤脸色凝重,看来这次他又遇上了不能推辞掉的麻烦事件了。不过司空摘星这家伙什么时候和西门吹雪关系这么好了?都在那冰块腿上坐了那么久了。恩……看福伯这么淡定的神,这两人这样子肯定有一段时间了,啧啧,走了那么长时间错过太多好东西了。

    “福伯。”陆小凤突然想到什么调过子转向福伯询问,“你既然没有见到司空家老大,那司空老二的尸体是被什么人给送来了,他被送来那天的详细形还麻烦您老再仔细给我说说!”

    “诶好。”福伯点点头,凝重眉边回忆着边开始描述那天的形,“我记得那大概是早上天刚亮起来的时候,老奴正在伺候我家老庄主和司空老爷用早膳,突然就有家丁就跑进来说司空二爷出事了。老奴就和两位老爷出了门去,结果就看见……哎,作孽啊!那么好个人年纪轻轻就没了。”

    “那是谁送来的,可有看见。”陆小凤体往前倾了一些,想更清楚一些。就连坐在西门吹雪腿上的司空小猴子也不安分的朝着福伯那里挪啊挪。

    可是福伯说出的答案却让人有些失望,“没瞧见。听那天打扫的家丁说一开门就看见那冰棺材停在那里了,而且就那地上化得冰水来看,估计半夜就放在那里了。”

    “那福伯那前一天晚上你们这里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没,若是有的话,只怕早就发现了。”

    “这样啊……”陆小凤双手伸出手指刮了刮自己的鼻梁,双手环抱在前苦恼着

    “唔……”司空摘星失望的低下头。西门吹雪顺手摸了一把。

    你干嘛!没事摸什么摸!司空摘星转头瞪人。

    继续摸。西门吹雪直接无视掉小猴子的怒视以及在场另外两人的惊奇,依旧我行我素。

    都叫你不要摸了!司空摘星举起爪子疯狂乱拍。

    闪、闪、闪!西门吹雪偏头轻巧躲过小猴子一次次的攻击。

    我让你闪,我让你闪,哼!司空摘星一咬牙,剪刀手朝着西门吹雪那双深邃的眼珠子就插了过去。

    咔嚓。西门大白狼一口咬住了猴爪子,嚼啊嚼啊。一脸味道很好的样子。

    松开,松开,你这个混蛋给我松开!拔手。

    不要,好吃。继续嚼。

    “小猴子,按照你的轻功能不能扛着百十公斤的东西……”悄无声息的行上几十里地……陆小凤刚想到一些疑点,想要问问,一抬头就看见自己的两个好友在自己面前上演着断袖,这让他何以堪啊!

    再回头,福伯那个老滑头老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那我还留在这里干什么啊!陆小凤脚底抹油也闪了。

    ==+没外人了!西门吹雪咬着手指的力度突然大了一分。

    =口=痛死了!你居然这么用力咬!

    没人了!

    你……你要干啥!喂喂!你没事勾什么嘴角啊!喂喂快放开我啊!爹!救命啊!

    小猴子和大白狼在屋子里恩恩的时候,陆小凤则蹲在万梅山庄的草丛里查看着周围环境的状况。

    万梅山庄随随便便哪个家丁都有两把刷子,那么大一口棺材从山下搬运上来,怎么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就算司空轻功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可是他有那么大的力道和内力来搬运这口棺木吗?

    “福伯,那口棺材大概有多重,能不能找样差不多重量的东西给我。”看来,只有试一试才能知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偷你妹啊!(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