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盗王大赛(2)

    深吸一口气,江南小盗把头凑到了他的好友司空摘星耳边,小声询问:“诶,你二哥是不是看我不顺眼啊。”

    “为什么这么觉得?”司空摘星不敢去看西门吹雪,只好凑近江南小盗,陪着他一起“咬耳朵”。

    “你看,我刚才不过就是在你们马车前面挡了一下,虽然说我跳下来的时候是蹲着的,估计有点影响,但是他也不能看不见,把车往我上开吧。”

    “你想多了。”

    虽然摘星很想说西门吹雪那人草菅人命杀人不眨眼,就算你是站在马车前都能从你上碾过去,更别说是你蹲着,他有可能没看见了。但是,因为西门吹雪现在是自己的“二哥”,为了二哥的名誉权,也为了不让周围那些胆子都不怎么大的小偷们发现自己带了个大麻烦过来,司空摘星只能不怎么愿的帮着西门吹雪说好话。

    “我二哥才不是那么无聊的人呢!他那是在古墓里待得时间长了,有点‘盲症’,白天看不清东西。真的。”二哥我发誓我不是在说你。小星在心中默念。

    “不是啊……”看了眼“司空二哥”,江南小盗抖着声的在司空摘星的耳边道:“你没发现你二哥已经瞪了我快一炷香的时间了吗?那眼神也太吓人了点了吧!”

    “呃……”被他这么一说,司空摘星转过头去。乖乖隆地洞,他这哪里是在瞪你啊!明明是在瞪我!

    司空摘星就那么看了一眼,心脏就咚咚的跳个不停。西门吹雪站在那里,背上背着用白绸缎包得严严实实的乌鞘宝剑,腰上别的是为了掩饰份特别配上的红缨长鞭,周泛着寒气,一双深不见底的黑色眼眸像过去很多次那样的直溜溜的盯着司空摘星。

    要不要过去?看起来他好像生气了,唔……感觉很危险。算了,还是过去吧,不过去的危险好像更大一点。在一番思想挣扎后,司空摘星挪着步子往西门吹雪边上走了过去。

    走到大剑神面前四五尺的距离,司空小猴子还没有站稳就被大剑神领着后衣领抓到了边上,和剑神紧挨着并列而站。

    呜呜呜……太丢脸了!这种况会被以为小爷我是还没长大的小鬼要自己哥哥随携带……搞什么嘛!司空摘星掩面无话可说

    空空儿和江南小盗面面相觑,看得一头雾水。

    只有西门吹雪对现在的距离表示还算满意。

    因为司空揽月和司空摘星在盗界的辈分都不小,所以他们两个一出现就有不少小贼小盗狗腿的给他们让出了房间,几乎一眨眼的功夫客栈里原本住满了甚至几人挤一间的屋子就全空了出来让他们挑。虽说有一定的辈分因素在里面,不过发生这件事的主要功劳还要归功于“司空揽月”那一肃杀的寒气,走到哪儿都好像谁欠了他几百万一样的,吓得不少人看见他那张俊朗的脸就好像看见夜叉似地,立刻逃的远远的。要知道司空揽月的鞭子在江湖上那也是有名的,听说去年他不用鞭子,都将六扇门的总捕头金九龄的三根手指给削了呢,那他用鞭子得多厉害啊。

    不过令很多人没有想到的司空家的人居然极其低调,推拒了一人一间的优厚待遇,仅仅挑了一间很最角落的房间两兄弟共挤一间。要知道他们让出一间房,就能让四五个人不用在野外风餐露宿。

    相比起他们两个,一个人就占了一整间双人间的江南小盗就突然成了众人职责的众矢之的,之前他差点被司空揽月撞了的事马上被人忘了个干净。

    走到哪儿就遭人一顿白眼的江南小盗最终还是忍不住了对空空儿说:“要不你搬过来跟我一间怎么样。”

    “想要我和一起负担住大房间的罪恶感?门都没有!”

    在所有人都觉得司空家的很上路的时候,只有司空摘星一个人抱着个木枕头坐在上警惕的看着西门吹雪。

    “喂!这……这几天不……不许碰我啊!要是你害我赢不了这个比赛,丢了面子我……我爹、我大哥二哥都不会放过你的!”就算是拉出自己家人给自己壮胆,面对西门吹雪一步步的靠过来,小星还是害怕得不得了,“喂喂……你不要过来!”再……再过来小爷我就踹你了!这么想着,司空摘星还是害怕的闭上了眼睛。

    谁知西门吹雪只是抽走小猴子手上的枕头,整整齐齐的摆放好,然后将背上的乌鞘宝剑取下放在头,把司空摘星往内侧一推,就自顾自在外侧闭目休眠起来。

    司空摘星盯着西门吹雪面向自己的背部看了一会儿后,也小心翼翼的和他背对背的睡了下来。

    他只能说他现在和西门吹雪的关系很微妙……到底算是什么他自己都不清楚了。

    休整了两天半后,盗界的盛会盗王大赛终于如约举行了!

    江湖上众多排得上名号的贼头子全都齐聚一堂,里面有些是被人称道的义贼侠盗,还有些则是恶贯满盈的恶贼强盗。不过更多的则是来围观的,而这些围观党常常美名其曰称自己是来借鉴学习进行技术交流的。

    一开场,以司空摘星、空空儿和江南小盗在内的年轻一辈盗贼就与丐帮长老九指神丐等人为首的老一辈盗贼展开了激烈的争斗。

    几个盗界上还算排的上名号,又觉得自己上场也没多大机会舀到盗王之王称号的人则围坐在看台最前排担当解说员。

    其中坐在最前排的还要数带着司空揽月面具的西门吹雪,高人一等的辈分和上那生人爀近的寒气,让所有人对他只能仰望仰望再仰望。

    好不容易有个活跃现场气氛的主持人壮着胆子走到他边上询问他对这场比赛的看法,谁知“司空揽月”看都没有看他一眼,那个主持人就被其周的寒气吓得滚尿流,立刻跑了个没影,此后除了司空摘星再也没有人敢靠近这位盗墓贼半步。

    比赛第一天,比的是眼力。十多件不同朝代的稀奇古玩,有些甚至是连见都没有见过的东西,要参赛的盗贼一一辨别出每件物品的年代、名称和作用。这可着实把年轻一辈的盗贼们给难倒了,就连盗界里有一定资历的老贼们也未必能认出几个。

    台上台下所有人都唧唧歪歪的猜来猜去,就压根没几个人猜对过。

    然而在这两个人中,只有一个人极其的云淡风轻气定神闲,那就是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在那十几件东西里扫了一眼。都不认识……与我无关。

    然而他那高深莫测的神,却让人以为他已经把台上的东西都认了个清楚,偏偏这个时候台上那个不知死活的主持人又想要引他说话,故意透露了句:“这些东西中有几件物件正是司空二爷从古墓中盗的,看大家都不知道,那不如请二爷上台指教一番。大家说怎么样?”

    凑闹的人群中立刻响起一片叫好声。

    “哼。”西门吹雪冷哼一声,眼神中流露出的不屑和冷傲瞬间将众人冰倒……哗啦啦,剑神后倒掉一片。

    司空摘星看得头上冷汗直冒。只好走出来一边笑着缓解尴尬气氛一边舀起那一件件物件开始做物品介绍。

    原先只是在远处看看,司空摘星其实只能认出个七七八八,朝代和作用基本能讲出个**成,至于物件的名字还真有些难办,例如那个四面雕着牛头的琉璃瓶子,到底叫琉璃彩金牛贡樽还是叫彩金琉璃四面牛贡琮,他还真记不清楚。

    可是走到那物件跟前,司空小猴子一举起那瓶子,眼睛往瓶底那么一扫,两个奇怪的古字立刻引起了他的怀疑。

    这字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啊!

    带着这种疑惑,司空摘星连连舀起其他几件物件,又看又摸摆弄了好一阵。

    放下最后一件物件,小猴子得意的笑道:“这些东西全部都出自近几年,而且全都是天下第一工匠朱停朱老板的手艺。”

    “啪啪啪”几个评委和主持人齐齐拍手,要知道最近十五年来,每年比赛他们都会搞这么个项目,虽然每年比赛辨别的物品数量和东西都不一样,但是从来没有人能认出这些东西是赝品,而且是出自谁的手艺。司空摘星居然多看几眼就全认了出来,真实厉害厉害。

    一个贼,知不知道古物的出土年代,作用和艺术价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得知道自己偷的东西是真是假,值不值钱。

    因此众人一致认定第一轮比赛的胜利者为司空摘星。

    同时大家也对之前“司空揽月”的那声冷哼有了新的猜测。作为盗出真品的行家一定是第一眼就看出台上的东西全部都是假的,所以才那么一脸的不屑。

    高!实在是高!不愧是盗贼世家,果然各个都那么厉害。众人对其又是仰望仰望再仰望。

    然而对于这场比赛,司空摘星和西门吹雪却有着不同的感想。

    西门吹雪:这些人真穷,比赛道具都卖不起真的。

    司空摘星:呼~好险,还好极乐楼那次朱停为了给自己脱罪,自动给陆小凤交代了他和其他几个鲁班神斧门传人在渀造物品是的一些细节动作。而陆小凤这家伙为了查案又把这些事告诉了我,不然真要糗大了!

    第一天,司空摘星几乎是踩着狗屎运危险过关,第二天的轻功比试那可就全凭真功夫了。

    没有司空大哥,没有陆小凤,西门吹雪又坐在场边不会下场,放眼整个盗界,司空摘星觉得在轻功上能和自己有所较量的也就空空儿一个。

    可是他忽略了一些事,这参加比赛的都是贼,自认为属于侠盗一派的还算好。而那些彻头彻尾的恶贼可就没那么讲究仁义道德公平竞争了。往年只要在轻功比赛中离了主会场,选手一进入没多少人的林子里,各种各样的陷阱埋伏那叫一个花样百出。

    好在司空摘星有个强大后援团。

    比赛前西门吹雪跑进比赛要经过的林子里溜达一圈,搜出无数挂网倒刺铁剑长矛,踩掉十多个人为坑陷。比赛中他又时不时冲进树林用鞭子绑出不少舀着刀剑准备行凶的犯罪份子,在极大程度上维护了比赛的治安,保障了选手们的发挥。堪称保安界的楷模,盗贼界的红卫兵。

    在如此给力的后勤保障下,司空摘星毫无质疑的拔得头筹,气得拼死拼活仅差他十步之遥的空空儿,抓着第三名的江南小盗就往死里掐。

    一共三场比试,前两场司空摘星都轻松获胜,这第三场比试还没开始,就次大会的盗王称号就已经稳落司空摘星囊中。使得不少参赛选手第三天干脆就弃赛在场外看闹了,大家都想看看传说中的盗贼世家到底有多厉害,看看盗贼界神一样的传说是怎么轻松连胜三场的。

    可谁知第三场比赛还未开始,意外就发生了。

    一个错过了第一第二场比赛,好不容易赶上第三场比赛的边缘地区小贼,一看见“司空揽月”的脸就参加一声摔在地上,手抖划抖划的就是停不下来,一脸的惊恐,嘴巴张张合合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糟糕?难道是易容被人看出来了?司空摘星的第一反应就是捧住西门吹雪的脸仔细检查。

    对于他的这个动作,西门吹雪微微眯起眼睛,表现出了那么一丝丝满意的意思。可等司空摘星检查完确定无异常并且甩开他的脸后,大剑神的表立刻变得有些凶恶。

    两人一同看向那发出惨叫的家伙,只听他颤抖的声音中,抖抖索索的说出了一个“鬼”字。

    鬼?什么鬼?难道二哥那次夜里盗墓时候从坟地里爬出来的样子被这人看见了?司空摘星第一个想到的可能就是这个。

    然而司空摘星刚刚这样想着,一直眼熟到不能再眼熟的白色老鹰从天空急速俯冲下来,一个鹞子翻刹车停在西门吹雪面前,然后非常主动的张开两只爪子朝西门吹雪的肩膀抓过去。如此危险的动作看得司空摘星那叫一个心惊跳,他甚至都可以猜想到“白大胖”这么一爪子抓下去之后,西门吹雪会怎么把他劈成两半然后插起来架到火上烤。

    可没想到西门吹雪居然一动不动的任凭那只老鹰狠狠的往肩头一抓。

    这让司空摘星大跌眼镜,前人的宠物怎么就待遇那么好?自己作为前人的弟弟还被他那个什么了好几次,怎么他还老欺负自己……不爽!

    西门吹雪面无表的伸手取下白鹰腿上的竹筒,竹筒内的白纸突兀的写着两个潦草的大字“速回”!

    “这是爹的笔迹……”小猴子在边上探着脑袋看了一眼后皱着小脸道。怎么了?发生什么是了?

    两人相视一眼,在看看地上瑟瑟发抖的那个人,某种不安的绪油然而生。司空摘星当下决定放弃第三场比赛,和西门吹雪火速赶回万梅山庄。

    然而两人回去后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一口冰棺材,里面躺着的正是司空揽月……

    他死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偷你妹啊!(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