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这样吗?”司空摘星皱着眉头问坐在他对面的西门庄主,“还是不要了吧!”

    西门吹雪低垂着眼眸,缓慢的摇了摇头,表示他决定的事是无法更改的。

    “别介啊!我们好好谈好不成吗?”这种事要我怎么做啊!司空摘星瞥着石桌上的那本书整张脸都皱成了包褶子样。

    那本书的蓝色书皮上,写着两个惊天动地的字——“双修”。

    原本司空摘星以为只要他把那些自己家里拿来的书籍全部记熟背会,西门吹雪就能放他一马,让他离开这个该死的山洞。可没想,等司空摘星费劲力气好不容易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倒背如流之后,西门吹雪居然又抱怨他内力太薄弱要拉他双修……

    这世上最和谐的双修莫过于杨过和小龙女,就算那样也都要全脱光坦诚相见,要他和个男人双修那得多……奇怪啊?!

    都没怎么看过那本书里的内容,司空摘星就自动把书里的图像和某些“动作画面”划上了等号,瞬时觉得全奇痒难耐,怪别扭的。

    抓耳挠腮的扭了好一会儿,司空摘星又开始说:“你看,我就一个偷东西的,没必要搞什么内力啊,还是不要练了。”

    “练。”西门吹雪说着将手拍在了蓝色的书皮上,眼睛直直的看着司空摘星一瞬都不瞬的盯着。

    “真的别啊……你想想我们功夫差那么多,我一定会拖累你的。”小星眼睛滴溜一转,既然西门吹雪一定要找人双修,那干脆让他找别人吧。“要不你找我二哥练吧,你们格也合得来。,练起来一定事半功倍!”

    西门吹雪面无表的看着他,双修和格合不合有什么关系?而且……他们两格不合吗?

    “恩啊……那啥……”司空摘星戳着手指体往后退了退,为了不让西门吹雪觉得自己是嫌弃他,他说,“我们两个武功差那么多,你是要准备决战的,找我陪你练功那绝对是拖累你,再说我一做小偷的也没必要练那么好的功夫。你还是找我二哥吧,我二哥不错的。”

    “就你!”西门吹雪认定的事,从来没有别人可以拒绝的余地。一手抓星星,一手抓秘籍,雷厉风行的走向了山洞后的温泉。

    干什么!练功前还要洗澡?难道真的是练那种很和谐的功夫?!不要!不要!绝对不要!司空摘星拼命的挣扎起来。

    但是他再怎么挣扎,只要西门吹雪一个眼神甩过去,手上的力道稍微加那么些许,司空摘星立刻就软成了一股麻花绳,仍由西门吹雪把他拉直扭起加打结。

    到了温泉边,西门吹雪把小星往边上一放,指着温泉就说了三个字:“脱,下去。”

    脱?!认识西门吹雪少说也有十多年了,可是在他为数不多的话语里,司空摘星可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脱”字。过往的经历告诉他,西门大神如果说了这个字,而他不照办的话,那么接下去将发生的惨剧就是,西门吹雪亲自动手把他扒得赤果果。

    但是知道是一回事,照办往往就是另一回事了。司空摘星如临大敌,双手抱,脚往后一步一步的倒退着,心里的滋味就好像是那些要被良为娼的良家妇女。心中一遍遍凄凉的叫着,雅蠛蝶!!!

    恩?去哪儿?西门吹雪微微眯起双眼,盯着那一步步后退的小猴子,心中极其的奇怪。这是一门很好的武功啊,而且我带着你练的话,很快就能练成,为什么要这么不愿?

    西门吹雪也不多啰嗦,手臂一伸就把那一只往边上躲着的小猴子给抓了过来,另一只大手再那么一扯。

    “嘶啦~”一瞬间,西门吹雪和司空摘星都尴尬了,这衣服质量怎么就那么差!

    他……他干什么?虽然之前已经有所猜测,但是当事真的发生的时候,司空摘星心中所感觉到的害怕比他之前所想象的还要严重,甚至还有些其他的愫在口中萦绕,说不清楚,带似乎又有点像是期待或者兴奋什么的?

    !怎么可能有兴奋?这是悲极生乐,悲极生乐!司空摘星在心中这样想着,整个人如小兽一样颤抖着,抱着口的双手比之前更紧了一些,一双眼睛湿漉漉的望着西门吹雪,泪水好像就在眼眶里打转似得,看起来一副很好欺负的样子。

    再说西门吹雪,其实他并不是想要去撕了小星的衣服,只是觉得他太拖拖拉拉,想要快点把他的衣服脱了,让他下水,这样就能快点修炼。

    因为这种练这门内功的时候,需要一人使用真气引领另一人的真气在体内行走,冬天过多的衣物只会阻碍了真气的运行,因此才需要将衣物除去。而这处温泉的泉眼和后山药王神泉的泉眼同属一处,因此也具有着一些补气培元的功效,若是将衣物全部除去,进入者温泉之中练习内力的话,虽然不至于一千里,但是也会比两人干坐在山洞里枯燥的打坐要强上不少,算的上是真正的事半功倍。

    所以从头到尾,西门吹雪只是单纯的想要练功,只是有些神经紧绷的小猴子把事想得太过河蟹了。

    而西门爹爹教的好,所谓一不做二不休,既然都撕了那就撕到底。西门吹雪长臂一展,嘶啦嘶啦,哗啦哗啦,小猴子被扒得□扔进了温泉里。

    色魔!贼!原来西门吹雪是这种人!!!被撕掉一件外的时候司空摘星还只是惊呆,但是当西门吹雪把他全部扒光扔进水里的时候,他彻底的震惊了!没想到西门吹雪道貌岸然了那么久,居然在这一刻本爆发了!

    赤条条的小猴子紧缩着子,背抵着温泉旁边的岩石,用眼睛警惕的看着除去衣物后一步步□水朝着自己走来的西门吹雪,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快要跳出了喉咙,事态变得无比严重和恐怖!警报已经由黄色变成了最高级的红色,而且还是红得发黑的那种。

    “过来!”到了温泉中央的西门吹雪闭上双眼,镇定着道。

    死都不过去!司空摘星心中警铃大作,想要趁西门吹雪闭着眼睛的时候赶紧溜走,可谁知司空摘星太过慌张,手脚动作幅度太大,造成了一连串的水声,使得西门吹雪不得不再次睁开眼睛看着他。

    摇了摇头,西门吹雪不知道在想什么,过去又是一拽就把小猴子抓到了自己跟前,迫使他和自己一样在温泉较为浅的地方做出了打坐的姿势,然后双手相对。一股源源不断的真气从西门吹雪的双手传递到司空摘星上。

    咦?难道真的只是练功?不会的,世上才没有那么好的事呢!他怎么可能这么好真的帮我练功?司空摘星一再否决了西门吹雪的善意,睁开一只眼睛斜斜的打量着着西门吹雪,两只手一缩一缩的就是想收回来,收回来之后赶紧跑路。

    “专心!气走印堂、膻中、丹田!”发现司空摘星思想开叉,西门吹雪略微不悦的说道。

    嗯?印堂、膻中、丹田那是什么地方?只对外家的轻功比较有研究的司空摘星乍一听这三个名字瞬间又点犯晕了,印堂和丹田这两个还比较耳熟,膻中……那是什么地方?听都没听过!

    “哎……”西门吹雪好似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收回真气,双眼睁开直直的看着司空摘星。抬起手,用手指指着司空摘星的眉心,启唇道:“印堂。”

    被他用这么一看,这么一点,司空摘星瞬间觉得好像有一条电流打入了自己的眉心,麻麻痒痒的……

    西门吹雪收回手,再次点住的是司空摘星两处□中间的位置,这个位置便是“膻中。”

    这一次的感觉,让司空摘星的神经又一次的绷直了,在水中的体微微颤抖,前的果实似乎也因为这种颤抖稍稍立了起来。

    而这一会西门吹雪没有收回手,手指触在水中碰触着司空摘星的体一路向下,直至他肚脐下约三指的距离,西门吹雪慢慢贴向已经惊到不能动弹的小猴子,嘴角微裂贴在他耳边,浅笑着道:“丹田……”

    

    

  • 作者有话要说:民主社会需要和谐也需要投票~

        吃掉还是留着以后吃?

        大家选吧~~哈哈哈~~~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偷你妹啊!(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