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闭关修炼2

    闭关,简单点来说就是找一个僻静的地方,把自己和外人隔离开来,好潜心修炼达到一个更高的层次。

    司空摘星现在待的地方说僻静,很僻静。万梅山庄后山不知道哪一处的山洞里,除了早上偶尔听见几声鸟叫,基本就听不见其他的声音。说隔离绝对的隔离,福伯每天只派人给他送一次食物,食盒子里会放上两人一天的食物。而且送饭的那个仁兄功夫居然也不差,每次司空摘星刚听见他动静准备出来拿食盒的时候,那哥们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H1N1爆发时估计都没隔离的这么彻底。

    地方是僻静了,也与世隔绝了,完全就和监狱没两样了……可是司空摘星就是没办法静下心来好好修炼,这其中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西门吹雪和他在一起。

    这个在一起不是一般的在一起,也不是二班的在一起,而是终极的在一起。吃在同一张桌子上,洗在同一个水池子了,虽然不是一块儿洗,但是能看的不能看的都全部看光了。司空摘星觉得这些都是对他权的极大侵犯,可是这些还不算完,最最要命的是,西门家祖宗再建这个“闭关圣地”的时候为了能让自己及后人达到苦修的境界故意没有装

    这就使得司空摘星就算泪流满面的想和西门吹雪同“”共枕都没有机会!

    “哎呦!”睡了一个月干稻草的司空摘星揉着他的腰和脖子痛苦并呻吟着……当初他为什么要对西门吹雪说什么闭关修炼之类的话,闹得自己现在生不如死!真是得不偿失啊!

    太阳啊!月亮啊!星星啊!在这个见不到天的山洞里我到底有多久没有看见你们了!司空摘星双手向上做祈求状。

    西门吹雪从他面前走过,面无表的看着他。

    司空摘星收回双手,站直体整理衣衫尴尬道:“我在练天竺神功瑜伽术,增加体柔软度,帮助缩骨……”

    西门吹雪又看了他一阵子,突然伸手像摸小狗似的摸了摸司空摘星的脑袋,随后才走到一边打坐起来。

    “我不是狗……”司空摘星咬手绢望着此刻他唯一可以看见的大活人,可最后还是决定到水缸里看自己的影子,那也是星星啊,星星!

    煎熬啊!煎熬!司空摘星开始盼星星盼月亮的等明年天,等天到了,他就可以出去了!掰着手指一天一天的算着子,天气一天一天的转凉变寒。

    冬季,万梅山庄最美的季节就在司空摘星的这份煎熬和期待中降临了。

    在司空摘星苦得裹紧衣服,正准备烧自己睡觉用的干稻草来取暖过冬的时候,救星终于出现了!

    司空爹爹捧着一堆的棉衣在西门爹爹的带领下,前来给自己的儿子送上亲切的问候,但是也仅限于问候而已。

    “小星,这些衣服都是爹专门找人给你做的,你记得多穿几件,别着凉了。盗王之王的比赛虽然很重要,但是你不去也没什么关系,反正唯一有竞争力的空空儿和江南小盗都是你的手下败将,千万不要把自己累着了……”司空爹爹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西门爹爹说着儿孙自有儿孙福给拖走了……

    “爹……”望着亲爹离去的影,司空摘星挥泪。他没有累着,可是他冻着了,饿着了,也吓着了。每天和西门吹雪朝夕相对怎不叫一个心惊跳?

    起先几还算一切正常,两人各做各的,相安无事。西门吹雪练他的剑,司空摘星种他的蘑菇,可子久了,两人就渐渐变成了司空摘星看西门吹雪练剑,西门吹雪督促司空摘星好好读书。

    一盏煤灯,司空摘星捧着一本旧书在这昏黄的灯火下费力的读着。可他这人太容易开小差,又没有恒心一会儿就受不了的把书丢到了一边,这个时候西门吹雪会拿过另外一本书递到他的面前。

    西门吹雪递的东西,小星哪敢不接或者丢开啊?只好哭丧着脸接过东西,继续看,看了一会之后继续扔。在这种模式下,司空摘星居然难得的把十来本书前前后后看了三遍。秉烛夜读,刻骨学习得好像他是要去考状元一样。

    一个晚上第三次将看得不想再看的书丢到一边,司空摘星哭了,留着宽面条泪看着西门,“能不能不要再看了。”我真的不想看下去了!

    “那睡觉吧!”西门吹雪很平静的说着。就好像在问“你吃了没?”一样普通。

    “……”司空摘星听着他的话囧了,继而又说“我还是再看一会儿吧。”

    人可以不吃饭,但是不能不睡觉,就算干稻草睡起来再怎么不舒服,司空摘星终究还是抵不过睡眠的召唤,连连打着哈欠,最终还是支持不住的趴在了桌子上。

    每每这种时候就一切有劳西门主了,堂堂的西门庄主为了让一只小猴子不至于每天睡得腰酸背痛,只好自己当垫的搂着小猴子,让小猴子靠在自己上睡。

    

    

  •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写完这种……

        我严重怀疑西门小攻的能力问题……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偷你妹啊!(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