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内裤是白的!

    “你真的要去?”司空摘星眨着眼睛看着西门大官人。

    西门吹雪点点头,表示一定。

    “还是我自己去吧,你看你大老远从万梅山庄赶过来都没休息过……”司空摘星对着手指,这种事虽然真的危险了那么点,但是为了自己的小命,二哥的小命甚至是大哥的命,他觉得还是自己去做比较好,因此司空摘星才会坐在这里不断的和西门吹雪打着商量。

    “我、去!”西门吹雪一字一顿的吐出两个字,一双犀利的双眸中透出了不可动摇的坚定。

    司空摘星看着他皱起了眉头,为什么这种苦差事他非要噶一脚呢?难道就因为对方是叶孤城?哦,对了他还要和叶孤城决斗,估计是去探探虚实。而且叶孤城还很有可能是害二哥变心的人,说不定他还是去会敌的……恩,这样看来……叶孤城有危险啊!万一,西门吹雪一个不小心把叶孤城杀了或者打成重伤了,那大哥那边不是更加麻烦了?那就没人可以去撤销通缉令了!

    司空摘星自己虽然也不太想去做夜探王府这么危险的事,但是想想西门吹雪去的话后果更加不堪设想,如此这般便也只好自己上阵,并想尽办法的游说西门吹雪让他放弃去平南王府的念头。

    “别啊,西门兄,我知道你是好人,这次你为了我二哥的事也已经劳心劳力了,可说到底这还是我们司空家的事,你还是……”别掺和了……

    司空摘星话说到一般突然没了声,整个人还向后面缩了半尺,至于造成他这一系列动作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西门吹雪在瞪他,而且还是用很凶狠很暴力的那种眼神瞪他,那种眼神就好像是再看杀父仇人一般。

    “唔……你别这样瞪我,你要去就去好了……”受到惊吓的司空摘星,抱着栏,子缩了半截在里,要不是这没有装帘子,他恨不得把幔什么能拉上的都拉上。

    太吓人了!被S级危险分子瞪着的感觉实在是太恐怖了,这种事造成的心理恐慌感根本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补回来的!

    “我比他好!”大白狼盯着那抱着树干的小猴子道。

    小猴子不明所以的红着眼睛点头。

    傍晚时分,司空摘星拎着条仕女裙和满手的珠钗再一次出现在西门吹雪的面前,“那啥……如果你真的要去得装扮一下,我那时候见到叶孤城的时候是穿的女装,这次在扮鬼吓他那当然还是得穿女装,你……你要你自己穿还是我帮你穿?或者还是我自己去好了……”想想西门大剑神也不可能会穿女装什么的,司空摘星才加了后面半句。

    果不其然,西门吹雪看着那女装眼皮跳了四分之三下后,毫不犹豫的指着司空摘星说“你。”

    “让我去吗?”太好了!!!小猴子眼睛一亮。

    “帮我穿!”见司空摘星那么开心,西门吹雪那没有表的脸上居然也多了份严厉和不满。

    司空摘星一停对方的后半句话立刻脸色一青老不愿,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多此一举,从小就喜欢欺负自己的西门吹雪怎么可能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消遣自己的机会呢?

    扭捏着,司空摘星说,“那啥,那你先把外衣脱了吧……”什么世道啊!他这么正“直”的好青年都有叫男人脱衣服的一天,这真是太没天理了!

    西门吹雪剑快,人也快,三下五除二就在司空摘星面前脱得只剩下一条白内裤……

    为什么是白的?司空摘星盯着西门吹雪的白内裤看了很久,他明明记得西门吹雪都是穿红色的很包的那种内裤才对的啊!

    西门吹雪见司空摘星盯着自己最后的那条底裤看了很久,以为这个也是要脱的,于是手一伸,腰一弯当着小星的面,他又开始要出去自己最后的底线了。

    “别!那个不用脱!”看傻了眼的司空摘星大脑缺氧了半刻,连忙拉住了西门吹雪正在往下脱的内裤。可是尽管这样他还是看见了,某人的材太好了,某部位长得简直就是令全体男同胞发指,闹得司空摘星一愣,就马上陷入了无限的自卑感中……一样是男人为什么差别就那么大呢?

    松开手,害怕张针眼的司空摘星瞬间就躲到墙角里画圈圈。

    而脱被制的西门吹雪看了看不知怎么蹲到墙角的司空摘星,并没有半点的同和怜悯,依旧冷冷的说道:“帮我穿!”

    司空摘星回头看他,水汪汪的眼睛里居然还有点嫉妒和不愿,龟爬一样的走过去,司空摘星拿桌上的里衣和裙子开始手忙脚乱的往西门吹雪

    老实说西门吹雪的皮肤真的不错,不知道是不是常年泡那个药王神泉的关系,白里透红,皮肤下密布的血管,若是仔细瞧还能看出一些痕迹,上的肌也十分均匀,四肢看起来格外的有力又不失美感。

    西门吹雪这人真的哪儿都令人嫉妒,家世好、武功好、人帅又有钱,某部位尺寸还特别大,要不是这人搞基了,估计世界上的其他的男人就找不到老婆了。

    恩,这种人就是应该去搞基,不然广大的男同胞们就没戏唱了,不过西门大神你搞归搞,别搞我啊!我不就帮你穿个衣服你挤兑我干什么啊!你们不觉得我已经被你从房子中间挤兑到角落里了吗?

    “西门兄……那个什么你过去点,我没地方站了!”背抵在墙上的司空摘星退无可退了才这样说道。

    但是西门吹雪哪儿管他啊,继续向他压进问:“你怕我?为什么?”

    为什么?你杀人不眨眼,万一一个不开心就能把我给劈了,而且你……你和二哥分手后我就成了你的第二下手目标了!我能不躲着你点吗?司空摘星虽然心里这样想着,但是嘴上可说不出来,谁知道他要是这样说了会有什么样的大麻烦,所以连连摇头道:“没,没哪能啊!”

    “骗我!”

    “没,没真的没,我哪敢骗您啊!”

    “嗯?”西门吹雪又瞪他。

    “QAQ……我怕,我怕……你别瞪我……”

    西门大官人又开始捏麻薯。

    两人就这样一会儿闹呼一会儿合作的搞了大半天,西门吹雪终于算是把那麻烦的仕女裙给穿上了。在这期间司空摘星担惊受怕的被西门吹雪揩了好几把油,却只能敢怕不敢哭,敢哭不敢逃的继续被西门吹雪欺负着。

    衣服穿完,就要开弄头发和脸了。若是司空摘星自己,他只要把人皮面具撕了然后随便搞点胭脂水粉的再改一下就可以了,可是换了西门吹雪,司空摘星还得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边捏一张极其相似的人皮面具出来,工艺极其繁琐。

    好不容易做出来了,西门吹雪又开始发作了,“这儿不对!”

    “哪儿?差不多就可以了!”司空摘星瞧了瞧西门吹雪指着的鼻子,有看了看镜子里自己的鼻子,好像确实有点差别。

    “这也不对!”西门吹雪指着人皮面具上的眼睛又说。

    “……眼睛很难改啊!所以我就说还是我自己去好了嘛……”这么快做出来的人皮面具肯定会有问题的!

    “不行,我去!”西门吹雪坚持着他的想法,绝对杜绝司空摘星和叶孤城见面的任何可能

    “……那你千万别和他打起来啊,扮个鬼下下他就行了……”说到一半,司空摘星又遭瞪了。呜,知道你不是面瘫,你有表了,但是你也不能一直这么瞪我啊!你不怕张鱼尾纹,我还担心得心脏病呢!

    从傍晚搞到月上,两个人磨磨唧唧的总算是把西门吹雪扮成了一个沉鱼落雁的“女鬼”,若不是高、眼神还有骨子里的气质是无法改变的,司空摘星真的要以为自己多了个双胞胎姐姐呢。

    此刻很有“夫妻相”的两只有检查了一遍后,终于敲定可以出门了!

    “快去快回,别节外生枝。”千万别做了叶孤城!!!司空摘星提心吊胆的交代着西门吹雪。

    “嗯。”西门吹雪听了某人的话,心大好的应了一声,随后便出了门。

    本来以为接下来自己就可以清闲一阵,等西门吹雪回来就好了,谁知没一盏茶的功夫陆小凤就来了,眼睛上还带着两个重重的淤青,看起来就像是只长了眉毛的大熊猫。

    “哇唔!陆小鸡你这是又被那个女人打了呀?居然连你陆小凤都能打到,这女的不简单。”发现有乐子,司空摘星立刻调侃起了自己的老朋友。

    陆小凤惊讶的看着房里的司空摘星,转头又看了看外面,脸色古怪的说:“喂,小猴子你别装了,刚才就是你在外面打我的!居然还不认帐!”

    “外面?我今天一天都待在房里没出去过,不行你去问禄伯啊~”

    “不会吧?那刚才出去的是谁?你还有姐姐的啊!”

    “我就只有两个哥哥。刚才那个……我说是西门吹雪你信不信?”

    “什么!”陆小凤几乎尖叫出来,天啊,他刚才居然那样调侃西门吹雪,还把手搭在西门吹雪的腰和肩膀上……完了!“那啥,小猴子我突然想起来我有事要去看看我师父,估计一年半载都不会回来,你帮我去跟花花说一声啊……我先走了!”话一说完,陆小凤就脚底抹油的逃了。

    独留下司空摘星一人在房里奇怪着:“你怎么不自己去跟他说啊?我和花满楼不熟啊!”

    

    

  •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咳……人节将至,需要有点特别的东西……

        人节当天想看“西门吹雪女装一夜游”的同学举右手,想要双更的同学举左手

        懒人叔表示:拒绝举双手哟~~~~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偷你妹啊!(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