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我二哥到底中了什么毒?”司空摘星急得在陆小凤边上上蹿下跳,没半会是静得下来。

    “喂喂,我说小猴子,你就不能安静会儿吗?你这么闹,要我怎么把脉啊!”陆小凤皱着眉头把司空摘星往边上推了一把,好让自己能更加集中注意力。

    空摘星瘪了了下嘴,坐到一边端起茶猛灌了一口,心里的火气依旧没有降下去。那卑鄙的金九龄居然为了防止二哥和大哥逃跑而在给他们的金疮药里下了毒,若不是大哥那时候半点没把药给自己留下,恐怕现在躺在上的就不止一个人了。

    “全是我的错……”司空双手抱头,整个人都陷入了深深的懊悔。“如果我当时验药的时候看的得仔细一点就不会这个样子了,如果我没被金九龄抓住他就不会冒险来救我了,全是我的错,我的错……”

    “大哥你别这样……”摘星抓住了他大哥的手,他看得出来他这向来无法无天的大哥现在都慌了神,恐怕还有点精神异常了,“二哥武功那么好,会没事的。”

    “不,恐怕就是因为他武功好,才会有事。”终于把完脉的陆小凤摇着头坐到了他们边。

    “到底怎么说?”

    “他怎么样?”两兄弟同时抓住了陆小凤的胳膊,追问着况。

    “不太乐观。”陆小凤喝了口水道,“金九龄这次下的毒十分险,只要一运内力不管是轻功还是动武都会气血逆行。刚才司空二哥和金九龄打斗的时候估计早就毒发了,只怕他是一直憋着,憋到最后就……”

    “膀胱憋坏了?”司空摘星突然插了一句,然后便发现自己又脱线了,这种事怎么可能。自己哥哥中毒了,他这种话也说得出来,真是太欠揍了!这样想着,司空摘星就用拳头猛劲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膀胱?那是什么?”被打断的陆小凤一下别开了话题。

    “别管那是什么,你到是说老二他怎么样了啊!”司空一急,一巴掌就往陆小凤的头上招呼过去。

    陆小凤头一偏,从容躲过道:“司空二哥现在的样子估计已经毒气攻心了,至于他中得毒是什么,我还没看出来。”

    “中得什么毒都不知道,这要怎么治啊!”司空摘星瞬间□了肩膀,“要不多给他喂点鸡蛋和牛?”那两种东西貌似都解毒的。

    司空摘星正说着,西门吹雪从门外进来,手上拿着一个漆木的小盒子,盒子打开里面躺着6颗玉白色的药丸,西门吹雪掰开一刻药丸塞进司空揽月的嘴里,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司空揽月吐出了一口黑色的毒血,才使得他那青灰的脸色略有转好。

    随后在众人探究和期盼的眼神中,西门吹雪说出了他有史以来最长的一段话,“此药每半颗可延十二,药尽之前送到药王谷。”

    “药王谷?!”陆小凤听了这个地方差点眼珠子掉在地上,“西门兄你知道这里离药王谷有多远吗?别说十二,就算一个月快马加鞭连夜赶路也未必到得了啊!”

    “要是十二天之内到不了呢?是不是二哥就没救了?”因为心中过于担心,司空摘星难得朝西门吹雪多挨近了一步。

    “是。”西门吹雪回答得冰冷无,没有半点犹豫,而他语气中的这份坚定却重重锤击了某些人的心。

    去药王谷只能走旱路,而各条旱路中只有管道是最快而且最便捷的,可就算是这样的话也要花去整整三十五天,除非是用飞的,恐怕就再也没有任何方法办得到了。

    “飞……”司空思考了片刻,神色恍惚的拿过西门吹雪手中的盒子,到边架起司空揽月就往外走去。

    “大哥你这是带二哥去哪儿?”司空摘星拦住他问。

    “去药王谷。”

    “你怎么去,难道要一路轻功飞去吗?更何况你现在上也有伤还在被通缉,万一被抓住不是更加耽误时间吗?”

    被摘星这样一说,急急忙忙要往外冲的司空也只好停下来半刻,可他的这半刻并不是消停,而是更加的神经质。司空朝小星的脸上看了一眼,手起刀落眨眼睛间就把司空摘星脸上的那张人皮面具狠的撕了下来,往他自己脸上一扣就往外冲了出去。

    “哦!!!”司空摘星拖着他的两个腮帮子蹲在地上哀嚎着,“大哥这跟谁学的啊!怎么就撕人家脸啊!这得多痛啊!”

    西门吹雪在一边看着他这痛叫得惨样,双手握拳抵在嘴边轻咳嗽了一声,陷入了某个回忆中,似乎他就不止一次的撕过司空摘星的脸……这样做他很痛吗?

    西门吹雪蹲到司空摘星的边上,冰凉凉的手在司空摘星脸上轻重尚可的揉着。

    被他这么一抹,司空摘星瞬间没了反映,惊在哪儿半句话都说不来,只能举着他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西门吹雪。呜……难道他觉得我的脸是麻薯吗?任人揉圆了搓扁了都可以?恩……不过他的手很凉,这样还舒服的。

    “哟!小猴子这不会是你的真面目吧!长得不错耶!”陆小凤也蹲到了司空摘星的另一边,和司空摘星认识了十多年,老实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司空摘星的真面目,看西门吹雪在哪儿揉得起劲,陆小凤也伸出根手指在司空摘星脸上戳了戳。

    谁知他不戳还好,一戳就出问题了。司空摘星苦大仇深的盯着他,西门吹雪犹如被抢了老婆一样的瞪着他。

    “喂喂!你们干什么这样看着我啊!”陆小凤被看得心里毛毛的,尴尬着起后退了几步,谁知他还没反映过来,就被西门吹雪不客气的丢出了门外。

    处理完灯泡,西门吹雪揉麻薯团子。

    “我大哥二哥不会有事吧……”司空摘星弱弱的问。

    “不被抓,能。”

    “可要是官府抓住他怎么办?那大哥他们不就来不及到药王谷了?”司空摘星发现,他现在居然能勉强听懂西门吹雪说得话了,看了理解万岁果然很重要。“不行,我得找叶孤城谈谈让他想办法把通缉我大哥的调令给扯了。”

    “不许!”西门吹雪双手用力,将麻薯团子往外扯。

    “=口=!凭什么!”麻薯强烈抗议。

    “我去!”

    

    

  •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新年好~~~祝大家鸿运当头,体健康,福星高照,心想事-v-~~~~

        于是本来想昨天更新的……结果写着写着睡着了……一觉新来发现已经过了初一了……杯具……QAQ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偷你妹啊!(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