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事不是您想的那样的。”司空举起他那刚拿过鸡腿的油腻爪子拍了拍他那苦瓜脸的三弟,“你听说过死刑犯临死前的最后一顿吧,其实我们现在就是这样。金九龄说了,你要是再不出现或者把他要的东西偷来,我和你二哥就要没命了。”

    真的吗?大哥的可信度太低了,司空摘星转头看向他正在啃地瓜的二哥,寻求答案。

    司空揽月看了看自己的小弟,他这人不说谎也不想打击他的弟的积极,最后只好举起手上的镣铐并张开双手将链条拉直,示意西门吹雪快点来劈一刀好让他重获自由。

    西门吹雪的剑是用来杀人的,之前一次因为是救司空摘星所以况特殊,这次自然不会再去砍那铁链,因此轻轻看了一眼并没有多余的动作。

    司空揽月冷着脸和他对视了一眼,寒风和冰雪在空气中碰撞,制造出一个巨大的低气压。

    糟了……这俩不会打起来吧!要是西门吹雪因生恨,自己得不到也不让别人得到而把二哥做了咋办?司空摘星睁着他的大眼睛在两人之间紧张的看着,他始终觉得这两人是在闹分手,见形势有点古怪立刻手脚灵活的快速用铁丝将他二哥手脚上的镣铐解开,拉起二哥就走到一边和西门吹雪拉开了距离。

    “二哥你没事吧!”看自己老哥现在面色还行,想了想前几天他那穿匈的一剑,司空摘星又点担心的问着。

    摇了摇头,司空揽月伸手道;“刀。”

    “喏!”司空摘星毫不犹豫将腰上的佩刀交了出去,等司空揽月一手握刀朝西门吹雪走过去的时候,摘星才惊觉自己大条了!

    “啊啊啊!二哥你不要想不开啊!”摘星朝着他二哥的背后猛得一扑,不想这时候二哥居然突然来了个转往密室外走去,还司空摘星扑了个空险些跌进西门吹雪的怀里。

    咦?你们不打架啊……司空摘星看着他二哥离开的背影冷不丁的纳闷,难道他想错了?那二哥拿刀干什么?

    “喂!老二你别逞强啊!你打不过金九龄的!”司空在司空揽月出去后赶紧又抓了个鸡翅膀跟着追了出去,在出口边上居然还把他家摘星给撞了一下。他这一撞可就让某两个发展缓慢的家伙站得更近了。

    “呃……”发现自己居然和西门吹雪贴着站的司空摘星立刻往后跳开了三步,将自己和他拉开距离。

    结果他这个举动尽然让西门吹雪产生了极大的不满,伸出手,西门吹雪抓住司空摘星的领子就将他拎回了之前的位置,然后他说:“走。”

    ……要出去,你还把我拎回来干什么啊!司空摘星在肚子里腹议着西门主的奇怪举动。不想西门吹雪不但刚才提着他,就连从地牢出去一直走到金九龄家门口的距离都一路提着他,把他牢牢的揪住自己边上。

    呜呜……我不过就是从你家“逃跑”了而已,你用的着抓我比六扇门还积极吗?被别人看见这个样子形象多不好啊!司空摘星挂在西门吹雪的手臂上泪目。

    不过还好,金九龄家门口除了他们两人以外只有五个人,司空揽月和司空自家人,自然不会说什么;花满楼两眼一抹黑的朋友,想看也看不见;陆小凤和金九龄此刻正打得火当然也没时间去搭理他们两个。

    眼看陆小凤的灵犀一指已经夹住了金九龄的剑,只要他再稍稍一用力就可将那剑夹断,不想司空揽月居然在这个时候跳到了陆小凤的背后,凌空一脚就踹向了陆小凤的腰部,把他整个人踹出了大约三尺的距离,让所有人都看啥了眼。

    只见他顶替了陆小凤的位置,手握西域弯刀朝金九龄钩钩手指示意对方攻过来,一脸冷然的煞气。

    金九龄当然明白司空揽月的意思,这是在向他宣战呢。陆小凤刚才的灵犀一指居然能接住他的剑这让他确实有些意外,不过对手若换成司空揽月那么他是绝对的赢定了,这不仅仅是因为前几他重伤了司空揽月,最主要的是……

    “哼!今天西门吹雪也在这里,看来我横竖都是逃不掉了,临死前个垫背的看来也不错!”金九龄张狂的笑着,提剑攻向了司空揽月。

    用惯了鞭子的司空揽月第一次拿刀控制起来怎么都不会得心应手,再加上有伤在,没多久就被金九龄占了上风。

    “哎哟,我说小猴子你们一家是不是都缺心眼呢?我打得好好的,你二哥干啥把我给踹了,你看他自己还打不过,这不是遭罪吗?”揉着腰,陆小凤一路慢悠悠的晃悠到了司空摘星的边上,非常自然的无视了西门吹雪的存在自顾自的和司空摘星搭话,“对了,上次在布坊是你吧,你们俩那是搞什么啊?”

    “你才缺心眼呢!”一听对方说自己不好,司空小猴子不甘示弱立刻张嘴回击,也不想想上次陆小凤这个家伙居然用布卷他腿差点没害他摔成残疾猴子,幸好有西门吹雪……“去去去,你个缺心眼缺心肝缺大肠的秃毛陆小鸡死一边去,别污了司空小爷我的眼!我还要看我二哥怎么把金九龄那个大混蛋砍成稀巴烂呢!”

    “啧,我看你是看不成了,你没看见你二哥已经落了下风,现在每招差不多都被金九龄压制着打的吗?不过没看出来司空二哥除了鞭子以外,刀也使得不错。可惜金九龄用的耍得是逆水寒,说不定连西门吹雪都不是他的对手呢。”

    说着,陆小凤有意识的朝西门吹雪看了一眼。对于他这句话,西门吹雪只说:“他不配。”

    西门大神您这是傲骄吗?司空摘星忍不住在心里吐了一句,继续专注于他二哥的战斗中,“真不知道二哥是怎么想的,明明打不过还去打什么……呀!小心!”

    看他二哥没一会儿功夫上就多了几个口子,司空摘星真是不明白他二哥这是在坚持什么。

    心揪着,想帮忙又帮不了的观望了半天还是没有盼出个结果,司空小猴子两手不自觉的揪住了西门吹雪的袖子扯啊扯。

    金九龄和司空揽月两人僵持了好一阵,直至司空揽月一招“月有圆时,弯刀无裂”飞掷出去的弯刀刮出一阵旋风,钢刃相接,金九龄的剑不堪重负断裂成了两段,随之其用剑的右手也被刀锋消去了三根手指。

    “赢了,陆小鸡看见没有,谁说我二哥打不过他的!”司空摘星欢呼一声,刚要对一边的陆小凤显摆没想到他二哥居然捂喷出一口黑血,先金九龄一步倒在地上,司空揽月最后只是冷冷的看着金九龄骂道:“卑鄙!”

    而看到这一幕的司空脸上又惊又不敢置信,“不可能,食物我明明验过没有毒啊……难道……难道是……”

    “金疮药!”司空摘星捂嘴惊呼,立刻冲过去拉开了他二哥的衣服,果然上过药的口结得并不是结痂,而是黑紫色的脓疱。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偷你妹啊!(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