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你们过得不错啊……

    冬令进补,最好的补法莫过于睡觉。虽然现在还不是冬天,但是秋天来了,冬天还会远吗?所以睡觉什么的就要从秋天开始!

    “哈……呼……”四平八爪的躺在上打着呼噜,司空摘星嘴角上沾着点亮晶晶的口水,一个翻,手脚砸在一个半软不硬的东西上。

    嗯?禄伯怎么在我上多摆了两个枕头?不对啊,这里的枕头都是藤条编的或者直接用木头雕刻的,什么时候变这么软了?唔……还很暖呼~~管他是什么呢,靠上去!舒服!不过话说回来这东西到底是什么?……西门吹雪?!

    终于惊觉自己在往什么地方乱靠的司空摘星仿佛被雷劈了一下,躺在上的体一僵完全惊醒了,害怕又小心的将眼睛睁开一条小缝,入眼是一丝白色;再睁开一点,还是白色,好吧,干脆全部睁开好了……这回终于有色了……饿,西门吹雪的脖子……

    司空小猴子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西门大官人漂亮的颈部和睡得有些松散的衣领,往下瞥瞥,两个人衣服都穿得好好的,西门吹雪应该没有把他怎么样,可是这个姿势……为什么是我八爪鱼一样的扒在西门吹雪上?难道因为西门吹雪长得比较帅,所以我嫉妒得在梦里揍他了?不会吧!

    司空摘星头上冒着冷汗,哗啦哗啦的往下流。这时候应该怎么办?跪到地上一边磕头一边说好汉留命吗?其实西门吹雪还在睡吧……不然他怎么可能还此般淡定的躺着,绝对会把我分尸才对,要不干脆趁现在先逃了算了。

    这样一想,司空摘星立刻缩手缩脚下了,惦着脚尖就往房外走去,可他还没有走到房间中央,他背后就响起了一个冷冰没有任何语调的声音:“回来。”

    “咻”一只猴子极速蹿回了原来的地方,西门大官人满意的抬手顺毛。

    “那个……”被西门吹雪有一下没一下的划拉着脑袋,司空摘星埋在西门吹雪的口等了好久见对方貌似没生气也没泛出什么杀气才镇定下来,询问西门吹雪打算什么时候去救他那两个哥哥。“我大哥和二哥还在金九龄手里……你什么时候去救?”你不能因为我大哥小时候揍过你,二哥甩了你就不管他们了。

    西门吹雪不动声色,腾出一只手从怀里掏出司空摘星先前飞鹰寄给他的信,指着信纸上那几个歪歪斜斜的大字,只问“详。”

    也是,司空摘星信上只写了,大哥被抓,二哥重伤,救命之类的东西,甚至连金九龄的名字他都没有写进去,这要西门吹雪到哪里去救人?暗恼自己太马虎了,司空摘星想了想该从哪里说起呢?还是从遇到叶孤城开始讲起吧,反正西门吹雪说话机会不多,也不可能把这件事传播出去。

    从夜遇平南王到害大哥入狱再到劫狱失败不得不被去偷东西,司空摘星把他自己亲尽力到的那部分事件一句不差的全给西门吹雪老实交代了一番,包括那本让金九龄功力大增的绝世剑谱。

    “《易水寒》?”作为一本世间最极致的剑谱,它的名字有足够的威力让世上所有的剑客都为之动容,当然也包括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突然从上坐了起来,乌黑的眼眸沉得好死能把人吸进里面。司空摘星被这双眼睛看的心中一顿,不知是怕还是什么居然飞快的跳了起来。

    “《易水寒》收于平南王府库房至内。“西门吹雪一下车拖着司空摘星就往外走。

    “哈?”被拖行着的司空摘星有些纳闷,《易水寒》怎么又和叶孤城有关系了?还有《易水寒》在平南王王府西门吹雪是怎么知道的?等等……

    福伯说过平南王王府的库房之前被一个红衣女子盗过,而《易水寒》现在又在金九龄手上……难道说事并不像大哥说的那样,其实不是花老五把剑谱卖给了金九龄?

    “想到什么?”

    “平南王王府的库房先前被一个绣花的红衣女子所偷,而金九龄要我到陆小凤那里偷的红色绣花布又刚好是查那盗窃案的证据,难道说金九龄和《易水寒》还有那红衣女子有关系?”

    “也许!”说着西门吹雪已经跨出了客栈,起一跃朝着金九龄的宅邸飞去,司空摘星见势也立即追了上去。

    到金九龄住宅的时候,金九龄正与陆小凤打得难分难舍,花满楼则在一边摇着扇子一脸微笑好像一切与他无关一般。

    “西门吹雪来的正好!快来帮忙啊!”陆小凤一见西门吹雪和司空摘星出现,立刻大叫道。

    “哼,司空摘星没想到居然还能请到西门吹雪这个帮手,那就一起上吧。刚好让我试试这易水寒的威力!”金九龄也狂妄自大道。

    西门吹雪总是有着自己的原则,虽然他现在很想和一个使用《易水寒》的人交手,但是以多欺少明显不符合他的风格,而且一会儿说不定还有更加适合的人要抢着和金九龄过招呢。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陆小凤又和金九龄打了起来?”见这局势有些奇怪,司空摘星便询问其了一旁闲来无事的花满楼。

    原来,那个潜入平南王王府的红衣女贼就是金九龄假扮的,金九龄利熏心不但截了官府五十万两的标银还企图将这宗案子嫁祸到另一班劫富济贫的女子盗贼团伙上,所以才在每次犯案时都一红衣假装绣花。同时,由于金九龄不满江湖上人人都称陆小凤办案第一的说法,才又自导自演将查案的信息透露给陆小凤,邀他进行比试。原本金九龄是打算让司空摘星盗取那个作为证物的红绸缎,来模糊陆小凤的视线,谁知司空摘星并迟迟动手,这就使得陆小凤这么快就理清了事的原委,一路找出了正凶金九龄。

    司空摘星免不了唏嘘一番朝着金九龄吐了口唾沫,再和花满楼说了一声后便立刻进入金九龄的住宅中救他大哥二哥。西门吹雪难得多看了几眼金九龄的剑招剑势,最终也不放心的随着司空摘星进了住宅。

    凭着记忆,司空摘星没多少时间变找到了密室的所在。神偷的金手指一碰,密室里的铁锁马上乖乖下岗。

    “大哥,二哥!我来救你们了。”司空摘星兴奋的叫道。

    “来啦!烧鸡吃不吃?”司空大哥举着个鸡腿问摘星。

    “还有烤地瓜……”司空二哥面无表的啃着烤地瓜。

    “你们貌似过的不错啊……”司空摘星看着地上菜肴和美酒,说话声音竟然也变得有些阳怪气。我这么提醒吊胆不惜陪西门吹雪睡觉到底是为了什么啊!!!抢过司空手上的鸡腿,摘星用力的啃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偷你妹啊!(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