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很热的!

    陆小凤拿着一块红色的绣花布正在一一和对布庄里其他的布料进行比对。他手中的那块正是司空摘星要下手的物件。

    一见目标出现,司空摘星连忙踮着脚往陆小凤那边又靠了靠,这回的距离总算是能听见那两人的对话了。

    “怎么有这么多的红布,天啊!天知道这块布到底是不是从这里卖出去的。”陆小凤拿着这次查案的关键证物看着货架上满满的布料,凤凰脑袋忍不住的就开始疼。

    “陆兄,麻烦将那块绣花布借于在下,在下试试。”花满楼朝着陆小凤说话的方向轻轻点头,微笑道。

    “喏!”

    陆小凤将绣花布交到了花满楼手中,司空摘星于此同时也把重点监视对象换了个人。贼溜溜的大眼睛盯着花满楼十分不解,陆小凤都看不出这些一堆布料有什么区别,他一个瞎子难道就能辨识的出?

    当然,看得见有看的见的认法,看不见又有看不见的认法。花满楼伸手在绣花布上细细的摸了一阵子,随后便一匹一匹挨个又摸了摸货架上的样品,最后将手放在一匹布料上,确定道,“应该就是这匹了。”

    见花满楼神兜兜的确定后,陆小凤一看那布料的颜色神一变言又止的支吾了一阵,但最后还是站在旁边昧着良心连连赞了花满楼几句.

    只有在他们后的司空摘星一个人瞥着花满楼拿下来的那匹绿油油布料满脑子黑线,最后他确定了一件事,陆小凤一定是红绿色盲。不然怎么会跟着花满楼一起睁眼说瞎话呢?

    贼看上眼的东西若是被人拿在手中,总是不太好下手的。所以在瞄准了陆小凤将绣花布又一次塞进怀里之后,司空摘星才如若无事的又朝着那两人靠近了些,准备随时下手。谁叫这两人的功夫都不错,尤其花满楼的听力又超群,虽然他之前在花满楼手上偷到过东西,可这回又要下手那简直就是麻烦中的大麻烦。

    一点一点的走到两人的后面,到了差不多的距离司空摘星停下了脚步,接下来只要等待合适的时机,在陆小凤转或者抬起胳膊的时候顺手那么一勾一抽就可以大功告成了。

    可谁知司空摘星刚这么盘算着的当口,陆小凤居然毫无任何预兆的转头瞥了司空摘星一眼。也许陆小凤只是无聊的随便看看,但是这却把还没有准备好的司空摘星给吓了一跳。

    哎呦,他怎么这时候转过来了,不会是知道我在这里了吧。司空摘星别扭的用手抓了抓脑袋,不敢看陆小凤的别开了眼。

    嗯?这个人是?见后的人神中带着极其的不自然,陆小凤忍不住朝那个人多看了几眼,眼珠子盯着那人的眉目不停的打转。

    糟糕,他在盯着我看,不会是已经认出我来了吧!是了,我每次易容都会被这家伙认出来。不行得快点跑!这么一想,司空摘星就拔腿冲向门外,脚一踏出门栏就用力一蹬往空中飞去。

    小猴子?!他怎么在这里?自陆小凤回到中原后,前前后后一共和司空摘星比试轻功不下几百次,因此有一些连司空摘星自己都不知道的习惯动作,陆小凤可是一清二楚。原本陆小凤还没有认出这个鬼鬼祟祟的人是谁,可此刻看见对方这动作熟悉的一跳,陆小凤立刻就认了的真切。

    他怎么在这里?他不是被西门吹雪抓去万梅山庄了吗?对了他是偷王之王,所有的小偷和盗贼他都认识,那个绣花鞋大盗他会不会知道什么线索?江湖上还说西门吹雪和叶孤城约占紫之巅,这个传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行,他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还一看见我就跑这其中一定有古怪,不能让他就这样跑了!

    一眨眼的功夫,陆小凤的凤凰脑袋里就闪现出好几和司空摘星扯得上关系的问题,更是让他确定现在决不能放跑司空摘星。陆小凤甚至没来得及和他边上的花满楼说半句话,就麻利的追出了门去。

    陆、司两人轻功向来不相上下,再加上此刻司空摘星又领先了五六丈的距离,陆小凤此时若想要抓住司空摘星可以说是难上加难。不过,幸好这间布庄的门口放着几匹做样品的布料,陆小凤灵机一动,顺手抽起一匹红布就朝着司空摘星逃跑的方向飞掷过去,来了一招红布灵猴。

    飞得正起劲的摘星一心盯着前方,完全没有想到后面会有红布袭击,一个没注意脚就被红布给卷住了,瞬间失去了平衡。在飞行途中失了平衡,小的来说摔个四脚朝天,大的那就得伤筋动骨一百。按照司空大哥的说法,要是在空中失了衡,若能稳住子重新找回平衡那最好,若是不能,那就赶紧摆个舒服点的姿势,抱住自己的头,看准哪儿空地能摔赶紧摔,以免碰到什么障碍物或者空中掷物之类的,到时候更加倒霉。

    可是在逃命过程中,谁会去听司空的这番歪理呢?于是,在司空摘星和陆小凤一逃一拽、一逃一拽的拉扯中,司空摘星很荣幸的撞在了菜市口的木牌坊上,捂着下腹瞬间僵成一只石猴子从天上笔直的往下掉。

    呜呜……我应该抱脑袋的,万一砸出脑浆怎么办?在脑袋冲下掉下来的一瞬间,司空摘星这样想着。

    但是,有一种论调叫做主角不死论,司空摘星作为这篇杯具文的主角又怎么会一命呜呼呢?所以在司空摘星距离地面仅仅有一尺距离的时候,一个白影瞬时拖住了司空摘星的脑袋,衣袖一卷便将人拥进了怀里,再一转眼就失了踪影。

    看着空了另一头的红布,陆小凤摇头苦笑。看来某人要决战的传闻是真的了,他居然出现在了京城这个是非地,可是……大家朋友一场为什么见了我都要跑呢?我又不是什么害虫?

    西门吹雪?=0=

    没在乎自己是被某人公主抱一路抱进客栈的,司空摘星在发现抱着自己飞行的人是西门大庄主后眼中立刻闪显出了看见救赎主一样的虔诚光芒,一双手更是牢牢的揪住西门吹雪的衣襟。

    “西门!西门!我大哥二哥都被金九龄那个混蛋抓了。二哥还被打伤了,快帮我去救人啊!”着地后司空摘星拽着西门吹雪的衣服扯啊扯。

    可西门大庄子此刻寒着张脸什么都没有说,抓着司空摘星的双肩强迫他左右转了几圈像是确定了什么之后,走进房间将整整一壶茶全部倒进口中之后,拉着司空摘星就往上倒了下去。

    ?!

    “西门?喂!西门吹雪!你搞什么啊!”被西门吹雪压在板上,司空摘星整个人都动不了想推也推不开,伸出一根手指勉强点了点西门吹雪的腰焦急的问道,“我二哥还在水生火之中,随时有生命危险的!你不能分手了就见死不救啊!”

    西门吹雪将头转向司空摘星直直的看了他一阵,冒出口只有一个字,“累。”说完便用那张帅气的脸庞侧对着司空摘星沉沉的混睡了过去。

    要知道飞行界中的冠军,司空揽月的白鹰花了两天一夜才飞到万梅山庄,而西门吹雪却仅仅用了一天一夜就从万梅山庄赶到了京城,这一路上别说歇息连口水都没喝,再神的人也撑不住啊。

    西门吹雪累了可以两眼一闭的睡过去,但满脑子乱事的司空摘星可不能,被人圈着脖子,压着腿得躺在上,司空摘星消化了好半天才把那一个“累”字消化进了肚子里。愣了好半天才又戳了戳西门吹雪,降低音量的问着,“喂!你要睡多久啊?什么时候救我哥啊!你是来救我哥的吧!……唔……你能过去点,虽然现在已经深秋了,可是你这么压着,我也很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偷你妹啊!(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