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替我问候六扇门全家(上)

    作者有话要说:
被同步盗文……叔表示压力很大……

    于是决定以后同一章节会更新两次:正式完整章节以第二次更新为准。

    下面说明一下:

    比如说11月XX,叔在下午4点的时候会更新一章,此时章节名为:XXXX(上)

    这一更,一般会只有半章的内容,错字很多

    到了晚上7点叔就会把章节改为名改为:XXXX

    这个时候,就是完整的一章内容了~~~

    在一更时点开的话,只需要付一次钱~~二更加内容后可以继续看~

    所以欢迎大家多抢沙发~~

    可以等一段时间标题名称变了之后再进来看文~~~~

    
  西门吹箫向司空摘星爆完料,损完自己儿子后拿了钱便又出去寻找他夕阳红了。而司空摘星则继续留在万梅山庄,只不过他排解无聊乐趣变从折树枝变成了玩弄那条怪狗,不是丢树枝让那条狗去捡,就是有一下没一下摸那只狗脑袋。

    虽然每次摸到那狗脑袋时候,司空摘星还是会被那狗血盆大口给吓一大跳,但是想着那狗是因为舒服而不是想要咬他就会安心许多,多玩几次司空摘星便也同意了西门吹箫观点,这狗看起来真乖。摘星想如果西门吹雪真和这只狗一样只是表和心对不上号话,也许就像二哥和陆小凤说那样,其实那人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坏,也算是好人吧。

    不过,还好西门吹箫平时没什么表手又好,否则说不定揍过他人就不只大哥一个了。

    “嗤嗤。”现在只要一联想到没长开西门小包子被自己大哥揍过之后那脸上青青紫紫样子,司空摘星就忍不住会闷笑。没想到啊,真没想到,堂堂西门大侠也会有被人揍一天,还是被武功其差痞子揍,哎,我怎么就没早穿越过来看看呢。

    突然咧开嘴,抱着狗司空摘星搓着狗脖子上绒毛,心不知怎么特别好。抛出一根树枝又不嫌腻玩了起来,望着树枝呈抛物线状弧形掉落向远处,那只狗追着树枝眼开树枝就要着地,灵巧跃起准备张口要去衔那树枝。

    在那一瞬间一只雄鹰从天空俯冲而下,两只爪子一伸就把那树枝抓了个正着,提着树枝往上一扑棱翅膀就脱离大黄狗目标范围,朝着司空摘星眼一道凶光就直冲了过来。

    “我妈呀!这家伙怎么回来了!”不是来找我报仇吧。

    司空摘星一看冲向自己那只鹰全是呈灰白色,背部漏出了些许羽毛脱落后皮便立刻想到了前两天那只和自己再房间里缠斗冤家臭鸟,以为对方是要来报仇便马上不客气抽出了自己边弯道朝着那雄鹰比划,嘴里还吹了个口哨招呼大黄狗回来和他一起攻击雄鹰。

    有了帮手,加上这次场地宽阔司空摘星边没上次那么怕那鹰了,神采奕奕准备来个绝地大反攻。可谁知到那鹰这次居然丝毫没有攻击司空摘星,而是在司空摘星边左窜右窜,凄厉鸣叫着似乎有什么非常焦急事

    话说对于这只鹰认识时间也有那么好几年了虽然不是很对盘,而且随着他二哥外出时间不断增多,司空摘星见到这只鹰次数平时也并不是很多,但他却很清楚这鹰脾,它会就那么不远不近杵着而不扑过来挠司空摘星脸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往那鹰腿上竹筒一看,里面确实插着一张白色字条。别了一下嘴,司空摘星拿刀指着雄鹰再三提防警告着“你不许抓我!”才悻悻收回了弯刀,伸着手去抓白鹰腿,将里面信件去了出来。

    果然很多东西不看还不没什么,一看可真要吓人一跳。他那倒霉大哥居然被六扇门抓住了。二哥正催着摘星前往刑部大牢开锁救人呢。

    这是件坏事,可是此刻在司空摘星来说却是个好消息,眉毛得意往上抖了两下,司空摘星就嘿嘿笑了起来,终于找找理由离开万梅山庄了。

    跑到福伯面前,司空摘星二活不说就把那信纸往福伯面前一抖,果然福伯不但没拦着司空摘星还备一匹好马给他。只是在司空摘星出门时候,一脸愁容拉着人家叨念着:“司空少爷啊!您看着刑部大牢那么危险,要不您等我们庄主出关再去吧!我想这司空大少爷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有什么事。”

    让西门吹雪去?这怎么行?前几天西门吹箫不是才说过西门吹雪想揍他大哥吗?叫西门吹雪帮忙,说不定人没救出来,反而要把他大哥命给搭上,再加上西门吹雪和他二哥在闹分手万一两个人闷打起来,他岂不是也要被殃及鱼池?一口回绝了福伯话,司空摘星只说是有他二哥帮忙就够了,骑上马就朝着京城方向飞奔而去,生怕自己又被福伯那个老狐狸拖住。

    揣着二哥信件,司空摘星火急火燎赶到京城,到了城门口突然想起一个很严肃问题,在哪儿碰头呢?信上没说,司空摘星也不敢贸然向丐帮打听有没有他二哥消息,毕竟丐帮人可以给江湖人报自然也可以给官府报,万一他们将自己和二哥都到达京城事报给了六扇门,那么看守大哥戒备必然就会森严不少,到时候可就要麻烦上很多了。

    想了想京城里自己和二哥都比较熟地方,司空摘星摸着头跑到了路边一个画字先生摊位上,借了纸笔然后买了一个信封,写了一封信后便跑向了京城里一间不小老字号客栈。

    到了客栈前便招呼了一个伙计,让他把信交给客栈总掌柜,就说是掌柜家里人给他家信。伙计把信送进去没多久,司空摘星另一个老熟人,福伯他表哥禄伯就带着他们家招牌式满脸菊花褶子笑容“噌噌”得闪亮登场。

    一看伙计指了指司空摘星,便乎贴了过去,嘴上叫着大侄子就把司空摘星往后院拉。

    看到禄伯摆出这样架势,司空摘星立刻知道自己做没错,在人头攒动客栈里,若是有什么事话,果然还是需要小心些为妙。

    到了后院,禄伯将司空摘星引进一间比较偏僻房间后,立刻就将司空摘星夸奖了一番,“三少爷您真是机灵,尽然想得出用这法子找我。您不知道,您家二公子大半夜窜进我屋子,把老头我从上拽起来时候,我差点没给吓死。”

    “嘿嘿。”因为被夸了,司空摘星又点不好意思笑了笑,其实他这并不是自己聪明,主要还是归功于武侠片没少看。

    听禄伯说自己二哥已经到了京城,可司空摘星左瞧右瞧却没看见他人影,便急急想禄伯打听起了二哥消息,顺便也问了问自己大哥况。

    “您家二少爷见您没来,便自个先去六扇门和刑部大牢探路了,估计一会儿就会回来。而您家大少爷,我听人说当时为了抓他六扇门百来号人,全搞得人仰马翻。就看见他从一个房顶窜到另一个房顶速度快看得人眼睛都花了,下面一群捕快还来不及爬房顶上抓他,他人家就换地方了,要不是后来他不小心和落到了花丞楼花五爷马车前被人家逮个正着扭送官府,我看就六扇门那群蹩脚捕快要抓他还早给十七八年呢。”禄伯回忆着前些天从底下人处打听到消息,有略加夸大了一点转而告知司空摘星。

    “花丞楼?江南花家人?”听名字和之前认识花满楼很是相似,司空摘星几乎于肯定多嘴了句。

    “没错。就是江南花家。您说奇怪不奇怪,江湖上那么多有闺女大门派大家族,想抓您家大少爷都没抓着,偏偏给那一家七个儿子没闺女花家给逮着了。这里面绝对邪乎着呢!”禄伯说着说着突然表变得很诡异,凑到司空摘星耳边上神神叨叨来了一句,“我听人说,这次官府这么劳师动众去找你大哥跟平南王路上遇到了个女鬼有关系!”

    “啊?”他大哥被抓怎么又扯出了叶孤城和女鬼来了?

    “听平南王王府马车夫说,前阵子他和平南王去别地方时候,有一天夜里天下着雨,半夜里一个衣衫褴褛姑娘就撞了他们马车,那时他们就奇怪一姑娘家怎么那种天气会在荒郊野外撞了马车之后居然还没事,后来想着不对就进城后把人送去了医馆,谁知道进了医馆那大夫刚要给姑娘诊脉,那姑娘就不见了。

    后来平南王回到京城后没两天,他们家看门那条狗就死了,甚至把守严严库房也给人盗了,连着王府武教头和十几个守卫一天之内全成了瞎子,在瞎以前听说他们全看见有个姑娘坐在那库房里绣花!

    平南王知道后就立刻想起那天雨夜里女鬼,那女鬼一路上什么多没说,就是独独将了一个人名字,您知道是谁吗?”

    “司空……”听着禄伯前半段描述,司空摘星脸色就青了,到禄伯让他猜那女鬼说了什么时候,他更是冷汗淋漓往下淌了起来,原来他大哥会被抓全是他惹出来祸啊……这回惨了,万一被大哥知道绝对没好果子吃。早知道他那时候就干脆什么都不说了。

    接下来禄伯有絮絮叨叨说了一堆有用没用,司空摘星就跟丢了魂似地什么都没心思听全,直到司空揽月回来见他脸色不对劲,强势问之下,司空摘星这才老实交代了他犯罪经过。

    低头不敢看他二哥表,司空摘星现在连打个地洞钻进去心都有了,可没想司空二哥听了那一段“女鬼”成因版真实故事后,压根就没怎么搭理这事,瞧着司空摘星单单就问了句:“西门吹雪呢?”

    “他闭关修炼去了。”司空摘星站在那里老老实实回答。

    听完这个答案后,司空二哥清寒秀气脸上终于出现了一抹几近崩溃表,翻着白眼他在心里鄙视起了西门吹雪那个呆子。人都送过去了,还去闭什么关啊!做男人,就不能麻利点吗?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偷你妹啊!(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