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白狼叼猴子

    盯着白纸上黑字,司空摘星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自从西门吹雪拿出这张纸之后,他最少研究了这纸片看了有三四个时辰。可现在天都亮了光线也充足了,可司空摘星怎么看怎么觉得这眼前东西都跟一张卖契差不多啊。

    纸上字他每个都认识,而且可以确定是这确确是他二哥司空揽月手笔,可是为什么这些字组合在一起他就有些看不懂这纸片上内容了呢?

    难道说西门吹雪和二哥掰了?两个人在闹分手费?西门吹雪要把这几年往二哥哪儿送东西全拿回来?而那些东西恰巧又被二哥用没了,所以二哥就把我卖给他来抵账了?不至于吧!这西门吹雪未免太小气了,分手还搞资产回收啊!

    但这似乎也说不通啊,二哥怎么会没钱呢?他这么多年兜售贼赃赚钱都够换成黄金造游泳池给人洗澡了,而且西门吹雪那几年里给二哥送东西全在二哥小仓库里堆着啊,没见少了什么,没理由要拿我去抵债吧!

    难不成……

    “那啥……我二哥在西域过得还好吧!”司空摘星蚊子叫问了一句,该不会是二哥在西域找了个新财主,把西门吹雪给甩了,然后为了给西门吹雪消火就拿我当猴供他消遣吧?

    头朝司空摘星微微偏了三厘米,冷冷眼光在司空摘星那带着人皮面具脸上停留了片刻,西门吹雪也不说话,端起桌上清茶抿了一口。似乎又把所有问题原封不动打回给了司空摘星自己猜测。

    额头上留下三颗大汗,司空摘星举起卖契挡住自己脸,不知为什么他就是害怕被西门吹雪看到,总觉被他看见就没什么好事。尤其是这种自己百分百认定对方场失意时候。作为曾经被西门吹雪揩过油好孩子,以及甩了西门吹雪司空揽月弟弟,司空摘星觉得自己处境非常尴尬,鸭梨很大,非常大!

    “你看我这人笨手笨脚,洗衣烧饭什么都不会,而且你家也不缺佣人,要不你等几天,我回家找我爹拿钱还你行不?”把脸埋在卖契后面,司空摘星咬着嘴唇问着。虽然他很清楚西门吹雪不缺钱,无非就是想要消遣人玩,但是,这个被他消遣倒霉孩子能不能不是自己啊!!!

    西门吹雪摇头。

    “要不,你看看有没有想要剑谱什么,我去给你偷来抵债吧!”司空摘星说着还垂下了两条宽面条泪,显得自己无比可怜和委屈。

    西门吹雪依旧摇头。

    老大您别这样啊!小我上有不成材老爹老哥仨要孝敬,下有狐朋狗友一群要玩乐,别抓我去当家丁。诗词歌赋样样不会,秋香姐姐也没兴趣勾搭,练剑陪打我小子骨头不起折腾,暖暖被您找个香饽饽软妹子不是更好。

    在司空摘星囧囧有神外加泪光闪烁双眼注视下,西门主终于有了摇头以外动作,放下茶杯,薄唇开启问了简单三个字,“看完了?”

    信吗?早看完啦!

    难得对方这次问话还算明确,司空摘星立刻朝着西门吹雪点了点头。可是想想似乎又有什么不对,现在他们讨论应该不是有没有看完信问题,而是西门吹雪怎样才能放过他问题吧!

    刚想开口再纠正一下对方,司空摘星就觉得眼前人突然站了起来,高大影遮盖在自己头顶上,随之……

    “啊!!!”

    在司空摘星尖叫声传遍整个街道瞬间,他已经被西门吹雪夹在胳臂底下朝着万梅山庄方向飞了出去。茶未饮尽杯旁摆着两锭灿灿白银,摇曳窗户啪啪扇了几下也逐渐停了下来。

    放不放司空摘星走问题根本没有讨论必要,因为西门主原本就没打算放某人走。

    坐在郊外凉亭里饮酒交流感陆小凤和花满楼同时觉得头顶上有什么东西飞过。

    “没想到这城中还有此等高手,花某居然无缘拜会,真是遗憾啊!”想想刚才在自己头顶上掠过之人手、速度和气场花满楼免不了赞了一句,并对自己没能见到此等高手表示了三分遗憾。

    而陆小凤则望着那白影消散方向,用两跟手指捋了捋他小胡子说,“花兄,你刚才难道没有看见一只大白狼叼着只猴子在天上飞吗?”

    “……”

    面对花满楼无语和微笑,陆小凤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举起手对着自己嘴巴就来了一下,这嘴得真是没治了。随即连忙岔开话题络气氛,并心里计划着过段时一定要去万梅山庄看看。

    至于司空摘星,作为天下第一神偷,江湖上轻功数一数二人物,在被西门吹雪夹在胳肢窝底下飞行过程中他突然发现,原来他是恐高症。两手紧紧抓在西门吹雪衣服上,司空摘星眼泪横流,时不时哽咽两声:“我要下车!”或是“二哥我恨你!”

    看司空摘星可怜巴巴样子,西门吹雪似乎是受不了司空摘星闹腾,便在下一个城镇中找了辆马车代步时候,而司空摘星却依旧死拽着西门吹雪衣服。

    等司空摘星反应过来时候,他刚奇怪着西门吹雪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变得 “平易近人”了?怎么自己这样抓了他一路,他都没剁掉自己手时,司空摘星又瞧见了……

    瞧见了那个让他无比怨念,无比自卑表,西门吹雪脸上那看似略带轻蔑和嘲讽式神朝着司空摘星笼罩过来,那种遭人鄙视不爽和无力感,让司空摘星全泛起一层一层寒毛。好几年前那些餐具回忆入浪花一样翻涌出来。

    不行,他得溜。

    以前刚认识他时候,就被这人折腾一愣一愣,现在自己二哥甩了他,他心郁闷还不知道会把自己这么糊弄呢!都不知道二哥这次怎么想得,这种不要命活,怎么可以找他来做呢?再怎么说也应该找大哥那种小强命上啊!

    作为一个小偷,不仅仅要有偷东西好技术,还要有逃跑好技术。于是为了逃离西门吹雪魔爪,司空摘星一路上使出了十来种不同逃跑方法,可是却没有一项成功。

    尿遁三次,次次都刚跑出一公里就被西门吹雪拎回来,谁叫别人轻功比自己好;想灌醉西门吹雪乘机溜走,怎奈何对方却告诉自己他们一家都是越喝越清醒奇怪体质,司空摘星宿醉了两次结果还要西门吹雪照顾;想乘西门吹雪睡着时候翻窗户走,谁知那人却在第一次发现自己有这种举动时候,就找了根绳子,每天一到睡觉时间就往两个人腰上栓,彻底断了司空摘星开溜念头。

    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当司空摘星被西门主拽到万梅山庄山脚下时,望着那一片没开花没长叶,光秃秃梅花树,司空摘星瞬间觉得一切是那么应景萧瑟和凄凉。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偷你妹啊!(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