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兄债弟偿

    “咯咯”被人闯开密室里有一种奇怪声音,细小但是在安静中却有很明显,是司空摘星在打牙颤。

    我还没说他坏话呢,他怎么就出来了?这还让不让人活啊!睁着一双圆溜溜大眼睛,司空摘星坐在地上仰望着西门吹雪,惊得心里慌慌,喉结上下滚动,司空摘星好半天才发出一个单音节,“你……”

    西门吹雪没管摘星说什么,盯着他脖子上枷锁盯了半饷,举起自己乌鞘剑就要凌空劈下。

    眼见自己头顶上银光闪烁,司空摘星立刻就反应过来对方要干什么,马上把手上镣铐往前伸了半寸,脖子往后缩,就等着西门吹雪一剑把那困了他一天一夜破锁给劈成两半。

    “铛”得一声,乌鞘剑和玄铁镣铐撞击发出一声脆响,不小振晃得司空摘星脖子被铁铐勒得一阵生疼,眼泪水在眼眶里滚了两圈之后又立马被司空摘星自己收了回去。两手晃了晃手上链条,居然就只开了条指甲缝粗细小口子。

    抬头回望着脸色不善西门大侠,司空摘星吞着口水说:“要不,你拿我刀再试试?毕竟剑不是用来砍。”刀是用来砍,剑是用来刺,鞭子是用抽,这话也不知道是谁告诉摘星。现在看到西门吹雪那把世间无双宝剑居然奈何不了一付半旧不新破锁,司空摘星顿时明白了这句话里意思,干什么事那得用什么货。

    感觉自己面颊上被冷冷扫了一眼,司空摘星提着心眼紧张注视着西门吹雪动作,万一这位大侠一个不爽,觉得他劈不开铁链糗事被自己知道,要杀人灭口怎么办?我亲二哥啊,你怎么还不快点从西域回来啊!你弟都要被杀人灭口了。

    果然,大侠就是大侠,用小贼之心度大侠之腹是大大不对。西门吹雪没有半点要杀人灭口意思,只是用他一贯处变不惊缓缓地收起自己剑,然后从雪白衣服里掏出两把黑不溜秋钥匙……

    有钥匙你不早拿出!你有病啊!

    不敢当着人家面吼出来,司空摘星只好用看智障眼神瞧着西门吹雪,他又一次肯定,这个人人敬仰万梅山庄新庄主脑子绝对不只一次被门夹过。

    可是当司空摘星被解救出来之后,他猛然发现原来根本不是西门吹雪脑袋被门夹过,而是他司空摘星脑袋被驴踢过了。

    不过是被人抓起来关了个小黑屋子时间,他司空摘星怎么就从官府面前人人喊打盗贼头子变成了收人敬仰一代侠义之士了?最奇怪还是陆小凤那家伙,怎么也从被官府利用倒霉蛋摇一变成了智勇双全江湖后起之秀?太诡异了吧!到底他被抓起时候发生了什么事

    “陆小鸡,你把犯人抓住了?”

    背后有西门吹雪跟着,司空摘星深知自己那点轻功逃不出对方五指山,所以在看见陆小凤一瞬间立刻往他边上窜,一边明着向陆小凤确认有没有抓住犯人,一边暗着甩眼色问他为什么西门吹雪那个大冤家会在这里?其实这样做还有个好处,那就是顺便给自己找个垫背,找点踏实感。

    可谁知道,陆小凤那家伙看都不看就把司空摘星往边上一推,踩着摘星脚板就朝花满楼就跑了过去,殷勤又切询问,“花兄你没事吧?”

    抱着被踩脚原地跳了几下,司空摘星鼓着个包子脸,唉唉叫了几声后瞪着陆小凤和花满楼方向不知怎么就是一肚子火,我认识你多少年啊,你认识那瞎子才几天啊?居然为了他踩我?好你个路臭虫,死三蛋,以后别找我借买酒钱。

    在陆小凤背后又是做鬼脸,又是插眼珠挥拳头,司空摘星愤愤不平了好一会儿,突然觉得自己背后特别凉飕飕。回头一看西门吹雪那双乌黑眼珠子盯着自己眨都不眨一下,甚至还隐隐往外泛着杀气,怎么看都让人慎得慌。

    我什么都没做啊!他干嘛那样苦大仇深看着我?我不过就是有时候在背后说他坏话,他用得着那么小气嘛?抖抖索索转回头,司空摘星越想越害怕。最后干脆什么也没说,就弓着背猫着腰一瘸一拐这里窜一下那里窜一下,也不敢回头跑进了树林子里面,打算开溜。

    在他背后西门吹雪也什么没说什么没做,脸上表甚至都没有任何变化抬脚跟进了树林。

    大约一盏茶功夫后,陆小凤脑子突然灵光一闪,语气尤为凝重问着边花满楼,“花兄,你有没有看见司空摘星?我刚才好像瞧见西门吹雪了。不行,我得赶紧告诉他。”

    花满楼点了点头,摇着他扇子说:“方才有人将我与司空兄救出后,司空兄就匆匆走进树林离开了,似乎有何急事,不知……”

    陆小凤顺口接下去问,“那你有没有看见救你们人长什么样?是不是穿着白衣,拿着一把形状奇怪剑,整个人看起来就跟天山上下来雪仙似?”

    花满楼沉默不语,摇着扇子继续笑。

    “花兄?”

    “……陆兄,在下看不见。”

    “……”陆小凤也沉默不语了。

    树林子里,司空摘星故作镇定走了老半天,就是想要甩开西门吹雪,怎么奈何他后那个早就可以做到踏雪无痕,落地无声绝顶高手似乎故意要引起司空摘星注意,时不时得就踩个落叶发出点声音提醒司空摘星还有个大活人在他背后跟着。

    像螃蟹一样横着朝左边移三步,后面脚步也跟着朝左边移了三步,再横着朝右边跨了五步,后面人便也往右边走了五步。

    司空摘星一会儿小跑,一会儿没事跳两下,冷不丁还学刘翔做几个不标准跨栏动作,甚至闲得慌还复习一下小偷垫脚走路基本功,可就是这样花样百出抽风逃跑法始终没有把后人给甩掉。而他一刻不停奇怪举动更是吸引树林子里几只夜行动物看猴戏似地,睁着一对对泛绿光眼珠子溜溜得跟着他转悠。

    折腾了好一会儿,原本就一天一夜没怎么吃东西司空摘星终于受不了,心想着大不了就是天掉下来碗大个疤,伸头一道缩头也是一刀。深深吸了几口凉气,撞了撞胆,司空摘星背过去低着头近乎问,“西门兄,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

    既然,陆小鸡和花瞎子都没事叫对方这个兄,那个兄,那自己也这么叫西门吹雪好了。而且这样叫还能提醒西门吹雪,咱两是世家,那他就不会对自己干什么了。恩,就这样叫。想着,司空摘星还点点头觉得自己想没错。

    谁料司空摘星这一走神,西门吹雪就从怀里抽出一张纸,甩了一下展开在司空摘星面前。

    熟知西门吹雪寡言个,司空摘星明白这次西门吹雪会出现在这里事绝对和这张纸上内容脱不了关系,于是便眯着眼睛,借着被树叶遮挡了好几层微弱月光辨认起了纸片上内容。

    只是光线实在太暗,司空摘星看了半天,最后也就认出了断断续续几个字,还有他二哥落款,看笔迹应该是二哥写没错,可是到底纸上写得是什么呢?

    “这里面写了什么?天太暗,我看不清。”小心看了看西门吹雪脸,司空摘星惦着心问,不会是二哥在西域出事了吧?

    “……”西门吹雪沉默了片刻,然后伸出他纤长手指指着司空摘星说,“你哥欠我钱,你抵债。”

    “什么?”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司空摘星,直直看着西门吹雪,睁着一双有灵气大眼睛,愣是没听明白刚才西门吹雪说了什么。

    “兄、债、弟、偿。”指着司空摘星,西门吹雪这次一字一顿只吐了四个字,乌黑眼珠里闪过一丝意义不明亮光。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偷你妹啊!(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