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极乐楼事件2

    一片寂静孤凉月光下两道人影重叠在一起挥汗如雨。

    “嘿咻嘿咻……”司空摘星大力挥舞着铁铲掘起一拨拨黄土自己挖坑同时也不忘催促旁边死党“陆小鸡你快点挖啊要是过了时辰今晚就去不了极乐楼了。”

    “是是是。司空大爷您看我这不是在使劲吗?”连连道了三声陆小凤继续埋头铲土嘴里不住嘟囔“要不是你记错埋棺材地方我们至于来不及吗?”

    耳朵灵敏一抖司空摘星一字不差捕捉到了陆小凤语言中信息铁铲一挥朝着陆小凤腰侧横扫过去眼睛一瞪司空摘星很不客气说:“少说话快干活!也不想想这大半夜小爷我是为了谁才没事来这里刨洞!”

    稳稳用两根手指夹住袭击向自己铁铲陆小凤连忙低头哈腰道歉随即更加奋力铲土。

    极乐楼名字取自西方极乐世界要去西方极乐世界自然需要躺一躺棺材。到了指定时辰客人躺进棺材后会有极乐楼昆仑奴抬棺送入极乐楼正因这一项规则才使得极乐楼异常隐蔽官府始终找不到进入极乐楼方式。

    前一天晚上司空摘星和江南小盗两人是分别躺在两口棺材中被送入极乐楼不过今晚因为司空摘星记错了埋棺材地方耽误了时间使得他和陆小凤只来得及挖出其中一口棺材两个成年大男人也因此只好挤在一起。

    在棺材外面插上标识用火折子拉上棺材盖司空摘星刚准备躺下就发现棺材里已经被陆小凤占去了大半他几乎找不到可以躺下地方。司空摘星用手往陆小凤口推了推示意对方给自己腾出点地方“你过去点挤死了!”

    “我也想啊可这口棺材实在是太小了!”我又不像你瘦跟猴子一样往哪儿条缝里都能钻。陆小凤瘪瘪嘴也表示无奈“要不你躺我上吧!”

    虽然不愿但是又无可奈何司空摘星不乐意和陆小凤挤饼子就只好趴在了陆小凤上。还特别坏心眼往陆小凤肚子上问候了两拳平时想揍陆小凤时候每次都会被他两根手指挡下这回难得有机会绝对不能错过。

    陆小鸡哎哎直叫挡不了司空摘星“痛揍”自己手不代表他就找不到别方法折腾这只在他上撒泼小猴子。一手扯脸皮一手挠痒痒这两个大小孩之间闹剧到底什么时候能收敛一些永远是个未知数。

    能来跑来极乐楼人自然非富即贵。所以这极乐楼一楼接引人在每晚打开棺材时候都会遇上形形□不同人物有早早自己带上面具怕被人认出却耍着官架子贪官污吏有大大咧咧干脆在棺材里睡着武林人士也有抱着金银珠宝深怕糟贼惦记吝啬商人。不过这位见惯了各种奇怪场面接引人今天当他打开陆小凤和司空摘星棺材盖子时候还是不免愣了一下。棺材里两个人……

    “你放手!”司空摘星以难度系数10.0软体动作抬脚穿过陆小凤前膝盖抵着陆小凤下巴让对方呼吸困难。

    “你先放!”陆小凤胳膊肘绕过司空摘星脖子勒紧了也没打算放过对方。

    看来是两个没什么阅历败家子。接引人这样估计着藏在面具后脸爬上一道诈笑容。拿过一旁婢女脸谱面具一句“升官发财”开始哄骗两人快些进入极乐楼当肥羊。

    司空摘星和陆小凤虽然闹可是事轻重缓急还是分得很清楚在那接引人开口说话瞬间两人就交换了眼神准备开始干正事也顺水推舟接着那接引人话说了几句便扮做傻乎乎模样进了楼。

    陆小凤不用说一进楼就立刻开启了战备状态打量起了眼所能及各个角落任何细枝末节都没有要放过意思。而司空摘星原本也是要帮陆小凤观察一下况不过他定力实在是有够差没一盏茶功夫就钻到了赌桌最前面拿着自己荷包往外掏银子。

    又半柱香之后陆小凤突然觉得自己背后有人扯他衣服回头一看带着脸谱面具司空摘星正耸拉着头垂直肩膀一副丧气小媳妇样。

    “这么怎么快就回来了?发现什么了?”虽然知道司空摘星一定没干什么正事但陆小凤还是多问了一句。很多时候事关键都是在不经意间乍现。

    “我输光了……”像只垂头丧气小狗司空摘星声音听起来特别可怜兮兮。

    “这么快?!”陆小凤明显没有想到惊讶了一下在他印象里司空摘星上带银子一般来说都可以够他喝几十坛女儿红了。一想到几十坛女儿红这么快就没有了陆小凤免不了有点惋惜。

    “这里最小一注也要五十两银子就我上那点钱压个两注就没有了。”再说二哥都失踪几个月了谁给我发零用钱啊!“你上有没有什么值钱东西?让我去翻本嬴了还你啊!”司空摘星贼溜溜一双眼睛看着陆小凤脸转了两圈随即眼睛盯着陆小凤衣领瞥了两眼一双手就往陆小凤口摸了过去。

    “喂!喂!”拍开司空摘星一双毛爪子陆小凤一脸受不了对方样子把上查案用假银票全数塞给了司空摘星“别动手动脚。喏这个拿去省着点花。”

    一见陆小凤丢过来是一叠银票司空摘星连那些银票金额都不看就把东西直接丢回了陆小凤怀里不死心一双手继续放在陆小凤上乱摸。“这里不收银票只收金银珠宝能用我还早就用了啊!快点你上一定有钱快点给我啦!小气鬼。”

    陆小凤被摸得老不自在左拍右拍了司空摘星好几次爪子还在司空摘星面前翻了两三遍袖子才让司空摘星相信他是真没钱。

    臭三蛋!穷光蛋!撅着嘴瞥了眼陆小凤司空摘星双手抱郁闷把视线转向围赌钱众人。来赌场居然只能看别人赌钱这对于司空摘星这样有着一些小赌好人来说是何其残忍!

    恩?这是什么?因为负气抱姿势而感觉到自己怀里有着某个硬物司空摘星伸手往自己怀里摸了摸等他再次将手掏出来躺在他手心中正是那个先前被陆小凤抢走过扇坠。

    “对了!我还有这个!”哈哈!大笑了两声司空摘星跳着转恨不得扒开所有人直接冲到赌桌最前边。

    可是当司空摘星冲到赌桌前刚准备把那个扇坠压上桌却发现自己展开掌心上居然是空空如也……怎么可能?脑子里飞速回想着自己从怀里掏出扇坠后每一个片段。

    他大笑然后跳起转接着有一个力道拽着扇坠上吊绳抽走了他手上扇坠……

    “陆小凤……”咬着牙三个字好像是从牙缝里恨恨挤出声来一般司空摘星抖着手缓慢推开其他赌徒按照原路往回走引来了一堆不满叫嚣声。不赌钱你没事一会儿进一会儿出找抽啊!你当你是赵子龙在过长坂坡啊!

    你丫抢一次也就够了!居然还抢我第二次!你当我这个天下第一神偷贼头子是什么啊?估计司空摘星现在算是体会到了当年他在空空儿面前连偷三次时空空儿那想撞墙心了。不过在撞墙之前司空摘星还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扑过去咬断陆小凤鸡脖子。

    叫你抢我东西!叫你拿我东西去忽悠良家妇男!诶?陆小凤勾搭着那个白衣男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啊!这形、这气质还有这一股子淡淡香味……不好!这人不就是我偷那个肥羊吗?这时候拿扇坠在人家面前晃悠不是就相当于等着人家报官抓贼吗?

    陆小凤你个倒霉蛋活该你!叫你没事老抢我东西自己去蹲大牢吧!在紧张中突然想起自己某个死党比自己要危险数倍之后摘星得意洋洋嘿嘿了两声他没敢发出大声怕引起别人注意缩着脖子准备开溜。他得回去张罗点美酒烧鸡等过几天可以到大牢里探望陆小凤时候眼馋他。

    贼笑着没走两步司空摘星突然觉得不对啊!

    我今天为什么要来极乐楼?帮陆小凤查案啊!

    我干啥没事那么好心帮那个臭虫查案?因为他中了毒活不长了呗!

    对啊!那陆小鸡就快没命了我这时候怎么可以见死不救让他再被官府抓去蹲监狱呢?不行我得提醒去他!装似不爽一跺脚司空摘星无奈最后还是得回去提醒陆小凤那个冤家。要是这臭三蛋真死了以后生活岂不是少了一个插科打诨最佳伴侣?

    转头往之前陆小凤站着地方瞧去居然没了人影。司空摘星连忙往扫了一遍才发现了那只小鸡正跟着那位白衣公子往楼上跑。刚准备追上去司空摘星就被两个守卫拦了下来。

    “客官二楼最低一注1000两按规定麻烦您出示一下足够赌本我们才好让您上去。”

    1000两!!!司空摘星听了那守卫话险些咬了自己舌头没想到就连古代赌场都流行vip贵宾间。“那前面那个有两撇小胡子男人怎么上去?他上估计连一百两都没他怎么可以上去?”

    “那位爷手上玉坠市值一万两够赌资了。”

    (╰_╯)####不要跟我再提那扇坠小心我揍你!

    摘星朝着守卫冷冷“哼”了一鼻子气。楼梯不让走我堂堂天下第一神偷难道就找不到第二条可以走路了吗?拐到楼外面司空摘星抬头看了看二楼一间亮着灯房间见下无人便飞速翻上了扒住了二楼窗沿以一种常人根本不可能办到姿势近贴在窗户下方。

    手指沾了点口水在窗户纸上戳了个小洞。随后用双手手指指扣住窗沿上缝隙颤着两条细胳膊把自己整个人往上提动作看起来有点像是在做单杠上做引体向上只是过程比那还要再费力些。

    眼睛对准自己戳出来小洞后司空摘星将双脚微侧拱着脚背用大脚趾和脚跟力气帮自己双手分担了一些重力确保自己不会掉下去后这才定神往窗户里面瞧去。

    窗子里摆设明显要比楼下精细别致多还真有点vip包房味道。只是这包房里并不如司空摘星所想那般有有一群人在聚众赌博。安静房中只坐了两个人这两个人中居然还有一个司空摘星熟人一个比陆小凤还要熟上几百倍熟人。

    他怎么会在这里?司空摘星那带着面具脸上浮出了各种不解与疑问。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偷你妹啊!(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