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天下第一锁

    也犹豫可是当西门吹雪发现司空摘星跑路居然些偏离了客栈方向后西门吹雪最后还是暂时收起了他洁癖心理动手接了陆小凤一路把他抓回了客栈。只是西门吹雪那张俊脸在发现向来不搭理他司空摘星会为了一个囚犯而跟来时候就越发凝重了。看起来好似一副杀气腾腾样子回到客栈后还吓得禄伯差点心肌梗塞。禄伯心能让他这位面瘫了十多年少东家脸成一副鬼见愁摸样那得多天大事啊!

    至于被陌生人帮助了陆小凤则对西门吹雪抱莫大好感对司空摘星连连说了好几句“诶那个你朋友啊。”“人看起啊!”殊不知他在说这些话时候西门吹雪正在考虑要不要把抓陆小凤那只手泡在白酒里进行深度消毒。

    而司空摘星也只是勉强认同了西门吹雪这人不是特别坏观点但是这并不代表西门吹雪欺负他仇就一笔勾销了所以当他听陆小凤话听得些不耐烦时候便用很不客气甩了一句“你知道什么你那家伙病脑子不正常还对我二哥图谋不轨呢!”把陆小鸡那叽叽喳喳嘴给堵了个没声。

    可没一会儿因为地震而导致找不到青楼逛司空回来后陆小凤又找着了继续废话碴儿。

    “朱停‘一把锁’!”司空虽然不会解锁和鉴定古物但是对官府和江湖上一些可能对自己不利东西很是了解他一眼便看穿了此刻锁着陆小凤锁并非普通物件这也正是为什么司空揽月硬要他和司空摘星一块儿到京城主要原因。到自己小弟这次出师任务司空大哥免不了惊讶一下顺便也看看这个被关在刑部大牢最里层犯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老三你还真去劫狱了呀!本事啦!刑部大牢那地方你都进得去出得了。恩?我怎么觉得这个犯人看着点眼熟啊。”

    “嘿嘿司空大哥我是陆小凤。”心里还奇怪着怎么自己回来后两次看见司空摘星后都要遇到这司空陆小凤裂着嘴笑露着一口几天没刷黄牙再配上他那两条带血小胡子……

    “咕~~(╯﹏╰)b!”司空别头去大吐特吐了一回。

    司空摘星见了这景也不客气“啪”得一巴掌拍向陆小凤后脑勺嘴里念叨着“你别没事恶心我大哥他天生审美点高恶心点低你现在这幅死鬼样子把他脑出病了怎么办。”这话说着好像司空摘星和他大哥兄弟感多好一样但事实上司空摘星就是锁打不开气手痒找机会来那么几下而陆小凤现在真好是他不二出气筒。

    “司空少爷我看您先别忙着给这位小哥开链子了先给他擦把脸吧。那个不至于让你家大少爷吐成这样。”一边望风禄伯适时把桌上抹布递给了司空摘星老实说禄伯看着陆小凤这满是铁链囚犯装心里是慌就怕进了客栈是什么凶狠歹徒可这人又是被他们少东家“亲自”拎回来摔在地板上也就默默没出声在一旁看着。

    拿抹布司空摘星使了狠劲往陆小凤脸上一同乱擦也不管陆小凤是不是闭上嘴了嘴巴愣是把陆小凤牙也给擦了一遍。看起来很心可实际上司空摘星还是在找机会蹂躏陆小鸡谁叫除了他司空摘星谁都欺负不了呢。哎这什么鬼锁啊为什么老开不了呢!

    “……”一阵寒风吹西门吹雪飘忽忽从司空摘星背后走飘忽忽从酒架上拿起两瓶白酒飘忽忽回后院洗手。被那股寒意所侵袭司空摘星不知怎么浑不自在悻悻得才停止折腾陆小凤这个倒霉悲催娃儿重新投入解锁高难度工作中。

    天下第一巧匠朱停所做锁要解起自然不是一件简单事“一把锁”只一个锁扣可这一个锁扣里上上下下一环连这一环居然排了差不多十来个或者更多锁眼必须把每个锁眼同时解开才可以成功打开铁链这些锁眼虽然不大但是若细心专注点半天之内解开并不是什么特别难事

    可如果这把锁这样轻易就解开了那么朱停也不佩被称为天下第一巧匠这锁也便称不上天下第一锁天下第一锁真正奥妙其实还在于另外两点。先是整整一把锁和铁链全部是用了寒铁矿和玄铁矿打造那坚硬度金刚石遇到他就好像鸡蛋遇到石头一样金刚石碎了这锁也未必出一个缺口。二来就是那一排锁眼最后那几个锁眼里居然插上了小铁片一旦去开那么几个锁眼铁片就会滑入前一个锁洞把之前锁洞给重新锁上等你再回开之前铁锁时那铁片便可能会到处乱跳时候往前跳时候往后跳司空摘星老让那铁片往前面锁眼里移动最好能一直移到铁片掉出锁扣为止可是老天就是不从人愿。司空摘星现在心就跟在网游里强化装备似时候你看着武器已经到了+8、+9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要圆满时候那武器就爆了时候好一些只掉一级时候则倒霉强化属全灭。

    “你到底犯了什么事儿?居然被这种锁锁着别告诉我你失踪那几年里放火杀人了我第一个拍死你。”不是说这天下第一锁锁都是全天下最穷凶极恶家伙吗?怎么不去锁盗界排名老四姬白霜偏偏锁了这陆小凤这个没名没姓小人物?说陆小凤会在大街上骗小孩子糖吃司空摘星绝对信可是讲陆小凤会打家劫舍做个大恶人……就陆小凤德最多也就和他大哥一样混个采花贼了不起了。

    “说起这个小猴子你不知道!”听司空摘星起了话头陆小凤立马搭腔开始吐苦水“那天你前脚才离开我后脚就被一群人拿着刀给围上了。那群家伙一会儿叫我老实交代什么一会儿说已经知道了我底细一会儿又叫我跟他们走反正一看就不好人十成十骗子样。我哪里会傻不啦叽白跟他们走啊!就这样起了口角我一不小心就把那群人给全潦倒了还把他们头头那个刑什么剑给这断了。那群家伙见打不我就掏牌子我一看是六扇门没办法就只好跟着他们来了京城。”

    “反正我我清清白白说清楚就没事了。可没到那群家伙尤其是那个姓刑一口咬死我是什么菊花点手传人啥也不让我说就把我扔进了大牢。这么冤枉事谁乐意啊!然后我就开始越狱了可不知道怎么搞得每次都被他们抓回来。到最后他们怕我在逃跑就给我锁上了铁链子哝就是你看见这这个样子了。六扇门都这副样子也难怪江湖上那么多大案奇案没人破获了……”说道后头陆小凤就越来越偏离话题开始讲一些江湖老传闻里怪事在那儿瞎自分析那事儿实是什么说得还头尾像一回事。

    “呃……”吐了半天喝了好几口碧螺还依旧反胃司空侧着脸一副难受样子半饷才说出“用磁石吸铁片”几个字说完便好像放下了心里一块大石头般拍了拍口喘了好几口气才慢慢走上楼去今天吐成这样他一定要早点休息不然耽误里明天泡妞计划那就更加得不偿失。

    “对啊!”我怎么一开始没到司空摘星恍然大悟旋即拍了下自己大腿。这里面铁片就算不是纯铁至少也算是铁合金半成品而且古代貌似也没掌握提炼铝方法就算合金里也含了铝估计份量也多不到那里去。吸铁石话似乎真后希望可以把这些铁片给弄出来。可是古代又没五金店磁石这种东西也不是路上随便一抹就会了要到哪里去弄啊!

    难得出了办法但还没开始实施司空摘星又颓废了回去陆小凤也就只跟着他叹气份儿。

    “什么东西是用磁石做啊!”苦恼揪着自己头发司空摘星两个手肘撑在桌子上老郁闷蹬着脚意没意往陆小凤那边踢“叫你没事越狱现在好啦。”米勒老兄本事不是谁都学来哎。

    “磁石、磁石……”陆小凤也努力回忆着脑袋里关于磁石信息终于他灵光一动一个大勺子模样就浮现在了他脑子里“司南司南不就是用磁石做吗?”

    “啊!没错那玩意真是磁石终于办法把这个破锁给弄开了!”心里高呼劳动人民万岁司空摘星蹭一下从桌子上跳了起来看也没看开口便询问到:“禄伯京城哪儿买司南啊!”可没到回答他是一片空白司空摘星研究那把锁研究得早就忘了时辰现在月儿正空挂着也就只他这只夜行猴子还精神到处乱蹿别人全都早早睡去了。

    没到自己居然为了给陆小凤解锁挑灯夜战到了深夜司空摘星在佩服自己义气同时不忘了叮咛陆小凤“喂!陆小鸡等明天我解开了锁救了你你可就欠我一个人了记得一定要还啊!”说着说着就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哈我先去睡了明天还得给你弄司南呢。”

    “喂喂喂!你先等一下啊!我睡哪儿啊!!!”见司空摘星也要走陆小凤忍不住叫了几句可谁知到司空摘星压根就没理他拿着蜡烛台就跑了。“喂!你至少别把蜡烛给拿跑啊!这黑漆漆……喂!”

    可怜陆小凤所人都去睡觉了就他一个人要肚子坐在空空无人大堂当中躺不能躺趴不能趴只能干坐到天亮。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偷你妹啊!(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