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京城,胡同和那囚犯

    卸掉了脸上的人皮面具,司空摘星一手抓着两颗大熟鸡蛋,贴在他那有些红肿的的脸旁慢慢的敷着,嘴里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着他大哥关于叶孤城的事

    “大哥你知不知道白云城在什么地方?”“大哥,你说叶孤城现在会不会在平南王府?”……

    “你怎么突然对叶孤城感兴趣了?”司空非常不解的看着他家小弟,他怎么见了一次西门吹雪后反而对那个和西门吹雪齐名的剑客产生了那么浓厚的兴趣。

    “当然是找他PK西门吹雪啦!”该死闷男,我打不过你也要找人打你。司空摘星压着那两个熟鸡蛋在脸颊上轻轻的滚了滚,脑子里不断祈祷着他几年前总结出来的一条至高理想,找一卡车的叶孤城车轮死西门吹雪吧!不过,除非古代能克隆,否者他的这个理想也就是个白梦。

    “丕剋?那是什么?”司空抓了抓头,有点听不懂他家老三的话。

    从看见西门吹雪起司空摘星就知道这个客栈不可久留,可他没有想到他还来不及离开这个客栈,自己就惨遭到了西门吹雪的辣手摧花。为一代大侠的家伙居然不要脸的来扯他脸皮,害的他现在两边的脸严重不对称,平里随准备的十多张人皮面具,如今没有一块儿是戴得上的。没有人皮面具的伪装,司空摘星也只好不愿的暂时留在了客栈里,而且先前那群捕快到底有没有撤离干净也是个不小的问题。不然别说司空摘星了,就按照司空那花擦擦的格也早奔赴温柔乡了。

    司空两兄弟这边还算悠闲的在唠嗑,可那边掌柜禄伯就有点忙活了。其实禄伯也不能算是这间客栈的掌柜,准确说来他应该是万梅山庄京城所有产业的总掌柜,至于万梅山庄的那个福伯则是堂他兄弟,他们家从他爷爷辈就开始一直侍奉西门家,禄伯也算是个看见证过西门家上下三代人成长的老字辈人物了。这次西门吹雪来京城小住,深知这位大少爷脾的禄伯,就是怕下人伺候不周,所以才特地自降了份过来守着。

    听西门吹雪来的时候说,过不久会有司空家的人来投宿,禄伯就每天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守着店,难得他这位少东家居然会主动提到其他人,想想西门家和司空家也算世交不错,当时禄伯对即将到来的司空家后人,也有点满心期待的盼头。可是大半个月过去了依旧没有见到司空家的人,禄伯的年纪也不小,这便逐渐失了耐心和认人的准头。今早,司空摘星和司空走进来的时候,他只当是一般的旅客要把人往外送。这话说起来还要怪司空和他爹长得太不像了,而司空摘星更易了容,禄伯一直觉得儿子应该长得想父亲,所以愣是没有认出这两人便是自己要等的司空大少爷和小少爷。

    不过还好之后官兵冲过来时,他瞧见了两人那不错的轻功底子,想来这江湖上那么怕官府,轻功又那么好的,也就那么几个人,禄伯估摸着也有点赌一把的意思,便开口帮了两人。反正在他来说,就算帮错了恶人,后院那不是还住着西门吹雪吗?事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可没想到禄伯这次也算是宝刀未老,一猜就让他猜中了。这两人还真是司空家的。所以刑法那群人跑来闹了回厂子也并不都是坏事,若他不来闹的话,估计司空摘星现在也不会坐在这客栈里。只是禄伯万般没有想到,他那平里寡言少语,不是练剑就是论剑生活里完全找不出其他乐趣的少东家,居然会跑去扯人家的脸皮,真是难以理解啊。

    少东家惹了事,可以一声不响的走了,可他这个老奴总不能拍拍股也跟着走人啊!这不,又是赔罪道歉,又是伺候问安的里外里忙活了起来。从为司空摘星煮鸡蛋消肿,到打扫房间给两人准备客房一件事都没停下来过。本来是想让司空两兄弟住在后院的,后院的房间禄伯也从十几天前便准备了起来,可以说是每一扫就怕有招待不周的地方。不过刚才见了少东家和司空摘星那不对盘的样子,尤其是那司空家小少爷在看自己少爷时眼睛里露出来的愤怒和怨恨,禄伯只好是放弃了原来的想法,自己动手开始给十多天没住过人的前楼客房。

    一直忙活到了傍晚,禄伯才算是把房间都给弄干净了,刚准备给三位少爷去张罗晚餐,可转一看,这偌大的客栈里除了他自己哪儿还有人啊。司空家的两个少爷出门了不说,连他的少东家西门吹雪居然也留了张纸条出去了。这事把禄伯可又是弄得一头雾水。这些年轻人真是不能理解啊,不能理解。

    司空不用说自然是苦短的去了他需要的地方,至于司空摘星和西门吹雪嘛……

    敷了大半天的鸡蛋,司空摘星的半张脸也总算是勉强消了肿,虽然仔细看起来还是会有红红的,不过已经能让他重新把自己的脸装进面具里,于是司空摘星颠的偷笑,并对自己的复原速度快而感慨了一回。这脸一好,他就立刻离开了客栈,看看附近还有什么可以住店吃饭的地方。要他和西门吹雪那样的家伙同桌吃饭?别开玩笑了,不要,不要,一辈子不要!谁知道西门吹雪这个脑子有问题的家伙会不会吃饭吃到一般拿着剑把他给刺成马蜂窝啊!

    可是在京城这地方,司空摘星人生地不熟的,加上元朝之后京城逐渐出现了他特有的“胡同文化”。以前不是有句话叫:有名胡同三百六,无名胡同赛牛毛吗?这次司空摘星彻底在这七绕八拐的巷子里转晕了,也不能说是他迷路了,也就是有点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的感觉,明明自己转了三个弯才到的街口,可再往回一看却总觉得从自己的起步点过来,应该有另外一条更近的道才对。反正就是让司空摘星觉得自己总在绕远路似得。而兜兜转转的走了好一会儿也就找到两个买包子和烧饼的小摊贩,要住的客栈愣是没有寻到。

    遇到这种事,本就会有点不顺心,更让司空摘星憋屈的就是——西门吹雪那家伙居然每次都走在司空摘星的前面。西门吹雪什么时候离开的客栈?司空摘星不知道。西门吹雪什么时候跟上的自己?司空摘星还是不知道。他只知道,每次他看见西门吹雪特地绕开后,再转几个弯就会又一次看见一抹抱剑的白衣飘在自己前面。所以说,从某方面来说,司空摘星会觉得自己在绕路,也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他总觉得西门吹雪在超捷径。

    这家伙又要干什么?跟我比速度吗?好,我就跟你比,打不过你,我还跑不过你吗?司空摘星怎么说都是神偷世家的传人,要说在跑路功夫上差人一等的话,打死他都不愿意认。加上司空摘星很早就有了一种西门吹雪看他不顺眼,可又碍于司空二哥的关系而不会杀了他的奇怪认知。司空摘星居然也难得壮起了一次胆子,在不知第几次于转角遇到西门吹雪后,司空摘星便咧着嘴跑到了对方的面前,伸出食指指着西门吹雪豪言壮语的下了一条战书,“我要和你比轻功!”

    沉默……

    面对着司空摘星的这个比武要求,西门吹雪一如既往的一句话都没有说,乌黑的眼珠子速度缓慢的滚动着,从上到下又由下至上的把司空摘星的小板打量了一圈。最后,眉毛一挑,哼出一声细不可闻的鼻音。

    又再鄙视我,你这个可恶的闷男。作为一个只做人皮面具的高手,司空摘星几乎可以说摸透了人脸上的每一块肌组织,人脸上的每一丝变化他都可以看得捕捉的十分清晰,西门吹雪刚才的面部动作幅度很小,但却一丝不漏的落入了司空摘星的眼睛。

    又一次依照惯例的把这理解成了对方对自己的不见待,司空摘星指着西门吹雪的手微微颤抖,说起话来也打起了结巴,“你、你、你……我不管!今天我一定要跟你比轻功!”我绝对要赢你这家伙一次,看以你后还敢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赢了之后我还要到处发传单贴大字报,告诉全江湖西门吹雪输给了我!

    司空摘星比之前更有气势的吼出自己的挑战宣言之后,还激动得嘴唇微微颤抖,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动了几个无意义的口型,并不是骂人的意思,差不多就像是一种通过活动下颚来缓解压力的做法吧。

    “比!”就在司空摘星还在得瑟他的小下巴时,西门吹雪已经用他那没有任何起伏的语调说出了自己的回复。对于这个简单到只有一个字的回答,司空摘星没有任何意外感。

    在西门吹雪的带领下,两人转出了胡同巷子,在京城闹事的大街上便开展了一场让所有京城人士都难忘的比试。几乎那一天所有人都眼花的看见自己头顶上飘过了一黑一白两个影,可等他们抬头去寻的时候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其实,北京胡同除了他弯曲折回又四通八达的地形结构外还有另一个很大的特点。从胡同口到达胡同里,确实有很多条不同的走法,往往人在走一条路的时候,总会隐约的觉得旁边还有一条更近的路可以走,可是当他第二次去尝试那另一种不同的走法时,却会感觉到其实两条路要走得距离是差不多的,所要花费的时间也基本相同。

    西门吹雪和司空摘星两人的确走了不同的路,也许在其他的地方会有哪条路速度快,哪条路少些曲折的分别,可是在京城这奇特的胡同巷子里,两人所走的距离并没有多大的差别。西门吹雪之所以每次都可以走在司空摘星前面根本的原因,其实只是他武功底子扎实,下盘稳健,在行走的时候速度也自然要比司空摘星快上些须。

    至于轻功方面,司空摘星有着优良的遗传基因和家传的上乘轻功做保障,属于赢在起跑线上的那一类人。而西门吹雪在这方面则就属于后天努力的类型了。西门吹雪的剑向来有“一剑飘东一剑西”的说法,你第一眼看去他的剑是从左边刺过来的,可是当你第二眼睁开时却会发现自己的右边已经被剑刺中,要练成这样的剑术绝不是单纯注重手上的出剑速度就可以办到的,自然还要配上绝顶的轻功才行,所以在轻功这方面西门吹雪也是下过一番功夫的。

    几年前,他们两认识的时候西门吹雪的轻功就有些小胜司空摘星,加上这几年他们一个没有危机感的虚度子,一个却在成为剑神的道路上刻苦修行,这比赛的结果就不言而喻了……

    跪在地上,司空摘星双手撑地大喘着粗气,他深深的挫败了……满心以为会赢的比赛,却输的一败涂地,司空摘星的心就想黄花菜一样,拔凉拔凉地。

    低头耸拉着脑袋,司空摘星不甘心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很是不爽的发出一种疑似猫叫的呜咽声。从起步,到后续的发力,司空摘星没有半点地方是超得过西门吹雪的。苍天啊!大地啊!谁能来告诉他,为什么他拼死拼活,累得自己上气不接下气的追了那么久始终都差西门吹雪半个子,而西门吹雪却自始至终都一派超然出尘的没事人模样。难道这就是人和人的差距吗?啊?豆腐呢?豆腐呢?我不活了!以后一定会被这个闷男更加嗤笑的!

    司空摘星一会儿望天,一会儿抓头的极度不安和崩溃,整个人完全陷入了他自己的悲惨主义幻想中。面对他这一切怪咔的动作和表,西门吹雪只是蹲下子,把手放在司空摘星头上摸了摸。

    看着西门吹雪的举动,摘星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那么的眼熟?现在景像什么?哦,对了,是主人和狗……而司空摘星自己恰巧就充当着那狗的角色……

    o(╯□╰)o难道说自己穿越来就是为了给西门吹雪增加成就感的吗?司空摘星难自已的仰天大叫了一句:“苍天啊!!!”

    苍天是一个花心的万能总攻,他有个嫉妒心极强的怨妇受,那就是大地。当有人大喊苍天的时候,大地会把那个喊叫的人当成苍天的新对象,他会生气,他一生气就会全颤抖,他颤抖的结果就是地震。

    于是,就在司空摘星什么都还没搞清楚的时候,他就被西门吹雪像拎小鸡一样的拎到了半空中,左窜右窜躲避着不少在地震中因震而坠落下来的东西。可能是大地后来一想,觉得司空摘星这样一个人类要和苍天发展出什么超友谊的关系比较困难,所以这场地震的振幅并不是很强,时间也仅仅是维持了十几秒。牌匾砖瓦这一类东西震落了不少,路边的商户和行人也略有损伤,不过主体的房屋并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倒塌。

    等地震结束后,两人重新降落回地面,看着灾后景,司空摘星忍不住回头和西门吹雪面面相觑,不过相对于司空摘星脸上的惊讶和不解,西门吹雪更像是单纯的在看司空摘星。

    这老天爷难道也这么不待见我吗?司空摘星忍不住有这样的想法。

    “轰隆隆……”一下子好像又有什么声音,很吵很杂,似乎是有一大群活物由远及近的快速移动过来,司空摘星蹙着眉头不免紧张的看向一处斜着朱红色大门的建筑,声音就是由那里发出的。有可能是处于震源附近的关系,那栋建筑看起来是破损最严重的一栋。

    西门吹雪自动站到了司空摘星的前面,举剑准备迎接未知的危险。绝世的剑客摆好了迎敌的pose,绝世的小偷也摆好了逃跑的pose。

    然后,朱红色的大门被人由内推开,黑压压一片穿着囚服的犯人,有的上着枷锁,有的带着镣铐,有的则一血污,所有犯人众志成城目标一致的向往外冲。没有任何一个人看向这两个将来要名震江湖的人,全部很自发的绕开俩人各自逃命去了。待人潮褪去,西门吹雪和司空摘星同时瞥见了一块已经差不多被踩烂了的牌匾,牌匾虽然烂,但是牌匾上的字还勉强认得出,那上面赫然的写着——刑部。

    司空摘星呆了,虽然他一直很呆。西门吹雪默了,虽然他一直很默。于此同时,一个留着两撇小胡子,远看好似四条眉毛的囚犯在慢了大部队好几拍之后,也用惊人的速度一溜烟的飞速奔跑出刑部的大门,不顾三七二十一的提起脚,就准备用轻功跑路,可是他才跳了起来没一会儿,就因为上那些厚重的枷锁而摔了狗啃泥。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偷你妹啊!(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