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点穴手(伪)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若是旧地遇故知又会如何?

    当陆小凤和司空摘星,这对分别多年的故友在他们曾经相遇的地方再次重逢的时候,他们都异常的激动鸟!男人本来就是严重的容易冲动生物,就算是时常被当成软柿子任人捏圆撮扁的司空摘星也不例外,在被陆小凤那厚颜无耻的家伙用儿歌嘲讽了一次后,面对这个青梅竹马提出来的借钱要求,司空摘星非常豪爽的举起了自己拳头,朝着陆小凤的脸招呼了过去。丫丫的借钱是吧!两拳头,不用找了。

    司空摘星的武功虽然不怎么样,但是他一直觉得陆小凤是不会武功的人,所以挥出的拳头或多或少还是减了几分力度的。虽说若真是把陆小凤打成重伤,就凭司空摘星那非常RP的道德心他一定会付医药费,可现在在客栈大堂里毕竟还是有不少人的,要是打得太厉害引来什么官差,那到时候就是司空摘星的麻烦了。

    只是司空摘星没有想到,陆小凤头稍稍的一侧,伸出两根手指居然就夹住了司空摘星手腕的部位,让司空摘星的手一下字往前伸也不能,往后缩也不能,甚至想要转动手腕都不行。司空摘星愕然的惊了一下,怎么回事?为了成为一个合格的神偷,司空摘星可是经过专业的手上功夫训练的。虽然在打人的力度和准度方面,他估计不怎么样,但是就速度而言他还是很有自信的,可是为什么陆小凤这么轻易的就抓住了他的手,而且用的还仅仅是两根手指,这太不可思议了。

    “没想到你小子几年不见,居然厉害了!”司空摘星狐疑的看着陆小凤夹着他手腕的那两根手指,还一边使劲的要抽回自己的手。

    “嘿嘿。”陆小凤得意的笑笑,还用另一只空闲的手,伸出食指和大拇指分别顺了顺自己的两撇小胡子,然后举起那只手的食指和中指神陶醉的说,“不是我自夸,要说我这手指上的功夫,将来一定会成为江湖上的一绝。”

    “哼!少自夸了!看招!”司空摘星嘟起了嘴唇,气鼓鼓的抬起另一只手朝着陆小凤就挥出了第二拳,这一次他一点力度都没减,他到要看看陆小凤还能不能挡住他,而且就算是再被他挡住了,司空摘星也准备好了接下来的后招。

    果不其然,陆小凤用空着的另一只手轻而易举的又一次夹住了司空摘星的手腕,嘴角边得意的笑容在那两撇小胡子的承托下,风流自信得有些不可抵挡,一瞬间让司空摘星觉得,他的这个朋友真的变了好多。比以前还要更加的麻烦!不过,现在嘛……则是陆小凤要有麻烦了!

    贼兮兮的坏坏一笑,司空摘星虽然双手被夹住了,但是相同的陆小凤的那两只手也不好动了,所以提起脚,司空摘星就朝着陆小凤两腿中间的重要部位不客气的问候过去。

    “哇!小猴子你好诈!”陆小凤明显没有想到司空摘星会有这样一招,不过还好他的反应速度不慢,在发现司空摘星踢过来的时候,就即刻双脚用力向后跳了一尺多的距离,而且这种时候他还没有放开司空摘星的手腕,这就使得一只脚还悬在半空的司空摘星也没有站稳,在拉扯和惯的作用下险些摔了一大跤,那张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大众脸结实的装在了陆小凤的口上,害司空摘星痛得呲牙。

    这前难道穿了铁皮的铠甲吗?这么这般的硬啊!司空摘星张开嘴活动着自己的下颚,还好他的人皮面具戴得结实,用了特殊的药水所以遇到打的撞击也不会变形,不然说不定司空摘星那张妖孽的脸就被人给看见了。低低的叫骂了一句,见陆小凤还是没有放手的意图,司空摘星才站稳就立刻一记扫堂腿朝着陆小凤的腰侧横扫过去。比起前面一脚,这一次的狠踢可是难躲得很多。

    “额……”没有想到司空摘星这么快就会发起又一波的攻击,陆小凤形势不对,只好放开司空摘星的一只手,用灵犀一指去阻挡他的腿,可有了第一次当然就会有第二次。于是司空摘星就不停的,拳、拳、扫堂腿、拳、拳、扫堂腿……轮番超陆小凤发起猛烈的攻击。而陆小凤则是灵犀一指、灵犀一指再灵犀一指,到最后就见陆小凤已经连司空摘星出招的轨迹都摸得十分清楚,两只手就在哪儿上下左右不停得做着剪刀样的夹这儿夹哪儿,陆小凤更甚至无聊的打起了哈欠,一副司空摘星很好对付的样子。

    客栈的掌柜见陆小凤在哪里耽搁了好半会儿都没做事,本是要站出来训斥他顺便罚钱的,可看见两人这剑拔弩张的架势和超过常人几倍速度的动作就吓得不敢靠近了。心里千求万求的希望两人千万别砸了他店里的东西,他完全不知道陆小凤原来是会武功的,若是他知道,又怎么敢趁机敲陆小凤的竹杠呢?而且陆小凤留在客栈的这几天也没少给他惹麻烦,现在他可是后悔的要死,巴不得快点送走着尊大瘟神。

    至于客栈里的其他一些客人,在看见陆小凤和司空摘星两人的互斗的行为后就立刻实相的逃了出去,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不想殃及鱼池。没多久,整个客栈就只剩下了陆司、掌柜和司空摘星先前留意过的那桌人。而司空摘星一进门便留意过的那桌武林人士此刻的注意力也集中在了他们两人的上。

    “头儿,你看那边那两个人,煞是古怪,会不会是……”带着顶斗笠的青衣男子靠近坐在中间,一个年纪差不多二十多岁的男人,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句,并且将声音控制在刚好只有他们一桌的人才能听见的范围。

    “……”那个二十多岁的男人风神俊逸,论长相也可算是中上水准,他继续看着司空摘星和陆小凤的方向,良久才端起面前的一杯茶淡淡的喝了一口,缓缓悠悠的开口说,“据闻当年盗圣白玉汤金盆洗手之后,便是扮作一个店小二隐居在闹事之中。那个店小二刚才自称是指上功夫了得,而且他双指合拢时的姿势,也与当年的白玉汤出招前的动作略有几分相似。老刘既然说那菊花点手还有传人……说不定和这小子有点关系。”

    其实这一桌人,全是六扇门的捕快,而坐在他们中间,最后头头腔调的这个则是六扇门的第二把交椅,有“刑法铁面”之称的刑法,刑捕头。他们一行人因为查到几个月之前空空儿曾经在这个城镇出现过,所以便前来寻找查访一下是否有什么可用的线索,只是没有想到才到这个地方就听见了一则和司空摘星有关的儿歌,还遇到了一个疑似菊花点手传人的店小二。这样看来这个城镇不简单啊!指不定便是那各路盗贼交流信息的聚集地,刑法蹙起了眉头,思考着要不要把这个判断上报上去。若是他能自己独自在这里抓到那么几个排名前十的盗贼,说不定年末出工作业绩的时候,他就有机会超越金九龄,成为新的六扇门总捕头了。

    几个捕快听了刑法的话后,紧张的盯着陆小凤和司空摘星,甚至还有个刚入六扇门的新手已经将手伸向了自己的兵器。若是真如刑法猜测的那样,那个店小二是菊花点手传人的话,他们发现这个消息那可就是大功一件啊!

    就在司空摘星和陆小凤纷纷耗尽体力,出招速度越来越慢,由动手逐渐转变为动手的时候,几个捕快纷纷按捺不住的跃跃试。还好,刑法这个人向来是处事缜密,从不冲动妄动,在告诫了那几人,现在还未证据确凿,那店小二若真是菊花点手的传人也还没有案底,就是抓回了衙门夜不能定罪。他这么一说,就让陆小凤变成了一块谗眼的肥,一块捕头们想吃却又没办法吃到的肥,几乎每个人的心都空落落的跌进了谷底,巴不得陆小凤现在就去放火杀人,这样他们便可以名正言顺的实行逮捕计划了。陆小凤因为那“伪点手”成了捕快们的焦点,而他边的真神偷司空摘星则完全被捕快们给忽视了,这样没什么办法,谁叫他是大众脸呢?

    在司空摘星和陆小凤都不知的状况下,客栈的气氛变得无比的紧张,陆司两人之间自然不用多说,掌柜心悬于他的家当,捕快们则是侧重于菊花点手的名号,犹如一根拉紧的弦,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断裂,众人甚至不清楚究竟是希望他断开好,还是不断开好。直到一个人出现在了客栈的门口。

    客栈本来就是一个人口流动很强的地方,在古代它也能说是消息流动仅次于赌场和青楼的地方,有人出现在客栈的门口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只是在看见客栈里有人打斗还能继续走进来的人就不得不关注一下了。刑法本来只是好奇的瞥了那么一眼,没想到就这么一眼,就让他这个以淡定出名的铁面捕头,也和边的几个新手一样化成野狼,有了要捕食的冲动。

    那个不快不慢走进客栈的男人,有着一双足够摄魂的桃花眼,懒散的打着哈欠,松散的头发梳理的并不是特别整齐,半落的长发披散在肩膀腰背上,整个人好像刚从/之事中走出,左边的嘴角微微勾起,形成一抹的坏笑,下得却很风流。那男人全上下散发出的是令女人不可抗拒雄荷尔蒙气息,不过好在是客栈里现在全是纯爷们,所以多对他的惑免疫。

    “司空。”刑法看着那人非常确定的说出了他的名字,让边的几个捕快又接收到了一个冲击力不小的讯息。可几个捕快转念一想司空似乎并没有什么犯罪记录,而且反而还是很多绑架事件的受害人,也就摇了摇头没在看他,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陆小凤的上。

    六扇门的很多捕快在得知司空的真实况后,都对这个号称江湖最帅的采花贼投以了一定程度的同心,并且对抓捕他失去了兴趣。可是刑法不一样,司空的真实况反而增加了刑法对他的关注度,在刑法看来,找到司空,监视司空就等于是抓住了一个超级大饵。以后就可以坐等一群又一群的女绑架犯和无数的共犯噼里啪啦不停的往渔网里掉。抓罪犯,提升个人业绩,早超过金九龄是刑法目前唯一的生活目标,或者可是说是乐趣。

    “阿星啊~”司空大哥依旧倦怠的双眼朦胧,“你买个包子这么久都不回去,原来跑来这里了,让我一通好找。爹叫我来找你了,快点跟我回去吧!”以司空的轻功,从山上飞落至这城镇中差不多也就只是一炷香的功夫,加上他从小就小黑屋子关多了,明明是大少爷却三餐不济有一顿没一顿的,因此患了严重的夜颠倒和低血压,此刻显然还没有睡醒。

    “我也想回去啊!可是这个陆小鸡他用手指夹着我,还我动不了,大哥快来帮我啊!”大众脸的司空摘星朝着他大哥叫唤了一声。

    星,司空……

    嗷嗷嗷嗷!!!天下第一神偷!!!有捕快兴奋的举起刀想要冲杀过去,想要立功。然后被刑法毫不客气的给按回了座位,一句人家没案底,就让那捕快一下子又被黑线笼罩了。小偷什么的,没有案底最讨厌了!一个也就算了,三个大贼全都没有案底,什么的最最最讨厌了!

    “陆小鸡?”司空眯起眼睛朝陆小凤看了一眼,对于这个人司空还是有印象的,也是因为他的缘故司空摘星才和陆小凤相遇并且认识了。而且当年司空摘星说陆小凤被怪老头抓去见官的时候,也是司空在去青楼的途中顺便走访了一下衙门询问有没有这人消息的。

    所以这一刻听见司空摘星叫出陆小鸡这三个字,没睡醒的司空第一反应就是:“哟,你终于会来了啊!我就说嘛,不过是头偷个钱包,总不见得问斩,迟早能回来的,阿星那时候还叫我去衙门找你,简直就是费事。”

    偷钱包!有案底!包括刑法在内所有捕快一下子又亮起眼睛,双眼中出的全是绿油油的光。恨不得马上把陆小凤拆骨头吞下肚子一样。

    眼看捕快们马上就要扑上去了,司空兄弟和陆小凤还完全不知道危险的来临。司空四两拨千斤的拉开了陆小凤像螃蟹爪子一样钳住了司空摘星的手指,而陆小凤则也算是给那曾经误打误撞勉强救了自己一次的司空面子,没再和司空摘星干耗着,接着这个机会也就那么顺势的松了手,让司空兄弟离开。

    司空大哥在临走前还一边打着哈欠叫陆小凤又空来家里做客,可是天知道司空家到底有多难找。至于司空摘星则也不收敛一下自己,走几步还回个头,送陆小凤几个鬼脸。而陆小凤也很礼貌的回给他几个呲牙。

    等司空兄弟走远了,陆小凤突然拍了一下脑门,大叫:“喂!喂!小猴子你先把银子留下来啊!我还等着早点赎出去闯江湖呢!”陆小凤又点着急的追了两步,可他还没有走出客栈,就被以刑法为首的捕快们包围得水泄不通。

    “菊花点手的传人?麻烦跟我们走一趟吧!”有捕快亟不可待的早一步说出了准备已久的台词。

    “哈?什么菊花点手?你们在说我吗?”陆小凤用食指指了指自己有点搞不清楚状况,菊花点手是啥?

    “少在我们六扇门面前装傻!”还是那个口快的捕快,又一次快其他人一步的举剑厉声呵斥。

    一听对方是六扇门的人,陆小凤的神有些古怪,那是好惹的角色啊!官府抓人,要是拒捕那也算是一条重罪,这样想着陆小凤夜只好无可奈何的跟他们走一趟了。他单纯的以为,只要去把话说清楚就可以解决问题了,谁知道他这是开始背上了第一个黑锅,并且从此开启了他江湖生涯中接连不断的厄运旅程。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偷你妹啊!(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