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猴子猴子!我是三蛋!

    司空家的每个孩子都各有所长,例如他们家老大的轻功和老二的武功。而他们家的老三摘星也有着某项特别突出的专长,司空摘星自他十二岁出师以后,基本什么事都没干可却成为了盗界最备受期待的一颗新星,并在几个月之前被一致认可的天下“第一神偷”。在这方面司空摘星也许被人看得太高了点,但也绝对不能说是浪得虚名。只是像他这样的一个最顶级神偷,他所最擅长的却并不是偷的技术,而是另一种更为神奇的东西,那便是一直被人看作是神乎其技的易容术!这样说并不是指,司空摘星偷窃技术不好,只是司空摘星自己觉得他的易容术比偷技更得心应手。毕竟能在空空儿那样的人面前上演三次“偷还大表演”的人,若是有人再说他偷技不地道,恐怕别人不觉得什么,空空儿可就要急得找人拼命了。

    司空摘星的易容术可以让他变成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只要他想就算是让他变成西门吹雪都可以轻易的办到。不过那样做太招摇了些,而且太费力气,司空摘星对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可从来都没有半分的兴趣。所以他最喜欢做的事,还是拿一张非常大众脸的人皮面具贴在自己脸上,然后混杂在人群里当不起眼的路人甲。几乎每天司空摘星都要给自己准备上两到四张不一样的大众脸。他会如此钟易容术,绝对不是得了易装癖,也不是想要模仿某个喜欢穿女仆装的怪盗魔术师,这样做仅仅是因为司空摘星在神奇的盗贼世家基因的作用下,他越发得长得……妖孽了。

    浓密的眉毛,小巧的鼻梁,粉嫩的嘴唇,白皙的皮肤,削尖的下巴,完美的瓜子脸,单单这些加在一起就已经让司空摘星接受不能了,作为哥的信徒,他确定自己是纯爷们!可是作为一个男人,而且是古代混江湖的男人,司空摘星现在的长相太缺少英气了,而且随着年龄的增加似乎还有趋势往更加柔和的方向发展。

    司空摘星不求像李寻欢那样风流倜傥,更不求想谢三少那样飘逸睿智,只是小小的期望自己可以有那么一点点长得像他的同行楚留香,他不用像“盗帅”一样英俊潇洒,只要稍微自己长得和帅字有那么一点点关系就可以了。可是就算是这样微小的愿望,最终还是没有实现,每当他在铜镜里看见自己那双明亮乌黑的眼睛,那浑圆中隐隐透出闪闪星光的清澈眼眸时,他都忍不住大吼一句:我真的没有带美瞳!!!这个大眼睛的卖萌系妖孽真的不是我!吼完之后,就立刻拿起一张面具就受不了的往脸上贴,再故意往上眼皮的部分加厚几层,让眼珠看起来不是那么明显。

    美之心人皆有之,以前司空摘星很希望自己可以帅到人神共愤,惊艳到所有富婆都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面,那样他就不必冒着生命危险去“碰瓷”,可以轻松转行小白脸被富婆包养起来。只是,后来他才发现张得太好,其实就是一个错。看他大哥,出门只要遇上厉害点的女人都会被绑架,绑架完后还要被冠上一个恶名;再看他二哥,出门遇到的人都会对着他大流口水,不过还好他具有自保防御质的寒冰气场,让人不敢靠近,要是实在有不知好歹的人妄图对他做什么,也绝对会被一鞭子抽死。司空摘星不想被人绑架,可是他没有气场,也没有牛叉到可以一招制伏对手的武功,所以他只好选择了易容术这个曲线救国的办法。

    平时,司空摘星一定会坚持低调原则,做一个看似哪儿都不在,却又哪儿都在的“路人星”。可大约半个时辰之前,他在路边听见了一首小孩子唱的儿歌,让他不得不眉毛一跳,几乎炸毛的跳了起来,再也不能做一个淡定的路人星了。

    “司空摘星,是个猴精。 猴精捣蛋,是个浑蛋。 浑蛋不乖,打他股。”路边几个小孩手拉着手围成一个圆,转着圈唱儿歌似的用很欢快的语调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样的句子。

    从刚买的一袋小包子里抽出一个,司空摘星愤愤的塞到嘴里咀嚼,因为几个孩童的儿歌,司空摘星一大早的好心可以说在这一刻全部都毁掉了,要是让他知道这儿歌是谁编的,他一定要把那个人当成包子给嚼烂掉。三下五除二的解决掉其他的包子,司空摘星一双贼贼的大眼睛四周一扫,目光锁定在了街对面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小贩上。大步走过去几乎抢一样的夺过了那小贩手上插着所有冰糖葫芦的稻草串子,转奔向那些小孩儿的同时又从怀里抽了一小片金叶子丢给了那个小贩。

    “谢谢大爷!谢谢大爷!”愣了半饷才反应过来的小贩,捧着那片金叶子几乎朝着司空摘星跪了下来千恩万谢。

    笑话,要是偷穷人的东西去/拐小孩子,别说后万一传了出去司空摘星会被人说成什么样,就是他自己都要瞧不起他自己的。裂了下嘴角,强迫自己表现出一个笑容,司空摘星抬着一张有点扭曲的大众脸蹲到那群小孩子边上。

    “小弟弟,小妹妹,来~哥哥请你们吃糖~”瞧,不愧是从事诈骗行业出生的人,装个表哄骗一下小孩子什么的事,司空摘星做起来还是得心应手的。

    古代民风淳朴,连小孩子都特别单纯,没几句话司空摘星就把要问的话全部了个干净,若是放在现代,别说问话了,不被一群小鬼灵精闹得上脱层皮就算不错了。果然,除了没有电视、电脑、没漂亮MM穿比基尼的小海报卖以外,古代还是有古代的好处的。顺手摸了摸那几个抱着冰糖葫芦啃得满嘴红糖的小孩,司空摘星象征的做了个捋袖子的动作,就朝着那些小孩子告诉的客栈走了过去。

    是一个有四条眉毛的大哥哥教我们唱的!

    恩,大哥哥住在那边的客栈里,前天还给我们花生吃!

    其实司空摘星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怀疑对象,那便是视他如天敌的空空儿。自从输了两次给司空摘星后,那空空儿虽然每次遇到司空摘星嘴巴上会毕恭毕敬的按照赌约叫他一声“贼祖宗”,但是很多人都清楚,空空儿早就在心里把司空摘星怨恨了几千几万遍。所以会编出这么个儿歌,还散布到司空家山下的城镇里,除了空空儿,司空摘星一时半会儿也很难想到别的人选。

    至于那很关键的一个词“四条眉毛”,司空摘星只当是空空儿的新造型,并没有太过于上心的记着。不过就算他记住了这个词,他也绝对想不到这个词儿到底暗示着谁。谁叫《陆小凤传奇》没有内地版的电视连续剧呢?作为底层无产阶级的小星,他电视机胜过电影院!能记住叶孤城和西门吹雪这两个名字就不容易了。

    走到了那群孩子说的客栈,司空摘星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这个地方他记得,虽然好多年没来了,可他很清楚的记得这里原来并不是客栈,而是个戏园子。好像是因为后来戏班子散了,才改建成客栈的。司空摘星的脑子里零星闪过一个被怪老头抓走的小鬼头,啧啧,也不知道那小子现在怎么样了。那年陆小凤被怪老头抓走之后,司空摘星也让人去衙门问过,可是并没什么老头子抓着小孩来报案的,只怕那个怪老头其实是人口贩子,陆小凤说不定已经被卖到山沟沟里挖煤矿了,哎,好可怜啊!

    隐约的泛起一点内疚感,司空摘星甩了甩头还是踏进了这间客栈。他要化内疚为力量,好好的教训一下空空儿那小子。进入客栈司空摘星处于某种习惯的先是打量了一下客栈四周的布局和环境,这一来是想难得的怀念一下以前的那间戏园子,二来则是出于一个偷儿的本能,到哪儿都要先搞清楚地形,要是不幸被官府的人认了出来还方便跑路。

    也许是因为客栈老板想要省钱的关系,以前戏园子的基本布局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改动,主要也就是戏台铲平了多放了点桌椅,楼上一层的则加盖了几间客房。凭着以前的记忆,司空摘星就那么来回扫了几眼,便了解了个差不多。接下来则眯起了眼睛开始观察周围客人的脸部,空空儿的易容技术其实也不错,可在司空摘星看来那就有些是小儿科,所以每次司空摘星只要稍稍认真一点,就能准确无误的确认出混在人群里的哪个才是空空儿。

    可这次……

    咦?奇怪了?怎么没有呢?还有那边几个是……把四周能看见的客人都瞧了一遍,司空摘星并没有发现空空儿的影子,反倒是发现了几个带着兵器,看起来武功底子还不错的人。这个城镇相对于人才辈出了金陵和国家命脉的京城要显得普通和偏远许多,平里就算是有武林人士出没,那也仅仅只是赶路是路过而已。可这才一大早,就让司空摘星看见了那么好几个,这让他觉得很不寻常。

    圆溜溜的大眼睛又往那几人的方向瞥了几眼,司空摘星皱着眉头满心疑问的坐在了离他最近的一个椅子上。他猜空空儿说不定就在楼上或者后院住着,还没有起。刚好他向来时间多,就暂且等他一会儿好了,也顺便看看这几个带兵器的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哈!”有些无聊和疲倦的打了一个哈欠,司空摘星吧唧了一下嘴巴,先前包子吃得太快,也没有好好尝尝味道,使得现在嘴巴里淡的没味道,想起刚才的糖葫芦,司空摘星有点后悔,他怎么就把那么一稻草串子上的糖葫芦全给了人了呢?真是亏大了,早知道应该自己留个两串尝尝的。哎,要是被爹知道我花了一片金叶子去买糖葫芦,他会不会说我败家啊?恩……算了,从空空儿哪里刮一片出来好了。

    司空摘星低着头想事才时候,一个欠了客栈住宿费不得不在这儿打工做店小二的英俊男子,甩开自己肩上搭着的一条白毛巾,感觉很随意的挥动毛巾在桌子上弹了弹灰,男人的动作很熟练,感觉完全不像是个临时工,就连这么一个普通的动作被他做起来,居然还有那么一点点洒脱的感觉,真是稀奇。

    “客观,您是要来点吃的还是在这儿等人啊?”这么早,自然是不会有客人来投店,若是吃早餐的话,隔壁两条街就有好几个卖早餐的商贩,那价格比这客栈要便宜许多,所以英俊男子完全可以断定司空摘星成是在这儿约了什么人,或是在等什么人。不过他现在是个店小二,所以处于一种推销心理,男人才多问了句要不要来点吃的。

    司空摘星听见了那男人的声音,莫名其妙的愣了一下,然后超男人看过去。接着他便乐了,“四条眉毛!O(∩_∩)O~呵呵!”

    男人嘴角上留着两撇修剪得十分整齐的小胡子,若是远远的看过去,真的会让人以为长了四条眉毛呢。这样看来,那些小孩子说的人估计就是这个男人了,可这人并不是司空摘星才想中的空空儿,也并没有带人皮面具,他到底为什么要编那样的儿歌呢?

    “你是……”司空摘星犹疑着不好确定对方的份,他又为什么要这样做,最后干脆脸一黑直接问出了口,“你为什么要乱教那些小孩子儿歌,诋毁小爷我?你是谁?是何居心?”

    (⊙o⊙)那男人听了司空摘星的话露出一个很惊喜的表,讨喜又更加亲切的对司空摘星说,“小猴子!我是三蛋,借我点银子赎!”

    三蛋,陆三蛋,司空摘星给陆小凤起得的外号之一,意思是指陆小凤是个混蛋笨蛋加穷光蛋。男人叫司空摘星小猴子,又称自己为三蛋,那么他的份就不言而喻了。他便是那总惹麻烦事的倒霉人一号,陆小凤,

    原来,陆小凤欠了这店家几十两银子,被他们强行留在客栈里当店小二,本想着以工抵债,没想到那店家又极其黑心,美名其曰的包吃包住,实际上就是为了少给工人发工资,然后在各种名义的克扣下,陆小凤一个月最多也就只能赚到十几文钱,按照这种速度还债只怕是一辈子都别想离开这客栈了。陆小凤其实完全有能力一走了之,可他又不想因为这点半大不小的事落下一个欠钱不还,连夜私逃的罪名,所以才出了这么个主意散布儿歌,想把他现在唯一认识的一个有能力帮他还这笔债的朋友给引出来。

    “陆小鸡!”在前面几秒钟,司空摘星还完全没有想到过对方的份,等他这一刻万分的确定眼前的这个“四条眉毛”就是他认识的陆小凤时,他立刻以握紧一个拳头,猛力想着陆小凤的脸挥过去。居然敢乱给他造谣,陆小凤你去死吧!

    本以为可以顺利把陆小凤打掉几颗牙让他好好张点教训,可没想到陆小凤头轻轻一偏,伸出两根是手指,居然稳稳的夹住了司空摘星的手腕处,让司空摘星陷入了钳制中,不管抽手还是继续向前挥,都动不了半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偷你妹啊!(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