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为什么被看光的总是我!

    自从到了万“霉”山庄,司空摘星的生活了就充斥了倒霉两个字的影。为了在鸡鸣时分到西门吹雪房间里偷内裤,不惜进行了“锥刺股”这种危险的提神方式,伤了自己的小不说,好不容易疼痛过了才刚睡着,结果又被上的伤给闹醒了。

    这不,司空摘星不过就是睡着睡着由小猪样的趴着,翻成了正常的睡姿,没有想到就碰到了那个比针眼稍微大一些的伤口,针刺一样的痛楚酸麻瞬间沿着神经末梢传播到了司空摘星的脑袋,闪电般迅速的弹跳起来,司空摘星抱着他的股哀号啊!

    呜呜呜,万恶的西门吹雪,全是你的错。其他什么都不想,司空摘星痛醒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心里恶骂西门吹雪,看来不过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西门吹雪就超越了司空摘星的那个冤家陆小凤,成功的一跃成为司空摘星内心排位战中的第一讨厌之人。

    摸着半边的小股,司空摘星的脚刚踏下地,就觉得股有刺痛了一下,很明显这种时候用脚走路已经成了一种煎熬。看看外面的头差不多也快到了落山的时辰,这样算来也就是李西门吹雪去药泉洗浴的时间近了,叹了口气,司空摘星真的觉得自己命苦啊!

    脱掉了累赘的长外衣,司空摘星换上一黑色的夜行衣,不知道是因为司空摘星最近很努力吃东西的关系还是衣服多穿了那么一件,使得原本有些宽松夜行衣居然合不少,不过这些也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司空摘星唉声叹气的脚尖一点,飞出了房间,朝着药泉位置飞过去。

    其实,药泉的准确位置他也是昨天中午才打探到的,前几司空摘星一连好几天,每天中午开始都会跑去看西门吹雪练剑,可是每每到了傍晚的时候,他就会看见西门吹雪从万梅山庄的后门走出去,因为看那地形不太容易藏,所以司空摘星一直没有跟过去。

    但是为了搞清楚西门吹雪的作息,好方便下手,司空摘星还是向家丁仆役打听了一下,当某个看其来年纪也就比司空摘星大那么一两岁的小丫鬟红着脸告诉他,西门吹雪每天那个时候是去药泉洗浴的时候,司空摘星觉得他自己就是个宝货,这种男人洗澡的问题他居然会去问一个看起来不过是窦初开年纪大的小姑娘,让他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事后在司空摘星不懈努力的忽悠了福伯好几次之后,他终于知道了那个药泉的位置,而且还意外收获了一个让他嫉妒又抓狂的消息。西门吹雪因为自幼在那药泉中泡澡,体的抗毒和抗病比一般人要好数十倍,虽不能说百毒不侵,但是那些普通的毒药对他来说就是压根没事。所以就算那天晚上,西门吹雪喝了司空摘星下了药的酒,他也会继续精神良好的飞回万梅山庄,绝不可能被司空摘星扒了内裤扔在窑子里给人围观。

    牛人之所谓可以被称之为牛人,就是因为牛人的命里注定了他一辈子不会被人当猴耍,只有他把别人当猴子看的份儿。司空摘星磨着牙的嫉妒,他多希望自己也拥有那种百毒不侵的体质啊!

    虽然股上有伤,但是因为飞行过程中不会太触碰到,所以并没有影响司空摘星的飞行速度,加上有了从福伯那里出来的方位地址,没花多少力气,司空摘星就找到了那个药泉的位置,估计这次可以算是司空摘星到了万梅山庄后方向感最好找东西最快的一次了。

    药泉有一股子很特别的味道,司空摘星说不出那是什么味道,有点像是草药,不过却不是苦的那种,可也不能算是香的,只是闻起来让人觉得有些恰到好处的舒服,看来果然是个宝,也难怪西门吹雪每天都要过来泡那么一下。

    摇晃着脑袋司空摘星左右看了两眼,然后竖起耳朵又仔细的听了一会儿,在确定四周没有任何生物,安静的只能听见泉水流动的声音后,他贼贼的对着那一汪清泉露齿一笑,连眼角也微微的弯了起来。

    既然西门吹雪没来,那么我先洗一下没什么关系吧!哈哈哈,百毒不侵的体质,我来了!O(∩_∩)O

    快速的脱掉衣服,司空摘星一溜烟的跳进水里,背靠岩石蹲坐了下来,把自己整个体都埋进了药泉中。药泉之水并不是凉的,但也不似温泉那般暖和舒适,只是微微的透着一些劲。不过现在的时节已过初冬即将入寒,再加上前些子也降下了初雪,司空摘星又是第一次在冬天这样泡水,就算他体里有那么点内功的底子,但还是难免的有些不适应,四肢多多少少的会发抖。

    我不冷,我不冷。司空摘星为了百毒不侵的好体质看来已经准备拼了,明明觉得逐渐有点冷得难受,可还是继续在水里进行自我催眠。心里也不断的想:有些六七十岁的老头子都能游冬泳,我一体倍儿棒的少年郎怎么可能受不住呢?

    可是那些游冬泳的人也都是经过锻炼逐步适应的,在下水前也要做些运动,哪儿会像摘星这样傻乎乎的一个跟头猛扎进水里。那根本就是自找麻烦,果然在水里憋了没多久,司空摘星就抱着哈着气的战了起来,全挂着水珠不停的往下落,除了冷,几乎已经没了任何的感觉。往岸边走了两步,司空摘星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一只手往上一摸,居然不痛了,连那针眼大的小洞都摸不出来了,头转向后面瞧了瞧自己的部,光溜溜白嫩嫩的没有任何异常。

    值了!司空摘星裂了裂嘴角,在心里竖起大拇指,泡个冷水少个伤痛,真是太值了,这药泉真是太神奇了,不行不能浪费,我以后要多来泡泡……

    一边想着,司空摘星一边抬头,准备快速的去岸边穿衣服,可是……

    当他眼睛瞥到水面上的一抹倒影的时候,他的速度突然减慢了,犹如生了锈的机械,一格一格比蜗牛还要慢的抬起头。白鞋、白裤、佩剑、白衣,顺着地下一路往上看过去,司空摘星越看越头疼,甚至已经出现了头晕的症状,好像马上就要头一歪昏过去一般。

    尴尬的吞口水,司空摘星站在哪里不只如何是好,抬头不对,走到岸上穿衣服好像也不对,再次坐到水里泡着似乎还是不对。以前看电影的时候,一直觉得西门吹雪有洁癖,要是他真觉得我弄脏了他洗澡水,一剑把我给杀了怎么办?呜呜呜……我不过就是一时兴起泡个冷水澡嘛,为什么被看光的那个总是我……QAQ

    司空摘星站在水中,那水只漫到他的膝盖之上,他并拢双腿,双手抱住子,头僵在那个只能看到西门吹雪口的高度,全止不住的开始颤抖,连牙齿都“咯咯咯”的开始打颤。司空摘星不敢抬头,也不想抬头,他几乎可以感觉到西门吹雪冰冷的目光把自己从上到下,一处不落的全部打量了一遍,他甚至已经在推测西门吹雪现在的表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了,说不定已经气得发青,比僵尸还难看了。

    完了,完了,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为什么我一点都没有感觉出来啊!!!司空摘星处在崩溃的边缘,如果可以,他真的想把自己所成一个球,然后越缩越小,直到变成一个黑点,最后从此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司空摘星不敢有动作,而在他对面的西门吹雪却有了动作,他不过就抬了一下脚,就害的司空摘星心脏加速了险些摔了,若他不是转向后,而是朝司空摘星走过去的话,估计司空家余下的一家三口就可以来万梅山庄奔丧了,至于司空摘星的死因不是吓晕了休克而死,就是吓得心脏跳动过快爆血管而死。

    不过好在,西门吹雪转了,虽不知道为什么他看了那么久才用动作,但至少他转了。脊背直,依旧高傲如梅,清冷如雪,在火红的落映照下,司空摘星却觉得眼前的白衣人冰寒得令夕阳都失去了余温,脚下方才还微暖的药泉,也突然让他觉得好像罩了层薄冰,冷得刺骨。四周的空气仿佛突然骤降了好几个温度,而且好像有了攻击意识的全部朝着司空摘星罩过来,让他实在是吃不消,若在这样持续上几分钟,司空摘星真怀疑自己会不会被活活的冻死。

    而西门吹雪这个时候,却如同往常一样寡言又没有温度的说了一个字,就一个字“穿。”

    ====================番外一则:他们都在求什么=====================

    小星:求RP,求衣服,求白内裤!!!!为什么我的RP总是那么差,为什么我总是要被冻着,为什么偷个白内裤那么麻烦!

    尸叔:因为你是猪脚,所以就忍着吧,高出场率是要付出代价的。(安抚)

    小星:我不干了!

    尸叔:(拿卖契)你自己想清楚,除了我这里你哪儿都去不了!

    小星:乃欺负人!!!QAQ

    陆小凤:求出场!这是陆小凤同人,为什么我的出场这么少!!!

    尸叔:你出现过就不错了。花满楼和叶孤城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可以爬出来呢。(踹飞)你继续回荒岛上学灵犀一指吧!

    陆小凤:啊……(化作天边一颗流星)

    司空爹爹:呜呜呜~~~(梨花带雨装)求……求……求孩子们他娘,你这么能让我一美中年独守空房那么多年!!!

    尸叔:……都说她死了。要不你将就点,我给你的孩子们找个后爹吧。

    司空爹爹:(扭头)哼,不要!

    尸叔:(望着满脸某人满脸的泪痕)……其实你走傲骄路线也不错。

    司空爹爹:=口=!!!

    司空大哥:求美人!

    尸叔:桃花堡大小姐,听说她最近减肥了,还做了整容,长得越来越像月野兔了,你去吧。

    司空大哥:那就算了吧……我还是继续待在小黑屋子里太平,只怪我魅力太大(自恋样)

    尸叔:……(伙同众人一起砸西红柿和臭鸡蛋)

    司空二哥:求……砍树……

    尸叔:……你到底对那棵桂花树有多大的怨念……他都被你折腾的不成树样了,你还不让他活,难道说你是吴刚转世吗?你一好端端的娃儿,除了砍桂花树,咋就没点别的好呢?

    司空二哥:盗墓,好。

    尸叔:挖别人老坟是要损德的,别再做这么缺德的事了!死后会下地狱的。(拍)

    司空二哥:挖一具叫女丑的尸体出来鞭尸。(握紧鞭子,杀气蔓延)

    尸叔:啊啊!!!(逃)

    西门爹爹:求名字!

    尸叔:……你有名字了,西门吹箫多好记啊。

    西门爹爹:太难听,太猥/琐了,你会不会起名字啊!什么司空见惯,,吹箫的这是人名吗?给我换个有点文艺古典气息的名不成吗?

    尸叔:那你叫西门庆吧,够古典,够文艺了。

    西门爹爹:……我还是叫吹箫好了。

    花满楼:求出场。

    尸叔:花公子,要淡定,要儒雅,注意格调,不要急,心急吃不了豆腐(拍着花满楼的背,趁他看不见,送客装把他往门外推)

    花满楼:…………

    叶孤城:求……(还没说完)

    尸叔:求出场是吧,来,自己参考上一位的回答。

    叶孤城:求战胜。紫之巅的决战,我要赢。

    尸叔:(沉)……这样啊,你先去好好练剑吧,有志者事尽成,好好努力你是又会机会的。(趁机踹飞)

    叶孤城:(在空中无比淡定的变成流星)……果然我还是会输吗?

    尸叔:所有人多说完了是吧?恩,那么散场~~~~

    (待所有人全部走光之后,靠墙一个沉默的白衣男子,动了动他的唇。)

    西门吹雪:台词……

    四周没有任何回音……

    西门吹雪:……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偷你妹啊!(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