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智取的方法就是……

    司空摘星觉得西门吹雪一定是看他不顺眼,从他第一次进入万梅山庄的那直指他咽喉一剑,到西门怀疑今天晚上潜伏入他房间行窃的人是自己,这两天之内,种种迹象都这样的明确的显示着。所以,当司空摘星在林子里迷路,而那唯一一个遇到的活人正是西门吹雪的时候,他绝望了。

    他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西门吹雪要么会对他置之不理,要么就会心存“善念”的一剑把司空摘星送上西天见佛祖。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西门吹雪居然会很有人的把他送回万梅山庄,难道说他看错人了?但愿吧!但愿西门其实是个好人,不然司空摘星可就要大麻烦了。

    起初,西门吹雪只是用单肩将司空摘星拦腰扛起在林子里飞行,这也无可厚非,毕竟司空摘星已经走的很是疲累了,而且从司空摘星所在的地点到万梅山庄的距离来看,也确实不近,若要司空摘星自己走或者自己飞的话,那司空摘星估计半路就有可能虚脱到了黄泉,所以扛就扛吧,总比公主抱要好。

    被人像土匪扛压寨夫人一样扛进房间,司空摘星已经没什么好计较的了,谁叫对方是西门吹雪呢?他打不过,只好当任人宰割的小羔羊了。但是……西门你就不能温柔点吗?!

    几乎用摔的把司空摘星丢在上,西门吹雪没有任何表示的就径直离开,留下司空摘星一个人又一次享受起了五内俱损的伤痛感。六个时辰不到,司空摘星已经享受了三次体和硬面体的剧烈碰撞。他现在无比的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多长点,而是瘦的跟小猴子一样呢?比起那些胖的的人,越是瘦的的筋骨越是好,但是相对的瘦子受内伤的几率也大大的提升了。

    由于这一天的事,司空摘星下定决心,从明天开始他一定要努力吃东西,努力增胖。不过,在明天到来之前他还需要面对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已经累的双眼皮一搭一搭,像涂了浆糊一样不停想要合上的司空摘星此刻却无法舒舒服服的入睡,真是人间惨剧啊。

    想躺着,可那经过西门吹雪摧残了两次的后背估计已经出现了淤青,稍稍碰触一下就可以让司空摘星全是酸软下来,眼泪水哗哗的往下流。想趴着,掀开衣服一看,原本白皙滑嫩的膛上已经出现了好几块大小不一的青紫,绝对是被空空儿那一拽摔在地上,触碰到了石头和树枝给弄伤所导致的。面对这样的况,司空摘星此刻的感觉,就好像是被两辆面包车一前一后的,像夹心面包一样夹在当中给撞了。

    叹了口气,司空摘星撅了撅嘴,眼睛里泛出水汽,眉头紧锁,一下子就显得很整个人很可怜很委屈。在心里又一次的怨了一句,只得认命的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叠的趴在桌子上睡觉。他真的没想到,中专辍学的他,居然还会有一天还可以怀念一下他当年上课偷懒睡觉的的时光。

    接下来的几天,司空摘星有意的躲着西门吹雪,除了吃饭时为了显示一下礼貌不得不去客厅以外,司空摘星几乎全部时间都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千万不要以为他这是害怕了西门吹雪,其实他是在努力的设想,十天之后等空空儿的伤好了,他们的比试要如何进行,他要怎么偷取西门吹雪的内裤。明显按照空空儿那种一般的偷取方式是不行的,司空摘星的心脏没有长偏,他可不想被刺得一命呜呼,那么就只剩智取这一个办法了。

    可这个智取的方法,司空摘星想了好多天,无论是他用上了倒立的脑充血法,还是像一休一样用两根手指在脑袋上画圈,结果都是一样的,他始终都没有想到那个可以接近西门吹雪的内裤的好方法。

    直到第八天的夜里,司空摘星听到一曲幽幽的萧声,他终于有了办法。那就是……窑子!

    上梁不正下梁歪,摘星相信基因遗传一定是一种非常神奇的东西,既然西门吹萧属于逛窑子专业户,那他的儿子就算是看起来再怎么正经的大冰山,等到了窑子里说不定就会爆发出一些不该爆发出来的狼属基因。到那时候,等西门吹雪自己把衣服全脱了,别说偷他一条内裤,就是全部的衣服都偷了,让西门吹雪光着子丢人,也许都不是梦想。

    但是,要怎么把西门吹雪引去窑子呢?就西门吹雪现在的状况,明着说他绝对只会冷冰冰的看邀请人一眼,心好就把把人给冻死,然后没有任何表示的走开,心不好就一剑过去。所以要怎么把西门吹雪引过去就又是一个问题了。

    不过,这个问题倒是不难,司空摘星一会儿就想了出来。想到西门吹雪必然就会想到另外两个词,叶孤城和紫之战。像西门吹雪这样高傲有恰巧是剑痴的人,若是有人向他挑战剑法,他一定会应战。所以瞄准了这一点,第九天司空摘星写了一封挑战信给了西门吹雪,约他于两天后,也就是司空摘星和空空儿比试重新开始那天夜里到杏花巷十三号,三楼兰字房切磋论剑,而那份信的署名就是叶孤城。

    在此司空摘星似乎又忘记了一件事,这一年西门吹雪还未入江湖,叶孤城自然也没有成名,所以司空摘星那个署名完全是多此一举,不管那封挑战信上写得是谁的署名,对于西门吹雪来说都是一样的,他并不会因为那个署名是叶孤城就去,也不会因为署名是花姑子就不去。而他最后会应约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司空摘星想对了一件事,西门吹雪是剑痴,而且是天生的天下第一剑痴。胜负虚名对他可以无所谓,但论剑切磋却是他的人生中的一大乐趣,既然有人找他论剑,那么他一定会欣然接受。

    比试重新开始的那一天,司空摘星起了个大早,带着地图便悄悄离开了万梅山庄到了附近城里,开始走访城里的各个大户人家,到了傍晚十分,司空摘星终于凭他自己的本事搞到了一笔数目不小的凉。就司空摘星搞到的这笔钱的金额来说,完全够一个纨绔子弟花天酒地上一年半载的时间,可是司空摘星却把这一大笔钱全部贡献给了城里最大的青楼,位于杏花巷13号的烟雨楼。

    包下整个青楼后,司空摘星面对着一众的燕瘦环肥看得眼睛都花了,最后他挑出了所有人里最瘦的一个姑娘单独的拉进了房里,不要以为司空摘星要人人家小姑娘干什么坏事,他只不过就是要那姑娘找了条裙子给他。比起西门吹雪那种上门就撕人家衣服的家伙,司空摘星觉得自己实在是好太多了,根本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换上桃红色长裙,鬓发盘起插了根紫玉的花簪,然后罩上一张特质的人皮面具,小猴精似的司空摘星立刻就变成了个俏灵动的小美人,加上他天生一双如星辰般璀璨的眼睛,更是添加了几分调皮和几分可。但是就这几点还不够,司空摘星拿起那姑娘房里的胭脂眉粉,在自己脸上细细描绘了一番后,着实让那姑娘看到眼睛都瞪了出来。明明之前还是个少年,现在却变成了个漂亮的姑娘,太神奇了。等司空摘星出了房门,咋舌的就从一个变成了一群,若不是那个亲眼看见的姑娘说,谁都不会相信先前进房的少年和现在出来的少女会是同一个人,一大群的女人对着小摘星又是拉又是扯,纷纷询问他是用了什么奇特的方法,居然可以由男变女,而且完全看不出任何的相似的地方。

    对于一种女人的问题,司空摘星其实并不想多做回答,易容术那可是他们司空家的保命之一,怎么能随便让人学去,所以司空摘星只说是今天的事成之后,他自然会把那方法交给那群女人,不过说不定事成之后司空摘星早就跑到了天边,西门吹雪能不能找到司空摘星还是个问题呢,就更别谈那些女人了。不过那群女人为了更加漂亮,更加的花枝招展反而比先前有了动力,纷纷摩拳擦掌的势要将她们还没见过的可人给弄趴下。

    几番交流之后,这个要等的客人也终于出现了。

    西门吹雪在烟雨楼的门口,紧锁眉头大约站了一盏茶的功夫,很不是乐意,可最后还是喘了口气微微摇着头跨了进去。

    起初看到西门吹雪在楼外面一脸严肃的样子,司空摘星还真是担心极了,生怕他不进来,那司空摘星这一天也就白忙活了。可等西门吹雪心一横踏进来的时候,司空摘星又在心里暗骂人家是小色狼,真不知道司空摘星到底在想什么。

    西门吹雪进门后,司空摘星眼色一甩,一众的莺莺燕燕全部蜂拥而上的向着西门吹雪冲过去,而扮成了女装的司空摘星也混在了这个里面,一点一点的试图靠近西门吹雪。

    面对这样一群冲向自己的女人,西门吹雪左边一瞪眼,左边一群被冰杀,右边一瞪眼,右边一群成冰雕,前边一瞪眼,前面一群吓得回去自己房间加衣服。西门吹雪的剑不会对女人下手,尤其是不会对这种女人下手,因为在他看来沦落到这种地方的人都是可怜的,所以他仅仅用几个眼神就让所有人不敢靠近他,也算是一种仁慈。

    见其他人都不再靠近西门吹雪,司空摘星很是心急,可是他也没有办法,总不见得要他自己当出头鸟冲着西门吹雪那边过去吧,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的事。无奈之下,司空摘星只好目送着西门吹雪独自一个人走上了三楼的兰字号房。

    西门吹雪进房后,司空摘星不断怂恿着别人进去伺候西门吹雪,可是一群女人好像都怕了西门吹雪的气场和他腰间那佩着的宝剑,面对司空摘星提出的重赏,也都纷纷摇头望尘却步。

    最后不得已,司空摘星只有端了一杯下了的酒,忐忑不安的敲响了兰字房的门。于此同时,空空儿因为太急于求成,使得伤口开裂,别说潜伏进万梅山庄就是爬起来走路都有点困难。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偷你妹啊!(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