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学习轻功之旅

    自从绑架事件后,司空摘星觉得他需要学轻功。虽然他没有做小偷意愿,不想继承家业,但是生活在这个满是犯罪分子的家庭里,难保以后不会经常遇到那些寻仇的,为了保命,所以学轻功是一件必要而且刻不容缓的事

    但是轻功要怎么学呢?司空摘星作为一个现代人,对此完全没有门路,他唯一想得到的学轻功方法就是很多年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某个方法,拿个簸箕里面装上石头,自己沿着簸箕的边缘走,等走习惯了再一点一点的拿掉那些石头,可是这样的方法也不知道可不可靠,真不真实,所以司空摘星第一个,就想起了他的爹爹,立马就想司空见惯去请教了。

    司空家的人每一个都需要学轻功,这是祖训里有规定的,但是因为之前司空摘星被风吹撞在悬崖上的事使得司空爹爹非常的顾及,一直都没敢让司空摘星再学。而这次司空摘星主动找上他,他煞是非常惊喜,立马把司空摘星捆上麻绳吊在悬崖上……因为这是司空家所有人学习轻功的基本步骤,这样可以有效的锻炼人的适空感、空中的方向感和平衡感。

    司空摘星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不过说了句要学轻功,没有两分钟就被吊在了悬崖上,连抗拒的时间也没有。

    “救命啊!救命啊!”回想了一下自己穿越过来的经过,司空摘星扯着嗓门在那里狂叫救命,他可不想英年早逝啊!!!看来,让司空爹爹来教自己学轻功完全就是错误的选择,“我不要学轻功了!快救我上去啊!!!”

    最后司空摘星的第一次轻功学习之旅,就在他拼死拼活的喊叫救命声中落下了帷幕,司空爹爹一看他叫救命就立刻把司空摘星拉上来抱着他一起大惊小怪,做全检查,生怕司空摘星又像上次一样因为太瘦,被风一吹就撞在了悬壁上造成重伤。

    但是,这次司空摘星明明一点伤都没有就吓成那样,让司空爹爹不得不觉得自己和他的小儿子一定是都有了心理影。看来,要司空摘星这样学习轻功不但司空摘星受不了,他自己也不得不伤神,实在是难办啊。

    而司空爹爹摇了摇头表示教导无能后,司空摘星对轻功的渴望并没有减低,所以第二次他仔细思量后,找上了他们家轻功最厉害的大哥。

    吧嗒吧嗒踩着木拖鞋,跑到小黑屋子刚推开门还来不及说什么,司空摘星就冷汗嗖嗖的往下流,退了一步,关上门转就跑。

    黑屋子里,他那玉树临风随时往外飞桃花的大哥正站在成堆的母蚊子尸体之中,捧着一具吃剩下的鸟骨头大哭,“我的小鸟啊!是谁?是谁把你给吃了!”

    那鸟就是被你吃掉的好不好……大哥你真的很到了无法沟通。大白天的,不是议论小鸟,就是大喊小弟弟。你实在是,哎……

    司空摘星决定,为了他那虽称不上高尚,但是最少不能说下的品格着想,他要远离大哥。而且大哥才是他们家一切危险的第一灾难级引祸份子,他更要珍生命,远离大哥。

    第二次的求学之路,还没有开始就宣告失败。最终司空摘星只有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那神乎其神的二哥上。

    跑到那桂花树下面,司空摘星插不上话就看见他二哥“呼呼”的鞭子往那树枝上招呼。比先前月下鞭舞那次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那次还算柔美妖娆,那么这次就是刚毅狠绝。鞭鞭辣毒,抽得桂花树树皮开烂,绿叶凋零,树枝上就留下几个花骨朵,好像幽幽的在那里低诉伤心。

    天仿佛在下绿雨,凋零的叶片满院飞舞。司空揽月鞭上的劲力化作一阵风,圈起空中与地上散乱的落叶全部旋转去一个方向。

    二哥果然是个会暗地里找机会包袱的闷葫芦。

    司空摘星被这景看得一愣一愣,傻傻的,完全忘记自己来找他二哥的原因。直至司空揽月舞鞭停止,凝眸望向他的方向,发出询问,司空摘星才抖抖索索的说明了要学轻功的来意。因为二哥的那冰寒的直视威力太恐怖了。

    “我……我想学轻功,二哥……能不能教我啊。”说话的时候,司空摘星低着头缩这脖子,一脸超级担心的样子,不知道学轻功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件事

    “好。”司空二哥就说了一个字便答应了下来。随后,司空二哥做出的动作让小摘星又一次充分明白了什么叫做父子,什么叫做盗贼世家的恶劣遗传基因。

    一声不响,司空二哥拿起麻绳的两头就要学他爹用麻绳吊司空摘星,用惯鞭子的司空二哥只是轻巧的拿着麻绳的两头,那么看似随意的一甩,绳子的一头就卷住了司空摘星的腰际,而另一头就牢固的挂在了那桂花树最高的一个枝头上。

    树……比悬崖要安全。看到麻绳就头皮发麻的司空摘星在发现这次只是被捆在树上后,不由的喘了口气,但是……司空揽月的魔鬼式教育可不是那么简简单单的事

    在司空摘星被吊着的时候,司空二哥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但是等他回来的时候,他那握鞭的玉手上居然握着两条青蛇。司空揽月并不是捏着那蛇的七寸初使其不可动弹,而是很简单的就抓着两条蛇的腰,要是平常人这样抓着蛇,一定会立刻被蛇所咬,但是司空揽月不一样,他散发出来的那种冰寒,居然让蛇直接以为冬季提前,纷纷卷成两个圈窝在司空揽月手臂上盘着一动不动。

    等这两条蛇被司空揽月甩上桂花树后,离开了寒冷的他们,就立刻活了过来,扭动姿蜿蜒开来。没有叶的树,光秃秃的,什么都看得很凄楚,当司空摘星发现其中有一条蛇还朝着他的方向慢慢游过来的时候,他慌了。带着麻绳开始了一连串剧烈的晃动。

    “啊!”就在他已经危难当头的时候,一条挂在红缨的皮鞭更是不偏不倚的抽打在了司空摘星的小股上,让他发出一连串的惨叫。

    “不许动。”二哥高扬着下巴,冰山女王样的命令着。

    但是眼看,另一条蛇也发现了什么似得,绕着树枝游过来,头还浮空在空中吐着红信的可怕模样,司空摘星能不抖吗?而他越是抖越是被司空揽月的鞭子狠狠的抽打,伴随而来的就是司空摘星几乎震耳聋的哭喊声。

    好不容易将那家里辈分最大,平时最疼小摘星的爹爹吸引过来,司空摘星瞥了眼那离自己还有一段距离的青蛇才要感叹自己有救了,没有想到他爹爹看见司空二哥训练小摘星练轻功的方法后居然大为赞赏,还拍手较好。

    “爹,爹!好可怕快救我下来啊!”司空摘星不愧也是遗传了司空爹爹基因的人,眼泪鼻涕口水全部一股脑的往外喷洒,犹如黄河泛滥之势,但是这回却只是让他爹爹拿了块手帕抹了两滴清泪还给他,然后躲在他二哥的后做围观指点。

    “摘星啊,你加油。你二哥想出来的这个法子甚是好。不但结合了司空家原本练轻功的要素,还添加了新的改良。只要你做到躲开揽月鞭子的同时让系在树枝上的绳不动,蛇就不会感应到动静往你那边爬了。”绝世神偷司空见惯很是赞许的点点头,大有把这个方法推广,并作为新练功法一直传至后代的想法。

    好什么好?又要躲鞭子,又要麻绳不动那种事根本不可能好不好!哎呦妈妈呀,别在抽了。痛啊!司空摘星在鞭子和毒蛇的威胁下留着泪,早知道这样,他宁可被吊在悬崖上体验蹦极都不要找他二哥玩命。

    诸多的害怕与恐惧激发出无限的适应力和学习能力,在司空摘星的泪与血的控诉和谴责下,在他的小股近乎于被抽烂掉完全不能坐下,只能趴着睡觉之后,当他上留下了无数对圆窟窿的牙印后,他终于也在轻功的领域上获得了一些小小的成绩,虽然还躲不过他二哥的鞭子,也做不到让麻绳不发出颤抖。但是面对加之为十条的各类蛇,他最少可以在把所有蛇引过来后,做到躲开那些蛇的攻击。

    所以,司空揽月说:“够了。”

    对于,只想有一技傍生的司空摘星来说,这也确实够了。

    人要是会了什么特殊的东西,或是得到了什么特殊的东西,免不了就想要在别人面前显摆一下。所以,当他养好了上的上,听说他爹爹为了奖励他要带他下山好好玩一下的时候,他想起了那个被他退下悬崖的陆小凤。

    不知道那家伙缺胳膊少腿了没。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偷你妹啊!(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