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桂花和茅房

    摘星并不想深究他大哥到底是干什么的,自从他知道司空家世代盗贼,而且盗的东西盗的方式还各又不同后,他就不想过问太多了,不过这个世界上越是有些事你不想知道,越是有人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诉你……比如说……

    他二哥的皓月红缨鞭又上升到一个出神入化之境的那一,司空摘星很清楚的记得,那天还没有到鸡鸣时分,他就被他那个平里全家睡得最上三竿的爹爹从上揪了起来,胡乱的裹了两层衣服就抱到了后院看他二哥练鞭。

    只见他二哥穿着一水月色的纱衣,墨色发丝用根古朴的紫木簪松散的斜插于脑后。垂坠下的几缕青丝与朦胧月光衬得那肌肤宛若凝脂,深邃的冰眸中透出隐隐幽暗,还有那略带桃红的淡色薄唇,将司空揽月勾勒得宛如掉落凡间的谪仙。

    右脚点地凌空一跃,司空揽月旋飞于桂枝叶之上,脚步纷翻,飞絮淡舞轻裳成妆,一杆红缨鞭时若游龙,苍劲有力;时似灵蛇,灵动蜿蜒。顷刻间卷起浅黄桂蕊,飘香阵阵,与花共舞。

    正当司空摘星被眼前景象所陶醉而不自知之时,司空揽月起手收鞭置于腰间,衣袂飘飘已悄至尘土,被其鞭风卷起的桂花也在此间悉数落下。

    这一刻,司空揽月伸出玉掌,几片浅黄色的花蕊飘零入他指甲,轻拈薄蕊,司空揽月笑了。这是,司空摘星第一次看见他冷然的二哥微勾嘴角,在满满的桂花雨中一片绿叶也不夹杂,美,一切美得不似凡尘。所谓月上广寒仙也不过如此,更何况是可揽月之人。

    天下武功之至乘者是何境界,小摘星不知道,但是他可以确定,如果放在现代,就凭他二哥的手和长相,绝对是饰演东方不败的不二人选。可惜啊,现在是古代,哎!司空摘星忍不住叹了口气,他二哥就是再强再冷再美得人神共愤,未来也就是和那吴邪、闷油瓶、王胖子①一路的货色,说到底还是个挖老坟的土贼。

    就在摘星为了他二哥当盗墓贼的奇怪志愿而长吁短叹可惜之际,他二哥倒是有些欣喜,寡言的他难得多说了几个字,“爹,我练成了,要提前出师!”若换成平,他最多也就是说“我要出师”四个字。

    司空揽月等着他爹的反应,而司空摘星也等着看他爹会有什么反应。可他们的爹爹真是人如其名,江湖大盗司空见惯,司空见惯的拿着三个破竹篓子站在桂花树下,笑若夏花朝他的二儿子和小儿子招手,“揽月、摘星,快来收桂花!我们明天有桂花饼吃了。”

    接下来的三天,司空摘星活在满满的桂花饼,桂花糕,酒酿桂花圆子里,一天两天还好,第三天他就实在是受不了了,拿起那些食物也不说不吃,就直往他爹爹嘴里塞,一边塞着还一边说“好吃的,你吃,你吃。”这招也算是又可以避免自己被荼毒,又可以收买人心的不二之选。

    原本小摘星倒是很想把东西塞给他二哥吃,好好贿赂一下这个家里最强的人。但是,当他看见他二哥站在桂花树下散发出寒冰系小宇宙外加查克拉,企图冻死那颗桂花树的时候,他很明智的转绕路就走。

    “揽月,你想好盗谁的墓了吗?”司空爹爹饮着桂花酿,斜倚红木榻上,眯眼询问。

    “嬴政。”司空揽月冰冷的眸子中没有一丝异色,好像是在说什么很平常的话。但是却把司空老爹和摘星给下了一跳。嬴政的名字,那可是摘星这个没怎么好好读过书的小子都知道的,鼎鼎大名的秦始皇。秦始皇的墓是到了十九世纪七、八十年代才被现代人无意间发觉的,在古代那根本就是多少人花了几辈子都没找到的东西。

    摘星和他爹步调统一的擦了擦头上的汗,然后一起努力的哄骗他二哥换个目标,秦始皇墓这么高难度的东西,要是他二哥一辈子都出不了师,那就只是一个惨字了。

    说得摘星和司空爹爹口干舌燥、灌了好几杯茶之后,把前几代司空家另一位先祖找了50年都没有找到秦始皇墓,最后在荒山野岭因为找不着茅房,又不愿没道德的随地大小便,于是憋死的事说了,这才总算是让司空揽月改了口,不过……随后他爆出来的名字也仅仅是从从汶川地震变到了玉树地震,居然是传说有七十二疑冢之称的曹陵寝。

    小摘星很确定,那个墓是在他穿越前大概半年时间才被挖掘出来的,那个时候电视上几乎好几个新闻都在报道,就连土豆首页也有一堆的视频连接,看得人眼花缭乱,还有一堆的砖家出来说这说那,让人看了除了想拍砖还是想拍砖。去挖那东西……其实比秦始皇陵还要惨吧。

    “揽月,我们在换个嘛,你说的两个都太难了,要是你出不了师怎么办,呜呜呜。”谆谆善刚才已经用过了,而且效果不佳,没有办法司空爹爹只好拿出他的绝招,“梨花带雨”哭得天地动容,玉容寂寞泪阑干。恼得人心缭乱,看得摘星惊为天人,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能哭的人,而且还是个男人。不尽如此,司空见惯还狠力的在小摘星的大腿上一拧,迫他小儿子和他一起眼泪泛滥。

    面对一大一小两只泪人,司空揽月也只好摇了摇头,答应随便到前朝的帝王陵找个皇帝墓,挖了就回来交差。可尽管如此,司空爹爹还是不放心,担心他二儿子会瞒着他有去找那不可能找到的墓,于是说什么要跟去看看。可这样一来,小摘星就没有人照顾了。

    “呜呜呜,爹我怎么办啊?我会迷路的。”拽着爹爹的袖子,司空摘星哭得可怜,因为这司空家大宅按在悬崖之上,所以很多格局都是依山而建显得很奇怪,别说现在的司空摘星是穿越来的,就算是这个时代的人来到司空家都会晕头转向,连司空家自己的人也经常迷路,不过每每到这个时候,他们都会用轻功飞上房顶,纵观全局后再一一认路。

    可这次的问题就是司空摘星不会轻功,而且他们家的下人也不会轻功,万一他迷路到了林子里,那就没人找得到他了。

    “摘星,爹也放心不下你啊,可是你二哥……”一把抱过司空摘星,司空爹爹的水龙头又开了。

    “大哥。”司空揽月抿了一口茶,轻巧的吐了两个字,这才让团抱的两只,想起了某个还被关在小黑房子里的家伙。果然,大哥这种东西就是用来无视的。

    “还活着啊!”打开小黑屋子的大门,司空揽月对于他大哥的问候语还是那句。

    “在,在,依然在,不劳老二你费心。”嚼着烤小鸟,司空除了混脏了点,基本还属于面色红润有光泽,全然没有受什么摧残。

    “,你哪来的小麻雀?”司空爹爹看到大儿子手上啃着的小鸟,一下子把他辛辛苦苦准备的桂花饼给砸地上了,呜呜呜,他白准备了。

    “这个啊,我肚子饿了,想着想着它们就从屋顶上掉下来,自愿让我烤着吃了,你们看连柴火都是他们捡来的。”说着司空拿起火上烤的另一只麻雀,朝三人的方向伸了伸,“要不要来点,味道不错。”

    “我要吃,我要吃!”吃了几天桂花的摘星,看就那烤的金灿灿的小麻雀早就按捺不住了,见他大哥将东西伸过来,更是立刻扑了上去。有吃不吃,猪头三。

    摸了摸摘星的小脑袋,司空说了声“乖”,就继续埋头啃他的鸟。

    “我和爹外出,老三交给你。”司空揽月的寒眉微皱,甩出这句话的时候连空气似乎都有了几丝凝结。

    “噢噢噢,去吧,去吧。这里交给我好了。”挥挥手,司空很随便的应下了,还有点要他父亲和二弟早地启程,别打扰他吃东西的意思。

    第二天天未亮,司空见惯与司空揽月便赶赴帝王陵意完成司空家二公子的出师之礼。而到了中午,司空家大少爷和小少爷也打着哈欠纷纷从上爬了起来。

    司空是个天生的花花肠子,耐不住子,再说已经在黑屋子里关了几天,好不容易出来而且家里管人的两个麻烦又都不在,如此好的机会他怎么可以错过,立刻就打算下悬崖去集市晃

    可就在他要飞一跃跳下悬崖的时候,一只小手迅速的拉住了他的裤腿,害的司空这个轻功第一行家差点摔了一跤。

    “大哥,我也要去。”穿越过来这么多天,司空摘星始终都待在家宅里,完全没有下去看看民间趣事的机会,这次逮着时机,他可绝对不会放过,得好好去看看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

    回头看了眼还没到自己腰际的小矮冬瓜,司空想了想,喳吧了一下嘴,抱起小摘星一块往悬崖下跳去。

    带着小孩子去玩,虽然没有一个人去玩自在,但是为了到时向爹爹好好交代,司空还是觉得现在抱着他三弟一块走人比较好。

    古代的大街,司空摘星以前只在电视连续剧里看到过,这次出游,也算是他穿越后第一次逛大街。所以尽管他是个现代的成年人,但也免不了真的像个小孩子一样这里摸摸那里看看,一会儿功夫就怀里抱了一堆,这堆东西里有些是他大哥买给他的,还有些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在他上了。让他不得不感叹司空家神奇的劣基因。

    逛了一大圈,司空似乎突然看见了什么,急忙将小摘星带到一间戏院子,交代司空摘星到里面找个隐蔽的位置待着,随后塞了一大把碎银子给他,转就不见了人。

    司空摘星看了看他大哥的脸色,突然想起了他大哥回家那被人追杀的景,就立刻攥着手里的银子听话的走进了戏园子,找了最角落的位子坐下。要说这个位子有多隐蔽,那都隐蔽到了连跑堂倒水的小二都不来招呼的地步了。

    令人头昏完全听不出一个所以然的戏刚唱了一半,一群的彪形大汉便冲进了戏园子,像是盘查什么的找起了人。摘星很本能的就觉得那些人是在找他的,于是把小小的子有朝影里缩了缩。心想千万不要被他们找到。

    眼看那些彪型大汉在戏园子中间晃悠了两圈,抓了两个小二和园主都没问出个究竟,眼看就要走,小摘星这才喘了口气。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一听就特别古灵精怪的小男孩声音响了起来,在园子里大叫:“客官,客官,我知道,你们要找得那个小孩坐在茅房边上。”

    我了个去,原来这里是茅房,难怪没人来,还一股子怪味!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偷你妹啊!(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