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章 同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潇湘非倾城 书名:狂妻
    璧儿在听到他这番话后眼泪就掉得更加的快了,像断了线的珠子般擦也擦不去的,她只是哽咽着道:“王爷生这么大的气,璧儿又怎么敢求?难道,璧儿求了王爷就会放过姐姐了吗?就会不惩罚她们了吗?璧儿只是怕越求越会激怒了王爷,越会令姐姐陷入危险之中去了。@”

    叶连城不再说话,只是一个转走了出去了。

    “王爷……”看着他离开的影璧儿没有追出去,只是轻轻的试去脸上的泪水。

    心里带着一丝怨恨默道:“姐姐,你这一招苦计果然用得妙,竟然令王爷这般的心疼起来了,还连我一起恨上了。”

    ……

    叶家的两个男人一同在外面等待着结果,在看到叶连城走出来后无边和无极就又冲了上来了,准备要去打叶连城,只是,叶孤城却一声沉吼:“够了,把这他们两个带到逍遥居去。”

    叶连城并没有出声阻止他这种做法,见叶连城没有出声就有侍卫进来拉着无边和无极朝外离去了。

    “叶连城,我与你势不两立……”无极大声而叫着不肯离去,只是无奈于他此时也满的伤,又加上多来没有吃过什么东西,根本就无力去反抗拉着他的侍卫。

    倒是无边,这会又沉默下来了,知道反抗也无用的。

    ……

    “她怎么样了?”叶孤城终于还是问了出来了。转载[@.Com]

    “不知道……”叶连城依然是比较冷漠。

    “唉……”叶独城有些郁闷,轻叹一声后便朝外走去了。

    在这儿等待着结果会令他更加有些坐立不安,只不过,他是一国之君,遇到任何紧急事他都应该做到处惊不变,临危不乱……

    只是,恰恰是他的这份处惊不变临危不乱,反而令人觉得他分外的无了。

    ……

    寒乐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在片刻间自然又是传得沸沸扬扬。

    满院子里的人又都知道倾城又被王爷惩罚了,命在旦夕。

    ……

    再一次,望着这个满伤前的人儿,长风的心里有说不出来的难受。

    看她轻合着眼睑沉沉的睡去,长风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默道一句:“我该怎么才能帮到你?”

    许久,长风终于由她的边离开了,朝外走了出去了。

    当看到长风走了出来时叶连城一个大步上前而问:“她死了没有?”

    “还活着……”长风静静的回话。-

    叶连城闻言话里带着一抹喜色道:“呵,我就知道,这个女人命硬,不会这么轻易死的……”

    听他这话在此的人都无言,由他的话里大家分明听得出来他是很关心她的死活的,但说出来的又能把人给气死。

    猛然,叶连城又一个大步朝房间里走去,来到倾城的面前。

    当叶连城来到倾城的面前,看着她那张依然昏睡着的脸,内心忽然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复杂,这个女人,本来,他完全可以杀之,这样,就再也不会有今天这样那样的事发生了,可偏偏,他不想让她这么痛快的死去……

    叶连城低语一句:“我知道,你不会舍得死的,因为你还要报复我,对不对?”

    ……

    “不要……我不能死……孩子……混蛋……我会杀了你……一定会杀了你……Tmd……”倾城的嘴巴里忽然就梦呓出这样的一番话来,令叶连城原本还带着一抹温柔之色的脸渐渐寒起来了。

    “该死的女人,竟然做梦都想要杀了我,想杀我叶连城,门都没有……”叶连城发狠着说,此时,他真的很想上前把这个女人给掐死算了,只是,当手伸到她到美丽的颈项上,却怎么也下不了手。

    “程安……混蛋……天杀的……你不得超生…………”

    “程安?是哪个男人?”当忽然听到倾城的嘴巴里恶毒的诅咒这个人的时候叶连城又怒了又心痛了。

    她居然在梦中叫着别的男人的名字,说什么不会原谅他,难道是被那个男人给抛弃过?

    “程安……你不得好死……”梦呓的声音再一次由她的嘴巴传了出来。

    “程安?她要杀的是这个男人?她竟然这么的恨他?看来,这个男人一定伤她很深了。”叶连城在心里默默而语着,只是,究竟这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他从来也不知道?也从来没有听璧儿提到过?

    猛然,叶连城一个大步转走了出去了。

    倾城的心里竟然真的装着一个男人,叶连城的心里有些莫名的痛。

    ……

    “王爷,王爷……”在看到叶连城一个人带着一脸的寒意走到院中时倾璧忙跟了过去。

    “王爷,你还在生璧儿的气吗?”倾璧以为他还在因为自己没有为姐姐求而恼怒。

    叶连城只是转了个望着这个看起来柔的女人,那张寒的脸慢慢变得柔,他只是放柔声音道:“璧儿,告诉本王,倾城心里的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听到叶连城忽然有此一问璧儿微微吃惊,却听叶连城又说:“不要骗本王,本王平生最不喜欢的事就是被人欺骗……”

    声音虽然轻柔,璧儿却是听出那话里的危险,这个男人,就是一个危险的男人,聪明的璧儿自然也是懂。

    轻启朱唇璧儿道:“王爷既然非知不可,璧儿又岂敢隐瞒王爷,姐姐心里的那个男人,是驸马爷……”

    “驸马?”叶连城吃惊了,当下就又问:“李承欢不过才刚刚见过倾城几次,他们何时开始的?”

    倾璧只是道:“王爷有所不知,李承欢本是我们的同乡,与我姐姐自幼两小无猜,姐姐一直对他暗许芳心,三年前他进京赶考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但姐姐一直记念着与他的一段缘,就在淑妃娘娘花一百两银子要买姐姐来时,姐姐为了李承欢曾几次跳河自尽。”

    倾璧的一番话令叶连城大为恼火,不由默道:“顾倾城,难怪你会如此抵抗本王,原来真的是心有所属,可是,在本王的面前,你们居然还装着互不相识,真是令本王大开眼界。”

    倾璧这时又一脸哀怨的道:“王爷,请不要责怪姐姐,姐姐的一颗心虽然已经给了李承欢了,但现在姐姐也一定也知道李承欢是公主的驸马了,应该已经死心了,只要王爷对姐姐好一些,姐姐自然会回心转意的。”

    ……

    ……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