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章 艺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潇湘非倾城 书名:狂妻
    寒乐的大之下,依然是歌舞升平着。  w-w-w.-.c-o-m。

    大之上坐着的正是一位年纪在二十七八岁,相貌美到精致的男人。

    他,正是当年圣上,叶连城与叶孤城的亲哥哥叶独城。

    三兄弟虽然个个长得妖冶,但又个有特色,各不相同。

    叶独城,他的脸上完全没有半点的柔和之色,即使是在谈笑之间,那笑容也会令人觉得寒可怕,眉宇之间,自有一股王者之风,只是坐在哪儿穿着便装,也能令人一眼就认出来他是与众不同之人,他是众生之王。

    在叶独城的旁边还坐着两位特别之人,一个是美如画般的女人,那正是叶家三兄弟惟一的妹妹叶玉城,南昭公主。

    另一个是相貌清秀,浑无不透着一股书卷气的男人,但那脸却生得如花如玉般的妖娆柔。此人正是南昭公主的驸马爷李承欢。

    叶独城这时正一边喝着美酒一边望着那下跳舞的人儿,普天之下,众所周知叶独城惟一的喜好就是跳舞,而他本人也非常喜欢跳舞,天下的舞蹈没有他叶独城不懂的,但是,据说,叶独城却是一个不喜女色之人,任凭你长得倾国倾城,或者脱衣献,他也从来不会为之所动容的,因此,在他的宫里,至今,也只有一位挂名的皇后。  w-w-w.-.c-o-m。

    但现在看了这许久,也没有看出这些舞者有何特别之处,终于,叶独城耐不住子的问:“连城,你不是说有位艺会跳一种很奇特舞吗?这半天朕也没有瞅出来这些舞者之中有哪位跳得比较特别。”

    叶连城只是不紧不慢的说:“皇兄莫及,一会,她若跳得不好,就任凭皇兄处置便是了。”

    随着叶连城的话声而落后只见下的艺又一一退去了,大之内,走进了两个女子。

    一大一小,此二人正是无边与倾城。

    当看到无边竟然也一起而来了的时候叶连城不由望了一眼一旁的淑妃,他似乎并没有交待要让这个鬼精一样的女孩子过来。

    淑妃忙低声而道:“王爷莫急,先看看她们怎么做。”

    再放眼望去,无边已经示意一个正抚琴的琴手离开了,然后自己在哪个位置上坐了下来了。

    倾城不知道,她的出现已经令在座的某些人——李承欢,驸马爷心神不安了。

    她只是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那大之中央,听叶连城的声音高声而道:“皇兄,这位女子正是臣弟所说的艺,最近一直在研究一种很奇特的舞蹈。  w-w-w.-.c-o-m。”

    倾城闻言不由得在心里低咒一句:“艺?居然说我是艺,我就知道,是要来羞辱我的,好吧,既然你要以倾璧来威胁我,我就先让你得意一时。”

    倾城只是猛然把上那件长袍衫给抖落了,鞋子也随之而退了去。

    曲声响起,叶独城已经在一眼不眨的瞅着她了。

    从她一进来脱去上的衣服时他就已经被震住了,这种衣服自然也是他没有见过的,他又不是现代人,他这个王朝自然也不可能有人懂天鹅湖,自然,也做不出这样的裙子,天鹅湖特制的裙子。

    又是天鹅之死,整曲舞跳下来,从头到尾,倾城都在用脚尖表演,把天鹅湖发挥得淋漓尽致。

    曾经的遗憾,在今天来跳,面前坐着的依然是众多的观众,只是,今天她却是以一个艺份而舞了。

    今天,被震憾住的又岂止皇上叶独城一个人?

    听,除了弹凑之音便是呼吸之音,大家都对观注眼前的舞蹈上面了。

    看那叶连城的表,就知道,他也同样被深深的震憾了,从来,都知道她会跳一种奇特的舞,但从来,也没有去真的认真的留意过她跳舞。

    司马长风、叶孤城、也同样的全神贯注于倾城的上,她,人美得妖娆惊人,舞也同样的美得不可方物,天下间,只有她倾城,再无谁人可以代替。

    原本,叶连城只是想要拿倾城来耍一番,也好羞辱一下她,挫挫她的傲气,让她明白,她只是一个艺而已,并非他叶连城想要的女人,但看眼前这光景,怎么就让他有种恰恰相反的感觉呢?

    叶独城这时候已经忽然就朝台下走了下去,叶独城,谁人不晓他在舞学上的天赋,再奇特的舞蹈,只要他看上一遍,就完全能够诠释到其中的含义。

    只见他,一眼不眨的望着眼前的美人,终于,他的掌声响起。

    随着叶独城的掌声响起,这四周也就随之一片掌声。

    “好,非常好,只是,这是什么舞蹈?朕从来也没有见过?”叶独城的声音虽然冷漠却带着些许的惊喜。

    倾城静静而道:“回皇上,这是芭蕾舞,天鹅湖之天鹅之死……”

    “天鹅之死……”叶独城回味着这个名字,忽然就又道:“你叫什么名字?”

    望着眼前这个依然长得如同妖孽般的男人,倾城依然是静静的应道:“回皇上,我叫倾城……”

    “倾城……”叶独城又咀嚼了片刻她的名字望着她的脸。

    “倾城,可愿意与朕一同回宫?朕会为你建一座属于你的宫,朕只要每天为朕而舞。”

    叶独城的话令在座的人都为之而惊,完全没有想到叶独城会忽然说出这样的一番话。

    倾城只是抬眼望向了叶连城,叶独倾城见她的目光望向了连城,立刻就道:“连城,为兄就朝你要了这个艺了,你不会不舍得吧?”

    叶连城却是不动声色的道:“臣弟当然不会舍不得,艺而已,皇兄若是喜欢就带回去吧。”

    听到叶连城这般爽朗的话叶独城当下就高兴了,拿起一旁倾城之前脱去的衣服披到她的上道:“倾城,你今就随朕回宫去,朕要每天看倾城的舞姿……”

    一句话,又令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倾城,皇上金口已开,岂有抗旨之理?

    倾城却是一个转把自己的鞋子穿上了,这才对叶独城抱以歉意道:“对不起皇上,倾城只是艺罢了,没有这等荣幸住到您豪华的宫里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狂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