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走着瞧】

    第二百三十三章【走着瞧】

    下面的声音,显得喧嚣不堪,可是,赌桌上的其余三人,却是久久一阵沉默,就连郑田鹏的表,也忍不住掠过一抹疑惑

    可以说,李军的举动,己经让众人感到了一种难言的压抑感,没有人愿意看到一个目的不清的对手,而李军现在,就是伴演着这样的一个角色

    “我……放弃”那个高瘦男子,突然深深看了李军一眼,在众人疑惑的眼神中,就此盖上了牌

    而后,就此披上了外,朝着包厢门口走去,随着“啪啦”的关门声响起,,众人这才反应了过来

    就连李军他自己,也感到有点儿意外,难不成,那个高瘦男子,他还看出了什么?

    不过既然要赌,也得资本够才行,李军一下子甩出郑田鹏的3o万,也很有可能是那高瘦男子没有那么多的现金,前面都跟过去了,到后面总不可能说钱不够,把之前跟的钱拿回来?所以只好选择放弃

    且不理会李军心里的疑惑,就在那个高瘦男子起离开后,牌局的取决,己经落到了王强的

    无数道目光,齐齐落到了王强的上,都想看看,他会做出什么选择

    王强的表尽是一种说不出的凝重感,刚才他就己经应下了,现在想反悔也不成,,手指无意识的轻敲着桌面,甚至再次点上一根香烟,一阵吞云吐雾,看不清楚他的表,而从始至终,他的双手都停留在那些筹码处,仿佛内心深处在做着什么挣扎

    “我……放弃”五分钟之后,在李军心里也有点焦躁的时候,王强深吸了一口气,竟然跟高瘦男子一样,掩盖上了牌,算是放弃了

    议论纷纷,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而在赌桌上,就只剩下两个人了,李军和周伍德了

    看到王强竟然也盖下了牌,李军的心里一凛,在手里有一对a的况下,竟选择了放弃,那么,他如果不是疯了,就只有拥有那大魄力的人,才敢这样做

    而眼前这个王强,怎么看也象是第二种人,难道这家伙真的这么不走运,拿到了三只a?

    最大的豹子遇上了235的牌面,如果是一般人,怎么着也得搏一搏啊,不过花3o花搏一搏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点?

    李军琢磨着王强是不是出于这种考虑,才选择放弃的

    不过不管怎么样,李军现在却是赢了,在心理战上,他己经击败了眼前这个对手

    “没办法啊,我也不做没把握的事”王强看着李军,突然似有所感的开口道,而他的话,无形之中也缓解了那尴尬的气氛

    “我跟,这里万,我上一次没有带那么多现金,这是2o万的支票”周伍德突然往桌上推了一叠现金,随后,便从支票薄上扯下一张支票,冷冷的瞥了李军一眼,粗着声音开口道,就此将那张支票放到了桌子上

    胖子周伍德手上的牌,是一张梅花J和方块9,表面上看起来,却是他占了上风,除非李军的底牌是一张4,否则,李军无论如何就输定了

    因为周伍德的牌,不可能是豹子,就算李军的牌是235,也是输

    然而这种况下,只要王强和周伍德能够一起坚持,就算李军的牌是235,那么王强输了,周伍德也能赢,然而李军的牌要不是235,而是顺子,那么周伍德就算输了,王强的三只a也能赢

    但很可惜,这两人明显不是一路的,且还像是有过节的样子,所以才让李军有了可趁之机

    这一下,所有人都将目光扫向了李军,想看看这个蓝海大学的风云人物,他到底要怎么做

    桌上的筹码,己经接近7o万了,这对于在校大学生来说无疑是一笔级天文数字,就这样随意被推到了桌面上,就算是周伍德这个市委秘书长的儿子,依然没有办法把这笔钱不放在眼里,还是紧张得很

    “即然如此,就开牌”李军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不得不说的是,李军此时的手,也有一些微微抖,待到掀开底牌时,周围就响起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

    那底牌,竟然是一张黑桃3,现在,己经看得够清楚了,李军竟然是一对

    周围叹息声一片

    “竟然只是一对3”一个专心观察着牌局的男子,摇了摇头,叹息着开口道

    “除非那边是散牌,不过……可能吗?”听了这话,旁边又有人开口道,只不过,这话却引来了一大片的声讨

    “我x,你以为他有病啊,如果是你,散牌会跟吗?还是一丢三十万?”说到这,那声音充满了不屑,依稀还能听出一抹难言的嘲讽

    “我……”起先那说话的人,却是说不出话来了,虽然他想说些什么,不过,他却不得不承认,那可能,可能就是微乎其微

    如果是散牌,谁会疯狂到去跟,那不是摆明着把钱放在别人手上,只要有一点理智的人,都不会这么做

    看到李军的牌,周伍德出一阵得意的大笑,指着郑田鹏道:“郑田鹏,我还以为你找到了什么好帮手,原来是个草包,哈哈”

    听到了周伍德的话,李军的脸色一变,可很快便掩饰了过去,眼睛一眯,看着大笑不止的周伍德,微笑道:“等会儿,到底谁是草包还不知道呢”

    周伍德一顿,眼睛死死的扫了李军一眼,而后又落到了郑田鹏上,这才冷哼道:“你就趁现在嘴硬”

    这一切,都被郑田鹏看到了眼里,而且,从始至终,李军的眼里,都没有显现出任何慌乱的表,这让郑田鹏大感兴趣,他很想知道,眼前这个学弟,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自信

    “郑田鹏,今天这一局,是我赢了”周伍德冷笑着扫了郑田鹏一眼,而后,这才缓缓摊开了底牌

    而待到看清楚那牌,不止是周伍德,就连郑田鹏也愣住了

    “哈哈,我说,周伍德,你这个笑话可一点也不好笑啊”郑田鹏摇了摇头,看着周伍德,正了正衣襟,可表明显有着一抹调侃和讽刺的味道

    那张底牌,竟然是一张黑桃k,也就是说,周伍德手上的牌,竟然是散牌

    这一出,直接把众人给搞愣了

    “我这不是做梦?难道他真的是疯了?”一围观的哥们摇了摇头,看着一脸煞白的周伍德,不可思议的开口道

    “不可能啊,散牌怎么会去跟?”听到这话,旁边一人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那话

    周围那些话,一字不差的落到了周伍德的耳朵里,他的表变得铁青,双臂扶在桌面上,喃喃道:“这不可能的,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一定是……”

    “那我就代李军学弟好好谢谢老周你的好意了”郑田鹏站了起来,手上正握着一杯鲜艳的红酒,看着周伍德,表似笑非笑,一脸调侃的开口道

    “**,你出老千……”,周伍德跳了起来,指着李军,红着眼咆哮着开口道

    “我从始自终都没有碰过牌,你说我哪里出千?”李军打开了周伍德那满是肥的手,勾了勾嘴角,冷着脸开口道,那语气,让周伍德一阵呆

    的确,从始自终,李军都没有碰过牌,除了自己最后掀开那底牌外,全程的牌都是由那个牌的人的,所以周伍德听了李军的话后,愣是许久没有反应过来

    “那么……就是你在开底牌时做弊了”过了一会儿,周伍德又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脸肥抖动,眯着眼睛盯着李军,恨声咆哮道

    李军终于忍不住了,一阵大笑出声,许久才停了下来,看着周伍德,一脸嘲讽道:“你不是白痴?还是脑残?难道,我连自己开牌都有错,那么,你又该做什么解释?”

    这一番话,直接把周伍德回到座位上,一阵呆,口一阵起伏,看着李军,脖子上一阵青筋暴露,可是硬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而且,还有李军的那一句脑残,甚至让周伍德生出了一丝杀心,可以说,他长这么大,可是,今天受的侮辱,还是第一次

    而这一切,就是因为眼前这个大学生,一个普通的在校大学生

    “走着瞧”狠狠的扫了李军一眼,扔下了这么一句狠话后,胖子周伍德这才离开了包厢

    然而李军心中却是清楚,不知道“专注药水”居然还有这等功效,除了稳定自己的心理因素之外,还能扰乱他人的判断力,甚至直接让人产生幻觉

    胖子周伍德的牌的确是散牌,但却“以为”自己的牌是大牌,原来“专注药水”还有这等功效啊,实在是太厉害了

    但李军却是有些搞不明白,这“专注药水”明明是自己喝下去的,又不是胖子周伍德喝了,怎么也会对他产生到影响,从而使他对自己的牌产生了幻觉呢?

    ……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游戏分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