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九章【一个天一个地】

    毛非的作弊速度可不是盖的,那密密麻麻一般人需要大费周章才看得清的小纸条,更别说在这密麻的小纸条上面找答案了,可这家伙却是眼尖得恐怖,照样以飞快的速度从中找到答案,从而迅速的将小纸条上面的答案抄到试卷上。

    突然,黑面神尤孟达转了个,狞笑着一个回马枪杀到了毛非边——人“赃”俱获!

    “作弊!”尤孟达迅速抽起毛非的试卷和作案工具,“给我出去站着,考试结束我来处理。”

    毛非哭丧着块脸,心中悲叹,妈的,又被逮了!自己这作弊被抓率不知道又要因此上升多少个百分点。

    毛非站起,默默走出教室,牲口们全都对他抱以了兴灾乐祸的笑容,倒是李军一脸平静的看了他一眼,用唇语对他说道:“兄弟,保重!”随即也是起,将卷子交到了黑面神的手中。

    交卷?!

    李军这家伙居然还没到半个小时就交卷了。

    因为毛非当场被捕而不敢轻易作弊的牲口们见李军全班第一个起交卷,心中都恶毒的想道,一定是张白卷!

    然而李军才不管这些,在众牲口以及毛非那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大大方方的走出了教室。

    “兄弟,我就是考试被抓也比你这交白卷好吧,都是零分,怎么都要拼一拼嘛。”跟外头罚站的毛非对提前交卷出来的李军说道。

    “少跟老子来这一,你以为我最近在干什么,精力全放学习上了,没来学校没进教室不代表我荒废了学业,都大三的人了,别跟个孩子似的不知道分轻重,该干什么还是得干什么,学业为重呐!”李军一脸沉痛,郑重的拍了拍毛非的肩膀,摇头叹了口气往教学楼下走去。

    毛非看着李军的离开背影发了会儿呆,心想莫不是这家伙真的考出来了,刚才交上去的不是白卷?

    不是吧!往在倒数第一第二名相互徘徊的难兄难弟,如今一个作弊被逮来门口站着,另外一个却是有成竹的提前交卷,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有那么大吗?毛非心中苦笑不迭的想道。

    从考场里出来以后,李军直接奔着校医院就去了,屠钢那家伙今天也没来考试,不就皮外伤而已,难不成今儿个一不小心还查出内伤来了?

    如果真被一堆女生围殴出内伤,那屠钢这家伙以后还是别在蓝大混了,哪还抬得起头来啊!

    李军到了校医院,正遇上包了跟个粽子没什么两样的屠钢出里头出来,低头走路一脸怒气冲冲的样子,连李军与他擦而过都没有看见。

    “喂,赶着投胎去啊?”李军随后一个转将他拎住,拍着他的肩膀笑道。

    “军子,来啦,我出去有点事儿。”屠钢眼神闪烁道。

    “有什么事儿比考试还重要,试你都不去考了,”李军看着“木乃伊”屠钢摇了摇头道,“都成这样儿了,医院里头好好待着吧,还乱什么乱。”

    “不是……我……唉!”屠钢抱头蹲下,一脸苦恼道,“我这次什么脸都丢净了,被女生打成这样住进医院,我……我以后还怎么在蓝大抬起头来做人,”屠钢说着,眼神里又闪烁出一丝愤怒,“我要去找龙寅涛,我要挑翻他,我要找回面子。”

    “去你妹的!”李军听得屠钢这么说话,比听到月球上住着外星人还觉得不可思议兼好笑,“作为同学,我知道不应该打击你的自信心,但我也干不出这种明知死路一条还教唆你去送死的事儿,你和龙寅涛真不是一个级数上的,还记得去年蓝大武术社、柔道社、跆拳道社,还有泰拳社联合大校的事吗?武术社、柔道社和泰拳社三大主将一起三挑一跟跆拳道社的主将龙寅涛打,结果怎么样?除了武术社的崔阁和泰拳社的林子健还好一些,柔道社的段骐勇直接退了学,听说是腿上被龙寅涛踢得落下了终生毛病,而且龙寅涛家里背景强大,愣是直接扔了笔钱了事儿,你该不会想当第二个段骐勇吧?不,你这么一去应该比段骐勇还惨,段骐勇好歹还是柔道社的主将,就你丫……我估计小命都有点儿悬。”

    李军这么一说之后,屠钢更是觉得火大,蹭一下就站了起来,咬牙道:“我现在什么脸都丢光了,就是拼上这条命也要找龙寅涛出一口气。”

    怎么好说歹说就是不听,李军皱眉道:“你丫真有病啊?”

    “不是我有病,段骐勇是我表哥!”屠钢捏着拳头道。

    “啊?哦,这……这样啊。”李军心想难怪屠钢会对龙寅涛如此憎恨,除了双方都视对方为敌之外,还有着这么一层渊源在里头啊。

    “你说我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屠钢恨恨道。

    李军摇了摇头道:“可你真不是龙寅涛的对手。”

    “拼命啊,我还真不信,再横还横得过不要命的。”

    “你这又是何必呢。”

    “别拦我了军子,我知道你是好意,谢了!”屠钢郑重的拍了拍李军的肩膀,转就走。

    “喂,等等,你真想弄龙寅涛一顿出口气?”李军突然问道。

    屠钢停下脚步,一脸严肃道:“除了出口气,我也要找回我的面子啊,否则叫我以后怎么在蓝大混。”

    “那你现在就更不应该去找他了。”李军冷静道。

    “军子,说了别拦我,你还……”

    “谁拦你谁是王八!”李军认真打量了屠钢一番,突然觉得他的形等各方面很适合练习脑海中力量型速成武技的招式和路,考虑了一番后说道,“你现在这么的去找龙寅涛,不仅讨不回什么面子,而且一定会死得很惨,但如果你真的拥有挑翻龙寅涛的实力了,死得很惨的将会是龙寅涛,且你将会倍儿有面子。”

    冲动与怒火交织下的屠钢只是一心想去找龙寅涛扳回面子,抱着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态度,但毕竟不是白痴,也清楚自己和龙寅涛在实力上的差距,说道:“或许我天天练习,有朝一会比龙寅涛厉害,但我等不及了,真的等不及了。”

    李军笑了笑道:“一两个星期都等不及吗?”

    “一两个星期?”屠钢狐疑的看着李军,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游戏分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