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考试】

    这百点以上的智力属带到现实世界以后,这记忆力功能也实在是太强大了。

    以现在的况来看,李军对于下午考试需要死记硬背的那些内容一点都不担心了,脑袋就如同一个图书馆一般,最后用了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把所有厚实书本的内容全部“装”到了里头。

    在学校食堂吃了午饭,李军又利用剩下的时间做了一下记忆的强化,感觉没有什么地方会出纰漏了,才踩着铃声走进了期中考试的考场。

    “我靠!军子,你怎么来了?”

    “是啊,军子,你来干什么,与其来考试,还不如利用考试这点时间找班主任走走后门去,兴许还能过关。”

    ……

    班上的牲口们对于李军这个几乎只有在开学才能见到的所谓同学亲自来参加考试都是惊讶得很,更多的是一种调侃。

    李军这家伙从来不上课,怎么可能考得过,除非来考场作弊,不过今天监考的可是号称蓝大黑面神的建筑系副主任尤孟达,想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作弊,其困难程度跟登天也没什么两样了。

    李军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哈哈笑道:“天才和普通人的区别就在于天才不需要干普通人干的那些事儿,到头来还是能取得比普通人更好的成绩,前几次的学分没修够,我准备这次考个第一多攒几个学分,省得每回都来参加考试,麻烦!”

    “切!”

    众牲口不约而同对李军露出了鄙视的神

    “军子,”坐在李军后面不远处的毛非笑道,“知道你能考第一,不过倒数第一可拿不到什么学分的。”

    李军懒得跟毛非这家伙多废话,转过去笑道:“我怎么会跟你抢倒数第一这个如此给力的荣誉呢。”

    毛非讪讪道:“你少来,好歹我这几天下了一番苦工夫,临时抱了抱佛脚,肯定不会比你差。”

    往年考试,班里的倒数第一几乎都是李军和毛非轮番包揽,没有任何悬念,也没有任何技术可言,谁倒数第二就看那次考试期间谁的“运气”更好一些。

    在两人互相打击的过程当中,黑面神尤孟达抱着一沓试卷走进了嘈杂的教室,让众牲口声,这才让班委把试卷分发了下去,自己则点起一支烟,走到窗口那里抱手站着。

    黑面神尤孟达冷冷看着建筑系这一届最差的班级,心想建筑系老主任年底便要退了,他和另外两个副主任都有希望接班,但究竟最后是谁坐正还真不好说,所以在这种时候,随便发生一点什么事在老主任眼里都是实打实的“工作成果”,怕的就是默默无闻啥事也不发生,来建筑系一班这种最差班级,逮几个考试作弊者回去好好教育一番,再大肆渲染一番,也可以再度加深一下老主任对自己的印象嘛。

    尤孟达这个如意算盘倒不是毫无根据,因为若按作弊率来说,建筑系一班在整个蓝大以班级为单位的团体当中,绝对名列第一,几乎每次考试都会有人作弊,作弊的那几个人,总有一两个要被抓个现行。

    就等着抓几个作弊学习让我好好的教育一番吧!

    考试已经开始,如意算盘打得哗啦直响的尤孟达将手中的烟头扔掉,绕着考场走了一圈,将目光锁定在李军、毛非等几个作弊率均为100%的学生上面。

    尤孟达做了一上午的功课,从一堆数据当中找到了最有效率抓作弊的突破口。

    建筑系一班的李军,考试作弊率100%,作弊被抓率为18%,这个学生应当重点关注。

    然而建筑系一班的另外一位考试作弊率100%的家伙毛非,悲摧的他作弊被抓率竟然高达了80%,锁定了目标毛非后,尤孟达心中暗喜,就算整场考试一无所获,考试完毕后把毛非这家伙逮去办公室里搞一通搜,肯定能找到一两样作案工具,到时候一样以作弊论处,将丫树立成为一个负面典型,大肆狠批。

    尤孟达打定主意以后,就一直在李军和毛非他们这伙人集中的这一小块区域里来回溜达,那胖乎乎圆脸上两颗如豆子一般的诈小眼儿不断的在这几个家伙的上打量,倒一直是风平浪静,没啥大的动静。

    走到了毛非边,见这家伙那同样是胖乎乎的脑袋上面挂满了汗珠,发下来雪白一片的试卷到了现在还是雪白一片,除了名字和学号,尤孟达见他只做完了选择题,答案惊人的一致,全部选了“C”。

    哼!小子,再憋一下,看你还憋不憋得住,赶紧该翻书翻书,该抄答案抄答案吧!尤孟达暗暗想着,故意放松了对毛非的警惕,走到了李军的旁。

    李军的试卷与毛非的试卷相比,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毛非的试卷雪白一片,而李军的试卷上却布满了黑色碳素笔写下的字迹。

    开考才短短二十分钟而已,李军已经做到了最后的论述题,只见他笔力如飞般在试卷上飞快书写,连尤孟达站在他后都没有察觉。

    尤孟达摸了摸下巴,心想这小子是建筑系一班那个经常考倒数第一的李军吗?怎么半学期不见就如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往的李军,不也应该跟那毛非一样,从考试开始到考试结束,试卷都是雪白一片么。

    绕着李军打量了一番,眼珠子都快瞪到他的书桌里了,也没瞧见半点作弊的迹象,尤孟达心中不免有些打鼓,该不会这建筑系一班的这些差生们集体“从良”,以后都不作弊了吧,那自己的如意算盘岂不是要落空。

    坐在李军后不远处的毛非也是奇怪李军这家伙怎么不像平常一样干些跟他打打暗号传传小字条之类的动作,而是一个劲的埋头书写?

    之前还以为李军这家伙一定是在草稿纸上埋头画超级撒亚人大战八神庵之类的恶搞图画,但现在见黑面神站在他后也没把丫给拎起来,难道真是在认真答题?

    不过毛非可管不了那么多了,趁尤孟达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李军上的时候,赶紧将手袖里早已准备好的小纸条如刘谦变魔术一般抽了出来,翻翻抄抄了起来。

    ……

    (感谢耶酥跪在我面前、骑驴去赶集、落燕閑居三位童鞋的打赏~~~超级游戏分群129246110、49734919,大家加进来玩哦~~)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游戏分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