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章 【诸绸缪,一心二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醉入玄皇 书名:三朝元老
    正如李时珍所说,王义经过近十天的精心调养,上伤口基本愈合,走起路来就和个没事儿人似地。而在这个时候,王义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耕做准备。虽然现在他手中有万盛山的两万五千两银子,但仔细一算,这么一笔庞大的数额,还真经不起他折腾。

    幸好万盛山早有准备,就在王义大病初愈的第二天,他便把剩下的两万五千两银子安全的运送到了朝阳堡。有这五万两银子,王义心里也有了底儿。他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中间要不是出现饺子山贼匪这个程咬金的话,王义的计划早已开始大张旗鼓的实施。

    现在也不算晚,既然资金已经到位,而且经过这件事,万盛山对王义更加信任,别说五万两,就是五十万两,他估计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的放心的交给王义。

    现在王义管理的再不是万盛山名义下的那一千亩庄田,而是整个朝阳堡除了庄田之外,还有所有适合耕种的荒地。所以,除了资金以外,最重要的就是人手。

    王义想起那天在自己房间中,李时珍挥毫泼墨,在白纸上写下“本草纲目”四个大字的景。他当时就发现,李时珍不止是学识渊博,而且这写大字的功夫也相当了得。如果他不去做郎中,说不定还能在历史上成为一代书法家。甚至,发挥他在《本草纲目》中绘制插画的长项,也许都能成为明代画家。

    王义之所以会回想起这些,一是因为经过十天的时间,他仍然难以压制内心的那份狂喜与激动;二是因为他现在需要李时珍的书画功夫,来为他写上几百张告示。

    自从王义为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出谋划策之后,两人的关系已是今非昔比。王义出于份的原因,当然对李时珍像是神一般敬佩;而李时珍又糊里糊涂,不知其中真由的况下,对王义这个只有十五岁、却有不世出之奇才的少年,既感激,又惊叹。所以,李时珍便在整理《本草纲目》闲下来的时候,非常慷慨的为王义书写告示。

    这张告示的内容大致意思就是:王义要对朝阳堡近五十万亩的土地进行开垦,需要很多人手,一是劳作,二是制作一系列的灌溉工具。至于待遇方面,还与之前他雇佣其他庄户一样,每月发给大家月粮和银钱,每家月粮最少五斗,实额下发,决不克扣。依据各个庄民们每月的表现,对他们的月粮发放分为一、二、三等。

    一等庄民待遇为每月月粮2石,银8钱,足额发放;二等庄民每人月粮一石;剩下的为三等庄民,每人月粮五斗。

    一等庄民和二等庄民,如能保持至少七个月不变者,年前五天,一等庄民赏恩银5两,肥猪一头,鸡三只,鸭三只,盐五斤,酒二十斤。二等庄民赏银五钱,猪十斤,鸡1只,鸭1只,盐2斤,酒5斤。三等庄民,每人发给猪5斤。

    而且……

    如果每一千五百亩庄田一年产粮达一千五百石(约28万斤,亩产200斤左右),除上述奖励外。每人年底还赏粮一石,人人都有;如一年产粮达两千石(约37万斤,亩产300斤左右),每人年底赏粮两石。如一年产粮达三千石(约44万斤,亩产400斤左右),每人年底赏粮三石。

    …………

    …………

    告示一出,王义便派人将告示贴在朝阳堡的大街小巷,尤其是城门处,定要贴在最醒目位置。因为现在流民众多,既然是流民,那便是走投无路的人,希望寻访各地,能瞅到生存下去的机会,不至于饿死。

    而王义开出的条件,一般百姓都会觉得十分丰厚,更别说无分文的流民。这样一来,人手问题不仅可以迎刃而解,而且还会对这些无家可归的流民进行帮助收留,也算是功德一件。

    但是,王义对待流民问题上却一条铁律。那就是,这些流民必须编入朝阳堡的军户户籍,否则就不会雇佣他们。而且在待遇方面,王义实行严格的等级制,军户和民户待遇不同,新编入军户户籍的流民和老军户们待遇不同。

    王义这样做不是他看不起这些流民,而是他一向认为,公正的赏罚措施,不同的待遇等级,是激发人们劳动积极的一个良好有效措施。

    按照明朝当时的形,那些边镇为营兵劳役的军壮民壮们,也不过是每给银一分,每月合粮钱月粮不到三斗。

    不说朝阳堡内的军户们,就是外地招募的民壮们,每月月粮也只不过区区四斗。但是,王义的条件确实优厚至极,所以告示才一贴出去,报名的人就从各地源源不断地涌入。

    虽然现在没有什么发达的通信工具,但却也不能低估我们古代伟大劳动人民的流动。他们看到告示,纷纷奔走相告。时间一长,自然树大招风。

    面对王义如此大手笔,别说朝阳堡,就是周边各地的卫所、州县、各军镇们也是瞪目结舌。是好是坏,却无人来做评价。

    这张告示就好比一张点子新颖,肥的流油的广告。百姓受益的同时,蛰伏在暗处的那些商人,也一副蠢蠢动的架势。凭借他们灵敏的商业嗅觉,许多商人也来到朝阳堡。而且还运来不少粮食、布匹、猪羊等物。

    又有谁嫌钱多呢!更何况还是现在王义正面临大面积用钱的地方,所以这些商人的做法,对于王义来说,虽称不上一解燃眉之急,但也算是雪中送炭。

    出乎王义意料之外的是,他的这个做法,真是一举多得。先是有了开垦庄田的人手,而后又发展壮大了自己,同时又使来到朝阳堡的流民得到安置,最后……居然能带动朝阳堡的经济。

    原来,一些商人发现商机之后,便来到朝阳堡,进行经营做工。他们这样做,可以更快,更准确抓住朝阳堡商业这块儿大肥。他们这样做,就避免不了要解决吃喝拉撒等问题。所以,他们只能“求助”于朝阳堡的各个商贩。

    这些商贩就算生意想不火都难!

    当然,这些人都是“商人”,正所谓“无商不”,他们当然不会打没把握的仗,更不会做赔本生意。他们之所以这样向王义献殷勤,一是得益于万盛山在山西商界的地位——连他都和王义长期合作了,说明这里面定有猫腻。第二个原因则是,这些商人亲眼见过黄河大水车和畜力水车的神奇。所以,那些之前一直处于观望态度的商贾,也慢慢动了心思,一步一步加入到发展朝阳堡的计划当中。

    …………

    …………

    自从告示张贴出去,短短十天时间,王义已经招收到庄民有五六百人,再加上之前的一千多人,现在的庄民差不多近两千人。

    原先朝阳堡内有劳动能力的军户们基本上都编入了庄民,就连妇女和老人们也有自己的活儿干,他们虽然不是壮劳力,但养鸡养鸭、养猪养羊养牛、编织缝补、做饭洗衣等等,非常多的活,都少不了他们。这可是一股坚实、必不可少的后勤武装队伍!

    除了在农业畜牧上大展拳脚之外,王义还有一个想法,这也是他为什么招收这么多人口的原因!

    …………

    …………

    将近二十天的准备,王义已经把大小事务都安排妥当,只等耕开始。但是,在他心头,还有一件极为重要的事要他去做。

    清晨,天才微微发亮,抬头看去,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弯月高挂。王义站在千户大宅门外,双眉紧皱,神凝重。虽然近期一些事务发展顺利,但是今天……他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接下来他要做的事,将比开垦荒地更加难办。

    过了一会儿,张达、李光头和董飞一起走出大门。就在这时,一辆马车缓缓驶至他们前。只见马车上放着一个个袋子,里面装着粮食猪之类的东西。四个人互相望了一眼,不约而同上了马车。一声清脆的鞭响过后,马车向朝阳堡庄户上行驶而去。

    来到庄上,张达、李光头和董飞扛着大小不一的袋子,跟在王义后。王义手中拿着一张写着七个名字的名单,一边走,一边询问走在路上的百姓。

    原来,这份名单上写着的七个名字不是别人,正是攻打饺子山时阵亡的那七个人。而王义正是前来给他们的家人送些食钱财,以作补偿。

    这样的差事不好干,虽说七个人的家人都知道自己的儿子、丈夫过的是刀口上血的子,但还是无法接受这七个人已死的事实。所以,对待王义不免冷淡了一些。甚至,有一个老妇人,一见到王义,就又哭又闹,把所有过错都怪在王义上。

    幸亏四人之中,就属董飞能说会道,他便上前劝解,这才将对方绪稳定下来。因为那七个人都算是家中的顶梁柱,没有他们,可以说一个家就垮了。所以,王义便决定,每个月都会向这七个人的家中送五两银子。同时,四人还去了其他那些因为参加攻打饺子山而受伤军户家中,依受伤轻重程度,予以补偿。

    两个时辰之后。

    王义回头看着董飞,皱眉问道:“三弟,你确定所有人家都去过了吗?”

    董飞从怀中拿出另一张名单,上面密密麻麻写了九十三个人的名字,后面还有一些备注,包括家中生活况和受伤程度。他细细核对了一遍,点头说道:“恩!大哥放心,我们已经都去过了,一家都没落下!”

    王义长呼一口气,说道:“那就好!”

    李光头突然站出子,一副满不在乎的表,问道:“大哥,依我说,你就是对人太好了……你刚才也看见了,那些人是怎么对你的,又是骂,又是打,大哥连吭都不吭一声。要是换做是我,我非和他们讲理不可。既然是军人,指不定那哪天就死在了战场之上,凭什么把所有罪过都推到大哥上。尤其是那个魏宝生他娘……大哥,你难道就一点都不生气!?”

    王义看了李光头一眼,摇了摇头,一脸苦笑,说道:“二弟,你觉得我有资格生气吗?”他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我也有家人,也有亲人,还有你们这些兄弟。不管是谁,只要是你们其中一人有些什么闪失,我都会十分痛心。更何况……是亲骨呢!二弟,你不妨换个角度去想,如果我是魏宝生那个角色,而魏宝生则是我,他选中我去攻打饺子山,我却不幸阵亡。你说,当魏宝生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会不会恨他?甚至,你会不会因为恨,而出手打他呢?”

    李光头别过脸去,努着嘴,说道:“大哥打的比方好生奇怪,哪有人自个儿咒自个儿死的……没发生的事,我……我不知道!”

    张达走到李光头前,抬手摸着对反的光脑袋,笑道:“呵呵!光头,不是张大哥说你,依你的脾气,别说是打骂,到时候说不定还要拔刀相向呢!”

    董飞呆呆的看着王义散发着淡淡微笑的双颊,心中不想到:其实大哥来此,不仅是为了向那些人的亲人赔罪,更重要的是……笼络人心罢了!大哥现在的耕计划现在刚刚开始实施,最重要的就是民心……百姓看到为下一任朝阳堡千户的大哥不出现做点什么,心中肯定会有所怨言。那岂不是就会失去民心!?民心一旦失去,何谈民望?没了民望,又有谁会心甘愿的为你干活。在现在大哥心中,与民心和民望比起来,几十斤食和几百两银子又算得了什么呢……哎!现在的大哥,我是越来越看不懂、摸不透了。

    其实,董飞分析的没错,王义这样做,的确不全是因为心里过意不去,最重要的还是想收揽民心。他看到董飞正在呆呆的看着自己,收起笑容,问道:“三弟,怎么了?”

    董飞如梦方醒,笑了笑,摸着后脑勺,一副痴痴傻傻的样子,憨笑道:“哦!没什么……我想起来大哥昨天夜里说今天要去两个地方。除了庄上,不知大哥还想去哪儿?”

    王义想了想,转过子,说道:“不如我们去躺馒头山吧!”

重要声明:小说《三朝元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