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章 【喜相逢,玩笑光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醉入玄皇 书名:三朝元老
    王义还没有睁开双眼,就闻到一股浓烈药材味,他心里不断浮现出之前被饺子山小喽啰群围的场景。最后的影像,停留在一抹唯美动人的白纱裙摆。

    “难道我还活着?”

    带着疑问,王义悠悠睁开双眸,感到眼角聚集了好多粘稠一般的物体,仿佛睁眼都有些困难似地。在他眼前的一切都显得有些模糊,就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纱。

    王义睡眼惺忪似地环顾四周,见自己躺在一张榻之上,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这不正是我的房间吗?”

    王义想从上坐起来,但感到脯和四肢都绑着什么东西,体稍微动一动,就会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他皱着眉头乖乖躺在上,喘着粗气向旁边看去,只见一个女子就坐在边。一袭乌黑靓丽的秀发分成三部分,两朵香肩之上挂着两撮细细的长发,白皙玉滑的肌肤在从窗格外进的阳光下,显得更加雪嫩。柳眉横在一双紧闭的双眸之上,长长的睫毛仿似柳,随风微微抖动。小小的鼻尖轻轻抽*动,王义似乎能透过浓郁的药材味,闻到从对方鼻孔中呼出的丝丝细香。

    人生最高兴的事,莫过于在死而复生之后,醒来第一眼看到自己最心的人默默的陪伴在边。王义微微牵动嘴角,静静的看着方青瑶。见对方的小脑袋在重力的作用下,一点、一点……甚是可。他心里明白,在自己昏迷之后,方青瑶肯定彻夜不眠的陪着他。实在困的不行,才在这里偷会儿懒儿!

    “瑶儿!”

    王义压抑不住内心的感动与喜悦,轻轻叫着对方的名字。他见对方毫无反应,伸出手,忍着疼痛,微微抓住方青瑶细滑玉润的玉手,手指还不忘来回轻轻的抚摸。

    方青瑶实在太累了,以至于现在才感到手上传来一股温柔的抚摸。她的睫毛跳动了一下,撑开眼皮,狭小的缝隙模模糊糊……就在这时,她做梦似地看到躺在上的王义正含脉脉的看着自己。

    方青瑶就像久度荒漠,就在自己奄奄一息、快要渴死的时候,看到前方有一块儿郁郁葱葱的绿洲一般。“唰……”的一下,双眸顿时睁开,她一脸欢喜的看着眼前的王义。真的!没错!他醒了!一边心想,一边能感到对方抚摸自己玉手的感觉。

    由于激动,方青瑶没有在第一时间说话,而满面激动的看着王义。过了一会儿,一行香泪夺眶而出,她轻启皓齿,笑着说道:“我就……我就知道,你一定醒的过来……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扔下我一个人!我就知道……”

    突然,方青瑶一下子蹲下子,抱住躺在上的王义。顿时,王义感到上微微的发痛,但他没有叫出声来,而是微笑的、轻柔的抚摸着对方披在背后的长发,柔声说道:“傻丫头……我答应过瑶儿,会照顾你一生一世,怎么会就这样死去呢?”

    方青瑶抬起头,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泪珠儿,重重的点了点头,撅着小嘴儿,说道:“恩!瑶儿记得义哥儿说过,大丈夫一言九鼎……这几天,可把人家担心死了!”

    王义笑着问道:“好瑶儿,我睡了几天?”

    方青瑶拭去眼角喜悦的泪水,说道:“差不多五天!”

    王义一脸差异,说道:“什么?五天?”说着,由于太过激动,牵动体伤口,不一阵疼痛传来。

    方青瑶点头说道:“对啊!自从你被张大哥和雷大哥把你救回来之后,你就一直没有醒过来,至今已经有五天了!”

    突然,王义好像想起了什么似地,急忙问道:“对了瑶儿,凌镖头和三弟怎么样?”

    方青瑶笑着说道:“你放心吧!光头和凌镖头都没事儿,就属你伤的最重!”

    知道李光头和凌风还活着,王义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抬起头,深的看着方青瑶,见对方面色蜡黄,发丝微微有些凌乱,一定是由于担心自己伤势,所以每劳累,茶饭不思所至。想到此处,王义心里既是感动,又是心疼,抬起头,轻轻擦去方青瑶双颊的泪痕,说道:“瑶儿,这几天辛苦你了!”方青瑶的小脑袋轻轻一偏,一只芊芊玉手放在王义手背之上,摇头笑道:“只要你醒过来,瑶儿就是再辛苦也不怕……更何况,每还有仪妹妹、万大小姐和李大婶一起照顾你,瑶儿觉得一点儿也不辛苦!”

    “哦!对了……我记得当天万大小姐也受伤了,她没事吧?”

    “没事,万大小姐受的伤很轻,大夫说没什么大碍!”

    “我娘呢?她是不是很担心我?”

    方青瑶说道:“李大婶也没事儿,一开始你刚被张大哥和雷大哥抬回来的时候,的确把李大婶吓了一跳。不过第二天就醒了过来!”

    王义急忙问道:“瑶儿,你可不许骗我……我娘在什么地方?”

    方青瑶笑道:“你看我像是在骗你吗……这几天李大婶心里一直记挂你的伤势,所以每茶饭不思,我看她老人家实在太过劳累,就劝她回去休息休息!”

    “哦!那我就放心了!”除了关于这些人的状况,王义最关心的是,到底是哪位高人把他治好的,他急忙问道:“瑶儿,那……”

    就在这时,还不等王义把话说完,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吵嚷之声。

    “万大小姐,你就让我们一块儿和你进去吧!”

    王义听的出来,这是李光头的声音。

    “不行!李先生说了,王义他需要休息,不能被人打扰。你要想进去,可以,先过了本大小姐这一关!”

    “我……唉!我说万大小姐,房里躺着的是我大哥,你这几一直都不让我和二弟进去,到底是何道理?呵呵!再说了,万大小姐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关心我大哥了?”

    方青瑶正要起去把好消息告诉大家,王义却一把拉住对方,小声说道:“瑶儿,我倒要看看这小子能说出些什么话来!”

    方青瑶明白王义的意思,便点了点头,重新坐下。

    门外紧接着传来万灵儿的声音:“我……我……”

    “呵呵!我什么我?万大小姐,你莫不是因为我大哥救了你的命,你却喜欢上了我大哥,要以相许吧?”

    “死秃子!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一下子再把你打成废人?”

    “呦!万大小姐,你怎么脸袖了?莫不是真让我这个死秃子给猜中了?”

    “你……”

    “行了!光头兄弟,不要再逗我家小姐了!”这是凌风的声音,他接着说道:“小姐说的对,我们应该听李先生说的话,让王兄弟多多休息才是!不如我们先回去,等王兄弟有所好转,再来不迟!”

    李光头蛮横道:“不行!我今天非要进去,谁也别想拦我!”他顿了顿,接着说道:“大不了……大不了我发誓进去之后不再大声吵嚷!”

    万灵儿知道今天拦不住李光头,趁机问道:“那你要大声吵嚷怎么办?”

    “我……我要是大声吵嚷,我……我就……我就一辈子娶不到女人,行了吧!”

    王义与方青瑶相互看了一眼,不由同时笑出声来。王义向对方做了一个小声的手势,方青瑶急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小嘴儿。

    过了一会儿,门外传来脚步声。王义知道,李光头和凌风就要进来了。他急忙向方青瑶耳语几句,紧闭双眸,佯装睡去。

    “咯吱……”一声,门被推开。李光头就像一个小偷,小心翼翼把光脑袋瓜子伸了进来,看到方青瑶回头看着自己,轻声问道:“方姑娘,我大哥醒了吗?”

    方青瑶依照王义嘱咐,憋着笑容,摇了摇头。

    李光头点了点头,推门而入,后面还跟着董飞、张达、凌风和万灵儿。

    五个人一下子围在榻旁边,李光头看了一眼方青瑶,觉得对方表怪怪的,但因为心系王义安危,并没多想。方青瑶站起子,捂着小嘴儿退在一旁。这时,她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扭头一看,只见万灵儿表复杂的看她。对方脸上写满了疑惑,还有嫉恨!她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兔,急忙低下头,不再发笑。

    李光头将王义全上下打量一遍,然后将光脑袋瓜子凑到王义脸前,长叹声气,轻声说道:“大哥,你快醒过来吧!兄弟我……兄弟们真的很担心你!”

    突然,王义紧闭的双眸一下子睁开,就像诈尸一般。

    措不及防之下,李光头活生生被吓了一跳,由于他腿上有伤,本来走起路来就一瘸一拐,这一下更显拙态,一连拐着退了好几步。方青瑶见李光头既可,又幽默的样子,实在忍不住,不扑哧笑出声来。

    李光头和所有人瞪目结舌的看着王义,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但过了一会儿,董飞、张达、凌风和万灵儿恍然大悟,挤过呆站原地的李光头,围在边。

    董飞首先问道:“大哥,原来你早就醒了啊?”

    王义忍着疼痛,看着呆呆傻傻的李光头,实在想笑,一边笑,一边点头道:“恩!呵呵……刚才就醒了,只是想和大家开个玩笑!”

    自从王义舍命救了凌风之后,凌风就完全摒弃了对王义的偏见,把对方当做兄弟一般看待,这时看到王义醒了过来,不由喜悦道:“哈哈……王兄弟,你这玩笑可把我们都给吓坏了!”

    万灵儿站在最侧面,虽然心里欢喜的很,但也不想表现的太过激动,自己在一旁嘟囔道:“我看在这个时候,只有你才会开这样的玩笑!”说着,也不由轻轻笑了起来。

    张达看了一眼凌风,笑道:“凌镖头说的不错,你们看光头,直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向呆呆傻傻的李光头看去,顿时,屋内爆出沉雷一般的哈哈大笑之声。

    过了一会儿,李光头好像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一甩手,说道我:“都别笑了!”紧接着,他走到边,指着王义说道:“哼!王义,亏我还把你当兄弟,你却这样戏耍我……你觉得好玩儿,可我一点儿都不觉得!你可知道,在你昏迷我的这几天,有多少人为你担惊受怕、茶饭不思?你看看方姑娘,自从你昏迷之后,她一直守着你,寸步不离;再看看万大小姐,她怕有人打扰你,一直都守在门外,就连万老爷和王大人都不让进来;你……你再去看看李大婶,她为了你,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看起来就像是老了十岁似地……再看看我们这些兄弟,为见你一面,我……我都发誓不娶女人了……就这样,你还有心思开这样的玩笑!你觉得你心里过意的去吗?”

    当李光头说方青瑶、万灵儿和李氏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一脸严肃,但他说到他自己的时候,说为了见王义,都发誓不娶老婆,本来十分肃穆的氛围,顿时又变得轻松了很多。所有人相互看看,都有点想笑。

    王义何尝不知道李光头心里的感受,他微笑着说道:“二弟,对不起!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好让大家开心开心,没想到……我知道大家都在为我担心,对此……我只能说,我王义多谢大家的关心!”

    李光头猛的扭过去,歪着头,说道:“哼!别和我说对不起,要说,就对方姑娘、万大小姐、李大婶,还有那么多关心你的人去说……”

    说完,李光头就要走似地。

    董飞急忙上前,拉住李光头的胳膊,笑道:“呵呵!二哥,大哥只是和咱们开一个玩笑,何必当真呢?再说大哥已经道歉了,别这么小气么!”

    张达也凑过来附和道:“就是!光头兄弟,比起这些,王兄弟醒过来不才是最重要的吗?我们应该高兴才对,别愁眉苦脸的!”

    说着,董飞和张达就把李光头带到王义边。王义抬头看着对方委屈的样子,心里明白这种感受,他抬起头,非常诚恳的说道:“二弟,对不起,是大哥不对!”

    经过董飞和张达在旁的劝说,李光头的怒火渐渐熄灭,歪着嘴,皱着眉,佯装不屑道:“真……真麻!”

    董飞在旁打趣道:“呵呵!快看,二哥笑了!”

    李光头一甩手,一副十分豪气飒爽的样子,说道:“没事了……没事了……我们是好兄弟么!既然大哥向我道歉,我如果再不原谅他,倒显得我这个做兄弟太小气了!不过……”他看着王义,说道:“不过下不为例,如果还有下次,我……我就不再和你做兄弟了!”

    王义笑道:“呵呵!果然是好兄弟……说起来,还是二弟最有气度!”

    李光头这个人思想比较单纯,更何况是对王义,虽然对于对方“惊喜手法”有些生气,但忘的也快。他膛,说道:“那是当然!我是李光头么!”

    紧接着,又是一阵大笑。

    凌风一边笑,一边注视着王义、董飞、李光头和张达脸上的表,他在心里默默承认,之前的确是低估了他们的实力。最重要的是,他同时也低估了他们兄弟之间那份真挚的兄弟谊。

    笑声刚落,万灵儿在旁撅着嘴,打趣道:“哼!之前有人发誓,说自己如果在这间房子里大声吵嚷,就娶不到女人,但刚才却大呼小叫。现在又来说什么如有下次,就要不做兄弟,不知算不算数?”

    李光头一听,扭头看着万灵儿,说道:“你……”

    王义笑道:“呵呵!好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他看着张达,皱眉问道:“张大哥,那天在我晕倒的时候,我隐隐约约听到又有另一波人冲上山来,但之后发生什么,我却一点印象也没有!”

    说到这里,所有人没了笑容。张达皱着眉头,说道:“王兄弟,本来依照计划,光头负责下山去接凌镖头与朝阳堡众兄弟上山,而我则去饺子山第二条道路山脚下接董飞兄弟和馒头山的兄弟……但是……”说到这里,他不由看向董飞,接着说道:“但是,当我赶到那里的时候,董飞兄弟却不在,也没有见到馒头山兄弟的半个影!”

重要声明:小说《三朝元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