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章 【悲情女,守得云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醉入玄皇 书名:三朝元老
    方青瑶看到李氏等人都在望着自己,不由双颊通红,定了定神,低着头说道:“牛大婶好,二夫人好……”这时,她看到坐在李氏旁的王令仪,关于之前对方争风吃醋的场景,她还历历在目,虽说上次王令仪出言不逊,说话极其刻薄,但方青瑶为人善良,不再记仇,只是心里见到对方,她还不免有些不自在,停顿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接着问好:“大小姐好!”

    敌见面,分外眼红。对于方青瑶的不计前嫌,王令仪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大度心,而是对方一张脸贴上了她的冷股,心里的嫉妒完全充斥着她的理智。王令仪白了一眼方青瑶,然后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其实李氏之前也不想让王令仪来,怕见面之后,这个大小姐控制不住自己的绪,又要胡言乱语,讽刺方青瑶。但是她心肠很软,受不住对方那般的软磨硬泡,无奈之下,只能带着王令仪一同来到这里。

    现在看来,果然不出李氏所料。李氏也发现牛氏和罗氏眼神各异,急忙打破尴尬气氛,笑着说道:“哎呀!多有礼貌的孩子……快,过来坐在我旁边!”

    罗氏见方青瑶站着不动,催促道:“嗨!我说瑶儿……李大姐让你过去坐,怎么还愣在那儿呢?”

    方青瑶点了点头,移动玉足,伴着小碎步,小心翼翼的坐在李氏旁边。李氏扭头看去,越看越是喜欢,除了对方是未的寡妇这一点儿,其余简直堪称完美。既然王义喜欢的紧,她做娘的也不反对。

    李氏拉起方青瑶的一双芊芊细手,盯着对方,仿佛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似地,过了一会儿,她说道:“这小手儿柔嫩细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哪家的大小姐呢!这样的手,哪像是干过农活的啊?”

    牛氏心里明白,之前帮助李氏,那纯属为了生意,而现在却大不相同,人家是谁?人家是下一任朝阳堡千户的母亲,就算王义,也要听李氏的。所以,她急忙在旁附和道:“李大姐说的是……方姑娘不只长了一副好段,生就一袭好肌肤,就是那模样,都是赛西施,胜虞姬,绝对的出类拔萃……在整个朝阳堡,再也找不出这么好的姑娘做儿媳的啦……呦呦呦……你们看看,脸蛋儿还红了,滴滴的样子,都快流出了水儿来,呵呵!别说男人,就是我这个老婆子都想扑上去尝个鲜儿了呢!”

    牛氏说的一胜似一,还不忘中间插点儿荤段子,逗的李氏和罗氏哈哈大笑。唯独王令仪不以为意,在旁冷笑道:“哼!牛大婶果然长了一副好舌簧,不仅能颠倒黑白,而且还可以颠覆阳,好像就连天仙儿看到方姑娘,都要羞煞的无地自容似地……再美又有什么用?说到底,还不是一个寡妇?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选择儿媳最好是选择寡妇的说法!”

    一听这话,所有人都停止了笑声。方青瑶坐在李氏旁,双颊通红,就连白皙的脖颈,都跟着红了起来。她低着头,柳眉一皱一张之间,显得甚是委屈,都好像快要哭出来似地。李氏见方青瑶可怜,皱眉说道:“仪儿,为女儿家,怎么能这样说方姑娘,以后像这样的话,休要再说!”

    见李氏为方青瑶打抱不平,王令仪不干了,扭过头来,也显得甚是伤心,说道:“二娘,可是……”

    没想到,还不等她把话说完,罗氏就不不阳的插嘴说道:“哎呦!你这好的大小姐脾气啊……”她又在自己脸前摆了摆手,说道:“好大的醋味儿!”

    王令仪心里本就憋着一股儿火,她站起子,看着罗氏,怒道:“你这婆娘,你话中有话的说我什么?”

    罗氏一副不卑不亢的表,说道:“怎么?难道老说的不对?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整个朝阳堡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暗地里喜欢义哥儿,但我却遭到义哥儿拒绝,然后看到义哥儿对我儿媳深意重,心里就老大不愿意,三番四次的出言诋毁我儿媳……为的是什么?为的不就是想让义哥儿喜欢上你吗?哼!我劝你还是早些死了这份心,义哥儿与瑶儿两相悦,可谓天上一对儿,地上一双,别说你一个外人,就是我与李大姐都把他们二人分不开!”

    王令仪越听越怒,整张脸蛋儿涨的通红,她指着罗氏,说道:“你……你……”

    罗氏的双唇就像是一把机关枪,只要开打,你就别指望她能停下来,她站起子,面对王令仪,说道:“我什么……我什么……哼!瑶儿虽是寡妇,那也是清清白白的子,正儿八经的黄花大闺女……哪像某些人,是她娘与另一个夫偷之后生下的野种……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其父其母,必有其子其女……说我家瑶儿是寡妇……你也不照照自个儿,有资格说别人吗?”

    王令仪再也忍耐不住,开口骂道:“臭婆娘,你骂我是野种没关系,为什么来说我娘?”

    罗氏大声说道:“怎么?比谁嗓门儿大吗?哼!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娘能做的出来,难道还怕旁人说吗?”

    牛氏和李氏见大事不好,两人随时都有干架的危险,急忙站起子,劝慰二人。李氏扶着快要哭出声来的王令仪坐下,搂着对方,轻声说道:“仪儿,之前二娘就与你说,让你别来,你就是不听……你还答应我,说一定不会再说诋毁方姑娘的言语,但是现在……哎!你又何必这般呢?”

    牛氏点头说道:“是啊!大小姐,自古以来就说,强扭的瓜不甜,强摘的枣不脆……既然义哥儿心有所属,你又何必这样折磨自个儿?大婶是过来人,说句不中听的……这世上好男子多的是,就你这样的小美人儿,还怕找不到婆家不成?所以呀,万事想开一些,给自个儿一次机会,同时也给义哥儿一条出路……看到你这样子,你说义哥儿心里怎么会好过呢?”

    在李氏和牛氏两面夹攻的劝说之下,本来就委屈想哭的王令仪,这下真哭了起来。牛氏急忙对旁边的罗氏斥责道:“你说你也是,一个半截儿子都入土的婆娘,和小姑娘叫什么劲儿啊……平还总说自个儿是什么响当当的婆娘!哼,现在看来,也只不过是只会和晚辈斤斤计较的小人!”

    罗氏转过子,一脸的不满,说道:“嗨!我说妹子,你倒是说的轻闲……这小妮子都快站我脑袋上撒尿拉屎了,还不准我说几句啊!”

    牛氏接着说道:“我说你怎么越说越来劲儿啊……大小姐是什么人物?是张副千户的千金,和义哥儿青梅竹马,你就是不开僧面,也要看佛面啊!”

    牛氏这样说,无疑是拿张仁杰和王义来压罗氏的。罗氏一听,想想也对,便不再做声。

    王令仪抽泣了一会儿,委屈道:“二娘,你这么说,是怪仪儿多事了?”

    李氏摸着对方顺滑的秀发,笑道:“傻丫头,二娘怎么会怪你呢?只是你哥哥既然喜欢方姑娘,你这样闹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把心放宽一些,等这件事过后,有什么事儿,我们不妨慢慢再商量!”

    在座之人,再傻也明白李氏说什么。无非是说,等王义和方青瑶这件事儿成了,你如果还想做王义的娘子,再做打算。只要王义答应,她这个做娘的也绝不反对。毕竟,现在王令仪和王义又不是亲生兄妹。

    罗氏听出了味道,有些不愿意,说道:“李大姐,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

    牛氏急忙从旁打岔,说道:“我说你这婆娘还有完没完,得了便宜,还想卖乖不成?人家的家事,莫非你还想插上一脚?小心掉了西瓜,丢了芝麻!”

    经牛氏这么一提醒,罗氏闭了嘴。方青瑶一直坐在旁边,默不作声。她心地善良,心肠又软,所以联系王令仪实际,也觉得对方甚是可怜。但是经过上次变故之后,她再也不会心有旁骛,就算有再大的困难,她都要和王义在一起。正如她与王义在圣泉寺求的那支签所说,切莫因为一概原因,而让自己的大好姻缘从自己边擦肩而过。

    方青瑶站起子,走到王令仪前,欠了欠子,说道:“大小姐,都怪奴家不好,才惹得大小姐您不悦……为此,奴家在这里给大小姐陪个不是!”

    其实王令仪心里面并不是憎恨方青瑶,而是嫉妒。人人都说“可以使一个人盲目”,所以,作为一个痴女子,她面对善良贤惠的方青瑶,也不免心存敌意,心头想些什么,就说什么,嘴上就仿佛在跑火车。

    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思考,她也想清楚了。既然王义与方青瑶两相悦,深意重,就算她做再多,也是于事无补。如果再这样钻牛角尖儿下去,也许会得不偿失。为此她以后自己做出什么出格儿的事,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到那时,别说让王义成为自己的丈夫,就是哥哥,说不定也会因此而失去。所以,听到王令仪的道歉之后,她心头的怒气渐渐消除,坐在凳子上,对谁都不理不睬,仿佛心里藏着什么心事儿似地。

    看所有人都不再说话,就连“罪魁祸首”王令仪都有妥协的迹象。牛氏这个和事老儿,急忙发挥她的和稀泥长项,笑着说道:“好了,好了……瑶儿,你快坐回来吧!大小姐大人有大量,不会怪你的!”她又看着李氏,接着说道:“李大姐,你这次来,不是有事与罗氏商量吗?”

    李氏见牛氏使眼色,她急忙接茬儿,说道:“哦!对!你看我这老糊涂,怎么把正事儿忘了……罗大妹子,来之前,我与义儿商量过……既然现在瑶儿就要快成了我们王家的人,所以你们就不用住在这个房子里了……千户大宅旁边有一所宅子,虽然比不上大宅,但也算宽敞,你与瑶儿就先搬到那里去住……这样一来,我们距离就近了,商量个什么事儿也方便!”

    一听之下,罗氏和方青瑶均是大喜过望,罗氏表现的最为明显,但是她看李氏没了下文儿,不着急道:“李大姐,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事儿没说?”

    李氏看了一下牛氏,摇了摇头,苦笑道:“恩……我这记也不好,如果罗大妹子还有什么要求,不妨直说!都是自家人么!”

    罗氏说道:“婚事啊!婚期定在什么时候?李大姐不要告诉我,您这样就算是提亲了吧?”

    牛氏在旁打岔道:“我说……现在是你要嫁儿媳,还是人家要嫁……男方不急,你倒是火急火燎的!”

    李氏笑着说道:“哦!关于婚期……呵呵!由于义儿最近比较忙碌,千户大宅和庄田的事已经使他抽不开子……所以,我想等过些时候,再正式向妹子来提亲!”

    罗氏转怒为喜,说道:“原来是这样……不妨事,义哥儿现在是下一任千户,理应有许多事要应酬,应该的……应该的……可以理解!”

    李氏点头道:“妹子果然是一个明道理,识大体之人……”她从怀中掏出两锭五两的银子,摆在桌子上,说道:“妹子,这里有十两银子……哦!妹子放心,这不算是彩礼……只是义儿想让妹子和瑶儿过的好一些……呵呵!最主要是义儿他心疼瑶儿,不想让她在受苦了!还请妹子收下!”

    谁都能听得出来,李氏是拿钱和王义来压罗氏,希望她以后识点相,不要再像以前那样,对方青瑶又打又骂,否则……王义绝对饶她不过。见到十两银子,罗氏哪管对方是话里有话,还是恐吓自己,此时此刻,她两眼泛着绿光,急忙把十两银子拿在手中,颠来颠去,愁来愁去,确认是真金白银,这才笑着说道:“呵呵!义哥儿真是个疼人的主儿,我家瑶儿跟上你们王家,果然没错……李大姐放心,以后我知道怎么做,绝对不会丢你们王家的人!”

    李氏和牛氏相互一笑,心想:这婆娘这下子可是找到了口舌,肯定从此不再干活,就等着坐享其成了!众人寒暄几句,李氏、牛氏和王令仪就要起离开,罗氏破天荒的与方青瑶一直把她们送到门外,显得甚是依依不舍。

    方青瑶从刚才到现在,始终面带幸福的微笑,她一生的笑容加起来,估计都没有这一个多时辰的多。罗氏从怀中掏出那十两银子,低声笑着说道:“呵呵!只是见面礼就这么大方……那彩礼还不……呵呵!这下可发财了!”

    想到此处,她转过子,见方青瑶一副六神无主、魂不守舍的样子,罗氏呆呆站在原地,定睛注视着对方。方青瑶羞红双颊,一直低着头走,由于太过高兴,不小心撞在罗氏上。她“啊……”的叫出声来,急忙抬头,捂着俏额,就像受惊的小鹿,连忙说道:“婆婆,对……对不起,我……我这就去把没有洗完的衣衫被褥洗完!”

    罗氏一把拽过要离开的方青瑶,用手指撮了一下对方的小嘣喽儿,说道:“傻丫头,你现在是王义未过门的妻子,以后怎么能再干那些只有下人才干的粗活呢!”她捧起对方嫩的玉手,来回抚摸,一脸笑,说道:“呵呵!你别说,你这手还真是细滑柔嫩,怪不得那个王义对你如此的神魂颠倒……从此以后,你这双手再也不是为了洗衣衫被褥而生的,而是要用这双巧手儿好好把王义给伺候的舒坦了……呵呵!”

    方青瑶从未有过男女之事,哪里会理解罗氏有所隐喻的一番语。罗氏拉起方青瑶的手腕儿,说道:“走……我们以后再也不用洗衣服了,现在我们就去街上买几漂亮的衣衫和首饰!呵呵!”

    面对罗氏的疯疯癫癫,方青瑶置若罔闻,她跟在对方后,只是一个劲儿的开心,不是因为终于可以脱离苦海,从此过上衣食无忧的好子,而是因为……她终于可以和王义光明正大的在一起……是一辈子!

    

重要声明:小说《三朝元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