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章桃河堡,十日之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醉入玄皇 书名:三朝元老
    桃河堡千户大宅外面十分干净,比起朝阳堡千户大宅渀佛少了一些土腥气。砖瓦明亮,院落宽阔,还有宅中摘种着各式花草树木,虽然已经凋零,但使人渀佛还能感受到我开时的幽美景象。向远处望去,依稀还能看到假山立在池塘之中,宅屋建设十分规整,就连穿梭于院落中忙碌的侍女都比朝阳堡千户大宅中的质素好一些。王义十分感叹,看来这林千户也是会享受的主儿。不然,他一个朽老头子也不会有娶方青瑶的念头。

    王义紧紧跟在王林正、王祖成和梁天昊后,一并走进大厅。只见一个五十多岁的肥胖老者坐在大厅上首中央,穿方巾圆领灰色长袄,头戴一顶小小瓜皮帽,愈加显得他脸圆耳大,想必此人就是这桃河堡的林千户了。

    王林正走在最前面,刚刚进入正厅,就见一个少女扑面而来,见她双眼通红,柳眉微弯,白皙双颊之上依稀还能窥到条条泪痕,秀美的发丝有些凌乱。她一下子扑入王林正怀中,声哭泣道:“爹爹!”

    王义子微微一侧看去,果然是王令仪。王林正轻轻拍着王令仪的脊背,安慰道:“仪儿莫怕,有爹爹在!”

    王令仪抬起俏额,点了点头,这时,她也看到了站在王祖成和梁天昊后的王义,不破涕而笑,疾步来到王义前,笑道:“二……你回来了?没事儿吧?”

    王义微微欠了一下子,点头说道:“恩……小的没事儿,多谢小姐记挂!”

    “那就好!”

    王林正又向前走了几步,愁容立刻消失,改换了一副笑颜,他拱手说道:“林千户,别来无恙啊!”

    在王令仪和王林正说话的时候,林千户只顾吃着桌案上的水果,渀佛视而不见,但总要偷眼向他们瞟去,还不忘窃笑,也不知他在笑什么。这时见王林正向他问好,他急忙放下手中的水果,站起子,回礼道:“哈哈……王老弟!”客之后,王林正转过子向林千户介绍了王祖成和梁天昊,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唯独把王义落下了。王义也不放在心上,乖乖站在原地。不料,林千户歪着粗脖子,看到站在王令仪旁的王义,笑着问道:“这位是……”

    还不等所有人搭话,王祖成抢声说道:“哦!他只是我们大宅中的一个奴仆,不值一提,说出来,未免辱没了林千户的耳朵!”

    林千户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哦!原来如此!”

    王义低着头,心中怒火憋的甚是难受,真不知道这种低的生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王林正毫不理会,看着林千户说道:“林千户,他就是李氏的儿子,王义!”

    此话一出,梁天昊和王祖成纷纷抬起头,非常诧异的看着王林正,心想:他这几天是怎么了?为什么处处都要袒护王义。别说是他们二人,就连王令仪和王义也觉得这不像是王林正的作风。

    林千户一听,在两个侍女搀扶之下,慢慢向王义走来,上下打量之后,感叹一声,笑道:“哦?你便是那无偿给百姓治病,制造出许多灌溉工具的王义?”

    王义见林千户反应如此激烈,有些不知所措,弓着子,说道:“正是小的!”

    林千户说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却有如此本事,甚好,甚好!”

    这一下王义终于看清了这个“敌”的样貌,只见对方肥头大耳,鼻子短小,双唇微厚,蓄着三撮山羊胡,但与王林正的胡子比起来,就显得太过杂乱,眉粗却短,一双小眼儿渀佛都要眯成了一条线。王义弓着子,说道:“多谢林大人夸奖,小的愧不敢当!”

    林千户点了点头,回向上首走去,一边走,一边回头含笑看着王义,就像丈夫瞅着小媳妇儿似地。王祖成和梁天昊见林千户如此看得起的王义,心中甚是不快,狠狠向对方瞪去。王义现在才不怕他们,既然已经闹到如此田地,就无收手的机会,更何况你们还害我的家人,大不了玉石俱焚,和你磕到底。

    林千户坐在上首,说道:“都坐,都坐……来人!看茶!”

    就算王义再是造次,但表面功夫还要做到位,所以他乖乖站在王林正后,且看他们说什么,然后再做打算。他正想着入神,林千户又站起子,说道:“王义,你怎么不坐?”

    “小的不敢,站着就好!”

    林千户表现的是十分豪爽,说道:“这椅子多的是,闲着也是闲着……这里是桃河堡,老夫让你坐,你坐就是,哪来那么多规矩!”

    王义迟疑道:“这……”

    王林正扭过头,对王义说道:“既然林大人让你坐,你坐便是!”

    “多谢老爷,多谢林大人!”

    王义从王祖成和梁天昊痛恨的眼神下,轻轻坐在王令仪旁边。

    这时,从后堂走出二个侍女,把茶水一一放在众人桌子之上。王林正看了一眼王义,对林千户说道:“林大人,老夫对昨夜的事所知甚少,只知道一些大概,所以还请林大人详细说一遍!”

    林千户端起茶碗,用茶盖轻轻掠去茶水表面的茶叶,抿了一口,放下茶碗,不紧不慢说道:“王老弟,这事儿是这样的……昨白秋尘收到一封密信,上面很清楚的写明,说是有人会在夜晚挖掘白嵩的坟冢……哦!也就是白秋尘他爹,桃河堡谁人都知道,白秋尘是一个孝子,所以看完信之后,异常愤怒,急忙来找老夫,还把信给老夫看了。然后我就派了一队兵士与他一同前去……不想正好撞到李氏、李光头,还有王老弟的千金,手持农具,站在白嵩坟冢旁边……老夫听那些个兵士说,当时白嵩的坟冢已经被人挖开,坟中一些值钱的器皿散落各处,而且白嵩的白骨都被人挖了出来,就陈在黄土地上,甚是可怖。所以,白秋尘一口咬定是李氏等人贪图坟中那些器皿银具,所以才盗窃白嵩坟冢的!”

    王令仪听到这里,再也坐不住了,皱眉一对儿柳眉,站起子,说道:“大人,我与李大婶他们是遭人陷害的!”

    王林正沉声说道:“仪儿……你们是不是遭人陷害,林大人自有分论,现在哪里有你插嘴的地方,坐下!”

    王令仪鼓着嘴,重新坐下子。王义坐在椅子上,一句话都没说,他始终盯着王祖成和梁天昊,想从他们的表来判断,这件事儿到底与他们二人有没有关系。但是,对方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丝毫没有紧张。

    林千户又喝了一口清茶,接着说道:“昨王老弟的千金已经和老夫说了,说是王义失踪了好几,一直没有消息。那天令千金也收到一封书信,从语气上来看,好像是绑匪所为。信上指明王义被他们绑架,让李氏等人带着三百两银子到城外的青山岗赎人,还恐吓他们不能带兵士,否则,就要杀了王义。李氏等人关心王义安危,所以孤前往。不料来到青山岗没多久,马车就被人劫了去。之后就跳出一个蒙面大汉,向李氏等讨要银两和书信。那大汉武艺高强,李氏和令千金成为对方人质,要挟之下,李光头只能将书信和银两尽数给了对方。大汉收到银钱,就告知他们王义在前面不远处的墓碑上绑着。李氏等人来到那大汉所说地点之后,就看到白骨横卧,器皿散落。不消片刻,就看到了兵士,还有白秋尘。”

    王令仪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对林千户只是说了一遍,对方已经把事经过记得滚瓜烂熟,心中不赞叹不已。王义看着眼前这个林千户,也许对方说的累了,又舀起茶碗,轻轻喝了一口,一副坦然自若的模样。而之前在他心中,始终觉得,这个林千户肯定是一个胖老头子,就如同土财主。但现在一看,完全不是,对方思路清晰,事经过娓娓道来,丝毫不见踌躇,这就足以证明,林千户这个人不简单!

    王林正皱眉问道:“不知林大哥对此事有何看法!”

    因为牵扯到王令仪,王林正口气也改了。林千户轻轻放下茶碗,说道:“由于当时李氏、李光头和令千金就在现场,而且手中都舀着铲子之类的挖掘物事……而且,令千金所说的马车、书信、银两这些证明他们无罪的东西,兵士一件也不曾看到。所以老夫也不能仅凭令千金的一面之词就相信他们是无辜的。毕竟,此事质恶劣,老夫就算肯放过他们,白秋尘也绝对不会的!”

    听到这里,王义再也忍耐不住,站起子,一下子跪到在地,拱手说道:“大人,我娘老实本分,一辈子穷苦,从来没有干过任何犯法的勾当。这次肯定是遭人陷害,还请大人彻查此事,还我娘和我兄弟一个公道!”

    林千户还未发话,王祖成在旁不不阳的说道:“哼!就算李氏她老实本分,可不是还有那个李光头吗?谁不知道这厮整舞动拳脚,脾气暴躁,一眼看上去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谁知道他们是不是财迷心窍,所以起了歹念!”

    王义头也不回,咬紧牙关,说道:“我兄弟那是豪爽,不像有些人,衣冠禽兽,只会装腔作势,背地里尽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王祖成大怒,站起子,指着王义说道:“你……你说谁衣冠禽兽,谁装腔作势!”

    “谁是那肮脏的人,我便说谁……大少爷何必如此紧张?”

    王祖成挽起长袖,说道:“好你个王义,不知死活的东西……我今天非要教训你不可……”

    王祖成正要上前,却被王林正大声喝止:“放肆!”

    王祖成一听,狠狠瞪了王义一眼,重新坐了回去。王林正对林千户接着说道:“都是老夫教导不周,还望林大人多多包涵!”

    林千户对王林正那些“趣事”早有耳闻,他见王祖成如此造次,也不阻拦,全当是看戏了。林千户摆了摆手,看着跪在地上的王义,说道:“王义,其实老夫也觉得这件事疑点丛丛,但是碍于你无凭无证,老夫也不能将你娘他们都放了……但有个办法倒是可以还你娘清白!”

    王义急忙问道:“大人,什么办法?”

    “就是找到青山岗上的蒙面大汉,让他亲口承认,白嵩的坟冢是他挖的,为的就是嫁祸于李氏和李光头!”

    这个办法犹如大海捞针,别说找不到那个蒙面大汉,就算找到,你无凭无据,对方怎么会亲口承认呢!王义想了想,说道:“好!大人,小的一定会找到那个大汉,还请在此期间大人不要为难我娘和我兄弟!”

    林千户说道:“王义,老夫最多给你十天时间,如果十天之后,你还找不到那个蒙面汉子,老夫也只能依照大明律法办事了!”

    十天?这时间也太短了吧!王义咬紧牙关,抬起头,说道:“好!就十天!”

    林千户点了点头,站起子,对王林正说道:“王贤弟,今既然来了,不如就在我府上吃顿便饭,你看如何?”

    王林正说道:“这……这是不是太麻烦林大人了。”

    “唉!你我就不必那么客气了。”

    王林正此次前来,主要目的还是为了王令仪牵此案。另外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也会一并将李氏和李光头救出来。这样做实际是为了王祖成,他心中有种预感,绑架王义之人,说不定就是自己的儿子。昨王义答应他,只要他可以保住李氏和李光头平安。即使最后得知真是王祖成所为,王义也不会硬去追究,既然如此,何不顺水推舟,做到万无一失呢!

    但现在看来,此事十分复杂,别说是李氏和李光头,就是王令仪,他也不见得能保得住。所以,林千户邀请他吃饭,王林正爽快答应了,他也想借此机会,多和林千户近乎,让对方将王令仪放了!

    “大人,小的想去看看我娘!”

    林千户扭过头来,想了想,说道:“恩!好!”然后他走出大厅,来到一个兵士面前,与对方耳语几句,就转笑着对王林正说道:“王大人,请!”

    “林大人请!”

    这时,王令仪突然站出来,说道:“爹!我也要和王义一同去看看李大婶!”

    王林正扭头说道:“你去做什么,一会儿爹还有很重要的事儿和你说!”

    王令仪撅着小嘴儿,走到王义前,小声说道:“二哥,你要小心一些……如果……”

    还不等对方把话说完,王义弓着子,说道:“多谢小姐关心!”

    王令仪与李氏和李光头一并有嫌疑,但人家却好好站在这里,自己的母亲和兄弟却在军牢。瞎子也看得出来,林千户是在故意偏袒王令仪,因为她是王林正的女儿,同是一堡之长,当然会多多帮助,也许以后他林千户有事还要去求王林正。虽然这样,但王义心里却也没有埋怨。王令仪不比王祖成和梁天昊,看到她可以平安,王义打心眼儿里高兴。

重要声明:小说《三朝元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