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章 【三女戏,老足先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醉入玄皇 书名:三朝元老
    要说朝阳堡最红的媒人,当属牛氏,所以她之前也不算是吹嘘自个儿。谁让人家长了一张好舌簧,不仅口齿伶俐,而且还十分会来事儿。每个主家都对牛氏赞不绝口,久而久之,一传十,十传百,朝阳堡大部分的做媒生意,都她一人包了。

    昨天刚刚送走老实巴交的李氏,今天就又有生意上门。一大清早,她就听到屋外有人喊叫,出门一瞅,居然是罗氏。罗氏在朝阳堡是出了名儿的恶人,不说对方青瑶这小妮子又打又骂,就是她财迷心窍这点,牛氏都听说过好多版本。虽然牛氏知道这些,但做人归做人,生意归生意,她挣的就是笑脸儿以迎的营生,所以就算对方是罗氏,她也要摆出一副和对方十分要好的嘴脸。

    牛氏扭着腰肢,走到罗氏面前,笑着说道:“呦!这不是罗大姐吗?怎么?有事啊……走,有什么事儿,咱进屋去说。”

    说着,牛氏把罗氏拉进屋内。罗氏直接盘腿坐在炕头之上,牛氏拿着茶壶给她倒了一杯清茶。罗氏左瞅右瞅,就像是做贼似地,她笑着问道:“妹子,你家那人不在啊?”

    “嗨!一大早就上田里了。”牛氏倒完茶,坐在罗氏对面,笑着说道:“罗大姐,你这一来,是不是想让妹妹给你说个媒啊?”

    罗氏急忙摆手,说道:“我现在都是黄脸婆了,哪还有哪家汉子肯要我啊?”

    “谁说姐姐老了,妹妹我找他评理去……别看姐姐比我年纪大一些,但还是风韵犹存,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姐姐是高眼的闺中待嫁黄花大姑娘呢!”

    罗氏被牛氏逗得十分开心,单手捂着脸颊,笑开了花儿,说道:“呦呦!呵呵……人人都说妹妹能说会道,说出来的话就像涂了一层蜜膏,今一见,果不其然。”

    “那都是我和外人说的话,对姐姐你,我说的都是实话。”

    这一说,罗氏更是开心了,仿佛真的觉得自己回到了含苞怒放的年龄,只是发笑,也不止口否认。牛氏只是说几句客话,为的就是讨主顾喜欢,没想到罗氏这般认真,坐在对面一个劲儿的陶醉,她赔笑道:“呵呵!姐姐,如果这次来不是为你自个儿,却是为谁?”

    罗氏如梦方醒,扭动了一下腰肢,说道:“还不是为了我那个儿媳。”

    “瑶儿?难道她看中了哪家的男子?”

    “不是,是我了一门亲事给她……哎!朝阳堡人人都说我是一个恶婆婆,但又有谁知道我的难处,自从我家那人和儿子死了之后,这个家就由我一个妇道人家承担,依靠那五亩薄田,养活我一个人还凑活,再加上我那儿媳,真是难啊!”

    说着罗氏就掏出手帕,佯装擦泪,显得甚是伤心,她抽泣了几下,接着说道:“我待瑶儿就和亲闺女一般,但她生了一副懒骨头,总是偷懒儿,所以我就难免重口说她几句,没想到就因为这些,人人都说我是个恶人……哎!算了,谁让我是瑶儿的婆婆呢!我也想清楚了,我一人受罪就罢了,不能连累人家姑娘,所以就找了一户人家,和那边已经说好了,人家也答应,就差一个媒人,我知道妹妹是朝阳堡人人夸赞的好媒人,就来烦劳你,希望你多多心,把这事儿办得齐整些!”

    罗氏一会儿诉苦,一会儿就笑着夸奖牛氏,牛氏觉得对方就像是在看戏,见罗氏终于说完了,她凑上前去,笑着问道:“说了这么多,不知姐姐看上了哪户人家?”

    “就是桃河堡的林千户!”

    牛氏一惊,说道:“呦!我可听说那个林千户已经五十岁了,而且还有二房妻室,瑶儿现在不过才十四岁,这要是让嫁过去,可是免不了被那老大老二欺负……妹妹刚才也说,你把瑶儿当亲闺女一般疼,这样做……呵呵!姐姐别嫌妹妹多嘴……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委屈了瑶儿。”

    罗氏一听,脸色有点微变,她侧着头说道:“妹妹说这话姐姐我可不听……难道我这个做婆婆故意让自己的儿媳往火坑里跳不成?林大人那可是千户,是朝中的五品大员,有多少户人家的姑娘挤破头都挤不进去……再者说,瑶儿她毕竟是改嫁,林大人肯让她嫁过去为妾,那是瑶儿她三生修来的福分。现在有多少人吃不上饭,瑶儿跟着我能有什么好子?不像林大人是大富之家,就算过去被那两方妻室刁难,那也总比每天吃不饭强啊!”

    牛氏表面赔笑,心里却是暗暗骂道:这贼婆娘,口口声声说是为了瑶儿,我看是为她才是……她肯定又不知道讹诈了那老头儿多少银子。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地,笑着说道:“姐姐,我这里倒是有个人选,也许比起那林千户更加适合瑶儿!”

    罗氏一听,来了兴趣,比五品大员还厉害,会不会是京都的大官儿,急忙把一张贼脸凑过去,问道:“妹妹说的是哪位大官儿。”

    “不是什么大官儿,就是千户大宅中李氏的儿子,王义……昨李氏来找过我,想让我给他说个媒,我正为这事儿犯愁呢!没想到瞌睡的时候,姐姐就来给妹妹送个枕头,想想两人都是十四五岁,虽说瑶儿是改嫁,但是人长的水灵,做得一手好女红,还非常贤惠,再者说,李氏也是奴仆出,想必权衡之下,这事儿真能成也说不定。”

    罗氏老脸一拉,不高兴道:“妹妹!你这是拿姐姐开涮呢吧!一个是奴仆,一个是千户,但凡明眼人就知道哪个好,哪个差……亏你还和我说什么比林千户更合适的鬼话,弄了半天就是那王义……哼!”

    牛氏没想到罗氏一听是王义,她这般生气,也难怪,牛氏当然不知道王义为了解救方青瑶,借治病来故意刁难罗氏。牛氏即使挨了骂,仍然面不改色,接着说道:“呵呵!虽然李氏和王义一开始都是奴仆,但现在王义那么出息,又会治病,还会制造灌溉工具……现在又打理着一千亩庄田,谁会知道五年后,王义会成为什么样子……姐姐,所以说这人啊!还要往远处看一看,那林千户家境殷实不假,不过他已年过半百,一截儿子已经埋土里去了,如果有一天他一命呜呼,不仅可惜了瑶儿一个好姑娘,最重要是陷姐姐你自个儿于不义啊!?”

    “啪……”

    罗氏一拍桌子,怒道:“妹妹,你收了那王义多少银子?这样编排我,而且还咒骂林千户,幸亏我是厚道的人,如果换了别人,给你传扬出去,被林千户听到,你这生意还怎么做?”

    牛氏一听,急忙说道:“哎呦!姐姐息怒,我做的这种生意,一般都只说好的,不说赖的,这不是和姐姐亲近,所以多考虑了一些么!还请姐姐高抬贵手,千万别让林千户知道。”

    罗氏白了一眼牛氏,没好气道:“这还差不多。”她穿上鞋,下了炕头,把一百钱仍在桌子之上,说道:“这是妹妹的佣金,应该不会比那王义出的少吧?只要把事儿办好了,姐姐少不了妹妹的好处……好了!我也该走了,否则那小妮子又要偷懒!”

    牛氏拿着那装着一百钱的钱袋子,把罗氏送到家门口儿,陪笑道:“姐姐放心,到提亲的那天,姐姐传个话儿,妹妹一定把事儿办妥当了。”

    看着罗氏走远,牛氏在地上吐了一口,骂道:“我呸!也不知你收了多少好处,却拿这一百钱来诈唬人,人家李氏虽是个奴仆,但为了儿子,把自个儿的压箱底儿钱都拿了出来……真是个抠货,还大言不惭说为了瑶儿好……我呸!好好的一个姑娘,让你送至虎口,这样的缺德事儿也做的出来,小心让雷把你劈死!”

    …………

    …………

    罗氏前脚走,李氏后脚就跟着来了,由于自己已经成了牛氏的主顾,所以径直走进屋子。李氏见牛氏坐在桌子旁边板着脸,小心翼翼上前问道:“妹妹,你这是怎么了?”

    牛氏心中气不过,没听到李氏的脚步声,吓了一跳,站起子,问道:“呦!李大姐,你怎么来了,快坐!”

    李氏瞅着牛氏,笑着打趣道:“怎么了?和妹夫吵架了?”

    牛氏双眼一翻,怒道:“不是……哎!算了,别提了,省的姐姐和我一块儿生闷气。”

    李氏“哦”了一声,既然对方不想说,想必对方有难言之隐,她笑着说道:“妹妹,这次姐姐来是想和你说,我家义儿估摸着是有喜欢的姑娘了。”

    牛氏一听,喜道:“哦?不知是哪家的姑娘有这么好的福分。”

    “罗氏的儿媳方青瑶。”

    牛氏子一下子站了起来,惊讶道:“姐姐,这话可做的准?是你家义儿亲口承认的?”

    “虽然义儿没有明说,但当我一提起方姑娘的时候,那傻儿子的眼睛里好像发光似地……咱们都是过来人,这要是碰到喜欢的人,那眼神就是那个样子,就和丢了魂儿一样,我看……错不了!”

    “这下可遭了,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儿。”

    李氏看牛氏着急的样子,不问道:“妹妹,到底怎么了?”

    牛氏坐下子,凑到李氏跟前,皱眉说道:“刚才姐姐不是问我为什么生气吗?就是因为那个罗氏,姐姐有所不知,适才不久,罗氏来找我,为的就是给那方姑娘做媒。”

    李氏一惊,接着问道:“那妹妹何故如此生气呢?”

    “还不是因为那个贼婆娘要把那么好的一个姑娘嫁给桃河堡的那个林千户……姐姐,你给评评这个理儿,这都是什么世道,自家的儿媳,还是那般乖巧,却偏偏每刁难打骂……这也就罢了,现在又要把人家姑娘往火坑里推,还厚着脸皮说是为了人家好……你说说,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婆娘,开上窑子,还立牌坊,这不是自个儿扇自个儿巴掌么!”

    李氏叹息道:“好像那个林千户已经五十多岁了吧?”

    牛氏激动道:“谁说不是!也不知道方姑娘上辈子是不是挖了那罗氏的祖坟,人家姑娘先是被她买来给自己那个病秧子儿子冲喜,没过几天就守了寡;而今又为了钱财把人家卖给一个糟老头子,你看吧!过不了几年,方姑娘估计又要守寡……哎!真没想到,这世上真有这么歹毒的人,为了自个儿过的好一些,就昧着良心做出这等龌龊的破事。”

    李氏苦笑道:“这是人家的家事,作为外人,咱们也说不得什么,只是难为了我家那傻儿子。”

    牛氏摇了摇头,说道:“姐姐,你不知道,我之前还把你家义儿跟那贼婆娘说了,说是与其嫁给一个快死的老头儿,不如找一个更加合适的,没想到我一说出你家义儿的名字,那贼婆娘张嘴就骂……一口一个奴仆的,仿佛她是多么金贵的子……我呸!”她把那个装着一百钱的钱袋子摔在桌子上,说道:“你说说……就这一百钱,硬让那贼婆娘当成是一百两来说事儿,还说肯定比姐姐你出的多……哎!想起来,我心口这撮儿火的都快把自个儿点着了。”

    李氏摇了摇头,说道:“哎!这老天真是会作弄人……本来一开始我并不认同义儿和那方姑娘在一起,虽然人家是个肯过子的好姑娘,但毕竟是个寡妇。仔细想想,既然儿子喜欢,我就依了吧!没成想,我这儿正乐呵着,人家那头儿却已经把姑娘嫁了……看来我家义儿是没这个福分了。”说着,她站起子,说道:“不行,我要赶紧回去告诉我那个傻儿子,让他快些断了这个念想。”

    牛氏拉着李氏的手,说道:“李大姐,真是对不住,没能帮上你……这是你那一两银子,想必你家义儿现在估摸着也用不到我了。”

    李氏收回银子,点了点头,说道:“妹妹说的哪里话,这本就不关你的事……我走了!”

    …………

    …………

    李氏疾步回到田庄,就见王义、李光头和董飞在屋内打闹,她看到王义这般开心,真不忍心把方青瑶嫁给林千户的事儿告诉他,但是转念一想,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万一王义一根筋儿的话,岂不是耽误了自个儿的儿子!?她慢慢走进屋子,坐在桌子旁,倒了一杯水,喝了起来。

    王义见李氏出去的时候还是兴高采烈,精神焕发的样子,怎么回来之后就像一个泄了气儿的气球,他坐在李氏旁,问道:“娘!怎么了?”

    李氏叹了一口气,问道:“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人家方姑娘?”

    “娘!孩儿不是说了……以后别在提这事儿了吗!”

    李氏接着道:“儿啊!如果你真喜欢人家,娘劝你趁早断了这个念想……今天我去了牛氏家中,本想让她向罗氏提亲,没成想,那个罗氏早先一步……她已经把方姑娘嫁给了桃河堡的林千户。”

    王义一激动,惊道:“什么?那个林千户是什么人?”

    李光头在旁说道:“大哥,你怎么忘了?林大人之前来过大宅,你也见过的,是个五十岁的老头儿。”

    董飞点头道:“恩恩!而且还很胖,比我还要多呢!”

    王义拍了一下桌子,怒道:“这个罗氏,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亏我还治好了她的病,没想到她居然变本加厉,这般对待方姑娘……娘,方姑娘知道了吗?”

    李氏摇了摇头,说道:“不清楚,牛大嫂没有提起过。”

    “不行,我要去找方姑娘。”

    李氏看到王义这般激动,就知道,自己的猜想没错,王义果然喜欢方青瑶,她拉着王义的手腕,说道:“儿啊!你现在始终是个外人,这是人家家事,你去了能做什么?听话,别想了!娘一定会给你说个更好的姑娘回来。”

    王义轻轻掰开李氏的手,说道:“娘!您就甭管了,孩儿自有分寸。”说完,王义就向庄外跑去。

重要声明:小说《三朝元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