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章 【媒妁言,牵桥搭线】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醉入玄皇 书名:三朝元老
    …………很晚才采访回来,更新晚了!但总算赶得上,没有造成断更!希望大家多多谅解!…………

    看到王义这般出息,为母亲的李氏也十分开心,她这几天满面堆笑,仿佛年轻了几岁似地。李氏在庄上主要负责王义、李光头和董飞的衣食,比起在千户大宅,那可是轻松很多。但是,她很少出门,一般都在屋中,而今天王义却看到李氏拿了一两银子,准备出门。王义觉得很古怪,就多嘴问了一句,没想到李氏居然对他卖起了关子,也不说去哪,只是笑着说出去一下。王义本想陪着她一起去,在路上也好有个照应,李氏却说她只是出去随便走走,一个时辰之后,肯定回来。王义满腹疑惑的点了点头,看着李氏出了庄户大门。

    李氏一路上乐的合不拢嘴,她一辈子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七拐八扭之下,她来到一所房屋之前,蹑手蹑脚的跨进屋门,这所房屋不算很大,但比起她之前住的却好很多。她左瞅右瞅见无人在院子中,不小声喊道:“不知牛妹妹在不在家啊?”

    李氏没有得到房主的许,也不敢冒然来回走动,就呆呆的站在原地,左右张望。过了一会儿,一个中年妇女从屋里走了出来,一边小跑,一边回应道:“嗳!来了……”这个牛妹妹可不是什么“林妹妹”,看起来不过比李氏小几岁而已,穿着打扮还算整装得体,她一看是李氏,急忙迎了上来,拉着对方的手,笑道:“哎呦!这不是李大姐吗?什么风儿把您给吹来了?”

    李氏心里明白,这个牛妹妹之所以对她这么殷勤,可不是因为两人关系好,无非是因为现在王义有了本事,在朝阳堡也算一个成名人物。而且,她家也有三十亩租田,恰恰就划分在王义管辖的那一千亩田地之中。李氏有些不好意思,笑道:“呵呵!我这次来是想求妹妹帮个忙。”

    牛氏故作生气,歪着头说道:“呦!姐姐,您这话说的可就见外了……不说别的,你家义儿现在在朝阳堡可是出了名的人物,大伙儿都把他快传成神仙了。而且,我家那三十亩薄田还要仰仗义儿那什么水车,期盼明年能有个好收成呢!所以啊……”她温和的拍着李氏布满老茧的手,开心道:“只要我能帮得上的,你尽管开口,别说什么求不求的,这要是传出去,大伙儿非骂我忘恩负义不可。”

    李氏是一个实诚的人,实在不习惯这种搭腔方式,尴尬笑道:“妹妹真会说笑。”

    “哎呦!这天儿是一天比一天冷了,有什么事儿我们进屋去说……冻死我了!”

    牛氏拉着李氏来到屋内,端上两杯茶水,二人同时坐在坑头之上,牛氏笑着说道:“李大姐,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没什么本事,就会点口头上的活儿,替人家说个媒,搭个桥……你这次前来,想必也是为了这事儿,莫不是李大姐按捺不住寂寞,想重新找一个姐夫不成?”

    说完之后,牛氏呵呵直笑,笑的声音和鬼似地,瘆人,李氏急忙摆手,红着双颊,说道:“妹妹这可是说到哪里去了……我这次来是为了儿子。”

    牛氏掩着嘴,呵呵笑道:“妹妹这是和你开玩笑呢……不知义儿他多大了?”

    “过了年就十五了。”

    “那岂不是不晚也不早,不知大姐可有相中的儿媳?”

    李氏低着头,苦笑道:“我经常不出门,哪里有什么相中的儿媳……不像妹妹,经常帮别家说媒,可谓是见多识广,朝阳堡很多人家都是妹妹给说的媒,我也没有其他要求,只要模样长的还算过得去,是个实诚的本分姑娘就行。”

    牛氏摇了摇头,吹嘘道:“我这本事只是耍耍嘴皮子,怎么也比不上你家义儿不是……不过在朝阳堡,确实还找不出任何一人成全的美事,能比过妹妹我的……”她眼睛一转,凑到李氏面前,问道:“既然这样……妹妹就说几个姑娘,姐姐看看中不中意。”

    李氏笑着说道:“好!好!”

    “不知姐姐觉得酒铺那个老孙家的闺女怎么样?虽然长相不算水灵,但也过的去,而且平时孝顺老孙的,老孙那个酒鬼有这样的闺女也算三生修来的福气……老老实实,不怎么说话,看起来是个不错的姑娘。”

    李氏笑的有些不自然,说道:“呵呵!妹妹怕是没和那个闺女打过交道,我听人说……呵呵!我听人说,她之所以不喜欢和别人说话,就是因为她说话的时候结巴,好像还严重。”

    牛氏无所谓道:“嗨!既然是听说,做不得准,眼见为实么!”

    “不是……我……我之前替大少爷打过一次酒,那天老孙不在,就是这闺女招呼的我,所以……所以……呵呵!”

    牛氏明白了,李氏这是怕她把这事儿传出去,说李氏乱嚼舌根子,所以才说是别人说的,牛氏尴尬道:“这样啊……那就算了……让我想想……有了!铺的许家,你看我这记,怎么把她给忘了……人家长相算是上乘,材段子也很好,最主要是老许是开铺的,朝阳堡一大半人怕是半年都吃不上一口带荤的,人家天天可以吃,家底儿也算殷实……姐姐,你怎么摇头啊?莫不是这样的人选,你都看不上?”

    李氏有点不好意思,笑道:“不是我挑剔,只是……只是这个许姑娘有个毛病,别人不知道,我可是一清二楚。”

    “怎……怎么了?”

    “就是前些子,大宅准备年关用的食,因为人手有限,所以老许和这个姑娘亲自把送到了大宅,我当天就在场,当我和几个姐妹上前从许家姑娘手上接过猪的时候,闻到一股很难闻的味道……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老许上散发出来得,没曾想,其他姐妹说,是那姑娘……她们都说那姑娘有狐臭,冬天穿着那么厚实的衣袄已是如此,那要是到了夏天,还不把人给熏晕过去……所以……这……这个也不行!”

    牛氏凑到李氏面前,像是瞅怪物一样看着对方,说道:“嗨!我说李大姐,你这可是比我见多识广啊!我不知道的事儿,你全都是一清二楚,和明镜儿似地……哎!这年头儿人心不古,不论男女方,谁都想找一个称心如意的,要我说啊……不如姐姐可以考虑一下陈氏家那个闺女,虽然陈氏是一个小妾,又被老大赶回了朝阳堡,但是上头可是在太原府开赌场的,每月都有钱粮送来,这样说的话,人家可算是大富之家。”

    李氏子挪动了一下,苦笑道:“妹子,虽然咱们打交道不多,但我知道你是一个非常好的人……那个陈氏的闺女……呵呵!怎么说呢!长的太胖了,而且还很能吃,说起话来粗声粗气,我家义儿别看平时不吭不哈的,为娘心里清楚,他喜欢那种温柔贤惠的女子……再者说,妹妹不是介绍一些酒铺的,就是铺的,而且这次又说一个赌坊的……这……这就算家境再好,也不能算正经人家,所以,还是烦劳妹妹再想想。”

    牛氏坐在炕头之上,浑不自在,干脆不去看李氏,她眼瞅着前方,叹气道:“这也不行,那也不成,姐姐,你也太挑剔了一些……是!我知道,谁家不想娶一个心灵手巧、大方得体、样貌出众、材苗条、孝顺贤惠的儿媳妇,但是……哎!姐姐,妹妹我是有什么说什么,说了不中听的你可别见怪……虽说现在你家义儿有点本事,而且在朝阳堡也是个名人,但是……但是你也知道你这不清不楚的份,你说整个朝阳堡谁不知道你是千户大宅的奴仆,而且还和王……总之妹妹的意思就是,咱把眼界儿放低一些,这样才可以找个门当户对的不是!”

    李氏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话,她这是着急,毕竟是自己的宝贝儿子娶儿媳妇,是终大事,万万马虎不得,不说能孝顺她,只要对王义好,王义喜欢,她都无所谓。李氏也觉得自己太过挑肥拣瘦,尴尬笑道:“呵呵!妹妹说的是,是我太过挑剔了……不如姐姐再说几个,改天直接把人家带到庄上,让义儿他自个儿瞅瞅。”

    牛氏也不是不通理之人,别看她总发出阳怪气的声音,那只是她的“职业病”,就如现在的男化妆师都喜欢伪娘和发嗲一样,她看着李氏说道:“李大姐,不如这样,你先回去问问你家义儿,看看他有没有看中的姑娘……他也不小了,哪有到这个年纪不喜欢姑娘的男人,说不定你在这儿干着急,人家已经有了人选也说不定;如果他还没有相中的姑娘,你再来找我,就冲这次是你家义儿,我就算是想破脑袋瓜子,也要找出一个姑娘不可,放心!”

    李氏连连点头,说道:“那就太感谢妹妹了。”说着,她从怀里掏出那一两银子,放在桌子上说:“这是佣金,我先放这里,烦劳妹妹多费心,我家义儿的这事儿,就拜托妹妹了!”

    牛氏看着桌子上的银子,张大嘴巴,惊讶道:“我说李大姐,你这出手还真是阔绰……我听闻你家义儿傍上了一个大……商人,有钱的很,看来果然不假啊!”

    李氏穿上鞋子,从炕头上下来,苦笑道:“这钱是我自个儿的,都是这几年的积蓄……不说那么多了,时候不早了,我走了……外面天冷儿,妹妹就甭送了。”

    李氏就王义这么一个儿子,她什么都可以马虎,唯独这件事万万马虎不得。她和牛氏并不是很熟,如果不拿出点诚意出来,人家凭什么给你办事。

    牛氏拿着那一两银子,望着李氏的背影,招手道:“李大姐,那你慢点。”

    …………

    …………

    李氏说出去一个时辰,但时间已过,王义还不见她回来,不有些着急,心想:别是出什么事吧!要知道,现在他虽然出名了,但其中有一部分是踩着王祖成脑袋上去的。再加上前些子发生在万寿河岸边的一场变故,王祖成心里恨不得把王义千刀万剐,与其拿他束手无策,就找他最亲近的人下手,这都是歹人一贯的恶劣手段。

    就在王义胡思乱想的时候,李氏终于出现了,从她脸上的表看的出来,李氏并没有遇到什么麻烦,王义这才放下心来。

    到了晚上,李氏、王义、李光头和董飞围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王义偷眼看去,见李氏时不时发出怪笑,他不问道:“娘!你今天去哪了?孩儿感觉你今天怪怪的,一直笑个不停……”他凑到李氏跟前,调皮笑道:“呵呵!娘,说说呗!是不是今天遇到什么好事儿了?”

    李氏吃了一口米饭,点头道:“恩!确实是好事。”

    李光头和董飞置若罔闻,一直忙着狼吞虎咽。王义好奇道:“什么事?您给说说!”

    李氏笑道:“我今天去了一趟牛大婶那儿。”

    “牛大婶?哪个牛大婶啊?”

    李光头嘴里塞的满满的,说道:“大哥,我知道,就是那个媒婆!”

    人逢喜事精神爽,李氏看着李光头,笑道:“看来牛氏果然很出名儿,就连光头都知道她。”

    李光头一副神气模样,说道:“那是当然……我不止认识她,还让她给我介绍过媳妇儿。”

    王义惊讶道:“你……你去找她给你介绍媳妇儿,什么时候?”

    董飞举手,说话的时候,嘴里的食物就像是喷泉一样,不住往外喷:“我知道,我知道!我记得那个时候二哥才十岁,拿着一根儿鸡大腿去牛氏那儿,还说鸡腿儿全当是酬劳,希望牛氏给他找一个水灵灵的姑娘做媳妇儿。”

    李光头一脸憨笑,傻傻的点点头,一边点头,一边还“恩”个不停。

    王义真是哭笑不得,他在李光头的光脑袋上拍了一下,笑道:“你小子想媳妇儿想疯了吧!”这个时候,他感到有点不对劲儿,扭头看着李氏,恐慌道:“娘!您……您不会是找那个牛大婶帮我说媒呢吧?”

    “正是!”

    “什么?”王义直接站起子,皱眉说道:“娘!我才十四岁,是不是早了点啊?”

    李氏白了一眼王义,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继续吃饭,说道:“你这孩子,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看人家光头,十岁就想有个媳妇儿啦!你也不小了,过了年刚满十五,正是成婚的年龄……呵呵!娘这也是想早点抱上孙子!”

    古代婚嫁一般都很早,有些十一岁的姑娘,就成了人家的媳妇儿。只不过一般都要等十三岁的时候,才可以圆房。甚至有些大富之家,直接就指腹为婚,这也是常有的事儿。只不过王义思想比较“落伍”,才会感到有些不习惯。

    李光头撇着嘴,神气道:“就是!”

    王义没好气道:“去!一边儿呆着去。”

    李氏放下碗筷,好像想起什么似地,抬头看着王义,问道:“儿子,你可有看中的姑娘!”

    “没有!”

    董飞咽下嘴里的食物,说道:“大哥,你胡说!”

    还不等王义反驳,李光头附和道:“就是,李大婶,你别听大哥的,大哥他喜欢方姑娘!”

    李氏喜道:“哪家的方姑娘?”

    董飞说道:“就是陈二黑的老婆,那个小寡妇!”

    李氏一听,脸色大变,站起了子,说道:“什么?”

    王义对李氏说道:“娘!你别听他们乱说,没有的事儿。”这段时间王义只顾忙着治病救人、开垦荒地和制造水车,倒把那个使他一见钟的方青瑶给忘了。王义心里不由浮现出对方卓绝的姿,还有她上独有的那股淡淡香气。真是回味无穷啊!

    李氏看王义的神不对,而且李光头和董飞每天与他形影不离,既然他们这么说,这就说明,这事儿绝对不是空来风。李氏扶着王义的肩头,说道:“儿啊!那方姑娘虽然为人乖巧,样貌端正,段儿更是没的挑,确确实实是一个过子的好姑娘……可……可是她是嫁过人的,你还是童男之,怎么也要娶个黄花闺女不是?”

    李光头又在一旁打岔,说道:“李大婶,你有所不知!罗氏的儿子陈二黑是一个病秧子,所以罗氏为了给他冲洗,就把方姑娘买了去。方姑娘嫁过去的时候,陈二黑本来就是一个快死的人,所以死之前都没有碰过方姑娘一根儿手指头……所以,方姑娘现在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呢!”

    李氏真没想到,李光头这般早熟,怎么区分黄花大闺女他都知道,她红着脸对李光头说道:“你快吃饭。”她转看着王义,皱眉道:“即使如此,娘总觉得有欠妥当,义儿,你是不是真的喜欢那个方姑娘?”

    自古便有“妇女贞节……从一而终”的说法,反对寡妇再嫁,甚至宣扬“饿死之事小,失节之事大”。但是,纵观历史,实际有好多名人都有改嫁的事迹,有些人甚至改嫁过三次,比如蔡文姬。就连大名鼎鼎的李清照,也不例外。对于传统观念比较强的李氏来说,让自己的儿子娶一个寡妇,的确有点说不过去。不过,刚才李光头也说了,方青瑶并没有失了子,这样说来,如果王义实在喜欢,她这个做娘的,也只有成全。

    王义抓着李氏肩膀,轻轻把对方按在椅子之上,说道:“娘!孩儿现在还没有打算成婚,所以以后您也别再去找那个什么牛大婶了,好吗?”王义知道古代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不想太打击李氏,所以才没有说他的婚事他自个儿做主的话。

    李氏微微点了点头,并没再说什么。王义看了一眼旁边的李光头和董飞,一副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的样子,继续狼吞虎咽,他笑着摇了摇头,拿起筷子,一边吃饭,一边想着一件事:是不是该去看看方姑娘了?!

重要声明:小说《三朝元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