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章 【血如剑,轻寒轻暖】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醉入玄皇 书名:三朝元老
    过了一会儿,只见王义急匆匆的跑进房门,手中端着一碗药水,细细看去,还能依稀看到碗中有袅袅白气冒出。他走到万盛山面前,说道:“万老爷,这药需温服才有效果,但鉴于您的况比较特殊,所以万老爷需要一口气喝下。”

    万盛山接过药碗,王义急忙把手指放在耳垂之上来回揉搓,对方能闻到一股浓烈的中药味儿,而且就从碗沿的温度来看,这药的确很烫。万盛山轻轻抿了一口,然后双眉一皱,深呼一口气,仰起脖子,一口气就把滚烫的药喝了下去。顿时,他感到一股流迅速传遍周,就像一股熔岩一般。万盛山双颊通红,右手轻轻捂着口,额头上已出现滴滴汗珠,他缓和了一下,笑着说道:“呵呵!这药还真是苦啊!”

    王义看对方没事,说道:“万老爷,良药苦口么……这只是第一剂药,小的这就去看看第二剂。”说完,头也不回,急忙向屋外跑去。

    万大小姐和老吴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万盛山,想知道对方喝了药之后,是不是况就会有所好转。至于白秋尘在心里却是另一种想法……虽然王义开的药方很绝,就连白秋尘都不拍手称赞,但是这只是理论上的说法而已。现在他真的希望王义开的药无效,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全而退。不然的话,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他的老脸可往哪搁啊?这不是存心砸自己的招牌吗!?

    白秋尘越想越是动气,默默坐在墙角一句话都没有,他要静观其变,看看比自己小的两轮的少年到底用什么办法让自己都无法症治的万盛山起死回生。

    万盛山喝下去第一剂药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异常反应,但片刻之后,他就感到口憋闷,嗓子眼儿十分麻痒,连连咳嗽,停都停不住。由于频率太快,以至于万盛山咳的时候,口开始疼痛,喘气困难,声音沙哑,头皮阵阵发麻,双颊憋的就像是猴**一般,红的可怕。咳嗽的时候,两颗眼珠子瞪的溜圆,额头上慢慢有冷汗流出,万大小姐想减缓万盛山的痛苦,急忙向对方脊背均匀拍打,但丝毫不见对方有所好转,而且,她还发现,万盛山的衣衫,已被汗水完全浸湿。

    万大小姐一边拍打,一边流泪,柳眉呈倒八字,秋眸中闪烁着泪花,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万盛山每每咳嗽一声,她的心就扑通跳一下。万盛山微微一笑,向万大小姐看去,意思叫她不必太过担心。但紧接着又是猛烈的咳嗽,而且痰水越来越浓,呼吸的时候就像是缺氧一般。顿时,万盛山咳的全无力,跐溜一下软倒在上。

    白秋尘躲在角落,嘴角挂着笑,心想:果然不行……哼!我也说,一个区区少年,怎么会症治病呢?真是,还害的我白跑一趟。他安坐在椅子之上,翘着二郎腿,细细品茶,白秋尘想继续看下去,直到万盛山和万大小姐放弃王义,来寻找自己帮忙为止。

    万大小姐满脸挂着泪痕,已是哭的泣不成声,喝了一剂药下去,万盛山的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了,她现在不怀疑起王义的医术。就在这时,王义推门而入,一看到万盛山现在已经咳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自个儿心里顿时有些慌乱,再看看下的痰盂,上面已被浓痰覆盖,他把心一横,将第二剂药递给万盛山,咽了一下口水,说道:“万老爷,这剂药和第一剂都是同一方子,只是要叠进服用,以增药效……不管您现在有多难受,您也要撑住,把这碗药一口气喝下去。”

    万盛山躺在上,脑袋无力的歪向一边,微微点了点头,伸出手,手在空中颤抖着。王义明白,现在万盛山全上下没有一丝力气,想让他拿住这碗药那是绝对不可能了。

    王义扭头向万大小姐看去,只见之前还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姿态的大小姐,现在却哭成了一个泪人儿。对方转过头来,一双积满清泪的双眸一动不动的看着王义,眼神中充满了恳求。

    王义闭起双眼,深呼一口气,突然睁开,一下子凑到万盛山面前,左手拿着药碗,右手捏开对方的双唇,一股一股的把药往万盛山嘴里灌。对方现在异常难受,喉咙就像被一堆浆糊黏住一般,别说是喝药,就是连呼吸都有困难。但是,万盛山以惊人的毅力,一下子把王义倒进他嘴里的药汤喝了下去。万大小姐和老吴看着万盛山极度痛苦的表,真有点不忍再看下去,纷纷扭过头去,悄悄拭泪。

    王义气喘吁吁的瘫坐在椅子之上,看着万盛山,是成是败,就看接下来事态如何发生了。但是,好长时间,万盛山都没有吐血,这完全出乎王义意料之外。

    万大小姐转过头来,抽泣道:“你……你不是说我爹爹喝了你的药会吐吗?怎么这么时间还不见动静?”

    王义没有去看万大小姐,眼神迷离,一刻都不敢离开正在激烈咳嗽的万盛山。他心中暗自祈祷:佛祖保佑,一定要成功,一定要……

    突然,万盛山咳嗽的更加厉害,子都为之颤抖起来,双眸中布满血丝,看上去极是骇人,喘气更加困难,就像是喉咙中卡着一根巨大的鱼刺一般。从万盛山鼻孔之中发出丝丝声响,他的眼珠子瞪的溜圆,双颊和脖子就像是烫红的铁棒。

    王义猛然坐起子,直接把万盛山的子扶正,虽然有些吃力,但他还一直咬牙坚持。就在此刻,万盛山感到喉咙一甜,嘴唇圆张,“喷……”的一声,只见一条紫黑色的血剑从他口中喷而出。王义咬紧牙关,嘴角露出丝丝笑意,颤声说道:“好!好!继续……万老爷,继续!”

    缩在角落的白秋尘也站了起来,他真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知道的是在治病,不知道的还以为在谋杀呢!他嘴角一跳一跳,瞅着神狼狈的王义,呐呐说道:“这……这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万盛山感到全稍显放松,紧接着,又是一股……又一股……,连着两道血剑划破长空,喷涌而去。此时万盛山的感觉,就像是喝醉酒,呕吐完之后的感觉,全轻松了很多。

    王义看着紫黑色的淤血已经把单都已染红,长舒一口气,说道:“呼……好了,好了!万老爷把淤血吐了出来,这就说明我们已经成功了一半。”

    王义一边说,一边看着绪高度紧张的万大小姐,向对方微微点了点头,意思就是让对方放心。此刻,这个刁蛮任的大小姐像是换了一个人似地,满脸写着对王义的感激。

    王义没有直接让万盛山躺倒,而是扶着对方直立了一会儿,然后才将其放倒。万盛山脸色顿时好了很多,长呼一口气,微微咳嗽一声,他转过头,睡眼迷离的看着王义,握住对方的手,说道:“王兄弟,真是谢谢你,老夫现在的气儿顺多了。”

    王义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好。”他喘了一口气,说道:“万老爷,小的刚才给您用的是止喘方,接下来还有通络方。”

    万大小姐顿时着急,柳眉紧锁,问道:“莫不是还要吐血?”

    王义摇了摇头,笑道:“万大小姐放心,万老爷体内的淤血差不多都已吐尽,接下来只要好好静养即可,切勿大笑,动怒,否则后果不堪……至于第二道方子自然不是这个用法,明午时大小姐让人把第二道方子的药煎好,然后给万老爷服用。之后每天一剂,万不可多服。通络宣痹这道方子最少要服用五天才成。”

    万大小姐重重点了点头,知道万盛山已无生命之忧,她心中那块儿大石终于落定。看着神色疲倦的王义,她心中隐隐有些心疼,觉得一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少年,居然为了万盛山,肯这样竭尽全力为其医治。她慢慢发觉,心中除了感谢之外,还有一股莫名的感,看着对方的侧颊,她居然开心的笑了。

    见万盛山已无大碍,王义笑着对对方说道:“万老爷,时候不早了,小的也该回去啦!您好好养伤,只要按照小的说的做,五天之后,您的病就差不多痊愈了。”

    万盛山激动的撑起子,说道:“王兄弟,真是太谢谢你了,老夫定当重谢。”

    王义摆了摆手,说道:“举手之劳,万老爷不必挂怀,记得好好保养子,切勿大笑动怒。”

    “恩!”

    王义走到老吴边,轻声说道:“吴老伯,如果万老爷有什么异样,记得要在第一时间通知我。”

    老吴一张老脸出来皱纹,就是泪痕,他跟了万盛山二十多年,就如亲生兄弟一般,见对方没事,他好像比万大小姐还要开心,重重点了点头,说道:“小神医,真的太感谢你了。”

    王义没有说什么,微微一笑,经过白秋尘边的时候,他轻轻欠了一下子,不言不语,拱手,然后推门而出。就在这时,万大小姐突然站起子,喊道:“王义,你站住。”

    王义转过子,疑惑道:“不知万大小姐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吗?”

    万大小姐站在王义面前,子扭来扭曲,双颊之上出现两朵红云,低眉暗黛,长长睫毛一眨一眨,说道:“我送你吧!”

    王义笑道:“呵呵!不必劳烦万大小姐,小的自己走就好。”

    万大小姐猛一抬头,怒道:“我说送就送。”

    王义呆在原地,点了点头,说道:“哦!”

    万大小姐让老吴先照顾一下万盛山,转与王义并肩而出。

    屋外有些冷,王义冻的有些发抖,一边搓着手,一边向手哈气。古代的夜晚很宁静,四周充斥着皎洁无暇的月光。此时此刻,王义感觉寒风就现像是柔嫩的棉丝,轻轻拂过脸颊,这种感觉在充斥着**和污染的二十一世纪是不曾有过的。再加上还有古色古香的美人陪在自己边,更加使王义心窝里感到一股初恋时才有萌动。

    穿过一个庭院,王义忽然转说道:“万大小姐,您回去吧!万老爷还等着呢!”

    “哦!”万大小姐一侠客装扮,但肌肤在月光之下更加显得白皙嫩滑,现在看去,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她看到王义转要走,伸长了脖子,说道:“王义,你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王义扭过子,微微一愣,摇了摇头。万大小姐看着王义的背影,心中又不憋着一丝怒气。就在这时,对方忽然又转过子,问道:“不知万大小姐您的芳名是……”

    万大小姐脸色一变,喜上眉梢,那份儿倨傲的气质又萦绕在她周围,她轻轻咳了一声,说道:“我叫万灵儿。”

    “万灵儿?好名字。”王义笑着说道:“呵呵!万大小姐,小的以后能叫你灵儿吗?一口一个万大小姐,总是感觉怪怪的。”、

    万灵儿睫毛微微一动,余光向一旁瞅去,玉手把玩儿着长衫,仿佛不敢看王义似地,满不在乎道:“随便你!”

    …………

    …………

    就在王义和万灵儿在月光之下暗送秋波的时候,一个人隐匿在房柱之旁,他看到王义走远,万灵儿也已经回到之前那所房屋。慢慢伸出脑袋,借着月光,能清晰的看到他脸上的那份不服与愤恨。

    当他看着王义远去的方向咬牙切齿的时候,后忽然显出一个人影,就像鬼魅一般,毫无征兆的使劲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呦!这不是白神医吗?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三朝元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