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章 【隔墙耳,渺声暗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醉入玄皇 书名:三朝元老
    人怕出名猪怕壮,一点也没错,自从朝阳堡百姓得知王义起死回生之后,有了妙手能回的本事,每天都有人来到千户大宅前,让王义给瞧瞧病,就算没有病症的,也来插上一脚,毕竟人家症治病是不陶银子的,这样的便宜,谁不想占?问题在于,王义之前已经说了,一天只为两个百姓无偿看病,这是他的原则。所以,那些病人便早早“埋伏”在千户大宅旁边,一看到王义从田庄干活儿回来,就疯似地扑上去抢位子,生怕前两名不是自个儿,而耽搁自己的病

    这可把王义累坏了,他每天都要到田庄去干活儿,唯一休息的时候,大约是下午的六七点钟。没想到一回家,就会有很多百姓蜂涌而至,忙的他焦头烂额,怎么也要坚持给前两位的病人看完病,才可以回屋休息。

    年关越来越近,百姓都希望在过年的时候,可以健健康康,所以更加重视病,今天的千户大宅旁边的小棚子照旧是门庭若市。在这里解释一下,这个所谓的小棚子,是李光头和董飞帮王义搭建的,为的就是给千户大宅造成通行不便,免得被梁天昊和王祖成他们找麻烦,所以就在千户大宅旁边修建了一个小棚子,专为百姓看病之用。

    王义就坐在棚子中央,两边各站着李光头和董飞,就像两个保镖,他们也是闲着没事,希望抽时间能偷点师,这样一来,在王义不在的时候,也能为自个儿瞧瞧病,说不定还能省下不少银子。

    王义面前坐着一个老妇人,穿淡蓝色棉袄,头发凌乱,上面用一块儿蓝色的布子包裹着发髻,怀中抱着一个年龄大约三四岁的小男孩儿,面色蜡黄,骨瘦如柴,两管儿鼻涕一会儿出来,一会儿进去,瞪着一双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王义。他们后还站着一长溜的队伍,都是来瞧病的,就算没有排进前两位的百姓,也抱着侥幸心理,迟迟不肯离开,除非王义走进千户大宅,他们才会无奈的离去。

    王义给小男孩儿把完脉,抬头笑着说道:“大娘,您的孙子并无大碍,只是小孩子比较厌食而已,不算什么病,放心吧!”

    老妇人皱着眉头,总怕王义给瞧错了,说道:“小神医啊!你可是看仔细了……我这孙子天天不想吃饭,有时候还总是吐,你看看……”说着她就去摸怀中小男孩儿的双颊,接着说道:“这小脸儿都瘦成这样了。”

    王义知道老妇人是怕他不给好好瞧病,耽搁了小男孩儿的病,对于这样的病人,王义并不生气,笑了笑说道:“大娘,您放心,绝对错不了,您孙子只是稍微有一些脾胃失调而已。”

    老妇人看王义这么有把握,点了点头,问道:“小神医,那你给咱开个既便宜又管用的药方子,成吗?”

    王义伸出手,拍了拍对方放在桌子上的那双布满皱纹的手,说道:“大娘,这病不用开方子吃药……您回家之后,买些山楂,清洗干净,把里面的山楂籽去了,然后加水,用小火开始煮,收水收到一半,然后盛出来给您孙子喝,一次只喝那么一小勺,一天喝三次,十天下来,您孙子这病就痊愈了。”

    老妇人一听,喜上眉梢,没想到一文钱不用花就把孙子这病给治好了,而且药方子只是一些山楂,全当是给孙子煮上喝甜水水了。她站起子,向王义鞠躬,连声说着谢谢,正要准备离开,突然有一个人叫道:“大娘,您先别走!”

    王义一听,急忙抬起头,就看到王令仪拎着一个灯笼款款而来,她今天穿了一红色裹颈袄,边沿用黑色丝绒点缀,半妆遮面,头发盘起,发髻之上插着一根玉簪子,柳眉微弯,嘴角两颗小酒窝随着她的步伐一起一伏,就像是水粒儿摇来摇去一般。

    王令仪把灯笼放在桌子之上,转对李光头和董飞说道:“这天儿渐渐黑了,也不说给二哥拿个灯笼来,大黑的天儿,你们让二哥怎么给乡亲们好好瞧病?”

    “是!是!小姐!”李光头和董飞在旁低头应声。

    王义笑了笑,心想,本来自己想闲下来便去找王令仪道歉的,但是因为最近实在抽不出时间,所以就把这事儿给耽搁了。没想到王令仪一介女流,才十三四岁,就有这般的襟,居然先来找王义,王义看着十分欢喜。

    王令仪凶完李光头和董飞,转对那个老妇人说道:“大娘,您稍等。”她又转,由笑转怒,说道:“李光头,去!到食房拿些山楂来。”

    李光头在旁边摸着闪闪发亮的秃脑袋瓜子,正在暗自谩骂王令仪,不料对方又吩咐自己,急忙抬头,答应一声:“嗳!小的这就去!”

    李光头转过子,急忙向千户宅子跑去,一边跑,一边还回头向王令仪吐舌头做鬼脸。他也想让王义能快点给那两个病人看完病,然后回屋休息,所以脚程加快,穿过几个院子之后,没想到一不留神,摔在了地上,这一摔不要紧,从院门一个小角儿看到了梁天昊。见对方鬼鬼祟祟,四下一瞅,见没有旁人,瞧瞧窜进了王祖成的书房。

    李光头好奇心起,心想:这两个坏秧子又在搞什么鬼?他也怕被人看到,就悄悄走近王祖成书房,然后隐到墙角,时刻注意着四周。见没人经过,耳朵轻轻贴在房门之上。不料,他的耳朵刚刚临近房门,就听到“片擦……”一声,听上去好像是茶碗被重重的摔在地上的声音。

    同时,还传来王祖成的声音:“好你个王义,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现在千户大宅都成什么样子了,都快成药铺了。”

    李光头冒险也就是为了听听他们二人是不是在密谋整治他和王义,如果不是,他立马掉头走人,但现在一上来就提到王义的名字,李光头把心一横,继续听下去。

    梁天昊说道:“大少爷,您消消气,为这种人气坏了子,那可不值当……这种况,你与小的都和老爷说了,但老爷听不进去,说是怕失了民心……哎!小的认为王义这样做,完全是冲着大少爷您来的。”

    王祖成在气头上,一听王义有意在太岁上动土,不由更怒,转问道:“什么意思?”

    梁天昊用他那公鸭嗓子接着说道:“大少爷,您想,他真要是看病,去哪不行?为什么偏偏在咱们千户大宅门口儿呢?”他眼睛提溜一转,余光扫去,见王祖成若有所思,显然对自己说的话动了心,梁天昊急忙趁打铁,接着说道:“他这么做无非是想在大少爷和老爷面前显摆他有多么能耐,用这些来当做他的资本,好让老爷对他刮目相看,至于为什么这样做……呵!大少爷,我想您比我更清楚吧!”

    王祖成此刻怒发冲冠,脑袋里面除了火焰,就是浆糊,猛一转,问道:“难道他想让爹爹回心转意,将他认祖归宗不成?”

    梁天昊冷笑一声,说道:“哼!认祖归宗是小……小的就怕那个杂种盯上了千户的宝座。”

    王祖成一下子把拳头重重砸在桌子之上,咬牙切齿道:“这个杂种!”

    梁天昊见火上浇油的计划得以实施,暗自高兴,接着雪上加霜,说道:“大少爷,小的倒是有一个法子,能把王义这小子那个所谓小神医的招牌给他端了。”

    王祖成转怒为喜,问道:“什么法子。”

    梁天昊环顾四周,凑到王祖成耳边,启动双唇,开始说起了整治王义的法子。李光头因为耳朵贴在门上,再加上书房面积本来就不大,所以能隐约听个大概。

    王祖成越听越是欢喜,笑道:“好!梁天昊,还是你的鬼主意多。”

    梁天昊离开对方耳边,嘿嘿一笑,心里面也不知是苦,还是甜,回答道:“多谢大少爷夸奖!”

    王祖成摩拳擦掌,双眸中微微露出凶光,说道:“这样一来,我看他以后还怎么给其他人瞧病。”

    梁天昊点头哈腰,说道:“大少爷,如果没有什么事儿,小的就先告退了。”

    王祖成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恩!你去吧!”

    李光头一听梁天昊要出来,小心翼翼离开王祖成书房,向内院的食房跑去。

    就在李光头刚去千户大宅拿山楂的时候,第二个病人一声不响的坐在了王义面前,王义抬头,一看对方,大吃一惊,说道:“是你?”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三朝元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