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章 【兄弟情,豪言壮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醉入玄皇 书名:三朝元老
    王令仪心里清楚的很,现在的王义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王义,他可以治好陈二黑他娘的失聪症,老朱的打嗝儿病,难道连还不会给自己开一个治疗跌打创伤的药剂吗?

    王义回到家中之后,果然开了一副药剂,专治跌打创伤,实际后世的云南白药和红花油,其中也包含着这样一些药材。wenXUEmI。COm比如说:红花、大黄、白酒、柴胡、当归、赤芍、白芍、松子、五灵脂……从他们四人的伤势来看,并不怎么严重,这也许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实际上,这打**也是极有学问的。在明朝称之为“廷杖”,这种“特产”可不是大众印象中的那样简单,用直白的话说,它是一项极具“技术”的刑罚,同时也是较为严酷的刑罚。

    王祖成他们用的是扁担,官府之中如果用这种刑罚的时候,是用很大的棍子,足有碗口那般粗细,古人对于这种刑罚有极为形象和直白的描述——小杖则受,大杖则走。而执行廷杖的人,大都是明朝著名的另一特产,同时也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一个机构——锦衣卫。这些人打**的力度和方法都是极为考究专业的,没有什么意外,二十杖下去,基本就能要了人命。【如果大家有兴趣不妨查查锦衣卫练习廷杖的方法,保证大家打开眼界,这里就不多说了】

    如果不是王令仪及时出手相救,谁知道王祖成和余氏把他们打成什么样子才满意。就算王义、董飞和李光头他们受得了,李氏又怎么受得了呢?余火散去,王义觉得刚才对待王令仪的确稍显刻薄了一些,毕竟这些本和她就没有一丁点的关系。仔细想想,清晨人家不是还一口一个哥哥的唤自己呢吗!?

    也许,我该和她去道个歉,王义心想。

    “大哥,想什么呢?药方写好吗?”董飞是他们四人之中被打的最少的一个,所以抓药这个艰巨的任务,自然就由他去完成了。

    想的正出神的王义回头对董飞笑了笑,递给他药方,说道:“去吧!小心一些。”

    李光头爬在上,皱眉说道:“大哥,家里又不是没有跌打药,何必花那个冤枉钱。”

    “就是!就是!儿啊!我们快把董飞叫回来吧!”李氏站起子,正要走出去唤回董飞。王义一下子站起子,扶着李氏,说道:“娘,您快坐下。”

    适才李氏拼死保护自己的举动,王义到现在还历历在目,心里觉得暖暖的,他笑着说道:“娘,我抓的这些药,比那些管用,好起来也比较快。”

    如果以前的王义说这话,李氏和李光头绝对不会相信,但现在不一样了,他们两个人可是亲眼见过王义出手救治百姓的经过。那样的疑难杂症都能治得好,更何况这些皮外伤呢!

    董飞抓回药之后,王义亲自熬制,然后给他们各自服下,还余下一些药渣滓,拿一块儿抹布包裹起来,直接敷在伤口之上,疼痛就会感觉减轻很多。但如果扁担换成了杀威棍,那就另当别论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对于这场风波,李光头、董飞和李氏表现的并不那么激烈,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地。照样有说有笑,其乐融融。王义在一旁附声笑语的时候,心里不由觉得甚是苦闷,觉得这就是古代那些所谓“下人们”的生活,逆来顺受,这种冤枉亏他们早已习惯。

    王义和李光头从怀中掏出鸡腿,鸡翅,还有专为董飞准备的鸡皮。李氏亲自烧了几道素菜,还有董飞买回来的那些白酒,稍微剩下一些,王义、董飞和李光头各自添了一点,这也算是一顿比较丰盛的饕餮大餐了。

    简陋的屋外墙角边还积着一些白雪,月光照在上面,散发着美丽的光晕。家中昏暗的灯光下,四个人把酒言欢,有说有笑,完全把之前的苦闷一扫而空。王义回头看着门外寒风呼啸,零零星星的雪渣滓在空中肆意飘舞,这种温暖和寒冷的反差,使他觉得,此时此刻,他真的很温暖,很幸福。

    …………

    …………

    就算王义等人被打的**开花,王祖成和梁天昊也绝对不会让他们在家休息养病。所以,翌清晨,他们三人全被派到田庄,负责那些比较苦重的营生。

    好不容易熬到午休,三个人凑到一起,以天为被,以地为席,齐刷刷躺成一排。开始的时候,他们三个人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呆呆的望着天空。王义觉得,不管怎么样,古代有一点最好,那就是空气,天空中的那种自然的蓝色是二十一世纪不曾见到的,白云就像是神形各异的动物飞禽,在空中自由飘动。

    三个人一直没有说话,肆意享受着短暂的午休。就在这个时候,王义突然说道:“二弟,三弟,你们心中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李光头和董飞双眸转来转去,搜肠刮肚,想了一会儿,李光头侧着子,用胳膊支撑着脑袋,笑着说道:“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娶个像方姑娘那样的女人做我老婆,不仅漂亮,而且还心善。能照顾我和我们的娃。”

    王义发出一连串的笑声,李光头看着对方,有些不解,问道:“大哥,你笑啥?难道我说错了?”

    王义明白,像李光头这样的农民心中只想过上踏实的子,有个女人帮忙照顾家,解决了自己的后顾之忧,他们这些个男人就能在外面努力挣钱。

    王义摇头说道:“没错……三弟,你呢?”

    董飞望着天空,圆圆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仿佛很惬意的在享受着凛冽而过的寒风,他说道:“大哥!我想做官儿,为民请命的那种好官儿,就如海瑞海大人那样的清官儿。”

    李光头一下子躺直子,摸着他那一毛不拔的光脑袋瓜子,说道:“拉倒吧!做什么官儿呀!你现在连个秀才都不是,怎么做官儿?再者说了,当官儿的没有一个好秧子,全是坏蛋……你看王林正,他就是一个恃强凛弱的孬种,如果没有皇帝老子给他撑腰,他连都不如。”

    李光头说的不错,明代的官儿不是那么好做的,咱先不说做不做什么清官儿,就那些繁琐的入学考试,依靠董飞现在的水平是绝对当不了官的。因为明代以前,学校只是为科举输送考生的途径之一。到了明代,进学校却成为了科举的必由之路。而所谓秀才,也称为“生员”,只有进入学校,成为生员,才有可能入监学习或成为科举生员。明代的府学、州学、县学、称作郡学或儒学。凡经过本省各级考试进入府、州、县学的,通称生员,俗称秀才。

    董飞对李光头的观点显然不赞同,皱眉说道:“谁说做官儿的都是坏蛋?海瑞海大人就是一个清官,做官好不好,清廉不清廉,是因人而异的。如果我以后做了官儿,就想海大人那样,做一个好官儿,清官儿,为百姓踏踏实实办好事。”

    王义觉得董飞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思想过于天真。实际古代很多做官的,一开始都想着要做一个流芳百世的清官,谁都不想遗臭万年。但是当他们面对宫廷的明争暗斗、各种各样的权利和金钱惑的时候,之前他们的理想会被炸的灰飞烟灭。

    董飞说的没错,海瑞是个清官儿,清的什么程度?在海瑞死后,好友佥都御史王用汲为他收尸的时候,遍寻海瑞住处,只找到几件打着补丁的破衣服和几口装着破衣服的破箱子。海瑞的官儿多大,放在现在,二品南京都察院右都御史那可是正部级干部。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但是他的全部财产也只是几件破衣服和几口破箱子。但,毕竟海瑞这样的人是极少数的。就连明朝万历年间最出名的首辅张居正也不能免俗。

    李光头和董飞吵着吵着,看王义一直沉默不语,有点奇怪,怎么你问了我们,我们回答了,你却不回答呢?李光头忍不住问道:“大哥,那你以后的愿望是什么?”

    王义双手被向后脑,惬意的躺在硬邦邦的土地之上,望着蔚蓝的天空,嘴角微微翘起,说道:“你是问我昨天呢?还是今天?”

    董飞不解道:“有区别吗?”

    王义“嚯”的一下站起子,走了两步,忽然一个转,低头看着二人,说道:“当然有区别……昨天晚上我想了一宿,最大的愿望就是离开千户大宅,离开这猪狗不如的生活。”

    李光头抢着问道:“那今天呢?”

    “今天?”王义深呼一口气,大笑三声,双眸之中散发着凌厉的寒光,眯着双眼,恨声说道:“我不仅不离开千户大宅,就是他们赶我走,我也不走。我要留下来,和余氏斗,和王祖成斗,还有和那个死老头王林正斗,我要做上朝阳堡千户的宝座,然后大规模开垦荒地,使朝阳堡成为全天下最富庶的地方。”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三朝元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