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章 【遣黄犬,春风犹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醉入玄皇 书名:三朝元老
    罗氏急忙高声答道:“二少爷请讲!”转念一想,呵呵笑道:“哦!不对!应该是二少爷请写!”

    王义苦笑一声,提笔写道:“以后不准再打方青瑶!”

    如果换做是李光头和董飞,他们绝对不会以此来要挟罗氏,因为就算再笨的人也清楚,王义这样做,无疑表明他有些倾慕方青瑶,暧昧之昭然若现,但王义因为受到现代思想影响,还未想那么多,所以做起事来不免莽撞。WENxueMI。cOm

    方青瑶一看,王家二少爷之所以给罗氏治病的原因,就是想让自家婆婆以后不要欺负自己,就算她年轻,但这种暗送谊之事,她怎么会不知。本来因为天气冻的通红的双颊,不由更加红晕,低眉暗黛,芊芊玉指居然**起了自己的衣带,再不敢抬头看王义一眼。

    董飞一边笑,一边向李光头耳语,表明王义立场,李光头一听,拍手叫好,笑道:“哈哈……还是大哥手段高明!”

    罗氏听不到李光头说什么,但她明白了王义来此的目的,弄了半天,对方不是诚心来给自己瞧病的,是盯上了自家媳妇儿。由于现在有求王义,罗氏也不好说什么,背过去,狠狠瞪了方青瑶一眼,对方像是受惊的小白兔,双足微微向后一移,王义一看,非常生气,提笔就在纸上写道:“毫无悔改之心,自生自灭吧!”

    写罢,王义扭头就想走,罗氏一看,他可不能走,他走了的话,我岂不是以后变成了聋子,急忙过去拉住王义,笑道:“二少爷莫怪,适才老一时糊涂……”她急忙竖起掌心,非常严肃的说道:“老保证没有下次了,还请二少爷快些给老治病才是!”

    王义白了罗氏一眼,走两步来到方青瑶前,笑道:“姑娘,请问家中可有银针?”

    方青瑶就像受惊小鹿,轻轻“恩?”了一声,抬起头,唯唯诺诺的看着王义,双唇紧闭,再偷偷向罗氏看去,见对方皮笑不笑的看着自己,本来不敢和王义说话,但救病如救火,为了罗氏,她也管不了那么多,点了点头,说道:“邻居秦大婶好像有一治病用的针具,是以前秦大叔治病救人用的,我这就去给您问问!”

    说完,方青瑶低着头,扭着小蛮腰,小跑出门,也许因为心急,也许因为心不在焉,一不小心,撞在了前方柱子之上。李光头和董飞在后面看的微微发笑。王义望着她的背影,说不出的喜,只是可惜,她已**妇。但是,这样的可女子,不应受她婆婆那般恶毒的打骂。

    罗氏在心中认定王义三人是一等一的流氓,只是现在不便于发泄怒火而已,心想:发誓算个,只要给我五两银子,老娘连祖宗都可以骂……哼!等你个小杂种治好老娘的病,老娘要把这笔帐通通算在那个不要脸的臭妮子上,非气死你不可!

    罗氏心中想着一,做着一,把王义等三人请进屋子,屋内比起外面暖和不了多少。王义让罗氏坐在自己对面,他示意罗氏伸出一只手,然后王义伸出三指,搭在罗氏手腕之上,号起脉来。罗氏看王义有板有眼的样子,不由心中冷笑,对王义的行为,极为不屑。

    “脉相浮弦,确是风寒!”王义说道。

    这病如果放在现代,也就是流行感冒,并不十分严重,但却可以引发其它疾病。他又一捏罗氏的腮帮子,拨开嘴巴,看了一眼,接着说道:“舌苔灰白,这是时邪闭塞少阳经气引发的,你的耳聋属于火,少阳厥多!”

    王义犯了“职业病”,习惯的把病因说了出来,他倒忘了罗氏现在失聪,根本听不到他说什么,王义转念一想,也没什么要紧,她知不知道无所谓。

    李光头和董飞一开始还以为王义是吹牛皮,其目的无非是想吓唬吓唬罗氏,然后借此为难对方,让罗氏今后对方青瑶好一些,至于治病,王义完全可以糊弄一下就过去啦!但现在从王义的看病手法来看,还真是专业,和城里的郎中一样,切脉,观相,然后说一些那些似懂非懂的专业术语。

    “大哥这是怎么了?”李光头大眼瞪小眼,惊奇道:“病了一场,自个儿都会瞧病了?”

    “二哥!我怎么瞧着大哥最近有些奇怪?”董飞也附和道:“好像……好像变了一个人儿似地,莫不是大哥有福,去阎王见了鬼医,对方传授了大哥一招半式?”

    “恩!三弟,你说的有点道理!”

    罗氏看王义双眉不由皱了起来,哪还理会李光头和董飞在旁叨咕些什么,有点担心的问道:“二少爷,老这病还有的治吗?”

    …………

    …………

    王义双眉紧皱,轻轻嗯了一声,点了点头,提笔在纸上写道:“能治,但需要一些时间!”

    罗氏一听,心中不轻松很多,她笑道:“那就劳烦二少爷多来几趟,现在老命可就全靠二少爷您了!”

    王义苦笑,心想:你这恶婆子倒是不客气,不给症金,还叫我多来几趟,哼!要不是为了方姑娘,我管你是死是活,想你这样的人,得了这样的病,活该!

    罗氏见王义收手,开心的笑道:“大不了老这几天再聋几天,呵呵!也不怕二少爷您笑话,老耳朵听不见这几天,倒是清净的很。”她这是客话,是在和王义近乎儿。

    王义明白,像罗氏这样的恶婆子是狗改不了吃屎,给她看好病,没了把柄,她还会对方青瑶是又打又骂,王义瞪了正在自娱自乐的罗氏一眼,在纸上写道:“失聪需要一刻钟便能治好,但风寒却要两天四剂药。”他又想了想,接着加了一句:“如果效果不好,还会反复发作。”

    王义前面一句,说的没错,但后面一句,是在吓唬罗氏,意在让对方知道,如果她再敢对方青瑶又打又骂,病再发作起来,我就懒的管你啦!

    罗氏不懂医术,从字面上理解,不免心中有些看不起王义,心想:失聪可是大病,而风寒却是小症,孰轻孰重就连三岁娃娃都分的清楚……哪有失聪一刻钟就可痊愈,而小小风寒却要两天,甚至更长时间才能治好的道理,这不是作弄人,消遣老娘我么!

    不仅罗氏这样想,就连李光头和董飞在旁听着也觉得王义说的话极是没有道理。二人面面相觑,暗自摇头,心想:看来大哥真是在糊弄这个死婆子!

    就在这时,方青瑶气喘吁吁的从门外跑了进来,脸蛋儿被冻的通红,嘴中随之冒出许多白气,半张着小嘴儿,把一个盒子交给了王义。

    王义笑着接过,说道:“方姑娘,你站在角落,门口儿风大,你现在一汗水,被寒风一吹,很容易生病的!”

    方青瑶虽然觉得王义有些孟浪,但对自己还是很好的,所以态度微微缓和了一下,双眸圆睁,轻轻点了点头,乖巧的退在角落,直耿耿的站在一旁。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三朝元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