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章 【生黯耳,欲施故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醉入玄皇 书名:三朝元老
    第五章

    刚刚在墙头,由于距离有些远,还有很多盲点,所以王义无法看清方青瑶的样貌,现在不过几米,对方样子尽收王义眼里。

    李光头说的不错,方青瑶果然算一个美人儿,她长着一张标志的瓜子脸,杏面桃腮,柳眉如烟,双眸之中仿佛含着一汪秋水,发丝如墨,虽然有些凌乱,但看上去却越发的人招疼。肌肤圆润如玉,皓如凝脂,微微一个回扭腰,仿似柳摇花笑润初妍。再加上现在她一脸无辜可怜惹人疼惜的模样,王义一时之间不看的呆了。

    罗氏见王义眼神全放在自家儿媳上,不由恼怒道:“二少爷,你来这里到底所为何事?”

    方青瑶被王义看的浑不自在,水灵灵的大眼睛微微一抬,正好与王义双目碰撞,不由羞怯,双颊像是飞出两朵美丽的红云一般。

    “大哥!”

    李光头也知道方青瑶沉鱼落雁,但万万不曾想到,王义却当着罗氏的面儿,这般肆无忌惮的打量方青瑶。就算为自家兄弟,也不由觉得尴尬,忙拉拉王义长袖,微声说道:“大哥!疯婆子问你来这里干什么?”这也是他想问王义的。

    王义顿时醒悟,想这可不是在现代,这样盯着人家看,可是大大忌讳。他急忙把眼神从方青瑶上移开,干咳两声,膛,笑着说道:“看病!”

    “看病?”

    董飞和李光头均是一头雾水。

    罗氏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似地,伸长脖子,斜着鼠眼问道:“喂!他说什么?”

    董飞和李光头也不接茬。

    董飞一直在旁不吭声,一听王义来这里是为看病,好奇心一下子被调动起来,看着不解问道:“大哥!我们来给谁看病?”

    王义指着罗氏,笑着说道:“她!”

    “她得了什么病?”李光头问道。

    “你们就没有发觉?这个疯婆子好像什么都听不到似地。”王义双手交叉,一副成竹在的样子。

    罗氏大眼瞪小眼,看着王义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眼神还全都聚集在自己上,以为是在说自己坏话,大声喊道:“三个兔崽子,你们到底说老娘什么,有种大声说出来,别再那里和耗子一样,嘀嘀咕咕!”

    王义走到方青瑶前,对方仿佛受惊小兔一般,微微把子向后一退,王义心中莫名一,深呼一口气,作揖道:“姑娘,你难道不曾发现,你婆婆的耳朵不好使吗?”

    方青瑶也不搭话,想起自己委屈,微微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王义接着问道:“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两天前!”

    “之前你婆婆是否感染了风寒?”

    说到这里,方青瑶一惊,抬头看着王义,长长睫毛一闪一闪,张着小嘴,问道:“二少爷是怎么知道的?”

    王义内心十分得意,没想到前生的知识,在这一刻也能派上用场,更何况还是在方青瑶面前。他没有回答对方,接着说道:“家中可有笔墨?”

    “恩!”

    方青瑶转回屋,旁边的罗氏看的一头雾水,见自己的儿媳也与他们站在了统一战线,和自己打起了哑谜,再笨她也清楚,事有些不对。

    方青瑶生得一双凌波玉足,扭着腰肢,款款而来,王义在接过笔墨的时候,不经意间微微碰触到了对方的肌肤,瞬间感到滑腻似酥,真可谓是冰肌玉肤。方青瑶玉手急忙抽回,幸好没有被旁人看到,否则罗氏非打死她不可。

    这些笔墨纸张还是陈二黑之物,王义拿起毛笔,总感到有些不适应,但幸亏有王义本的记忆,沾上黑墨的一瞬间,他又仿佛变得熟悉起来。刷刷在白纸上写下一行小楷,递到罗氏前。

    罗氏以前可识得几个字,结果纸张,上面写着:你生病了,因风寒而导致失聪,再不症治,后果不堪。

    ……

    ……

    罗氏定睛一看,不由惊叫,心想,这两天的确很少听到声音,只看到方青瑶嘴唇上下移动,却从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自己疑心大,总觉得方青瑶忍受不了她的苛刻,所以暗地里在骂她。现在看来,不由自己不信,我的确是病了。罗氏虽然不喜欢王义,但对方却从表面就知道自己病因,说不定他能治好自己这所谓的失聪之症。

    “二少爷,老这病可有医治的办法?”

    罗氏害怕之下,不由对王义的态度和称呼也变了。旁边的方青瑶也极是担心,就算罗氏对她再怎么不好,在她心中对方始终是她的婆婆。方青瑶微微抬起玉雕般的额,水灵双眸满怀希望的看着王义,弱的子微微有些颤抖。

    “这个……”王义故作佯装,显得极是为难,提笔又在纸上写道:“你何不请个郎中,难道就不怕我把你给治坏了吗?”

    其中罗氏也有些担心,只是不愿意出那份钱而已,脚下又往王义旁移了移,假笑道:“二少爷这是说的哪里话,既然您能瞧出老生了什么病,肯定有症治的法子……呵呵!再说,您看看我这家境,哪来的钱去请郎中。”她嘴上这么说,心中却想:如果你给老娘治好了病,我自然能剩下许多银子,但治不好的话,哼!老娘就能以此为借口,讹上你个小杂种,就说我的病是你给治坏的,然后就问你索要银子,不给的话,我就报官,想必你那个挂名千户老爹也不会管你的闲事……

    罗氏越想越觉得值得,比起银子,这病也就不算什么了,说实话,她还真希望王义给他治不好,这样就能狮子大开口,好好发一笔横财啦!

    李光头目不识丁,纸上有好多字不认识,但是董飞认得,再加上罗氏与王义的对话,事的前因后果一目了然,只是他心中有些奇怪……我大哥什么时候会瞧病了?!

    李光头和董飞虽然心中打鼓,但也不说明,怕坏了王义好事,就当站在旁边看闹了。

    对于这种因风寒引起的失聪,也许在现在看起来是一个重病,说不定请个郎中就要花去几两银子。明朝一两银子差不多是现在的六百六十元左右,一个正七品官儿的年收入也不过才四十五两,约合人民币也就三万元左右。就像罗氏这样的租户,一年也不知道能不能挣到五两银子,再加上她本租的田地就不多,受到恶劣的天气影响,山西收成也不好,像罗氏这样视财如命的人,怎么会花这个冤枉钱。

    王义这些都知道,其实在进门之前,他已经想好了全盘计划,就等罗氏像个泥鳅一样,厚着脸皮来求助,现在看来时机也成熟了,就在纸上写道:“治病可以,但有个条件!”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三朝元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