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雁羽结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慕雪千丈 书名:乐农时
    话说雪雪觉得自己有些残忍,起码让雁羽边有个守护多年的人和她那个(你们明白的),也算是个不错的结局,想的不周到了,反正是反面人物委屈就委屈点吧。

    …………

    本来前面的人群喧嚣吵嚷,各种声音话语充斥着周围,可是越接近雁羽的院子却是渐渐安静了下来,当到达到院子里的时候,安静的可怕,只能听到雁翎的训斥声。

    前面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没有人注意到站在人群最后面的月多多三人。

    “……你还要不要脸了!大白天和小厮在房里……你……”听着雁翎已经被气得有些词不达意了。

    鹤岚清和墨月浓凭借高人一等的海拔高度和过人的视力,清楚地看到,院子中间的空地上,雁羽只着一件里衣也是沾满了灰尘,倒在地上,头发凌乱,红润的脸颊可能是因为激还没退了颜色,可是却挂满了泪痕,一名小厮被按着跪在旁边。而雁翎一绿衣,手执一根褐色的鞭子,舞动着不住的落在雁羽的上,雁羽的上已经有点多处浸出红色的血迹,透过了里衣。

    月多多在人群后面看不到前面的景,只听到风中夹杂着一些依稀可辨的呼啸声,接着便是什么东西结结实实打在皮上的劈啪声。多多再反应迟钝也是被现代电影剧集熏陶了这么多年的人,于是第一时间便明白了那是鞭子抽在人体上的声音。

    一瞬间多多便失了血色,苍白了整张脸,手也渐渐收紧,鹤岚清感到手上月多多的小手开始紧紧地拉住自己,低下头,看着多多苍白的脸颊,惊恐的神色。心开始麻麻的痛。

    “师兄,救她!”我不想她死的,我只想她受到些惩罚。多多难过的眼神像是一只手抓住鹤岚清和墨月浓的心。

    第一次墨月浓不知道自己这种随的行为是对还是错,那些人想伤害自己都要死,何况已经动了手,要是以前雁羽死上十次都不够,现在只能算是略施薄惩,可是看着多多惊恐的神色,自己开始怀疑是不是正确。

    “没事的,她不会有事的。”为了多多,雁羽也不能死。鹤岚清安抚过多多,扬声叫到:“雁翎嫂子!”

    听到鹤岚清的声音,已经气晕头的雁翎,终于被唤回了一丝清醒。抬起眼,看着满院子的人,雁翎终于知道自己有多失态。收了手中的鞭子,招呼边的两个丫鬟和四个仆役留下,让剩下的人赶紧散了。这次却没有再三申明不许将今天的事外传。

    雁翎也明白,如果下人们嘴紧,不用要求也不会将家里这些事弄得满城尽知,可是他们如果要说,自己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因为这个表妹自己这两算是精疲力竭了。

    “鹤公子,我们到前厅说话去吧。还请各位先行一步,我随后就来。”

    “好。”鹤岚清应了一声,带着多多和墨月浓离开。多多苍白着脸色几步一回头的看着雁羽的凄惨模样,墨月浓看不过去,她这种像是惩罚自己的行为,站在月多多的后,挡住了她频频回望的视线。月多多的眼光从墨月浓的前向上移动,看着他那写满关心的眼,只好老老实实的转过头不再看。

    待三人的影消失在院门外,雁翎才长出了一口气,“去,把小姐带回房里,看好了她,屋子里别断了人,在出了什么事,我不会将你们不会怎样,我去自杀!”走了两步,才想起地上还有个人,回了头,动也不动的盯了那名小厮看了一会儿,“把他给我关到柴房里去。派人看着!”看着院子里几个人被她这副样子吓得噤若寒蝉。

    正厅中,月多多坐在鹤岚清的边,苍白的小手还在鹤岚清的掌心,一阵阵的发凉。平时唧唧喳喳的嚷个不停,此时却是一句话也不说。两眼直直的盯着脚前面的某一点动也不动。鹤岚清看着多多的样子很是担忧,可是现在也不好说什么。墨月浓坐在两人的对面,眼睛却也是都没有离开多多的上。

    随着一只绣鞋踏入厅堂,雁翎出现在前厅。先和三人打了招呼,然后才坐到了椅子上。

    “鹤公子,墨公子,还有月姑娘,今天让你们笑话了。”雁翎满脸的悲哀之色。

    “雁翎嫂子,你快别这么说。”

    “……”月多多也抬了头,看着雁翎的样子却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又低下了头。

    轻拍了拍多多的手,小小的安抚下月多多,“雁翎嫂子,不知今天发生了什么事让您如此大动肝火?不过如果不方便的话,您也可以不说的,不用为难。”鹤岚清表真的很无辜,很关心人啊。墨月浓心里鄙视着,可是表面上还是不得不正色,最起码不能再刺激那个小家伙了。

    “你们也不是外人,你大哥刚出去办事还没回来。我就不瞒你们了,本来你们明天就要离开,不想让你们烦心,可是现在我也顾不上丢脸了,心里憋屈的紧,只想和你们说说话。”雁翎满脸愁苦的颜色,声音听起来也是哀愁。

    “嫂子你就说吧,到底什么事?”

    “鹤公子,昨晚的事,我不说大家都不说,我想你也是知道的,是我家管教不严,才让雁羽她做出那种事。我以为就够丢脸了,可是今天她……她竟然……大白天和一个下人在房间里厮混!”说完,雁翎滚落一颗泪珠,看来心里真的是被气的苦了。

    “啊!”墨月浓和鹤岚清两人异口同声的小声惊呼表示讶异。(丫的!一个比一个装得像。)

    “你说我怎么办?和我家里可怎么交代?”说完就止不住的抽噎起来。

    多多看着雁翎掉落晶莹的泪珠的样子,心里的愧疚几何倍数增长,看着看着就站起来,鹤岚清手上一动作,放开多多的手,而改拉月多多的手臂,几不可察的瞬间,月多多就又被拉回了椅子上,多多大大的眼睛看着鹤岚清,像是问为什么不让我去安慰雁翎嫂子。鹤岚清心里说的是,你安慰她不要紧,就怕你一时激动把什么都交代了,可就麻烦了。而雁翎正在哭泣没有察觉两人的动作和眼神。

    “李夫人,不知你想怎么办?”墨月浓看着厅内几人,出声询问。

    “我想怎么办,我想打死那个死丫头算了,可是我能吗?”雁翎的声音有些高。

    “雁翎嫂子,不要……”月多多抬起眼,急急的出声阻止,生怕雁翎真的狠下心。

    “嫂子知道你心好,可是她……”是怎么对你的,她还想抢你的男人呢。

    “我想还是请她家人来比较好。到时候是把雁羽小姐嫁出去,还是说招赘那个仆人,如果两厢愿,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可是万万不能再提杀了雁羽小姐,相信她也是一时的迷惑才会做错事!”鹤岚清言语间貌似是为了雁羽开脱,可是墨月浓心里却是想着:还是你高啊,可不是一时迷惑吗,我的醉浓,可不是就让人一时迷惑吗!没有任何不良反应,除了师父和自己怕是别人都察觉不出。

    雁翎听了赞同道:“对,对,我得赶紧派人去接她家人,昨天派人去通知他家人接她回去,今天人要急行把昨天的追上才好。”说着起,小跑到了门口才想起来,回说:“请恕我招呼不周了,我先去安排下。”

    “您不要在意我们,赶紧把正事办了要紧。”

    三个人没有分开,而是都去了多多的房间,一进门多多便上了矮榻,缩成一团,像是昨晚的小烈火一样。让人看了心酸。

    “多多,不怪你,真的不怪你,药是我下的,和你没关系。”墨月浓终于受不了多多这种样子,把事揽上

    “我是帮凶!”声音算然不大,可是语气很是肯定。

    “……”墨月浓被多多一句话堵住,没了言语。瞟着旁边的鹤岚清,意思明确:我不行了还是你上吧!

    “多多来,看着我!”鹤岚清用双手将月多多的小脑袋从双臂间挖出来。“多多,雁羽的行为都是以她自己为中心,她看中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手段不论。她这种行为将来会给她招致更大的祸患。而你和月浓算是惩罚她对你们的行为,你没有错,也许这次过后,她不会再那样。也许你们是救了她一命呢!”

    “真的吗?”月多多眨着泪眼,吸吸鼻子。

    “真的,要是她一直这个样子,将来真碰到了厉害的人物,也许真的有命之虞。”自己没说假话,要是她不是李大哥的妻妹,她早就在第一次对多多言语不敬的时候死了,还能让她再有机会勾引自己,给多多下药。想到多多差点和墨月浓这家伙,自己的血液就有种冰冷的感觉。“明天我们就走,要不然今晚我们就走,不要再想了好不好?”

    “我想等雁羽的家人来,不看她平安我不安心。”顶着通红的小鼻头,月多多还是小小的声音说。

重要声明:小说《乐农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