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请教琴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慕雪千丈 书名:乐农时
    墨月浓看到雁羽的影远远的靠近,便和鹤岚清说:“肥又来了,你确定自己改吃素了?”

    鹤岚清听着脚步声,自然明了墨月浓指的是什么。“就差出家了!”鹤岚清肯定的回应。

    “……”墨月浓发现自己自从见到鹤岚清和月多多之后,被打击的次数明显增加了。“最难消受美人恩。你就不会心动?”墨月浓不死心的问。

    “不如你替我消受了吧!”

    “别!别!人家相中的可是风华绝代的鹤岚清鹤公子,我算是怎么回事啊!”

    “我现在同意你说的了。”

    “我说的什么?”突然被赞同,墨月浓一时间有些呆楞。

    “江湖传闻并不可信!”鹤岚清靠在椅背上,在一片花团锦簇的映衬下,一袭白衣,花团姹紫嫣红,白衣胜雪的鹤岚清脸上带着温润的笑意,就是像是画中的仙人一样。

    “你怎么会突然间这么说?”墨月浓不再发呆,可是却很却更加疑惑什么原因。

    “因为江湖传闻,毒王是阎王,没想到这个要人命的阎王对人命不感兴趣,却对人家的私事这么感兴趣。”鹤岚清的语气像是调侃,但是墨月浓却感到一阵凉意,此刻毫不怀疑这个大夫比自己这个杀手还危险。还好鹤岚清没有空在对着自己放冷气,因为一直雁羽已经到了近前。

    “鹤公子!”雁羽滴滴的叫了一声,行了个礼,动作间眼波流转,有些魅惑的风。还没等鹤岚清说什么,事实上她也明白鹤岚清也不一定和自己说话,连忙接着道:“小女子知道公子很忙,不一定有时间听我弹琴。正好今看公子有空闲,小女子刚才自作主张让丫鬟回去拿琴了,让公子今就指点我一下。”话说的客客气气,可是谁心里都明白,醉翁之意不在酒,雁羽之意也不在抚琴。

    “不敢当,在下当洗耳恭听!”鹤岚清也就能放放冷气,可是真对一个女子做些什么是做不到的。人家彬彬有理的求到自己面前,怎么不好转就离开。

    就见一名粉红衣衫的小丫鬟,抱着琴从游廊方向急急行来,好像生怕晚了一时半刻。后面还跟着两个小厮,拿着琴架凳子,还有个小香炉。

    墨月浓啧啧出声,这个女人还真上心啊,连香炉都弄出来了,自己在这里是不是太不招人待见了,要不要自动消失,这么好的气氛,人家摆明和郎找找气氛,没准鹤岚清一时晕了头就同意了呢。

    “还请墨公子和在下一起欣赏下雁羽姑娘的琴艺。”鹤岚清先制止了墨月浓想离开的念头,“阳光,花间,琴曲,香茗,真是一种享受。”

    “那我就借鹤公子的光,来听听雁羽姑娘的天籁之音。”能光明正大的在这里探听八卦,鬼才真的想离开呢!

    鹤岚清看着墨月浓一脸写满我在找八卦的表,不好笑,一时间让雪山上雪莲都为之逊色的笑容在雁羽的眼中绽放,在她眼中本来就很有魅力的鹤岚清,现在吸引力直接冲上云霄。

    说话间,雁羽的琴已经摆放好,不知还从哪里弄来个小香炉,摆在旁边,一名小丫鬟正打算去点,鹤岚清说:“花香盈院,不许这些也罢,更有一派自然之气。”雁羽听了,忙让小丫鬟停了动作。

    随着雁羽的手指在琴弦上拂动,琴声悠扬而起,单论技巧而言,雁羽弹的还是不错的,可是对于鹤岚清和墨月浓这两位见惯天下高人的人来说就显得平庸了,或者说两人都更看重琴“意”的表达,而不是“技”,更何况就算是论“技”,雁羽也就是中上而已。

    一曲终了,雁羽站起来,整了整并不存在褶皱的衣服,又是一礼,“不知小女子弹得如何?”

    “不错,不错!你的技巧想必是十里八村无人出其右了吧!”墨月浓笑眯了眼,“夸赞”着。

    鹤岚清撇了墨月浓一眼,你还真说的出口啊,十里八村有几个会弹琴的?

    “姑娘可以在琴意上多做思考,琴不只是弹而已,更是一种感上的流露。姑娘的琴声,脂粉气太重,今天这首曲子适合清雅之意……”

    墨月浓在一旁腹诽:你丫比我还毒,说这曲子清雅脱俗,说不适合人家,不就是说人家“俗”!人家姑娘一心求你青睐,可是你也太不怜香惜玉了点。

    雁羽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她不笨,这么明显的意思她怎么会不懂,一时间窘迫的站在原地。这是正好多多拿了刚刚做好的扑克回来。

    多多一脸的迷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这个脸皮很厚的“表小姐”脸色不停变换,还看起来很尴尬。

    “你回来了!做完了?”墨月浓还是对月多多说的新游戏比较感兴趣。

    “恩,可是只能三个人玩!”说着还看了看雁羽。

    看着月多多纯良无辜的表,雁羽把刚才的丢脸也算在月多多的头上,使劲的剜了月多多两眼。对着鹤岚清又是轻声细语,“鹤公子,小女子先行告退了。”说完一路摇曳生姿的离开。

    “我又怎么了?”多多纳闷着,自己回来还没干什么呢吧?

    “没关系,可以玩了吗?”鹤岚清打断多多的纠结。

    “当然了!”月多多欢呼着,放下做好的牌。

    趁着两人尚未完全明白规则,月多多狠狠地爽了几把,可是几局下来,两人很快适应了,月多多就悲催了。

    “该吃饭了!”刚又抓了一把,多多扔下手中的纸牌,二话不说就不见了踪迹,想是奔着厨房去了吧。

    鹤岚清一笑,墨月浓小声抱怨着:“这就跑了!”上手翻开多多的牌,只见最大的是个老K。墨月浓愤怒的大吼:“月多多,你太没牌品了。”当然牌品这个词也是月多多教的。

    晚上,鹤岚清刚到自己房间的门口,就听到房间里有一个人,因为紧张,呼吸还有些快。鹤岚清……

    …………

    鹤岚清会有什么反应?房间里又是谁呢?请看下回分解,晚安!

重要声明:小说《乐农时》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